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凰后:倾世嫡女踏山河》小说最新章节,岑岑 乐盈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看了看委屈的乐思,又看了看一脸淡然的乐游,乐庭峰有些烦躁,“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先回府!”

前有乐思被马践踏衣衫不整,后有他认下乞丐般的女儿,还嫌他丢脸丢的不够多吗?

撂下这么一句话,乐庭峰一甩袖子就抢先回了府。

长这么大,乐思还是头一回被父亲当街数落,眼中愤恨之色稍纵即逝,冷冷的瞪了乐游一眼,才快步跟上去。

而乐游呢,则走到一旁,抬起了一个推车。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这推车上躺着一个男人。

眼蒙白布,浑身污泥还掺杂着血迹,看样子是在昏迷之中。

一张脸被泥土遮盖的结实,只露出了眼睛来,实在是看不出长什么样子。

周围众人交头接耳,一边说还一边讥诮的朝乐游看去。

“这乞丐配瞎子,还真是绝配。”

“什么乞丐,人家可是乐大将军的女儿。”

“快得了吧,没准儿是个私生女呢!也就是乐大将军仁义才给认下了!”

仿佛没有人把乐游说的将军嫡女放在心上。

在他们眼里,一个乞丐能成为乐大将军的私生女都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怎么可能是嫡女呢?再说了,将军嫡女可是临安国文武双全的大才女乐盈盈啊。

只有那样优秀的人,才配得上将军嫡女的称号。

乞丐再怎么厉害那也应该待在臭水沟老鼠洞里才对。

懒得与这些庸人计较,乐游小小的身板拉起推车,她先前动手已经是透支了体力,左肩骨骼碎裂,使不上劲儿,再加上这推车连带一个男子重量又不轻,乐游只能缓慢的前进。

一步一步,虽慢,却无半分落魄,谁又能想象得到她如今承受着钻心刺骨的碎骨之痛呢?

就算乐庭峰承认了她的身份,可这偌大的将军府这么多佣人,竟然也无一人上前帮忙。

“庭峰你可终于回来了。”乐庭峰前脚刚迈进正堂,就被一女人扑了个满怀,那女人直接趴在乐庭峰怀里哭了起来,“庭峰啊……”

“这是怎么了?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乐庭峰脸色一沉,直接推开她坐在主位上。刚才大街上的事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传的满城风雨,他本来想偷偷把乐游接回来再进行下一步,结果事情变成了这样,让他一张老脸往哪儿搁?这安临城又有多少人在等着看他笑话!

乐庭峰现在心里已经够烦躁的了,被这女人一哭,让他已经接近发怒的边缘。

看他脸色黑如锅底,那女人立马收敛了哭声,不敢去触乐庭峰的霉头,她低头缴着手帕,带着哭腔小声道“庭峰,乐游她……她在路上不幸殒命了啊……”

说着还又掩面低声哭了起来,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只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乐庭峰听后的话,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我刚才收到消息,说是那孩子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劫匪。我派去接乐游的人都被劫匪给杀了,连乐游也……呜呜呜……是我疏忽,那条路本来就不太平,我以为没有劫匪敢劫将军府的马车……呜呜呜……我应该派更多人去接才对,都是我考虑不周……”

这人是乐庭峰在乐游母亲江晚死后的正妻,美娘。

好家伙,乐游刚好赶上这出好戏,把推车随手一放,靠在门框上看着,嘴角一挑。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她亲妈呢,哭的这么伤心欲绝的,一双眼睛肿的像核桃那么大,仿佛哭了几天几夜似的。

“死了?”跟进来的乐思一愣,原本阴郁的脸上顿时笑如灿花,小跑过去一把抓住正痛苦的美娘,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死了,真的?”

看着这双满怀期待的眼神,美娘一时之间有些茫然,“是……是啊……”

乐游死了,她这么高兴干嘛?

她什么时候跟乐游结仇了?

得到肯定答复,乐思立马义愤填膺的回头指着乐游,尖声嘲讽,“我就说你这个乞丐怎么可能是我爹爹的孩子呢,原来是冒充的!”

“来人!还不把她给赶出去!”

乐游嘴角一抽,这丫头是没脑子吗?

听到乐思的话,美娘才倏地看向靠在门框上的少女。方才哭的专心,她竟然没发现正堂多了个生人。

不过目光交汇的刹那,美娘瞳孔放大,失神的踉跄后退了两步。

那双眼睛她忘不了……

这……不可能的!

她……她回来了,她回来报仇了!

眼见着美娘身体发颤,神色慌乱,乐庭峰忽然咳嗽了一声,“乐游没事,想必是从劫匪手里死里逃生回来了,乐游,你先下去休息吧。”

结合美娘的话,再加上乐游这一身脏兮兮的样子,乐庭峰自然而然的就以为她是从劫匪手里逃出来才变成了这样。

至于她怎么逃出来的,这并不重要。

乐庭峰的声音把美娘的魂儿给唤了回来,她稳住了心神,才擦了擦脸上的泪,柔和的笑起来,“回来了……回来了就好,阿柔,快带乐游小姐下去沐浴。”

这句话是对一旁的婢女说的,阿柔,是美娘的贴身婢女。

“是。”

“不急。”乐游冷冷开口,步履平稳的走进去,一双毫无感情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美娘双眼,一步一步走向她。

最终,停在离美娘一步远的位置,挑起眉头,“你好像,很怕我?”

沙哑的声音不带感情。

她一双眼探秘似的看向美娘眼波深处……

她的死讯传回来并不奇怪,可当美娘一看见她,那慌乱的样子,不得不让她起疑心。不是看见她还活着的喜悦,而是……恐惧。

这种眼神乐游最熟悉了,每次她的枪指着一个人的时候,那人的眼神就会变成这样。

因为害怕,可美娘,在害怕什么呢?

美娘一个转身坐在乐庭峰身旁,不着痕迹的躲过乐游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早已经恢复了平时那雍容华贵、温和柔美的模样,“你这孩子怕不是路上受惊给吓到了,怎么说胡话呢?我干嘛怕你啊。”

那女人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美娘浅笑,一颦一笑尽显大家风范,“我派人给你收拾个院子出来,你看你路上风餐露宿的……”说着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还拿手帕堵上了鼻子,“你先去洗漱一番吧。”

“你没提前准备吗?”乐庭峰闻言,浓眉皱起,疑惑的看向美娘,“我不是早就告诉你这两天把乐游接回来,让你给她收拾出个院子吗?”

“我……”慌乱之色在美娘眼中一闪而过,随即脑海灵光一现,勾住乐庭峰的胳膊,娇躯整个靠上去,抱怨起来,“咱们的女儿盈盈要拜青樱山的医圣为师,医圣德高望重,寻常礼物肯定看不上,我一心都扑在给她准备拜师礼上了,这不,今天早上她才出发。况且家里事情你又不管,全靠我一个人忙活里里外外,这一忙的就把这事给忘了。”

看乐庭峰面色有所缓和,美娘急忙开口,“反正现在收拾也不晚嘛。”

没人注意到,美娘说起青樱山的医圣时,乐游嘴角浅浅的一抹笑。

想着自己美娘说的的确不错,乐庭峰也没有多想,况且乐盈盈拜师的事情的确比给乐游收拾院子重要多了,这事简直关系到整个将军府的前途。

乐游却若有所思的看着美娘,良久,嘴角微微勾起。

“不知道你是忘了?还是……觉得我根本回不来呢?”

原创文章,作者:无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40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