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湛 王二麻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娘亲太野,父王管不住了!》最新章节

小说:娘亲太野,父王管不住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倾城不二

角色:宫湛 王二麻子

简介:她是21世纪天才神偷,穿越成未婚先孕的丞相千金,被丢进蛇窝自生自灭。  为救中毒的儿子,她扮丑混入王府,潜伏在他身边试图盗取解药。  直到某天,厌嫌她的王爷突然转性,不要京城第一美人,却把她这个寡妇村第一丑女堵在墙角:“你三番四次舍身救本王,莫不是爱慕本王?”  她赶紧澄清:“没亲过,没摸过,没抱过,也没试过。”  王爷:“没试过?这两个小东西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书评专区

宫湛 王二麻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娘亲太野,父王管不住了!》最新章节

《娘亲太野,父王管不住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呜——哇——”

一道嘹亮的啼哭声突然响起,在空旷的山野间不断回荡。

这里是蛇山。

方圆几十里荒无人烟,陡然响起的啼哭听在耳中说不出的诡谲瘆人。

夕阳下,两道人影抬着裹着尸体的草席,往山上爬。

二人听到草席里传出的哭声,都吓了一大跳。

王老五壮着胆掀开草席,看到从女人腹下滚出来的婴儿,啐了一口,骂道,“他娘的!这女人不是咽气了吗?怎么还把肚子里的野种生出来了!”

王二麻子听着孩子的哭声,烦躁不已,“赶紧把小野种扔了,咱们办正事要紧!”

王老五单手抬草席,另一只手伸进去,抓起婴儿的脚,随手往草丛里一丢,“还是个带把的,可惜只能当毒蛇的点心!”

两人没管孩子,把草席抬到半山腰。

“他娘的,真重!”王二麻子把草席扔在地上,随着他的动作,从草席里滑出一条纤细的手臂。

这只手娇嫩白净,肤如凝脂,十指纤长,粉粉的指甲泛着柔和的光泽。

光看着这只手,就让人对草席里裹着的女尸想入非非。

王二麻子舔了舔唇瓣,三角眼闪烁着淫邪的神光,“都说云相家的三小姐是咱们西梁国第一美人,就这么埋了岂不可惜?倒不如让咱兄弟俩快活快活!”

王老五瞥过他蠢蠢欲动的表情,“疯了吧你,再美也是一具尸体!”

云家三小姐再美又如何?

听说是个不安分的主,待字闺中就怀了野种。

云相为了遮掩丑事,把她送到乡下随便许了个人家。

谁知云三小姐也是个烈性子,宁死不从,结果一尸两命。

如今有人出高价让他们把这个女人扔到蛇山上喂蛇!

王二麻子对王老五的话嗤之以鼻,“那又如何,老子今日便尝尝第一美人的滋味!”

话音刚落,一阵山风吹过,把草席吹开一角。

露出半张国色天香的脸。

席中少女的脸蛋光滑水嫩,肌肤吹弹可破,哪怕身上裹着肮脏的草席也无法掩盖她风华绝代的气质。

王二麻子当场看呆了,猴急地解开裤腰带。

然而,就在他伸手掀开草席的瞬间,躺在里面的少女倏地睁开双眼。

四目相对。

王老五瞳孔地震,眼睁睁看着少女从草席里坐起来,“我滴个亲娘二舅老爷啊!诈诈诈、诈尸了!”

王二麻子也被眼前这张绝美的脸蛋震住了。

他愣了片刻,非但没有害怕,反而仰头大笑起来,“原来云三小姐还没死透!正好让老子快活一下!”

他说着,臭哄哄的嘴迫不及待地往少女跟前凑。

少女扭了扭僵硬的脖子,颈关节发出‘咔咔’的脆响。

她眼皮一抬,涣散的眸子一点点聚焦。

少女瞥过王二麻子,眼神一沉,抄起地上的石头狠狠砸向他的裆部。

动作干脆利落,又快又狠!

“啊!!!”

王二麻子痛叫一声,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你、你你你别过来!”

王老五两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满脸惊悚。

“不过来,怎么送你去阎王殿快活呢?”

少女红唇轻勾,风铃般清甜的嗓音被风吹开,叫人不寒而栗。

王老五望着她步步逼近,裆下一热,竟吓得尿失禁了。

少女手腕一转,手中石头精准地砸在他胯下。

她没管身后惨烈的杀猪叫,迈开脚步往前走。

风吹起她身上满是血污的衣服,把她的衣袂吹得猎猎作响。

吹着山风,她的头脑渐渐清明,无数片段如潮水般涌进她的大脑,她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的遭遇。

她云九璃是神偷门第三十八代传人,轻功绝顶,身手敏捷,执行任务从没失过手,却因为通宵玩游戏,猝死。

眼下,她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跟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

这具身体的主人是相府千金,排行第三,在京城有第一美人的名号。

可惜在大半年前,云九璃遭人陷害,被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玷污。

她不敢把此事告诉任何人。

谁知几个月后,她的肚子越来越大,竟是怀孕了。

她爹云守仁一直精心培养她,想让她嫁给太子做太子妃,见她怀了野种,气得就差当场拿刀劈了她。

多亏云二小姐替她求情,不过为了掩盖家丑,云守仁强行将大肚子的她弄去穷乡僻壤。

云二小姐为了帮她逃走,给她吃了假死药。

记忆戛然而止,后来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会在这荒郊野外?

“啊!”

正想着,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云九璃伸手往小腹一摸,摸了一手的血。

她忍着剧痛从身上撕了块布条,迅速包扎好伤口。

天快黑了,山上温度会越来越低,她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云九璃咬咬牙,捂着腹部,踉跄着脚步往前走。

腹部的伤越来越痛,分分寸寸地割据着她的神经末梢。

“嘶!”

“嘶!嘶!”

云九璃听到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声响,低头一看,只见几条色彩斑斓的长蛇扭着长长的蛇身,朝她游过来。

一双双竖眸闪着幽森的绿光,冲着云九璃吐出血红的信子。

“嘶!嘶!嘶!”

云九璃头皮发麻,转头想跑。

可是腿一软,脚下一滑,天旋地转间,她整个人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

夜色降临,月光惨白。

“呜——哇——哇——”

婴儿的啼哭声划破夜色,沙哑无力,在寂静的蛇山上,听着惊悚骇人。

青衣少年缩了缩脖子,手臂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王爷,属下好像听到孩子的哭声了。这荒山野地,不会有什么山野精怪吧?据说来蛇山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呢!”

在少年旁边,站着个清俊挺拔的男人。

月光倾泻而下,落在男人俊美绝伦的面容上。

浓颜削身,浮光掠影,惊鸿一瞥。

男人五官线条深刻,尤其是那双桃花眼,狭长又勾人,只是此时他眼神幽沉,叫人猜不透情绪。

面对少年的问题,宫湛颦起剑眉,“本王让你查的那个女人,可有消息了?”

九个月前,他在重伤之际被一个女人强了。

第二天醒来,那位姑娘却不知所踪。

这绝对是他十八年人生中的大污点,是奇耻大辱!

宫湛因此有了心理障碍,得了厌女症。

甚至为了阻止女人不怀好意的接近,他还对外宣称自己患有隐疾,不孕不育。

总之一句话——

宫湛恨透了那个色胆包天的女人,已经在脑海里想了成百上千种方法要弄死她。

然而,这几个月以来,他命人将蛇山附近的村子都找遍了,就差掘地三尺,依然没有找到人。

今夜,他趁着送太后来乌蒙山礼佛的机会,亲自夜探蛇山。

清风挠了挠额角,稚气未脱的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王爷,您总得告诉属下夺了您贞操的姑娘长得是圆是扁吧?西梁国的姑娘岂止千千万?什么线索都没有,哪怕她就站在属下面前,属下也认不出来她呀!”

“她……”宫湛想到那晚的场景,俊脸一臊,突然噤声,默了好片刻,才别扭地冷哼一声,“总之不管用什么办法,你必须找到她!”

“王爷,您这不是为难属下嘛!人家还是个孩子!”

清风真担心,自己从十一岁找到八十一岁都找不到那个神秘又勇猛的女人。

宫湛太阳穴跳了跳,睨着眼前刚满十一岁的少年,突然后悔把如今重要任务交给他。

身为贴身隐卫,清风的业务能力真是叫人不敢恭维!

“哇——哇——”

宫湛动了动唇瓣,还想再问,却被婴儿的哭声打断。

婴儿的啼哭一声比一声凄惨,宫湛眉心微沉,对清风努了努下巴,“去看看怎么回事。”

清风往他身后缩了缩,“王爷,我怕……”

宫湛鄙夷地丢给他一记白眼,“没出息的东西,本王要你何用?”

他说完,身形一闪,瞬间移至草丛边。

只见柔软的草地上,一个光溜溜的男婴正捏着小拳头嚎啕大哭。

也不知道他被人丢在这里多久了,嗓子都哭哑了。

还好已是立夏时节,若是寒天腊月把孩子扔在这种地方,只怕小家伙早就冻死了。

而最让人惊奇的是,那些蛇在游到距离男婴丈余远的地方就绕道而行,并无一条蛇靠近。

宫湛眼底划过一抹异色,视线落在男婴哭成网站色的小脸蛋。

只一眼,他的心口就像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那种心疼瞬间传遍全身各处。

为何,他看到这个孩子会起这么大的波动?

就在宫湛走神的时候,清风已经来到他身边,看到草丛里的婴儿,一脸目瞪口呆,“王爷,这里居然真有个孩子……”

他话刚说一半,就看到数条毒蛇突然发狂,以极快的速度游向婴儿方向,“蛇、蛇!王爷,有蛇!蛇要咬人了!”

其实,如果他们再等片刻就会发现,让这些毒蛇并不是游向婴儿,而是冲向他们。

宫湛冷锐的桃花眼一眯,抽出清风腰间的长剑一挥,冲在最前头的蛇被剑气所伤,当场断成好几截。

他一反手,长剑便落回清风腰间的刀鞘。

夜风吹过,草丛里又钻出十几条比手指粗的花斑蛇,吐着蛇信,嘶嘶向他们扑来。

清风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吓得惊叫连连,“王爷,草丛里还有好多蛇!”

他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蛇,一见到蛇就两腿发软,走不动路。

宫湛再次挥剑,边退边下令,“把孩子抱上,离开这里。”

清风脸色发白,把脑袋摇成拨浪鼓,“属属属下不敢。”

“怂包。”宫湛骂了一句,俯身去抱嚎啕大哭的男婴。

草丛里,突然蹿出一条手臂粗的花斑毒蛇,冲婴儿的方向吐出血红的毒信。

“王爷!”清风瞳孔一缩,急呼出声,可惜离得远,什么也做不了。

宫湛手上没有武器,当机立断,徒手抓蛇。

他刚捏住蛇的七寸,那条蛇突然诡异地扭动尖锐的三尖头,狠狠咬上他的手臂。

宫湛闷哼一声,将蛇丢出去,“清风!”

清风虽然头脑简单了些,却是练武奇才,刚满十一岁,在宁王府已经没有敌手。

这也是宫湛带他出来的最大原因。

此时,清风听着宫湛的呼唤,知道王爷需要他,眼一闭心一横,两手抓紧长剑直接挥向毒蛇,“杀呀!砍死你砍死你!”

他手不停挥动长剑,很快就把毒蛇砍个稀巴烂。

“够了,走吧。”宫湛抱着男婴,足下一点,已飞出数丈远,沿来路下山而去。

“王爷,等等我!”清风瞅了眼草丛里越来越多的毒蛇,赶紧抱着剑去追宫湛。

“王爷,您是不是被毒蛇咬伤了?”

“不碍事。”

“王爷,蛇山的蛇都有剧毒,我替您逼毒疗伤吧!”

“王爷,您怎么不走了?”

咚!

“王爷?王爷!”

原创文章,作者:倾城不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5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