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玉 梨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狐猫梦》最新章节

小说:狐猫梦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虫牙飞飞满天

角色:明玉 梨落

简介:一个是不懂情爱的灵兽梨落,一个是飞升一重天,助万物脱离执念的仙兽司玉…本就是注定没有结果的姻缘,偏偏因为一次意外,让原本清心寡欲的司玉彻底沦陷…交付了真心,亦交出了性命…而梨落几经人世,终于明了了自己的心思,原来一直所爱,皆是他…终归这一世不得善终,那么希望下一次,再遇见你时,我们是相爱,不会相伤…

书评专区

明玉 梨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狐猫梦》最新章节

《狐猫梦》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司玉,还愣着做什么,你忘了你是怎么答应为师的吗?还不动手?”

此时梨落正困于锁妖柱之上,身上白衣已经被血色染红。清风吹起她散落的头发,遮住她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

即便此刻的人儿,憔悴破败,但仍无法让人忽视她的美,反而平增了几分柔弱,让人倍感心疼…

此时众人口中的司玉,正手持龙骨鞭,面容痛苦且挣扎的看着梨落,龙骨鞭上,那根根倒刺沾染的血肉证明,梨落身上的伤,皆拜它所赐…

“快动手司玉,二十一鞭,还差五鞭,只要这最后五鞭,她的妖灵便会散去,到时候她就是个常人,你即便是要与她一起,为师也不会再为难你们!”

“是啊,司玉!你师傅答应你的,万不会食言!忍一时疼痛,便能换得终身私守,明玉你还在等什么!”

梨落看着这群围绕在锁妖柱前,所谓的正派修仙人士的嘴脸,满眼讥笑。

要不是她此刻被封了音识,不能说话,她真想问问他们,是谁给他们的脸,让他们如此厚颜无耻的睁眼说瞎话。

重骅曾说过,世间最恶乃人性!那时的她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人性本善,她相信世间美好…呵呵,现在看来不过是可笑至极…

“好歹是活了万年的大妖,心思竟这般单纯,如此我便更要看紧些,不然哪天小命没了,世间可就真少了一分良善…”重骅说这话时的无奈,现在想起来,如鲠在喉…

如果说眼泪代表后悔,那么梨落现在的眼泪,就是后悔当初心慈手软,看在司玉的面上,饶了这苍穹老儿。不然今天也不会遭此苦果。

要不是梨落体内有明玉当年渡给自己的本命绝玉,除非明玉本尊,旁人皆动不得。怕是这苍穹老儿,定是要亲自动手,将梨落碎尸万段才解恨。所谓的龙骨鞭消妖灵,不过是个噱头。苍穹老儿无非是要让梨落死之前,承受非人的折磨罢了。

可是这么赤裸裸的谎言,司玉竟然信了!

到底不是那个爱他入骨,为她入魔的明玉…现在的宇司玉,不过是当年明玉的一缕残魂转世。

对她所谓的爱意,也不过同世人一样,皆是被她这副皮囊所惑罢了。

她的明玉,当年为了救她,断仙根,入魔道,毁九魂,就为救她于危难。最后为了保住她的性命,不惜将自己的保命绝玉渡入她体内,护她一世周全。而他自己则魂散九天,陨落尘世…

梨落寻了千年,终于在重骅的帮助下寻得一缕残魂,求得仙君助残魂入轮回滋养。期望待他九魂归位,重生归来。到时她亏欠他的情,亏欠他的爱,她通通还给他,不然这不死不灭的存活于世,终归是活在痛苦中,夜不能寐,食不知味,锥心刺骨难自赎…

陪着这缕残魂,经历世世为人。梨落守在一旁,从未敢与之相识,只愿他平安度日,护他一世周全。

可偏偏这一世,他入了这苍穹山修仙,本想如果能修得个正果也好,如若不能,不过是比往世多活个百十年。

谁知这苍穹老儿是个心术不正之人。知晓了司玉的一魂竟是当年上仙明玉之魂后,几次三番的至司玉于险境,逼迫梨落出手。为的不过是,得到梨落体内的绝玉。

这绝玉本是天地初开时的灵石,与天地同在。蕴含世间之力,超脱九天之上。

只是这绝玉在混沌大战后,便遗落不知所踪。

千年后灵猫一族得一皇子,含玉而生。化世间执念。净世间爱恨嗔痴之魔性。故灵猫一族飞升一重天,镇守梦魇古橦。

明玉心怀苍生之时,梨落还只是一颗蛋,待梨落降生之后,明玉的心里就再无苍生,只有一人…

那时的明玉对她说“他的心很大,大到可以悯怀苍生。而他的心亦很小,小到一生只能装得下一人…”

可惜那时的梨落,灵智初开,又无情无爱,所以未能回应明玉的爱…最后在明玉郧灭后,因为绝玉入体的缘由,缺失得灵智得以补齐,缺少的爱恨更是一瞬入念。

那种死而不能,生而无望,万蚁琢骨噬心之痛,梨落再不想体会。

这一缕残魂是梨落唯一的希望,所以就算死在他手上又如何,不过是还他一命罢了…欠他的命能还,可欠他的深情,又何以偿还…

在司玉打下最后一鞭后,梨落怀着释然之心,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心想,“还好,这一世的明玉,并未爱我入骨,不然痛失所爱的绝望,怕是要再尝一次了…”

梨落体内的绝玉,在梨落闭眼的那一刻,从体内缓至而出。

在看到上古宝贝那一刻,这些个所谓修仙正派人士,终于绷不住那颗贪婪的心,纷纷上前抢夺。

前一刻还都同仇敌忾的为天下苍生,后一秒就不顾同门情意,相互厮杀…

而宇司玉抱着梨落那具,被自己伤害的千疮百孔的尸体,从最开始的满心期待,到慢慢看清真像。饺是再愚钝的人,在看见众人以死相拼的争抢绝玉的时候,也终是明了了。

原来梨落说的恩师心怀鬼胎是真,恩师所说的成全二人却是假…

而一切假假真真,不过是自己的一念之间,可自己偏就选择了错信…

梨落几次三番救他于危难,他从第一次见到梨落,就情不知所起。

一开始,只以为是自己为狐猫所惑,故儿忽略梨落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时常以“妖就是妖,不能同人儿论”的言论伤她。

其实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心,告诫自己罢了。

可是这梨落像是长了颗金刚不坏之心,无论自己怎样伤她,她都暖暖一笑,置之不理,继续对自己掏心掏肺,甚至不顾性命的几次三番救自己。罔是无心之人,也会为之所动,何况本就情难自制的自己,无非是承认自己的心意罢了…

可是人妖殊途,何况自己还是修仙除妖的正派人士。

所以在师傅跟他说,能让梨落除去妖灵,成为常人后,他便动了心思。尽管梨落一再告诫他提防师傅。可他偏偏置若罔闻,从未放在心上…

梨落只告诫自己防人之心,却从未提防过自己。所以司玉轻而易举的就将梨落擒住,至于锁妖柱之上。

虽然看着梨落痛苦万分的脸,司玉不忍下手,可是,师傅师叔们一直从旁保证,司玉就真的迷了心智,亲手将梨落杀死…

看着怀中没了呼吸的梨落,司玉感觉一切都不真实起来…

她是大妖啊,各大门派都奈何不了得大妖,怎就区区几十鞭,就要了她的命…

就在众人争抢厮杀之际,周围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黑压一片,伴随着疾风乍起之时,狐鸣四起!

随着悲切的狐鸣声,一个赤袍玄衣的男子,迈着凌乱的步伐,风尘仆仆的出现在司玉面前。

男子狐媚的眉眼内,尽是悲痛,不可置信的看着司玉怀里的尸体,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在男子到来之时,被贪婪蒙蔽双眼的众人,像是突然感知危险将至,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警惕的注视着来人的举动。

在看到男子似乎受了不轻的内伤后,纷纷交换眼色,预意群起攻之。

“呵呵…我重骅说过,你们这些蝼蚁,若敢伤梨落分毫,我便让你们千百倍偿还!如若敢伤她性命,我便让这世间之人陪葬…”

在重骅像是用尽毕生之力,隐忍着说完此话后,周身狂风大作,厉气丛生,瞬间天地巨变!重骅将毕生修为化作悲愤,向世人侵袭,万妖像是得到了召唤,肆无忌惮的向世间发起攻击…

重骅那双被梨落无数次夸过,住着星星的眉眼,此刻灰暗如死,毫无生机。梨落死了,重骅眼中的星星也郧了…

重骅听着周身此起彼伏的哀嚎,毫无怜悯之色,万物于他不过蝼蚁,他心中最后的一丝良善,皆是梨落,可是现在梨落死了,那么他还要善意何用?

他看着此刻陷入悲痛,抱着梨落尸体,眼神空洞的宇司玉,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

但是他不能。他甚至不能抱过梨落的尸体,因为他知道,梨落就算是死,也是希望在宇司玉的怀里的,因为那是她的明玉…

宇司玉身体里有着明玉的一魂,是梨落存活在这世间唯一的希望。所以他万不能伤他分毫,如果他真的伤了宇司玉,怕是梨落诈尸也不会放过他…

他怕被梨落伤吗?当然不怕。他怕的是伤了梨落。那丫头在明玉郧灭的那些个时光,是怎样熬过来的,他都历历在目。

看着她痛苦,他亦痛苦。他恨不能郧灭的是自己,总好过看着她如此痛苦,自己却无能为力的强…

“如果说我争不过明玉,我毫无怨言,但你既是明玉的执念轮回,为何得了她全部的真心,却又如此待她,我真希望你魂归正位之时,依然能如此…若不是见过,你曾经为梨落疯糜的状态,我今日定将你剉骨扬灰,但是…让绝玉归体,提早开启你的记忆,才是对你最好的惩罚,至于你是否还能存活,那就不是我该考虑的了…通通都死吧,都去为梨落陪葬吧…”

此时的重骅早已没了妖王之风,满眼凄苦,疯癫无法自已…

他将还在游荡的绝玉,强行执于宇司玉的身体。忍受着绝玉对他的伤害,强行将绝玉注入宇司玉的体内。

做完这一切,重骅像是了绝了最后的心愿一样,颓然跪地,犹如以往一样,深情且痛心的看着梨落那张像睡着一样的脸庞,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那眉眼中滑落的最后一滴泪,化成终身的悔恨…

他就不该离开她寸步,什么权利,什么修为,没有了她,他要来这些还有何用?

他又一次错过了守护她的机会…又一次将她亲手推给了明玉,却让她不得善终…

随着绝玉强行入体,除了身体上的苦痛外,历历往事皆如数归来。正如重骅所说,没有什么能比,自己亲手杀死自己更痛苦的事儿…

梨落何止是他的命…

这种身体四分五裂,求死不能,心肝具碎之痛,怕是没经历过却怎样也无法感知的…

宇司玉痛的甚至忘了呼吸…布满血丝的眼眸早已被泪水淹没,这种痛无所痛,体无完肤之感,怕是比死更残忍千万倍…

在他抱着梨落的尸体倒地的一瞬间,时间好像回到了他与梨落初遇之时,那时的梨落不过是一个抱在怀中,毛茸茸,软糯糯的杂毛小兽…而他还是那个心怀苍生,心中无欲无求的明玉仙上…

原创文章,作者:虫牙飞飞满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256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