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 冷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包子的逆袭之旅》最新章节

小说:小包子的逆袭之旅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木酒苓

角色:女娲 冷冷

简介:花弄冷生来仙胎,天之娇女,本人性子散漫,聚灵困难,仗着万千宠爱没心没肺活到两千岁,连个简单的封印法术都学不会,明明百无一用,偏偏成了守护天玄印记的人。
随着女娲身陨,天界大乱,八大族群起攻之企图瓜分天界,看小包子如何逆风翻盘,重整天界!
北洺尊身为兄长,对花弄冷宠爱有加,可这宠爱从来都带着某种隐晦的意味,直到被小包子察觉:我把你当哥,你竟把我当媳妇?北洺尊将小包子抵在角落,低低的答:不是亲的。

书评专区

女娲 冷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包子的逆袭之旅》最新章节

《小包子的逆袭之旅》第5章 承允免费阅读

承允,五界之一的魔界之主,一万年前出面维系了神魔二界的后续之事,并签订了两厢安好的契约,重造大战打散的神魔之墙,并带领魔界一众退入魔界,再不问世事。

承允此人与历来的魔界之主略有不同,听闻他从来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从不曾听闻他在其他界中挑起无故争端,所作所为只局限于自己的魔界,不犯他者,视而不见,但若犯其手上,也绝不留情。

听闻,神魔大战之后,有一名仙界的神君去魔界寻承允打算借来他手中的灭魔塔一用,承允没有答应,那位天神便口出狂言,轻视于他,承允二话不说,当下将那神君打的他自己老娘都不一定认得出,不但如此,还关在魔界好一番折磨,弄得不成人样,最后,竟然还抽了他的神力锁在了灭魔塔中,虽然灭魔塔意在除魔,但对仙界之神而言也绝对不是一个好地方,何况还是一个被抽了神力的神,可想而知那位天神的下场,真是惨到不能再惨了,从那以后,也再也没有人敢前往魔界去找承允,不管是相熟的还是不熟的,对这位魔界之主从来都只是敬而远之。

花弄冷望着承允额间那抹黑色的奇怪纹路,知道那便是魔之印记,也是成为坠神的标记,心下恍然,竟是微微刺痛,仿若那个印记是根刺,刺的她心口痛。

坠入魔道的神祗,一般都是经历过许多痛苦或者无法承受的灾祸才会因为心性不稳,求而不得成魔,仙神讲究无欲无求,但凡通透一些,是断然不会成为如此模样,所以成为坠神者,其实跟她这未历劫的仙一样,都是一种耻辱。

花弄冷抬起头的时候,他正巧也向花弄冷看过来,看到花弄冷的一瞬间,他的心似乎漏掉了半拍,往日那些凌乱的记忆涌现于脑海中,明明已经忘的差不多了,看到这张一般无二的脸,却又勾起了许多的回忆来,像,真是太像了。

“承允,不曾想你竟然会屈尊来天界。”沐北忧满满的挑衅意味。

承允不再注视花弄冷,而是看向了不远处向着他们这边走来的那白衣男子,他挑动眉峰,有些意味不明的露出一个戏谑的笑意,“真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还活着,本座还以为,你这样嘴不饶人的性子,会短命呢!”

沐北忧一步步向这边走着,嘴角勾起轻笑,“都说祸害遗千年,你这活了十几万年的老妖怪都没死,我怎么会先走一步。”

两个人的对话并不被外人知晓,但眼神中的交锋却被众人看在眼中,承允与沐北忧向来不和,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至于两个人究竟因为什么结下的梁子,众说纷纭,却始终没有一个确切的真相。

迄今为止,承允已经掌管魔界一万余年,也是为数不多知晓并参与过万年前神魔大战的一位, 对于他的事情,花弄冷知道的不算多,但对于沐北忧与他不和这件事,花弄冷却是十分清楚,虽然她从来没有问过沐北忧,但是道听途说,也知晓一二了。

不过对于这些界中个别的人和事,她向来是没什么浓厚的兴趣的,左耳朵听听,右耳朵就跟着出去了,她也仅凭着单纯的想法来认定自己的态度。

眼前这位魔尊虽然是位坠神,但她却没什么反感,因此还算客气的说了句,“见过魔尊。”这也算是十分尊重的表现了,她并没有理会沐北忧的古怪神情,也没有理会二个人的斗智斗勇。

承允手拿折扇,一身玄衣,青色的发披散着掩住了发白的半边脸,在听到花弄冷话语之后,已经收回了自己与沐北忧的交锋,他微微躬身,紧跟着施了一礼,“姑娘客气了,姑娘即将成为守护天玄钟印法之人,魔界上下今后还要依仗姑娘庇佑。”

这话说是就太客气了,任谁都知道,万年来,魔界可从来都没有将天界当做什么了不得的地方,毕竟是当年有勇气攻上神界的一界,不但进攻神界,还在那一战中全身而退,其实力可想而知,只盼魔界不在其他地界上面生事就是天界的荣幸,哪里能谈得上什么庇佑,多年来,说是臣服,究竟服不服,只有他们自己心里知道。

花弄冷有些无语,心里虽然想了一套,但说出口又是另外一套,“魔尊不必多礼,小仙年纪尚小,日后若不能处理好各界事宜,还请魔尊多多包涵。”

承允点头一笑,看待花弄冷时又多了一份好奇,如此谦虚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便是得罪了魔界,他也没有法子对一个小姑娘怎么样,如此的以退为进,倒是另他刮目相看了,只不过,面貌虽然像,处事方式却真的太过不同,要是那位,可从来不会退而求其次,向来都是咄咄逼人的气势,想到这里,不觉微笑道:“姑娘天资聪颖,相信做任何事情之前都会好好思量,绝对不会有任何处理不好的地方,何况还有女娲在。”

花弄冷愣了一愣,她活的这两千年来除了人界的轩辕,还从来没有听过一个人敢直呼母神的名讳,想来这魔界的魔尊与母神不但是旧识,还是关系不浅的旧识。

转念一想,也是,原本这承允就是风氏一族的神,与母神也算同族之谊,即便后来成为坠神,念着以往,见面三分情,倒也说得通。

女娲望着他,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露出那愉快的微笑,“承允你活了是十几万年,自然不会跟小丫头一般见识,冷儿以后还要仰仗你照顾。”

承允望着她,却是欲言又止,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这位是丘禾君,溟氏凤族的神君季同华灿。”

花弄冷不满意的轻描着面前的老者,这张脸倒是叫她印象不能不深了,刚刚来到大殿中用那窥探人心的能力,说出那颠覆风氏一族的话的那个人就是他,如今得知他的名讳,岂有不气的道理。

白胡子老者已经微微额首,向着花弄冷行了一个大礼,“丘禾代溟氏凤族拜会花弄冷上仙。”他故意高声强调了上仙二字。

花弄冷冷冷一笑,“神君无需多礼,小仙因着母神的庇护,这许多年过的也是实在懒散,竟然连个劫都没历过,委实称不得上仙二字,便是这仙位,也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小仙受不得上神的称谓和礼数。”她虽然这样说着,可是刚刚的那个礼,却实实在在的受下了。

不过,她的话并没有说完,在微微顿声之后又接着说道:“不过,小仙既然是母神的女儿,如今又即将成为守护天玄钟印法的人,上神的礼数自是不能少的,所以,就算受不得却也要受着,还有一句话小仙要在此言明。”

她故意咳了咳,然后提高了音量,“小仙近年来虽然不学无术,术法之上也没有什么大的长进,若要比过母神恐怕这辈子都绝无可能。不过,小仙既然得了守护天玄钟的职责,自然是要勤勉起来的,神君放心,小仙定然不会让众位失望。”

季同华灿似有所思,忽地抬起手臂抚了抚自己的白色胡须,“上仙能有如此决心,倒是也不负女娲娘娘的厚望。”

女娲又拉着她开始步行,直到将五界八大族中大抵的神都介绍了一遍,这才安静了下来,而满天仙神也在女娲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向着九重天的最高天位,大罗天宫而行。

那口被天界奉为至宝的天玄钟万年来屹立不倒,十分稳定的留在当年神界的遗址,大罗天宫中无间神殿的后方,虽然不是十分庞大,却一直是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花弄冷站在无间神殿前方,突然想起了之前在藏天阁看到的关于神界的某些历史,万年前的神魔大战,不但导致大部分天神的陨落,连带着原本一片宁静祥和风景如画的神界也被夷为平地,就连那无比庄严的无间神殿,都险些成为一推齑粉。

是父神伏羲为了守护住神界最后的尊严,硬是坐化了自身凭一己之力撑起这座偌大的无间神殿,使其免于被摧残的命运。如今,神界里所遗留下来的,除了坐落于这里的天玄钟,便只有无间神殿这一座宫殿。

此时满天仙神已经陆续在这无间神殿的面前站定,看到昔日风光无限的无间神殿冷清至此,一众仙神表情各异,若有所思,俱都沉默不语,穿过这无间神殿便是天玄钟的所在处,见女娲与花弄冷顿足,其他人也跟着停了下来。

当然,他们也知道天界的规矩,任何仙神都不能随意去到天玄钟的面前,而且,那偌大的天玄钟四处,是一层层的结界,将钟体毫无破绽的包裹起来,没有一丝缝隙,众神无法穿透那层结界,自然也无法移步入前,加上无间神殿遮挡住了后方的情况,所有仙神们根本看不到天玄钟的本身。

已经有识时务的神者说了一句,“小神等在此恭候冷姑娘掌印归来。”接着便是七嘴八舌的恭维话,随着细长的声音回荡着,女娲已经携着花弄冷的手打开那一层层的结界,穿过无间神殿,向着天玄钟本体而去。

穿过无间神殿,便看到了天玄钟的真面目,天玄钟四周的封印与外面那层层包裹的结界不同,外面那些结界是一道道淡淡的光,而天玄钟四周的封印之界却是白晃晃的明艳之色,带着鲜红的活色,像染了血色般的艳丽。

花弄冷听过,这口钟的封印是一种禁锢之印,以自身的血肉与灵魂做成的印法,十分强悍,而施术者更是十分痛苦,毕竟是将自己做成封印,看着每寸皮肤被啃食,灵魂被撕扯,有痛觉,却不会痛死,光是想想都觉得十分残忍,若不是心中尚有留恋,尚有大义,有谁会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

透过那血红白晃晃的封印,花弄冷看清了那天玄钟的模样,钟身悬浮在浓重的云朵之上,钟体成金黄色,闪着刺眼的光芒,逼的人眼不敢直视,她看着它,恍然想起了儿时那一段不为人知故事。

>>>点此阅读《小包子的逆袭之旅》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木酒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17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