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甜妃》小说章节目录秦娇,秦兴全文免费试读

两天后晚上,秦娇照常把那个小草搬到墙角。

手要松开花盆时,小草突然用叶子轻轻卷起抚摸了一下秦娇的手。

秦娇一下子僵住了。

连忙把月霜和飞雁支走:“天色不早了,准备沐浴吧。”

“是,小姐。”两个小丫鬟便行礼走了,去准备热水等洗漱用品。

秦娇重新回到那棵小草旁,把那棵小草搬到桌上。

看着那棵明显精神了很多的小草,用手指轻轻的抬了抬小草的叶子,小声道:

“小草,你能够听到我说话了吗?”

小草动了动自己的叶子,轻声道:“是的,但是我不能说太多,因为这样太耗费精力了。”

“没关系,可以动动叶子就行。我问你答,如果你知道你就往上动动叶子,不知道就往下动动叶子。”

秦娇说完,小草就往上动了动叶子,表示他明白了。

秦娇似松一口气,满脸期待着微笑道:“小草,你知道我怎么就可以回去吗?就是回现代。”

小草似是想了一会儿,他才在秦娇期待的目光中叶子往下动了动。

秦娇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背靠在椅子上。

又立马坐直,打起精神追问:“那你为什么可以跟我说话呢?别人也可以听到你说话吗?”小草的叶子往上动了动,又往下动了动。

嗯?秦娇疑惑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别人听不到你说话,那为什么我可以听到你说话呢?”

小草只能解释:“因为之前那个花盆砸在你头上的时候,你的头上的血粘在我的叶子上,然后我们就已经签订契约了,所以我们就可以相互沟通。”

秦娇来不及惊讶,原来这棵小草就是砸在她头上那个花盆里的那棵绿植。

便看到,小草在叶尖凝出一颗米粒大小的小水滴,并接着道:“主人,快拿茶杯接着,这个你服了,对你有好处。”

秦娇也不敢耽搁,立马从桌上拿了茶杯过来接着。

“主人,我估计又要沉睡一小段时间了,若是没有重要事情就不要呼唤我了。”

“嗯”

秦娇点头答应,便看了看那棵小草,又看了看手里的杯子。

那颗小草凝出来的水珠滴在杯里,一点都不明显,看着就像喝完茶,水杯杯底剩了一点,甚至比那个都要少。

秦娇迟疑的走到茶几旁,拿起茶壶往茶杯里倒了一点水,一口喝干净。

然后就坐在茶几旁的圆凳上,专注的感受着身体看有什么反应,就在以为没什么反应的时候,突然肚子有点疼。

秦娇捂着肚子,微瞪着眼,难道是吃坏肚子了?

不待秦娇仔细感受,月霜就进来了。

“小姐,水已经准备好了,奴婢让人抬进浴间,伺候小姐更衣沐浴吧。”

“把水准备好,你在外面候着就行。”

秦娇说完就立马到浴室里间的净房里去了。

月霜看到秦娇这样立马就懂了,便指挥婆子把热水放好。自己则替秦娇准备好洗浴用品,在浴室外守着,防止秦娇有什么事喊她,然后飞雁就带着婆子一起出去了。

净房里,秦娇则是感觉自己要虚脱了。

腿也蹲麻了,还出了好多汗,整个人都是臭烘烘的。

终于,秦娇从净房里走了出来,立马脱衣爬进浴桶里,把整个人都浸在桶里泡着。

实在憋不住了,就从桶里冒了出来,然后用香胰子仔细的洗着。

秦娇边洗边观察着自己的皮肤,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自己的皮肤白皙透亮了很多。

感觉水有点脏,有点凉了,秦娇就让月霜再打一次热水接着洗。

月霜也知道自家小姐在净房待的估计够久的,她可是好一段时间才听到洗澡水声。

终于在洗了两次后,秦娇走出了浴室。

感觉自己一身轻松,走路都轻快了很多。

月霜望着自家小姐打趣道:“小姐洗了两个澡,还真的感觉洗的白净了很多,气色也好了很多。”

秦娇听闻后,故作轻哼一声,笑着说:“你个小妮子,还不赶紧过来给本小姐擦头发。”

“是,小姐,小妮子这就来了。”

月霜知道自家小姐心情好,便也笑嘻嘻的说。

月霜拿着干帕子擦着头发,看着小姐因为刚沐浴完,整个人还带着一些水汽,在窗边的夕阳的照耀下,整个人似镀了一层金光,更加朦胧绝美不似凡人。

月霜竟看呆了,忘了手里的动作。

秦娇转头疑惑地看了一次她一眼,玩笑的问道:“这是怎么了?是看见仙女了吗?”

不想月霜竟真的点了点头,“是的,小姐美得就好似仙女一样。”

秦娇无语的睨了她一眼,月霜还睁大眼睛地看着秦娇,生怕她不信。

秦娇也知道自己的皮肤应该是好了很多,气色也好了很多,说仙女倒是夸张了。

一边想着一边便看着那颗绿植,不知道什么时候小草才会醒来。

月霜见自家小姐,望着那棵似草的绿植,便说道:

“小姐,这是棵什么植物?您为何非要带回来种着?如果不是您冒雨也要把它从郊外带回来种着,您也不会感染风寒,发热。”

嗯?想起是现在春天到了,原主出去郊游滑了一跤浑身都湿了,但还是坚持把不远处的这棵草带回来了。只是回到家后就高热昏迷了,难道就在那不久自己就穿越了?

“哦,我也是看着它与其它草长得不一样才带回来的。我也不知道这是棵什么植物?”

月霜便眨了眨眼睛说:“还好夫人不知道,若夫人知道您为了这棵不知名的小草而感染风寒发热,估计不知道会怎么唠叨您。”

秦娇捏了捏月霜的脸,“是的呢,所以我们的好月霜可不要告诉夫人哦。”

在秦娇没过来之前,原主就和她的小丫鬟很亲密,在秦娇经过两天的适应之后,也放开了。

原本秦娇在现代社会也没那么重的阶级观念,加上小丫头也确实是挺可爱的,和月霜的关系自然而然也亲密了许多,不用刻意去做什么。

两人这么说了一小会儿话的功夫,天就完全黑了。

房间里点着豆丁油灯,秦娇不知道做什么,看书刺绣又伤眼睛。

于是两人又说一会儿话,秦娇也趁机打听了一下这里的世界和外面的物价。

可惜,月霜年纪小了点,懂的也不多。

原创文章,作者:十里探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1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