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里的库因赫斯白墨 宫矢君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鬼灭里的库因赫斯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青州.苦渡

角色:白墨 宫矢君

简介:家里的宠物说人话了。修炼成精?天外来客?噬元兽?
一言不合带我穿越。
穿越你见过,穿越穿错的你见过吗?
刚来到异世界的白墨有点懵。看着手里的日式餐刀,和旁边被吃了一口的汉堡肉。嘶~这场景有点熟啊。
再穿。
开局一个小老头?
新世界,作为这世界唯一一个拥有赫子的人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书评专区

鬼灭里的库因赫斯白墨 宫矢君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鬼灭里的库因赫斯》第5章 方法免费阅读

远离村庄的荒山中,一棵断裂的树干旁,一老一少面对面坐在旁边。

老者一头白发,身材矮小,穿着一身三角图案的和服,装着一条假肢。脸上还有一条明显的刀疤,膝间还放着一把锋利的太刀。

少年则是黑发银瞳,穿着一身绿色的和服,黑色的裤子。头上还趴着一只文鸟。

“善逸,我想你该给我一个解释。\”老者开口道。

“我…………”白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昨天的一切都被眼前的老人看的一清二楚。而这具身体的里的记忆告诉他,眼前的老人正是不久前救了他的“爷爷”。我妻善逸的师父——桑岛慈悟郎。

似乎是看出白墨的窘迫,老人再次开口了。

“你不是善逸吧……”

“………………”白墨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到白墨不遇,桑岛慈悟郎又出声了。

“我和善逸接触时间不长,但善逸的性格不难了解,昨天那种情况,躲在我身后才是善逸会做的…………昨天让你流口水的…………应该不是人类的食物吧。“

“………………是的。”白墨沉默了一下还是做了实话。

桑岛慈悟郎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睁开眼,桑岛慈悟郎握紧了手里的太刀。

“你到底是什么人?不,你到底是什么?善逸呢,你把它怎么了?”桑岛慈悟郎直视着白墨的眼睛。

这样的目光让白墨本能的想要躲闪。略微一思考,白墨打算撒一个谎。

首先让自己尽可能的冷静,让自己尽可能的看起来是在说实话。然后,他重新对上那双像是在审判一般的眼睛。

“我是我妻善逸。不过,不是你印象里的那个了……”白墨站了起来

“那个胆小懦弱的善逸,已经在昨晚消失了…………”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桑岛慈悟郎低头看着膝间刀说道。

“某种力量找上了我,使我不能再作为人类继续活下去。现在的我…………是喰种。”黑色覆盖白墨的右眼,两条暗红色巨大的鳞赫从白墨的后腰伸展而出,指着面前的老者。

桑岛慈悟郎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白墨。

“爷爷,这就是现在的我,一个比恶鬼还要危险的怪物。”眼泪顺着脸庞缓落。这不是逢场作戏,这是真的不能再为人的痛苦。

“抱歉,爷爷。我,不能当你的弟子了。”白墨收起赫子,走到老者背后说。

白墨离开了,留下桑岛慈悟郎还跪坐在原地。

半晌,老人用刀拄地站了起来。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却又沧桑了几分。

“善逸,你知道吗?昨晚发生的一切,除了让我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担忧。越是回想这份担忧就越重。你所展现出了的力量,我找了无数个借口也说服不了自己。来找你时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老人望着手里刀喃喃道。

“当看到阳光下的你时,我满心欢喜。可你,却又亲手把这份刚燃起不久的希望,熄灭了。”老人仰头道。

“那么现在作为师父所能为你做的,就是在你犯下大错之前,帮你解脱。”老人眼神一凌,握紧手里刀,白墨离开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已经离开好久的白墨正在一条小路走着。

“你这是打算去哪啊?”米粒出声道。

“米粒?你什么时候醒的?”听到米粒声音的白墨问道。

“就在那老头放出杀意的时候。”米粒淡淡道。

“杀意?”白墨有些疑惑

“嗯,在他盯着你时爆发出一股不弱的杀意。不过,并不纯粹。所以我没告诉你,免得打草惊蛇。”米粒道。

“不会的,再怎么样,他也是我的’爷爷‘啊。”白墨白墨出声道。

“………………刚才到是没发现你岛国话说道挺熟练啊。”米粒没有反对白墨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打趣道。

“岛国?”白墨愣了一下,这时他才发现,他和烧饼他们说道都是国语,而和其他人说的都是岛国话。

“必定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你不再睡会儿,你早点恢复,我们也好早点再联系烧饼。”白墨说。

“不睡了。睡觉快不了多少。你呢?现在打算咋办?”米粒伸了个懒腰道。

“我准备找个地方藏起来,等你精神力恢复了,联系完烧饼他们之后再说。”白墨回答道。

“嗯。等等,藏起来?你不饿了?”米粒有些惊讶的问道。

“啊?”白墨再次愣住,对啊。他不饿了,而且刚才在他面前的桑岛慈悟郎可是个活生生的人啊,自己却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现在他的状态,虽然不饱,但也确实不饿。

“怎么回事,难道是你的精神力?”白墨问道。

“不可能,精神力到是有让你清醒的作用,但治愈不了你的饥饿。”米粒说道。

正走在小路上的白墨突然停了下来。颤抖的看向自己双手。

“难道,我在失控的过程中已经…………”

话还没说完就被头顶的米粒一翅膀扇醒了。

“我从头到尾跟着,你犯错我会不管。”米粒没好气道。

“那是怎么回事啊?”白墨挠了挠刚才被打的地方说。

“鬼!”一人一鸟同时出声道。

“可我只是把他干掉了,没干别的事啊”白墨思索道。

“不一定非得是你想的那样…………白墨把你的赫子放出来看看。”米粒略微思索说道。

”好。“白墨看了看周围没人,意念微动,背后的赫子从后腰伸展而出。

白墨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赫子,就是普通的鳞赫。和金木的一样。

不对,和金木好像有细微不同,白墨控制赫子靠近自己。一番打量,放下自己的鳞赫的每一块鳞片上都有一个小小的孔洞。吸管大小。

“现在看来,很可能是那只鬼在被你干掉时,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被你的赫子吸收了。”米粒分析道。

“所以我才不饿。”白墨惊喜道。这意味着自己可以不必通过“喰种”的方式来活下去了。

“很有可能,白墨,既然要藏,干脆你就藏到昨天晚上的那个村子里去。等晚上,如果有鬼出现,你就再杀一只,看看是不是这样。”米粒提议道。

“可鬼没那么容易找,而且我也未必打得过啊。”白墨刚说完,米粒直接一翅膀扇来。

“笨!我有精神力啊,只有村子里有鬼,我就能找出来。而且你现在可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一只喰种,这个世界又没有库因克,你怕啥?“米粒说。

对啊,自己现在是喰种,刀剑难伤。而且还有米粒呢,实在不行跑就是了。

“走吧!”想到这里,白墨头顶米粒,朝昨晚的村子走去。

村子不远,必定已经走了半天的路了。

来到村子已经是下午了,可白墨却有些后悔。

刚开始还挺好,可当有人发现他是昨天晚上的怪物时,所有人,无不看着白墨指指点点。

“突然有点理解鸣人了。”白墨多希望自己现在穿的是之前金木的那件蓝色外套。这样他可以把帽子戴上,这样他可以自己觉得自己没那么“奇怪”。

不知走了多久,突然,白墨决定有人在背后拍了拍他。转身一看,是个男孩。

“你是昨晚的…………”白墨突然想起,这时昨天被自己救下的男孩。

“真的是你,大哥哥,昨晚谢谢你救了我。“小男孩。

“不客气。”昨晚发生的一切让白墨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来掩饰尴尬。

“大哥哥,我请你到我家喝茶吧。我妈妈想亲自谢谢您。”小男孩笑着说。

“这…………”白墨本想拒绝,可周围异样的眼光实在让他有些难受。

“好吧,那就,叨扰了。”白墨说道。

小男孩领着白墨来到到了昨晚发生一切的地方。那里的的人,看白墨的眼神越发怪异。

“我回来了!”小男孩打开门大声道。看起来很开心。

“打搅了。”白墨脱下鞋子来到了。

“回来啦,一灰。”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里屋的传来。随即一个穿着传统日式服装的的妇人从里屋走出,

“妈妈,妈妈。这就是昨天晚上救了我的大哥哥。”小男孩跑到妇人腿边指着白墨道。

“打搅了。我是…………白墨…………宫矢白墨。“白墨微微鞠躬道。

本来想说我妻善逸的,不过白墨最终决定用自己的名字,而前面的两个字,是前世让他产生好感的两个人岛国人的姓氏的第一个字。(宫崎骏,矢野浩二)

“很高兴认识你,宫矢君。我是酒屋希子。谢谢你昨晚救了一灰。”妇人鞠躬道。

“不必客气,没吓到一灰就好。”白墨连忙摆了摆手。

“你先和一灰聊吧,我去给你们泡茶。”妇人说着转身回里屋泡茶去了。

“麻烦了。”白墨寒暄道。

“大哥哥,你昨晚用的是什么武器啊,怎么从背后发出的。”小男孩兴致勃勃的问道,眼睛里实话还挂着小星星。

“这个吗…………”白墨很为难,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喰种,用的是赫子吧。

“对了,昨晚一灰为什么不躲起来呢?你不怕么?”白墨反问道。

“我不怕,爸爸不在了。我作为男子汉要保护妈妈。”小男孩玩弄着衣角,看起来有点害羞。

“那,一灰的爸爸呢?”见话题转移成功,白墨继续追问道。

“我爸爸被鬼吃了。”小男孩说道,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

“你别哭啊。”白墨有些慌了。

“我没事的。因为大哥哥已经帮我报仇了。“小男孩笑着抹掉眼泪。

“报仇?昨天那只鬼是你的杀父仇人?”白墨愣了一下问道。

“嗯,我认得他。当时他闯进我家,想吃了我们,幸亏鬼杀队赶到了。不过爸爸他却为了保护我和妈妈而去世了。“小男孩悲伤道,

“你爸爸是个勇敢的男子汉,一灰也是。”白墨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白墨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那个从未对自己展露笑容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话,应该对任何人都没有笑过吧,”白墨喃喃道。

“大哥哥,你说什么呢?”小男孩被突如其来的一句中文搞糊涂了。

“奥。没什么,别在意。”突然,白墨想起了什么,迅速摸了摸自己的胸前。

还好,妈妈的照片和项链还在。

“大哥哥,你怎么了?”小男孩再次问道。

“啊!我没事。”白墨回答道。

“大哥哥,你头上的小鸟是你的宠物吗?“小男孩指着米粒

“是,她是我的伙伴,叫米粒。”白墨向上一伸手,米粒也很配合的跳到了白墨手指上。

“可以给我看看吗?”小男孩伸出了右手。

“当然可以,不过米粒同不同意我就不知道了。“白墨把米粒放到了小男孩手里。

小男孩右手捧着米粒,左手慢慢靠近,米粒也很友好的蹭了蹭小男孩的手指。

这时,酒屋希子端着一杯茶从里屋走了出来。米粒也重新飞回了白墨的头上。

白墨赶忙走到桌子前跪坐好。

“请用。”酒屋希子把茶放到了白墨跟前。

白墨有些犹豫,刚才他忽略了一件事。喰种,能喝咖啡,茶………………不确定。

“怎么,不喜欢绿茶?”酒屋希子道。

“没有没有。”白墨捧起茶杯喝了一口,饮品嘛,应该没事。

点点苦涩伴随着淡淡的茶香在舌尖扩散开来。

还好,饮品一类的还可以尝出味道。

“对了,大哥哥昨天杀掉了一只鬼,大哥哥是鬼杀队的人吗。”小男孩跑到白墨身边,眼睛亮闪闪道。

“我?算是吧。”白墨想了想,毕竟自己师父是桑岛慈悟郎,虽然未正式入门。

“那,那,那。我可以加入鬼杀队吗?”小男孩激动道。

“当然可以。不过,要等一灰再长大一点。”白墨又一次摸了摸一灰的头。

“啊~”小男孩失望道。

“大哥哥答应你,等你年龄够了,我亲自带你拜师,进鬼杀队。好不好?”白墨说道。

“真哒?”小男孩的眼睛里再一次出现了星星。

看见男孩笑了,酒屋希子也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宫矢君,不建议的话,今晚留下吃晚餐吧。”

“不了…………”白墨刚抬手想拒绝,自己是喰种,怎么可能吃人类的食物。就在这时一声救命传入白墨耳中。

“怎么了,宫矢君。”母子二人疑惑道。

白墨则是抬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母子二人赶忙捂住嘴不在出声。

“米粒!”白墨出声道。

“是鬼没错。西南方向。”米粒的声音在白墨的脑海响起。

白墨忙走到门前打开门。走出门外,果然已经黄昏了。太阳已经西落,眼前的一切早就没了阳光。

“酒屋夫人,请你锁紧门窗,和一灰待在屋里。一灰,保护好你妈妈。”

“宫矢君,难道是…………”酒屋希子惊恐道。

“嗯………………有鬼出现了。”说完白墨就把门关上了。

“米粒,你刚才说什么方向。”白墨问道。

“西南,你右边。”米粒回答,翅膀一扇,已经飞到了空中带路了。

有了米粒带路白墨忙跟着米粒跑去。

跑了不久,碰到一堵墙。

“就在墙后面,米粒空中传音道。”

“门呢?门在哪儿?”白墨白墨焦急道。隔着墙,他已经闻到了血腥味。

“笨啊,你不会翻墙吗?你现在是喰种啊,笨蛋。”米粒出言提醒道。

“对啊!笨!”暗骂自己一声。后腰赫子伸展而出,很容易的就把他送到了围墙上。

猎杀,开始。

(没打算写什么黑暗文,半沙雕半热血的故事,前期一个过渡,求放过)

>>>点此阅读《鬼灭里的库因赫斯》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青州.苦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19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