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姜芜 沈从良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守夜的绵绵

角色:姜芜 沈从良

简介:艳名满京的凤仪长公主姜芜重生啦!
前世心心念念的沈家公子哭着求她负责,姜芜咽了咽口水,直接进宫求了皇帝赐婚。
婚后,病体虚弱的沈家公子一边喘着气,一边面不改色地解决企图伤她的人。姜芜这才发现,病弱美人虽然病弱,下手却一点儿也不弱!

书评专区

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姜芜 沈从良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第5章 你怕不怕免费阅读

姜芜顺着从那些商户嘴里扣出来的线索追过去,一路到了哈查利的地盘也没瞧见人。

一路疾行,沈从良面色愈加苍白,却没有丝毫退缩。姜芜又生气又心疼。

到了现在都没有追到人,说不定东西已经到了哈查利手里了。姜芜阴着脸,琢磨半晌,带着人在河道周边的深草里驻扎下来。

琉璃花喜阴,多长在河流周边。姜芜趁着夜色前去寻找。等找到琉璃花,她再带人偷偷去一趟哈查利的老巢,无论如何,也要将东西抢回来。

身后突然传来动静,她立刻回身,手里的匕首直直地对着来人刺去。看清对方的面容后,她猝然收手,急急地上前扶住他,“你怎么来了?”

沈从良像是不知道自己差点死了一样,眸子里盛着细碎的光,“大半夜的,你一个人离营,我不放心。”

姜芜心口像是被热水烫了一下,手指尖传来暖意。她怔怔地望着沈从良捧着她的手哈气。

“沈从良,你这样可真是……”姜芜欲言又止。

沈从良抬眸望她,笑,“真是……”

不像个嫡仙。

姜芜摇头,并不言语,只是心情莫名随着他这动作好了起来。

有沈从良陪着一道说话,倒是不觉得寂寞了。沈从良身子骨孱弱,受不得寒气,故而姜芜找了半个时辰就回去了。

结果躺下睡了不过片刻,就听着外面传来车马轧过地面的声音。她立马起身,吩咐众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过去。

待看见那些商户的打扮和前来交接的戎狄人,姜芜迅速明白过来,大喜过望,猝然出击。

这些个人压根没想到草丛里会埋伏着人,一点儿防备都没有,阵型顿时乱了起来。

沈从良落在众人后头远远看着,眉头紧蹙,狠狠攥着手心里那枚戒指。有奔逃的商户瞧见他,眼珠子一转,不要命地向他袭来。

看那样子,竟是将他当成了这队人的头领。

姜芜余光瞥见这一幕,手下发狠,砍下眼前人的脑袋,不顾会受伤,急速转身追过去。

眼见那人举着刀朝沈从良砍去,她目眦欲裂。

其他人见她这不要命的模样,更加认定沈从良就是这群人的首领,当下朝她围杀过来。

姜芜回防不及,肩膀上挨了一刀,她忍着痛回头,手里利剑狠狠刺去。

对方被刺穿咽喉,软软地倒下气。

姜芜扭头,就见沈从良面前趴着一具死尸,而他则是面色血白、摇摇欲坠地站在那。

姜芜大松一口气,就要走过去。沈从良突然看向她,目光亮的惊人。姜芜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旋即转身,再度杀向敌人。

一盏茶的功夫,那些商户和戎狄人就全部躺在了地上。

血腥味随着夜晚的风散开,姜芜怕熏着沈从良,遂吩咐人扶他回去休息。沈从良却甩开来人,踉踉跄跄地走过来,坚定地握住她的手。

姜芜一时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面对他,索性望向一旁站着的蒋卫,“戎狄人都杀了,这几个商户带回去,快点清理干净,估计要不了多久,哈查利就要带人来了。”

接应武器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可能就派这么点人,后面肯定还有大部队。姜芜打开笼子放出信鸽,鸽子迅速朝边城方向飞去。

这些戎狄人的招式是哈查利部落里的人惯常使的。姜芜沉吟片刻,藏好一车的武器后,留了一队人看着,跟着带着其他人掉头往边城跑去,一路上并不掩盖行走的痕迹。

沈从良从袖子里取出伤药洒在她的伤口,姜芜痛得龇牙咧嘴,依旧没出声,免得吓到他。

天色很快亮起来,姜芜表情愈发紧张。草原是戎狄人的地盘,哈查利还圈养了一只雄鹰在天空巡查。

夜晚好歹还能藏一藏,等天亮了,只怕他们这么多人,很快就会被那畜生看见。

鹰啼声乍然响起,姜芜骇了一跳,抬头,就见一只体型宽大的雄鹰正在上空盘旋。她咬牙 抓起一旁的弓箭朝其射去。

可惜落了空,姜芜恨得牙痒痒。后面传来嘈杂的马蹄声,她扬手鞭子狠狠甩在马屁股上,胯下的骏马猛然向前冲去。

利箭呼啸而来,姜芜堪堪避过,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裹着沈从良的双臂不自觉地拢紧了些。

哈查利好不容易才勾搭上那些商户,花了大价钱弄来那批武器,结果面儿都没见到,派去接应的人还不见踪影。他气得眼睛都红了。

待看清楚最前头那匹马上的人后,他眸光一亮,舔了舔略有些干裂的嘴巴,拽下腰间的水囊狠狠地灌了一口。

随即,他举起佩剑,驾马高呼,“好男儿,前头带队的人是梁朝的长公主,快随本汗抓了她,回头必要梁朝的皇帝小儿拿粮食来换。”

姜芜被他认出来,后脊发凉,嘴上却不认怂,回头骂道:“呸!就凭你也想抓我?哈查利,你且跟在本公主后头吃灰吧!”

哈查利神情玩味,视线落到她怀里的沈从良身上,笑,“这话无情得很,莫不是有了新人,就忘了你我的情谊了?”

沈从良靠近她,仰头,语气暧昧,“殿下同他有交情?”

姜芜耳朵痒的厉害,莫名有些心虚,干笑一声,“早些年过来草原被狼咬伤了,他刚好路过救了本宫。”

当时的哈查利还不是草原的王,她还不是凤仪长公主,只是边城的一个小兵。

沈从良若有所思,没再追问。姜芜松了口气,没敢告诉他,当年她被哈查利带回营帐后差点成了他的暖床丫鬟,幸好她机智才逃了出来。

她虽清清白白地回了大梁,但再见到哈查利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犯怵。

姜芜握着缰绳的手指不自觉地缩紧,沈从良察觉到她心中仿徨,默默握住她的手掌。

冰凉的手指一点点回暖,姜芜心脏一点点安定下来。见哈查利带着野狼越追越近,她猛然勒马,“沈从良,你怕不怕?”

“你都不怕,我怎会怕?”沈从良眸光璀璨,瘦弱的身体挺得笔直,轻笑一声。

姜芜大笑,猝然骑马掉头,直奔哈查利而去。身后鸽子的叫声若隐若现。随着她一道奔逃的蒋卫紧随其后。

>>>点此阅读《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守夜的绵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23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