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爽文女主在虐文剧本杀疯了最新章节,何静 蒋玉霞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爽文女主在虐文剧本杀疯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朔风于野

角色:何静 蒋玉霞

简介:南荣锦绑定祈愿系统后,帮一群结局凄惨的万人嫌逆袭虐渣。  世界一:重男轻女家庭的老二  世界二:富养儿子穷养女家庭里的女儿  世界三:两块钱把弟弟“卖”掉,被父母怨恨二十年的女儿  世界四:被父母抛弃,在火车站被拐的女儿…………  等等。

书评专区

快穿:爽文女主在虐文剧本杀疯了最新章节,何静 蒋玉霞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爽文女主在虐文剧本杀疯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南荣锦脑袋一晕,再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换了个地方。

她现在正坐在电动三轮车车斗里,一个个塑料袋里装着的新鲜蔬菜,旁边还堆着一大袋子的面粉和几壶自家榨的油。

这些东西占了车斗里大半的空间,也因此她只能蜷缩着腿,缩在一个小角落里。

她的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就是一个中气十足的中年大妈在絮絮叨叨说着什么。

随着三轮车在道路上行驶,她的身子时不时的颠簸着,晕倒是不太晕,就是窝的难受,腿都麻了。

她观察了一下自己这具身体,手掌很小,指甲里带着一些细土,皮肤也有点粗糙。身上穿着那种大红色的旧毛线打成的毛衣,外面穿的是一个靛青色的外套,尺码偏小,可能穿的久了,外套都起毛了。

因为上身箍的难受,南荣锦就艰难的从那堆东西挪动着,才折腾出来一点空隙来。

她拉开外套拉链,才发现外套比毛衣小了一大截。

原主把毛衣下摆卷了上去一圈,这样拉上拉链的时候,不至于出现外短里长的尴尬情况,但这样的话,上身箍的是真难受。

原主穿的鞋子是那种纯手工做布鞋,鞋头上用红色、粉色、蓝色的线勾出几朵粗糙的花。

鞋底儿是塑料底儿,后面磨的有点平了。但原主穿的很爱惜,从鞋面上看起来有七八成新。

原主下身穿着的是一条裤腰松垮,用绳子绑起来的牛仔裤。

这一身穿的挺村的。

南荣锦极快的审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而后就听到了系统小圆的声音。

“阿锦,这个位面的委托者叫何静,她是重男轻女家庭里的老二,上面有一个大她一岁大姐,下面有一个相差三岁的妹妹,一个相差四岁的弟弟。父母重男轻女,控制欲很强,她十八岁之前都在老家长大,十八岁之后,被接到爸妈家里。”

“从那以后她就成了家里的出气筒兼保姆,后来因为被父母虐待、被pua,被姐妹弟弟欺负,患上了抑郁症。直到成年工作了,也没成功脱离父母的控制,甚至因为父母和奶奶逼婚,要拿她换彩礼给弟弟买房,严重抑郁症患者的她被逼得跳楼自杀,享年二十四。”

“只是她死后,父母和奶奶也没忘了榨干她的最后一丝价值,用她的尸体给人配骨,赚了两万多,加上他们这几年从女儿手里搜刮来的钱,当即就去县城里给儿子买了辆小汽车。”

“原主的祈求是希望宿主能让她摆脱父母的控制,获得自由。”

南荣锦听了系统小圆的介绍,顿时就气的不行。

这父母也太坏了吧,怎么可以这么逼迫自己的孩子呢!重男轻女思想可真是害人不浅啊!

南荣锦小脸上都是气愤,然而还没等她说些什么的时候,系统小圆又说道:“这个位面出现了两个祈愿人。”

南荣锦露出疑惑的表情,说道:“嗯?两个祈愿人?另一个人是谁?”

系统小圆解释道:“是何静的母亲蒋玉霞。”

“何静有个好朋友在她死后,一直没放弃追查真相,最后发现是她父母逼死了她,就把这件事曝光在了网上。何家人成了过街老鼠,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何父和何奶奶是个面子大于天的,因为这件事埋怨何静的母亲蒋玉霞把女儿教歪了,要让儿子跟她离婚。蒋玉霞大半辈子任劳任怨的为何家付出,儿子都快结婚了,却被婆婆戳脊梁骨,说她是他们何家的罪人,逼着她离婚。”

“所以蒋玉霞希望能有人帮她治治她的二女儿何静,让二女儿更加乖巧听话,孝顺父母,帮扶弟弟,给她脸上增光。”

南荣锦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唇,顿时疼的嘶了一口气。

她问道:“两个祈愿任务我都必须接吗?”

系统小圆:“你可以随意选择,系统不会强制要求宿主必须接哪个任务。”

“那我选择接何静的祈愿任务!”

南荣锦话音一落,系统小圆就在何静的祈愿任务上打了对钩。

“何静十八岁之前被养在乡下奶奶家,是被母亲蒋玉霞抛弃在老家的,不闻不问多年。她对母亲为数不多的记忆,就是幼年被母亲各种打骂,对父亲的印象只存在奶奶的口述里。”

“阿锦你现在所在的剧情点是何静被接回县城的爸妈家,这也是何静人生里重要的转折点,就是从这里,开启了何静长达六年的悲惨人生。”

南荣锦视耳边聒噪的声音为无物,歪了歪脑袋,侧头看着路边的风景,在脑海里问着系统小圆:“何静她读书了吗?”

“读了,她现在在汤城六高读高一,等开了学是高一下学期。她是住校生,高中第一次住校,不舍得花钱,第一个周天天啃干馒头,只花了八块钱,后来她发现学校食堂里勤工俭学包吃饭,她就干了大半个学期,一个周最多只花了五块钱!”

南荣锦眉头紧蹙,有些纳闷的说道:“嗯?五块钱?这也太少了吧,这该不会是她全部的生活费吧?”

系统小圆:“她的生活费十五块到二十不等,其中包括班费、纸笔费、一些生活用品,剩下的才是伙食费。她的同班同学,住校生的生活费是一百到一百五不等,家庭条件好的,四五百也是有的。”

“原主被奶奶从小告诫家里穷,不能乱花钱,所以她在学校不舍得吃饭,两毛钱一块的冰糕都没买过,一周一般有十块钱的生活费。但她会把花不完的生活费拿回去交给她奶奶或者给她爷爷奶奶一些爱吃的带回去。”

南荣锦啧了一声,“这也太乖了吧?主动勤工俭学,还给长辈带礼物,原主的手那么粗糙,在家里也没少干活吧。”

系统小圆:“是的,原主在老家会跟着大人下地干活,要不然就是在家做饭,所以她奶奶让她去她爸妈家里好好表现,做事情抢着干,最后就成了家里人保姆,包揽了家里几乎全部的家务。只是她的这种付出并不家人看在眼里,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每次她做慢一点都会被打骂。”

“最讽刺的一件事就是,家里的饭是她做的,但是她却是最后一个吃的,轮到她吃的时候饭是凉的,菜都没了,每次都吃不饱。这只是因为厨房地方不够,她被爸妈要求必须等他们吃完才能过来吃。”

南荣锦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何静做饭的时候不提前盛出来一些?吃饭不吃菜,不难受吗?”

系统小圆:“因为她在老家顿顿吃咸菜配馒头,在学校的时候连咸菜都没有,天天啃干馒头,吃不吃菜对她来说,其实没太大区别。”

“经过系统数据库对比分析,祈愿人何静是讨好型人格,她在试着融入这个家里,只是并不如人意,总被兄弟姐妹欺负,准确来说是霸凌。每次都被群殴,身上都是青青紫紫的伤。”

南荣锦:“???”

“有没有搞错啊,亲生的兄弟姐妹也搞霸凌这一套,这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怪不得何静被欺负的这么惨,听的我拳头都硬了!”

系统小圆连忙提醒道:“何父有暴力倾向,生意不顺的时候打过何静几次,阿锦你要小心,别激怒了他。他在名义上是你的父亲,你被他打了,外人也会觉得父亲打女儿天经地义,你现在太弱小,被他踹上一脚,能躺上几天,所以你千万不要冲动!我不想开局就死宿主啊,呜呜呜呜……”

南荣锦:“???不是,小圆你等会儿?你该担心的不是我因为揍人蹲大牢吗?”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很弱似的,绑定我之前,没打听一下我之前是做什么的吗?”

系统小圆有些委屈的说道:“打听了啊,你是个身娇体弱的舞蹈老师,因为患了一个名字特别长的绝症,不治而亡,刚送医院就嗝屁了,死的时候老惨了……”

古武世家现任武神南荣锦:“我?身娇体弱舞蹈老师?你哪里听来的?!”

一人一统大眼瞪小眼几分钟,最后系统小圆懊恼的发现自己第一步对宿主的信息收集就出错了。

开局不利,难不成它第一次出任务,就要折戟沉沙吗?

“二毛,你在街上要听你爸爸妈妈的话,跟你大姐比着学习,你爸妈忙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你弟弟妹妹,你记住了吗?”

何静的奶奶一路上唠叨了一大堆,中心思想就是让何静给她爸妈当佣人,而现在终于到了尾声。

南荣锦听到这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二毛,这小名儿也没谁了。

南荣锦敷衍了应了一声。

原创文章,作者:朔风于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14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