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锦富 张大夫小说《重生后逃荒:三岁半奶团她开挂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逃荒:三岁半奶团她开挂了

小说:种田

作者:月半圆

角色:池锦富 张大夫

简介:(逃荒+种田+温馨+轻玄幻)
池迟杀恶灵,历三千磨难,重生归来,这一世,池迟用最奶的脸干最狠的事。
拿爷爷背锅,带着全村提前避难。
打土匪,杀野猪,战兽群,谁说逃荒是逃命?
而携了百亿物资的空间再度归来,一朝白狗成神兽,前世谜团一点点显露!

书评专区

池锦富 张大夫小说《重生后逃荒:三岁半奶团她开挂了》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后逃荒:三岁半奶团她开挂了》第5章 甜的不止是嘴,还有心免费阅读

一瞬池老太便收敛了情绪,率先拿了池天山的碗,盛了满满一碗。

接着是池天海的,依旧是满满一碗。

毕竟家里的所有重活,累活包括上山打猎都指着他俩,不多吃些会没力气。

接下来,便是她自己的只有少半碗,两个儿媳的皆是半碗,不等她们开口反驳,池老太一个眼神就瞪了回去。

她一个年过半百的人,吃多了也是浪费,自然要紧着壮劳力。

最后,便是池迟四个小孩子。

粥分好了,不等众人开动,池老太便开口道:“老二啊,吃完饭去请你张叔来咱家一趟。”

门里村是个靠山的小村子村里住户大多姓王,外来户只有当年的池家与二十五年前来的孤寡张姓老人。

因着他懂些草药,能瞧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且会制些简单的药剂,虽无几两碎银却还是在门里村安了家。

毕竟,在他之前,门里村看病都要翻过一座大山。

远不说,还齁贵。

虽说排外,但是对于当初救过村里不少人的外来户池家和张大夫在门里村格外受大家欢迎。

而过于穷苦的人家张大夫也会免费给上两副汤药,更是受大家敬重。

话一出,不止池天海,就连池天山都忍不住放下筷子。

“娘,您咋了要我张叔来?”

“娘,我现在就去,您是哪里不舒服,我一会也好同张叔先说下。”

对于两个儿子一着急,不知情的池锦富几个也跟着露出愁容。

纷纷问着,“奶,你哪里不舒服啊?”

尤其是池锦富,年后他因着贪玩不小心染了风寒,可是被爹捏着鼻子灌了好几天的汤药,就是张爷爷给开的方子。

那苦味仿若现在还在舌尖回荡。

“奶奶,你是不是要喝苦汤汤,我还有一块饴糖,我给奶奶吃。”池锦富一面说,一面就下了凳子急匆匆就往外跑。

那糖还是过年在里正家拜年得的,人手一块。

不过他舍不得吃,一直放着,因着当初药苦,他自己是吃了小一半的,剩下的他给了妹妹一点,本来还有两个哥哥的,他们没要。

池锦富就自己小心翼翼包好,整日打开瞧瞧,闻闻。

忍不住的时候这糖他就扣下来一点甜一下嘴,而后给妹妹扣下来一点。

两个人便似掉到蜜里,美的冒泡。

因着这个吃法,池锦富那一块饴糖至今还留了些,也因着包的好,倒是没招来蚂蚁。

说一块有些不够严谨,不过是同指甲盖差不多大小。

池老太也不管跑出去拿糖的池锦富,瞧一眼柳氏,收回时,目光在池迟身上停了一瞬。

那一双眼睛依旧红彤彤、湿漉漉,黑白分明的瞳仁能清晰的瞧见自己的影子。

干净澄澈。

刚刚那些话再度萦绕在池老太耳边。

“瞎咧咧什么,你们老娘我好着呢,让你去请就去,怎么那么多话。”池老太虽是语气颇冲的训斥一番,最终还是给了理由。

腿上旧疾有些疼,想张大夫再来给瞧瞧。

池天海听完,三下五除二喝完碗里的粥,吃上一口咸菜就急忙请人去了。

而此时,池锦富也捧着包在小小油纸里的饴糖到了池老太面前,“奶,给你糖就不苦了。”

“乖孙,奶不吃,也不用喝苦药汤,你留着自己吃或者同哥哥妹妹一块吃。”

这话让池锦富有些诧异,刚刚他瞧见爹爹似一阵风刮了出去。

不是去请张爷爷了。

怎么就不需要喝苦汤药了?

这疑惑只一闪而过,毕竟后面的话对年仅六岁的池锦富更有吸引力。

奶说不吃他的糖。

“嗯,同哥哥妹妹一起吃。”

池迟瞧着此时对着一块糖笑的没心没肺的哥哥不由眼眶又是一酸。

不就是一块糖。

“迟迟,吃糖。”瞧着照旧是扣下来的一点点糖,池迟毫不犹豫的塞到了嘴里。

只一点点的甜度,因着少不过一瞬就消散在了嘴巴里。

池锦富还眼巴巴的瞧着池迟,“迟迟,这糖甜不甜。”

历经三千世界的池迟自也吃过不少好东西,甜品,糖果,每一种都比这饴糖要甜,可哪一种都比不上这入口即化的饴糖。

甜的不止是嘴巴,还有心。

“特别甜,哥哥也吃。”一面说着,池迟一面露出小奶牙,笑的比糖还要甜美。

这一次,池锦逐与池锦捷瞧着池迟与池锦富眼巴巴的神情也没有拒绝,一点点糖,吃的四个露出同款笑容。

这糖可真甜。

一旁的池老太与柳氏瞧着分糖的四人,不禁露出笑意,心下却是一片苦涩,若池迟说的将发生,一家人要何去何从。

只袁氏的笑是最无忧的,毕竟她还不知道池迟的梦。

待到张大夫来,不过才过了一刻钟。

池老太瞧着聚在身边的家人,既窝心又无奈,毕竟今日看诊的主角不是她,人都留下可不行。

“都老毛病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们都去忙吧,守着我干啥。就老二媳妇……老大媳妇儿留着就行。”

话一出,无论众人是否愿意,也只能都退到了院子里。

因着池老太这腿疼是旧疾,自是沿着原本的方子配了艾草,等池老太说要给诊金的时候,张大夫自是连连拒绝。

毕竟他家的菜地并那两亩田可都是池家两兄弟给开垦出来的,就连冬日里的柴也是池家给送的最多。

见他不收,池老太也不强求,递了水便给了柳氏一个眼神,后者瞬间会意,“张叔我这两日总觉得困倦,精神不济……您受累给瞧瞧。”

“好说。”张大夫点头,把碗放到一旁就给号了脉。

这一号,张大夫那眉头就紧缩在了一起,让在一旁瞧着的池老太与袁氏大气都不敢喘。

等左手换右手,右手再度换回来的时候,张大夫的眉头才算舒展开来。

因着月份尚浅,所以多试了几次,直到摸到那微弱到近乎没有的滑脉,张大夫才敢带了笑意开口。

“池嫂子,恭喜啊,这是喜脉。”

话一落,池老太有些发愣,还真的有了。

柳氏自也是相同的表情。

只袁氏乐的合不拢嘴,哪怕不是她有喜,可这确实是实打实的好事情,虽说现下多一个人吃饭,可池家无论大小,都没懒人,兄弟俩又会打猎,养活个把孩子不成问题。

更何况,多个娃以后就多一个壮劳力。

谁家不喜欢人口多呢。

瞧瞧里正家,不就是因着儿子多,那些地才打理的好,收成也比旁人家高,任是隔壁几个村子都不敢欺负。

>>>点此阅读《重生后逃荒:三岁半奶团她开挂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月半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23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