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当弃女有了锦鲤运》小说章节目录林小满,吴教授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七零年代:当弃女有了锦鲤运

小说:年代

作者:跑步猫

简介:从前,她用拳头说话现在,锦鲤为她代言,拳头?好像更凶残了。以前,她或许真是个坏人现在,她也没想做个好人。她只想着,保护自己,保护娘,过好小日子,顺便造福平和友善的人民群众别人看她:麻辣冷清、又好运缠身,不好惹不好惹蛋晏平安看她:乖巧、软萌、小倒霉蛋、小可怜虫、傻白甜晏平安端着四喜丸子看她:她冲过来了,她冲过来了,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来了。

角色:林小满,吴教授

《七零年代:当弃女有了锦鲤运》小说章节目录林小满,吴教授全文免费试读

《七零年代:当弃女有了锦鲤运》第1章 城里渣爹来了信免费阅读

“嘟——嘟——嘟!”

日头已经偏西,劳累了一天的人们终于听到了下工哨。三三二二直起腰,去大队部交还农具,一边还埋怨今天下工好像比昨天晚。

林小满不远不近地跟着前边的两个妇女,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

林小满喜欢听人说闲话,她希望能从闲话中,得到一些线索,弄清楚是谁杀死了她。

“林家老三,在城里又娶了一房媳妇,嗯,我家大闪前天进城看着了,让叫嫂子呢!”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上个月他们一家子全收拾得立整的,进城了,就是上个月初五吧!”

“我听说呀,这回找的是个二婚呢,还带个十多岁的丫头呢!”

“全都知道了,就瞒着纪香秀呢!”

“早晚得闹起来!”

“闹什么闹,那纪香秀能闹?会闹?敢闹?”

纪香秀是谁?是林小满的便宜娘。

林家老三是谁?是林小满的便宜爹。

呸!在小满来的那个年代,男人纳妾并不罕见.。但是,那都是有钱烧的,或是生不出儿子急的。

就现在这个时代,人们穷得吃饭都成问题,这个渣爹还好意思纳妾?

真是不要脸他妈给不要脸开门,不要脸到家了。

其实,这是林小满想多了。

人家那根本不是纳妾!

人家那是有理有据地抛妻弃子。

人家那是光明正大地作一个新时代的陈世美。

心中的警铃响了又响,这可是件大事,占了人家的躯壳,总得护人家的母亲周全,这是一个女魔头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三个月前,14岁的林小满生产队下工之后,被林老太太派出去摸黑上山打猪草,结果被人打一闷棍,昏过去之后又被扔下了黑水河。

人当时就死了。

活着的人是大明朝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女魔头秦素心,白净的手腕处,多了红色的鱼形胎记。

这秦素心武功高强,曾经,武当、少林等七大掌门,六扇门、锦衣卫三十五位高手联手,也奈何不了她。

不仅如此,她又阴谋狡诈,善于用计,屡次在围观群众的掩护下逃脱。最后错信了身边丫头,吃蟹黄橙时误食了毒药,被推入河中。世人皆知她不善水,畏水如成群虎狼,入水必死。

在水中弥留之际,她用尽力气,救了一条被网困住的鲤鱼。

穿成林小满之后,有二件事必须要做,一个找出是谁杀了小满;二是安顿好林小满的娘;

至于那个鱼形的胎记,她还是没能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感觉那颜色倒是越来越红了,她跟纪香秀确认过,从前林小满的手腕干干净净,一点瑕疵也无。

她用一晚上的时间接受林小满的记忆。吃不饱,穿不暖,干不完的活,挨不完的打,零零碎碎,林林总总,除了血和泪,还是血和泪,小小年纪,命运比秦素心还要艰难。

林小满正专心听着,肩膀突然被人撞了一下,有一个社员从后面跑过来,拉住前边扯闲话的妇女问:“大闪他娘,刘书芬在哪?”

刘书芬是村上的赤脚医生,大闪娘一听找刘书芬,八卦之火熊熊燃起,“谁呀?谁怎么了?”

那村民说:“牛棚里住的吴教授,摔了一个跟头,胳膊不管用了!”

听到是吴教授,林小满的耳朵就转了过去。

她的工作是收拾猪圈,另一个收拾猪圈的人就是吴教授,她想着白天吴教授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一会,就胳膊不管用了。

吴教授是从城里下放过来改造的,以前是个大学教授,村民们大多连县城都没有去过,哪里知道什么是大学,什么是大学教授,反正是个知识份子。

这年头知识份子不吃香,要接受劳动改造之外,还要住牛棚,干最脏最累的活。

除了同事关系,小满和林教授还有另一层交情,两个人称之为”鸟肉之交“。

林小满在山上打了野物,会来吴教授这里解决,吴教授有一手烧肉的好本事。

一老一少说话不多,但是颇有默契。

-为什么不拿家里去吃呢?

-她又不傻!

曾经,林小满拿了几个烤鸟蛋回家,想着和纪香秀打打牙祭,纪香秀一看,就张罗给林老太太、林老头送过去。林小满对纪香秀翻了个白眼,默默剥了蛋皮,然后一口吞到肚子里。

“山上那么多,让她自个捡去!”

……

纪香秀对着女儿不敢怒也不敢言,山上哪里有那么多?

前几年,人们连树皮都吃,鸟都被要吃绝户了,这几年才好了一些,可也抗不住人们还是饿。半大小子们有空就去山上溜,要是能猎到一只兔子或是野鸡,那四邻八舍的能讲半年,说媳妇都能容易上二三分。

刘书芬不在村里,早上小满看见她,背着包出村了。

一个村民回道:“刘书芬去五七干校学习了,得三四天才回来呢!”

“这可咋办?我去知青点找欧阳想想办法!”报信的村民又往知青点跑。

欧阳是城里来的知青,人长的不错,又会些医术。赤脚医生刘书芬不在的时候,村民们都会找欧阳帮忙,欧阳有求必应,没架子,也不要诊费。

如今秋收,大队长恨不得把男社员当成牲口用,把女社员当成男社员用。

林小满想,吴教授倒下了,大队长也不会再另派人来帮自己收拾猪圈,两人的活一个人干,也挺累的。于是她转了个弯,就往牛棚去了。

-嗯,一定是这个原因,她的心是冰做的,怎么可能关心别人呢!

生产队的牛棚离村里有些远,几乎快到山脚下了。牛棚里隔出了一间,吴教授就住在那个隔间里。

大老远的,林小满就看到地上的稻草堆躺着一个人,等又近了点,还能瞧见那人一直在蠕动。看上去,是想要自己起来,但是胳膊总是用不上力。

林小满走过去,把吴教授扶到床上,顺带着,摸了摸他的胳膊,感觉骨头是正常的,初步猜测是脱臼了。

她悄悄用了个力,就听着“咔擦”一声。

吴教授就是一愣,再动一动胳膊,嘿!居然好了。

“小满同志,你蛮厉害的吗!谢谢噢!”吴教授年纪六十多岁,戴了一副眼镜,一脸的书卷气,虽然住的是牛棚这等污秽的地方,干的也是收拾猪圈这样的脏活,但人却总是干净利落的。

林小满也没搭话,抬腿就走了。

她帮吴教授治胳膊,也不是为了帮助他,而是为了帮自己,担不起谢。

吴教授说: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

小满一听,还真有个事,“要不,明天,帮我看看信?”

前几天,她渣爹给林老太太写了一封信,当时大队部的大喇叭喊的是林老头的名字,说他城里的三儿子来信了,让他来取信。

但是林老太太和林老头不认字,林家老二林有设是大队会计,他帮着看的。

林小满就觉得这几个人看完信之后,看她和纪香秀的眼神有些不对。再加上刚才听到的闲话,她觉得有必要把那封信“拿”出来看看。

这个时代的文字,对于林小满来说,有些奇怪,看上去总比正常的字少了几笔,别再搞错了意思。

说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小满的错觉,她觉得手腕上的鱼形胎记,好像长出了眼睛,还有须子,比之前更活灵活现了。

原创文章,作者:跑步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29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