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珍 何大宝小说《带崽种田,爹把娘亲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带崽种田,爹把娘亲宠上天

小说:种田

作者:云起石

角色:李小珍 何大宝

简介:军医特工一朝穿成大肚农女,容貌被毁,清白被毁……家穷人丑,爹疼娘爱哥哥宠;“山贼”破了身子,赐给她绝世双宝。从此,她一手种田一手行医,单亲妈妈带崽走天下。“宝宝,什么是天下第一?”“娘亲。”“那干爹呢?”“勉强排第三。”“第二是谁?”“山贼爹爹。”从此,辰王老打喷嚏,这病残之身还有人惦记?五年后,“治好了你是我行医本分。” “咳咳,本王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李小珍 何大宝小说《带崽种田,爹把娘亲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带崽种田,爹把娘亲宠上天》第5章 傻女白叶免费阅读

离上京很远的河西村,待自称“上头的人”走了之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村长何事佬盘腿坐在炕上吧嗒抽着烟卷儿,他的儿子何大宝被呛得两只手扇来扇去,“爹,白叶去镇上时怎么嘱咐你的,这烟少抽——”

媳妇青杏白了何大宝一眼,“爹,你想抽就抽吧。”

媳妇今天怎么跟自己专门唱反调?“大宝,今日上面来人,打听白叶,我和爹担心她是在外头冲撞了什么人?”

何大宝恍然大悟,怪不得爹又抽烟,替白叶愁啊。

河西村几百户人家,当年没多少受过白叶的恩,连何大宝和青杏的亲事,都是白叶做的媒。

万一,万一……她真得罪了上面的人,他们这些村民哪敢招惹。

白叶十五岁之前,还是村里外号“傻小白”的傻女。

老白家五代男丁,白家旺终于生下了一个小闺女,却不曾想出了月子抱出来时,村民看了直摇头,好好一个女婴,半边脸上带了疮疤。

“有疤就有疤,张二麻子还一脸麻子哩。”李小珍抱着白叶,不管村里人怎么想,她就是疼爱这小闺女。

一晃儿到了十岁,白家旺和李小珍两口子带着白叶去地里挖土豆。

递给白叶一个篮筐儿,“小叶子,你就把爹和娘刨出来的土豆,磕巴磕巴上头的土,装进你的筐里。”

小叶子点点头,拿起一个土豆,“娘,这土豆娘会生出一个小土豆吗?”白叶觉得这土豆分明和鸡蛋长得很像,鸡蛋就能孵出小鸡仔。

李小珍脸上不好看,看了一眼白家旺,“当家的,我替咱闺女愁——”

“愁个啥,老婆子就是事儿多,大不了,我们养她一辈子。三个兄长,断不能让她饿着。”

李小珍点点头,这三个儿子,大儿子要读书,二儿子要练功,三儿子不知道跑哪里听说书的了,只有小叶子愿意跟随他们来地里干活,还是闺女贴心。

白叶把土豆身上去去土,收揽进筐子里,李小珍回头看了一眼,谁说自己闺女傻,活儿干得有模有样。

白家旺和李小珍只管着往前刨土豆,就让小叶子慢慢地捡吧,多动动手,没准脑瓜子就开了窍了。

刘三媳妇路过白家旺的土豆地,看着白叶蹲在一堆土豆上面,像一只抱窝鸡趴在一堆蛋上。

“吆,这不是白家小闺女小叶子吗?”

白叶用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刘三媳妇压低了声音,“小叶子,你这是干嘛呢?”

“我孵小土豆,别吵,婶子,给小土豆吓得冒不出头来了。”

刘三媳妇使劲憋着笑,走到李小珍身边,“嫂子,嫂子,你不去看看你闺女,在地头上孵小鸡。”

白家旺抬头看了一眼刘三媳妇,那目光不太友善。刘三媳妇识相地闭了嘴。

第二天,小叶子坐在土豆上孵小土豆的事情就传遍了胡同,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闲话。“傻小白”这外号就传开了。

哪一天,胡同里飘着一股焦糊味,大柳树下说闲话的村里媳妇就说,“你闻闻,傻小白又在给老白煮饭啦!”

这话要是被青杏听见了,小姑娘就会两手叉腰,杏目圆睁,“闲的瞎掰掰,你们谁再喊小叶子傻小白,我咒她生孩子没屁眼!”

“青杏,你凶呼呼的,不怕将来嫁不出出去?”

“要你们管?”

“和傻小白呆久了,你可别被她传染了。”

青杏扬起拳头就要打人,她天生壮实,一身蛮力,凑在一起嚼舌头的媳妇们赶紧骂咧咧散开了。

青杏比白叶长一岁,和白叶一起玩大的,别人都说白叶傻乎乎,但她觉得白叶是个实心眼的好姑娘。

青杏循着饭的焦糊味走到老白家。

白家旺铲着锅底黑乎乎的一层渣,“爹就爱吃你蒸的米饭,比镇上卖的点心好吃。”

李小珍白了一眼白家旺,“当家的,吃饭就不能少说两句。”

小叶子在一边蹲着,眼睛像是哭过,“娘,爹,都是我不好,我又忘记加水了。”

白大川看着小叶子,“小叶子,圣贤都犯错,何况我们普通人,下次记得就好。”

白云川端着碗,“我就爱吃这样结实的米饭,一口顶三口……”

白小川拍打一下妹子的后背,“叶子,你知道不?今日三哥听说书先生讲,从前,有一个小丫头和你一样是个小马虎,煮饭经常忘记放水。结果,你猜怎么着?原来,她是干大事的料,天生不是来煮饭的,最后成为了一代女将,带着一帮老爷们打天下……”

白叶眨了眨泪水盈盈的眼睛,她不知道三哥哥说的故事是真是假,反正破涕为笑了。

青杏从院门走进来,“大伯,大娘,看我给白叶带来了什么?”

一块黄米糕?白叶看着那黄黄的米糕,抿了抿嘴,“杏儿,你手艺真好……”

李小珍搬了个板凳儿,“快坐下,你姐俩儿慢慢吃。”

青杏给白叶嘴里塞一口,白叶给青杏嘴里塞一口,两个好姐妹吃的嘴边掉渣渣。

白小川凑上来,“来,给哥哥吃一口。”

青杏推开他,说,“去去去,你去给镇上卖米糕的姑娘说段书,她就送你一块吃。”

众人笑了,白小川自讨没趣儿。

虽然,白叶还是那个傻乎乎的白叶,河里洗衣服,衣服被鱼拖走了;上山捡地皮菜,结果捡了一筐子羊屎蛋蛋……

这些都不影响她在白家快乐长大。

青杏看着桌子上的黄米糕,一晃多少年了,她又想起和白叶小时候的事,“大宝,你说叶子她不会有事儿吧,我睡不着……”

青杏坐起身,重新捋了捋顺溜溜的头发,发出一股皂角的清香。

何大宝有些心猿意马,“媳妇儿,吉人自有天相,白叶的能耐你也见了,她哪能有事?”

一只手很不老实,摸着青杏的肚子。

青杏低低地问,“你干嘛,怪痒痒的。”

“媳妇,你说干嘛?一会儿你就不操心白叶的事了。”

床上窸窸窣窣一阵儿,只听见呼呼的喘气声,沉静的小山村,偶尔响起几声狗叫……

>>>点此阅读《带崽种田,爹把娘亲宠上天》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云起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302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