《怀了三崽后,病娇总裁跪求复合》小说最新章节,顾斐 曲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怀了三崽后,病娇总裁跪求复合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黑化的豆豆

角色:顾斐 曲亦

简介:[病娇+萌宝+先虐后宠]结婚七年,曲亦爱顾斐盛爱到骨子里,百依百顺。拿到癌症确诊单和孕检单的那天,曲亦笨拙地比划哑语,却被顾斐盛不耐烦推开:“你真是越来越倒我胃口了!”被偏爱的有恃无恐,顾斐盛每次都坚信曲亦会主动认错求和好,哪怕无理取闹的是自己。然而这次,曲亦像往常一样出门后,就再没回来过。“顾爷,夫人找到了!”熬到眼圈发乌的顾斐盛欣喜若狂冲过去,却只看到白布下的森森白骨和襁褓中的婴儿……

《怀了三崽后,病娇总裁跪求复合》小说最新章节,顾斐 曲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怀了三崽后,病娇总裁跪求复合》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曲亦的敏感期来了。

落地窗外的夜,雪兀自降临,从远处传来了悠长缠绵的钟声,裹挟着Christmas歌谣的风把数片雪花拍在落地窗上,发出了几声咚咚声响。

今天是圣诞节,那人又把她的敏感期忘了。

曲亦发颤的指节攥紧床单,跪着爬挪到床头,连脖子上的丝巾滑落了都不自知。明明面色发烫,呼出的都是颤抖的热气,却看不出任何示弱的情绪。

只有一双毛茸茸的鹿耳微微发颤,跟着虚弱的呼吸声起伏。

她终于摸到手机,给那人打了电话。

电话铃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久到曲亦差点以为对方并不会接的时候,电话终于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酒杯碰撞的脆响。

“有事吗?”肉食人种压制性的磁性嗓音摇曳在灯红酒绿的电音音乐里,掩藏不住的还有不加克制的不耐烦。

曲亦的鹿耳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好难受啊。

她的敏感期很少,一年只有一次,但正因为稀少,每一次敏感期来临,都要比其他人种痛苦百倍,需要伴侣寸步不离,一整夜给予温暖。

曾经顾斐盛跟她约定好的,不管多忙,不管他们之前是否正在发生争吵和冷战,圣诞节的这天夜晚一定会回到她身边。

一定。

曾经,一定。

……

曲亦抬起手,白若胧月的手腕上有一串黑绳编织的手串,手串间系着一颗银制铃铛。对着手机,摇了摇铃铛。

“叮叮叮。”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什么?”顾斐盛紧拧眉头,克制着想要挂断的不耐烦情绪:“嗯嗯嗯知道了知道了,等我忙完就回去,不用等我,就这样,恩,挂了。”

漆黑的卧室里,只有手机屏幕是发着光的,曲亦下意识地担心对方就这么挂断,情急之下张开嘴:

[阿盛,我想你回来陪我。]

一阵冷风轰然撞到落地窗上,发出低低的嘶吼。

曲亦口中做出无比标准的口型,喉咙拼命发力,试图发出对方最爱听的银铃般的声音。

却,一个字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就在曲亦以为对方已经挂断的时候,电话里又传来了顾斐盛的声音。

“对了……曲亦,我有点喝多了,醉酒不能酒驾,过来接我。地点发你微讯上,恩,挂了。” 男人嗓音沙哑,清脆的颗粒感敲击在曲亦脆弱敏感的耳膜上。

没有征求意见,而是习惯性的、理所当然的命令。

……

曲亦摸了摸已经红透的锁骨,因为敏感期来临的缘故,后背前胸已经湿了一片。

咬咬牙,从药箱摸出一管抑制针剂,扎进了静脉中。

用药物抑制的敏感症状很快得到缓解,可很快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恶心感——

“唔——咳!咳咳!”曲亦踉跄地找到卫生间,剧烈的反胃让她把胃酸都吐了出来。

医生曾经叮嘱过,像她这种特殊体质的人种,敏感期使用抑制剂会带来不小的副作用,无法全部抑制敏感症状先不说,严重可能还会影响到身体健康和生育功能。

当今人种中,很少有天生的性冷淡者,而曲亦就是这少有中的少有。鹿系雌性人种一年只有一次敏感期。也正是因为如此,曲亦注射抑制剂的副作用也会更加明显。

如果是一年365天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敏感期光顾的兔系雌性人种,他们使用抑制舒缓剂的副作用就近乎于零。

敏感期的间隔时间越久,抑制舒缓剂的副作用就以平方的速度恐怖往上增长。

曲亦找到荷尔素浓度检测器,贴上自己的肌肤检测,显示当前荷尔素浓度已经被压制到了70%。

七成的压制程度,应该够她把顾斐盛接回来了。

曲亦戴上围巾,遮住发红的脖子,看了眼时间是凌晨1点12分,驱车前往KLT夜场。

……

夜场人影蹉跎,纸醉金迷的舞池中间也是人群的狂欢中心。

曲亦推开包厢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重金属噪音差点把她敏感的鹿耳耳膜震破。

“让你来接我,怎么磨蹭这么久?”黑皮沙发上的男人将修长双腿从足凳上放下,极富肌肉线条的手臂轻勾住沙发上的外套,起身。

曲亦摇摇头,手指优雅轻慢地打出哑语:[抱歉]

……

雪白的阿斯顿马丁DBS疾驰在黑夜的路上,今晚区域电路整修,整个片区的路灯都停了。

车里,曲亦握着方向盘,神情专注地开着车。

顾斐盛慵懒地坐在后座,单手搭在曲亦的驾驶座靠背上,属于猛兽的冷血轮廓湮没在灰暗中,一双眼睛透着与生俱来的冷血,眯成一条缝,看着曲亦。

曲亦脸色平淡,只有那双软乎乎的小鹿耳朵时不时蜷曲一下。抑制舒缓剂的效果在慢慢减弱,全身的细胞都好像快要开了口,急需伴侣的体触。

顾斐盛开口,“有心事?”

曲亦将车调整到自动驾驶模式,对着倒视镜,打出手语:[今天,圣诞节。]

“圣诞节?那又怎样?”顾斐盛眉头微蹙,语气居高临下“都老夫老妻了,我不想在这种洋节上浪费精力。”

他以为曲亦是在怪他没准备圣诞礼物。

曲亦无声苦笑:[没什么。]

“曲亦,我发现你今天有点反常。”顾斐盛终于感觉到了车里冰冰凉凉的清水味荷尔素,不像是曲亦主动释放的。

男人好像终于在冥冥之中想起什么,打开手机。

“今天是12月25?你怎么不告诉我你的敏感期来了?”顾斐盛伸手,直接将手伸进曲亦的锁骨里。

能感觉到,隐没在衣服布料里的曲亦的身体,伴有虚汗;微微扯开曲亦的围巾,还能看到已经已经红透了的肌肤。

……

……

回到别墅,落地窗仍旧被外面的风撞得咚咚作响。

这声响,一如此刻正烛光摇曳的房间里,床榻上发出的咚咚声。

……

曲亦脊背再次湿透了。

同样湿透的不止有曲亦,这个房间里,还有位荷尔素为稀有SS级的,肉食雄性伴侣。

顾斐盛的力度并不算怜香惜玉,中间看到曲亦那张清冷的脸,力道又重了几分。

曲亦的身体虚弱,按理说早该承受不住了。

可明明脸色已经几近惨白,明明已经虚弱到极致,两个小时了,那张脸上的情绪波动依旧是淡淡的,只是偶尔蹙下眉头,唇瓣被疼到咬破血竟然还是一声不吭。

这样无疑是对一名顶级肉食雄性人种威严和绝对领导性的挑衅。

终于,顾斐盛起了坏心,在一个恰到好处的瞬间来临时,狠狠掐了一把曲亦的腰肢。

原创文章,作者:黑化的豆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62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