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罗木 罗成映镜蕴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映镜蕴卿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喜欢沙瓜的张先森.

角色:罗木 罗成

简介:为了逃出家族绑定的命脉轮盘,两个少年费劲心力好不容易逃出却发现少爷身体异常,返回去的路上发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从此少爷一睡不起,身体每况愈下。少年被人欺负得奄奄一息时遇到了受邀参加风武大陆神炼宗举报的十年一次英杰大会的美人,美人出手相救告知他自己寻的人正是少年。昏迷的少爷身上究竟有什么隐秘,两个少年能否再次顺利逃出,后续遇到文意带他回师门拜师又将遇到什么新的冒险旅程呢?鸡飞狗跳的冒险开始了

主角叫罗木 罗成映镜蕴卿小说免费阅读

《映镜蕴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咳咳咳,”喉咙烧的又干又痛,一双瘦削苍白的手伸过将他扶起来,端起一旁备好的药小心翼翼的喂给他。

药是好药,见他渐渐止住咳嗽,苍白的手主人接着给他喂些蜜饯汤汁,药苦皱起的眉舒缓展开。

慢慢把人放躺平,闭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次应该配对药了,”清凉悦耳的声线响起,一个十来岁的少年直起身子抬手抹了把额头的薄汗,转身把窗棂打开一条小缝给屋里透透气。

收拾好药碗清理干净茶几,少年轻手轻脚带门出去了。

院子不大,一棵树身粗壮,枝叶繁盛的银杏树正立主卧房门前石阶下。树下有竹躺椅和竹茶几,再往里前走便是院门。

主卧房左边是厨房右边是浴洗房以及一间下人房。四面围墙把小院包围起来,显得紧凑又温馨。

那少年走进厨房哗啦啦一顿把碗碟洗干净晾干了手走到树下捡起几颗金黄圆果往身上粗布麻衣擦了擦就往嘴里塞,一口一个嘎嘣脆,汁水香甜顺着手腕往下淌。

少年边吃边走至院门前正想开门冷不丁门被人破开,少年反应迅速一个闪身避过门板撞鼻的可能性,在门旁冷冷盯着来人不说话。

“呦,还吃果子呢,蠢木头。快走别吃了,干净帮忙干活去,今天外院来贵客了,人手不够,”刺耳尖锐得嗓子像是被人捏着说话一样,难听极了。

少年再次灵活一个转身避开那只肥油赘猪蹄手,眼里满是恶心嫌弃:“不去,照顾少爷。”

边说边把最后一颗果子塞嘴里嚼得腮帮子鼓鼓,一手拿起旁边的扫帚直往猪蹄手上猛打,两下子打得对方哎哎呦哎呦直喊疼。

终于把嘴里的果子啃完,少年支着扫帚半边身子压在上面:“看看,这力道打人身上一点也不疼,打在肥猪身上就特别疼。”

言下之意是你是猪,没看到本少爷不想看到你吗?赶紧滚!

“你看看我手都红了,”肥猪把袖子一拉露出白花花的猪蹄,“看看,都……”

后面的话被吞回去了,那只白花花的依然那么娇嫩肥白,完全没有他说的那样有什么红肿。

唰的脸烧到脖子,肥猪怔住了,保持着拉袖子的姿势一动不动,刚刚可是好疼的,按理来说应该被打得有红痕了啊,怎么现在这……

眼睛余光瞥到有来人往这边路过,少年连忙从肥猪旁边滑溜过去,像条小泥鳅般丝滑,“我帮您吧,罗大管家,”甜糯讨人喜的声音适时地出现,少年追过去接过罗管家手里提的两篮子礼品,还挺沉的。

少年提着两篮子有些吃力,脚步蹒跚,留着两撇山羊胡子的罗大管家担心他一个不小心把东西摔砸了,赶紧想从人手提回来。

哪只少年一回头冲那肥猪喊了句:“罗生哥哥,来帮个忙呀,顺便帮我把门关上哈。”

正发愣琢磨被打得那样疼的手为什么不红的罗生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不自主的替人把门关上还抖着一身五花肉小跑过来接住少年手里一个篮子。

看到多个人帮忙的山羊胡子大管家悻悻把手收回来:“罗木,罗生,你们加快点速度,这是老爷托人从越女城带回来的灵果,稀缺得很,你们两个要小心点别摔了,搞砸了你们两个等着剥皮!”

狠厉地警告两个下人后罗大管家摸摸胡子从前面岔路分开离去处理别的急事了。

全程只注意到灵果二字的罗木脑子想的是不知道是什么属性的果,适不适合给少爷调理身体用,不妨……

灵光一闪少年想到了好计谋。

前面岔口过去就是厕房,少年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把篮子放地上头也不回地往前冲。

“喂,你干嘛去?”正忙着忙前赶的罗生突然发现身边少了个人,急忙抬眼看看人哪去了,结果那蠢木头只是去如厕了,真是懒人屎尿多,等等他吧,不然自己可不想受这罪,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

说等就等,罗生猪屁股往旁边的石凳上一坐,隐约觉察那石凳好似晃了几晃,摇摇欲碎。

罗木压根就没进厕门,他蹲在第一间厕门那里看胖猪的反应,果然如他想的那样,好吃懒做一身五花肉的他是不可能一个人乖乖拎那两个篮子的,更何况还那么重。

只见少年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隔空在上面乱画几笔啪地一声往墙上胡乱一顿抹,小心翼翼避开那脏兮兮的一面对折再对折,伸出一指,指尖冒出明火把纸烧了一阵青烟冒起,罗木等得就是这时。

“呼,”轻烟袅袅顺着罗生的方向飘去钻入蒜头鼻内,一个喷嚏响起,罗生揉揉鼻子继续在凳子上打盹。

做完这一切,罗木如无其事一般从厕房大摇大摆朝罗生走去,拿起自己的篮子正想给前院送去。

看到蠢木头出来罗生也准备从石凳上起身,“啊,啊,肚子,”咕咕咕咕的雷大的声从围了好几圈的罗生肚子里面传出来,“我也要去,你等我一会,哎呦,”也没管人答应与否双臀加紧外加个手堵住一跳一跳往厕房去。

手里一下子有了两个篮子,罗木滴溜一圈眼,朝四周偷偷看了一圈,东院那边来了个人,细看一眼发现是三少爷的小厮,他赶紧跑过去喊停对方:“成全大哥,帮个忙可以吗?罗管家让罗生把这礼品搬去前院,可罗生刚刚如厕去了,我这一个人忙不过来,能麻烦你帮忙一起搬过去吗?”

全言不提自己主动帮忙的过程,只点名了爱偷懒的罗生忙着上厕所把东西全部推给自己。

“罗肥猪又偷懒欺负人了?”果然接下来的罗成全会大骂罗生一顿,也没多说什么就帮着罗木把东西提走。

入手确实挺重的,难为罗木一个人提了,虽然大家平时都会欺负新人,可想罗木这么勤快能干又不说人坏话的倒是一朵奇葩,在这大院里挺难得,和他主人一个样。

话不多说一路顺风送到前院会客厅,罗木和罗成全等罗二管家把果子点数清楚就让人走了。

临分开时罗木真挚地向罗成全致谢:“成全大哥,刚刚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就被挨打了。”

一脸憨样的罗成全摆摆手:“互相帮忙,你上次不也帮我了嘛,别客气哈。”

两人互相道别各回各院忙去了。

回来时罗木顺路去了趟西院薅了一把青菜一小块羊肉回来,一手拎各拎一个快步往北院走去。

今天收获丰收,真希望每天都有贵客有来,这样少爷就有肉吃了。

炖盅洗净羊肉切小块放水文火炖煮,菜心切小段留着等会再炒。

端起一小碗药汤小心翼翼推开门走进去,巳正时到,该叫少爷起身吃药了。

把药放在榻边小几上,罗木转身轻轻把人扶起,在背后垫上靠枕安放好。罗木一手端起药碗一边看着少爷苍白的侧脸和倦阖着的眼,好像永远醒不来一样。

“少爷,醒醒,该吃药了。”温温润润轻轻柔柔的嗓音在少爷耳边响起。

连唤了几声少爷都没有醒来,罗木担心地伸手在鼻下一探,有气息,虽然微弱但至少证明少爷还活着。

拿出先前偷偷顺走的灵果,罗木把果子捏碎一点瞬间一股淡淡的清幽的果肉香弥漫整个房间。

罗木把捏碎的果子凑近少爷唇边轻轻捏开两颊紧抿的双唇开裂出一条细缝,把果汁往齿间滴落几滴遂松开手,接着果汁移到往鼻下,浓香如一股清泉缓缓流入心肺,滋润着早已破败不堪的躯体。

或许是果子起到了效果,少爷眼睫轻轻一动,终于缓缓醒了过来。罗木对上那双灰白的瞳孔,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少,少爷,你醒了?”

少爷眼珠子一动不动盯着帐顶,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句什么,却没有任何声音,罗木见状忙安慰他:“少爷,我讨来了几颗灵果,很是有效,你再吃点,好不好?”

近乎哀求的声音加上那所谓的灵果使得少爷眼中的死寂悄然燃起一星光点。他动了动嘴唇,示意罗木喂给他吃。

按捺住欣喜若狂的心情,罗木把捏碎的果肉轻轻擦过少爷干燥的唇皮,一股比刚刚更加清凉透心的气流顺着表皮渗透进入血肉里,缓缓修复腐烂的内脏。

“少爷,你感觉怎么样了?”看着少爷重新闭上眼一副想要入睡的样子,罗木有点担心自己贸然用果子给他吃会不会加重病情。

少爷轻轻摇摇头,灵果带来的疗效特别管用,那股气流如卷浪一般不断袭向四肢百骸,眼下他只眼皮沉重,异常困倦……

趁着少爷沉睡的这段时间里,罗木把那药汤倒掉了,吃了这么多年也不见好,也不晓得那所谓的神医有几分真。

吐槽完那狗屁神医后,罗木返回厨房把文火关了,不知道少爷下一次什么时候醒来,这羊肉要不自己吃了吧?

肉汤香溢诱人,罗木强忍着肚子里的馋虫最终还是没有动嘴,端起热水盆给少爷净身了。

把布巾没热水拧干,铺开盖住少爷瘦弱的躯体上,一层薄薄的皮肤下面就是青色的血脉。唯有微弱跳动的心彰显着他还活着。

熟悉的动作执着而细致地细细擦拭,时不时按捏凸起的肌里活动血脉让血流加快流动。

还没擦完罗木额头起了一层薄汗,他抬手抹了一把,转身把布巾过了一遍热水继续给少爷浴身。

如此过后给少爷换了身新衣裳,重新盖好棉被掖好被角这才起身端水离去。

丑时打更过后,整个小院一片静谧,偶有夜风吹过,簌簌扇叶纷纷扬扬飘落,一地金黄。

房内的小厮罗木正伏趴榻沿守夜,眼皮沉重得上下打架,可还是强忍着不能睡过去,万一少爷突然醒了……

这般想着,少年眼中抑制不住的流露出喜悦和激动。

也许是上天眷顾也许是罗木的期盼起了作用,正想起身准备去烧一锅热水的罗木一瞥发现少爷的指头动了动,连忙制止迈动的步子附下来握住那只手,“少爷?是,要醒了吗?”

断续的话语无一不体现出内心的莫大的悸动,自从少爷生下来以后体弱多病,罗家老爷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至于婢女生出的少爷一直不被族人看好,还未满月婢女就病死了,这下子更加无人细心照顾他了。

就连请来的奶娘都只喂了足月就被遣走,可怜的少爷被丢弃在小北院长大,那狠心无情的罗老爷根本就是个人渣,把婢女强了怀了孕就不管这对母子了,幸好当时老祖母还在,少爷才得以饥一顿饱一顿,长期以往本就体弱气虚的他终于一病不起,连大夫没请来,一连病了半个月多直到老祖母来看小孙子才谴责罗老爷喊来大夫看看。

可已于事无补,少爷病入膏肓,无力回天,多年长期喝那所谓的神药,身体越来越薄弱直到几年连榻都下不了了。

前些日子眼睛受了损再也瞧不见了,罗木盯着那根手指反反复复确认刚刚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明明是有动了一下的,怎么现在又没有动静了呢?

正想放弃念头的罗木轻轻把把那只皮包骨的手塞进棉被时,自己的手腕被凉凉的轻轻反握住,

“木,木……”

微弱得几乎听不清的哑声在耳边如一颗小石子落入平静无波的湖面瞬时荡起圈圈涟漪向心头扩散,生生不止。

多少年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了,到底是有多久了自己也记不清了,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听到,“少爷,你醒了?”罗木一把回握住那只手,捧在自己脸颊上磨蹭,泪水打开匣子一般缓缓淌下成溪流。

“水。”胸口微微上下起伏,连呼吸都变的微弱。

“啊,好,我去倒。”罗木松开握住的手给刚醒来的少爷喂了水,喝了水以后少爷又继续昏睡了。房内又重归安静,仿佛刚刚那声“木”只是自己的幻觉。少年垂着头复又跪坐在榻沿看着少爷惨白的唇色以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正发愣间猛然想起怀里还有藏有两颗灵果,连忙掏出来捏开少爷的闭着的双唇捏开果子,透明晶白的汁水顺着齿缝缓缓流入,重复上一次的景象。

作者有话直说:

罗木:五花肉好吃吗?

罗成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今天猪肉打特价买一送三!

路人:莫不是这猪有什么毛病?

原创文章,作者:喜欢沙瓜的张先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1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