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遗琅 沈娘子小说《穿越女尊后我成了万人迷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女尊后我成了万人迷白月光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牛马风车

角色:沈遗琅 沈娘子

简介:穿越到女尊世界有什么感想?沈遗琅表示,作为女版潘安,每天压力很大。名满女尊王朝的探花娘子沈遗琅,很难不成为万人迷!女主风华绝代,全员单箭头。

沈遗琅 沈娘子小说《穿越女尊后我成了万人迷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女尊后我成了万人迷白月光》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朱雀大街上人声鼎沸,人夹着人,乱象中的人头却无一例外朝着同一个方向。

只见那方向一架朱红色的牛车越来越近,不知是谁尖叫了一声:“啊,遗琅娘子来了!”

仿佛开关一般,骚乱的人群轰然炸裂,手里的瓜果鲜花伴着一阵一阵的尖叫和欢呼不要钱似的朝着牛车拼命砸去。

“来了来了!是遗琅娘子的车架!”

“沈娘子,请出来一见!”

“遗琅娘子!遗琅,遗琅娘子……”

车前架牛的女子见此阵势熟练的往车里一钻,任凭老牛自己在前面艰难开路。

躲进车内的善文看也不看里头人,一屁股坐下,开口就没个好气,“非要正大光明的走这条道!回府就一盏茶的功夫,生生被拉长个半个时辰,天亮都走到天黑!”

说着瞥了沈遗琅一眼,又道:“这些人天天守着,也不知图个什么,一个个的,都疯了不成?”

此刻被指责的话题中心沈遗琅,听着车身被瓜果砸出的一阵阵闷响,也不想去纠正善文成语用得不对,心里发虚的直揉额角。

复又忍不住轻笑两声,这才哪到哪?也不怪善文没见识,她若见过后世的狂热追星族,再看外头那些人,根本不值一提。

没错,沈遗琅是穿越来的。

自她三年前得中探花娘子,这种一出行必遭围观的盛况只增不减,就如她穿越前的世界里那个掷果盈车的古代著名美男子潘安一样,只不过在这个世界,有的只是她美娘子沈遗琅。

这种效应和现代的追星差不多,不过追星的对象变成她自己,滋味可就不那么美妙了!

像善文说的那样,出行都成了一大难事,好在她之前的世界观让她对这个男人涂脂抹粉的女尊社会感到非常魔幻,平日里沈遗琅也不会闲的出门逛街。

沈遗琅也无奈,她苦笑着并不对善文的话作出回应。

“疯了,疯了!真是……”善文骂骂咧咧的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她转头一对上沈遗琅含笑的眼,吐槽卡在喉咙里,半响说不出话来。

沈遗琅那墨眸存着天上的星子一般,只笑望着你,就能逼得人不敢直视。

善文不自觉有些脸热,得了,就算天天对着这一张谪仙脸,她还是会晃神,外头那些人能不疯吗!

沈遗琅其人,吴兴沈氏嫡系嫡出,幼时便擅诗文,好琴瑟,加之一副仙童模样,玉京人人称赞,将其称作“小神女”。

十五岁时,沈遗琅一朝得中探花,更是引人注目,先帝钦点,入翰林。

游街那日,玉京万人空巷,由于在玉京,“小神女”出名甚早,大家甚至不为状元,只为一睹探花娘子的风姿。

来看沈遗琅的人直排到了玉京城外去,道路堵了个水泄不通!

高头大马上,沈遗琅身着一袭朱红探花袍制,宽大襦裙逶迤在马背,如瀑的墨发只简单的挽在脑后,肤光胜雪,皎如秋月。

微风拂来,不仅拂过沈遗琅的发梢,更是拂在千万小郎君的心上。

酒楼里,街边上,数不清的手帕香囊争先恐后的丢去,只盼着探花娘子能回首一顾。

西湖又见探花郎,把手拈诗燕语忙。

隔岸阿谁折怨柳?偷偷串泪万千行。

沈遗琅姿容绝世,打马走过玉京街头,惹得一众小郎君看失了魂,一颗心全牵在这沈娘子身上。

自游街后,沈遗琅可谓是一战成名,此前百姓们也只是听过玉京沈家“小神女”的名头,世家大族的面并不好见,不过在此之后,无人不识探花娘子。

到如今也有三年,但守着沈遗琅踪迹的百姓仍日日不减。

对此,沈遗琅本人也表示十分无奈,除非必要的活动,否则轻易也不愿出门。

善文更是不必说,她一直跟在沈遗琅身边,连带着被瓜果砸了好一段日子,她现在只要是跟着沈遗琅出门,别的什么都可以没有,笠帽必带!

牛车缓慢的前行着,待到沈府时,天色已经微微黑了。

下了牛车,进府,穿过抄手游廊,一路向着院子走去。

沈遗琅就见院门口一人朝外四处张望,待见她来,高兴的挥着帕子眉飞色舞。

沈遗琅走近一看,原来是父亲崔氏身边的小侍柳见。

只见他原本清秀的面容涂的花花绿绿,眉毛几乎剃掉,画作一条耷拉着的细线,唇上似乎也点了胭脂。

虽然看惯了这世界男人涂脂抹粉的存在,但还是原谅她对这种时下流行的男子妆容打扮接受无能。

“是柳见啊,怎么不进去?”沈遗琅客气道。

柳见一见沈遗琅,一边努力控制自己忍不住扬起的嘴角,一边捏着帕子细细出声:“女郎安好,是主君今日让奴来同女郎说一声,晚上到主院用膳。”

沈遗琅点头,表示知道了,但见柳见说完,娇怯怯的抬头复看了眼沈遗琅,好像还有什么要说,他抿了抿唇,又不好意思似的低下头去,露出耳后白皙的肌肤。

见此作态,沈遗琅真的很想拔腿就跑,但还是强忍着问道:“是还有什么事吗,柳见?”

柳见听着沈遗琅唤他名字,心下欢喜,女郎总是这般温柔,他抿唇抚着鬓角开口道:“是,女郎,奴……”边说着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香囊。

“这是奴用安神草做的香囊,女郎平日当值辛苦,奴……奴也想替女郎分忧。”

沈遗琅顿了顿,并不接,见柳见希冀的模样,还是开口道:“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素来不佩这些,你自己收着罢。”

柳见闻言,捏着帕子的手指一紧,泫然若泣,“女郎可是嫌弃奴手工粗劣?奴自知手拙,比不得您院里的燕信哥哥,但,但奴亦是用了心的。”

哽咽着不管不顾的将香囊塞到沈遗琅手上,不等沈遗琅再说出什么拒绝的话,转身就跑远了。

沈遗琅:“……”

瞧着手里的青竹纹香囊,图案栩栩如生,针脚细密精致,柳见说自己手拙实在是太谦虚了。

虽然但是,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好不好!

目睹了全部过程的善文跟在后面笑,沈遗琅轻飘飘斜了她一眼,善文立即闭嘴,表示绝不多言。

“大人,这柳见突然这么大胆,看样子是有人授意了。”善文挤眉弄眼的和沈遗琅进园子里,“我看呐,再过不久,院里要有男主子喽!”

沈遗琅笑笑不言,但想到父亲传来今晚一起用膳的要求,心里暗道不好,只盼是福不是祸。

原创文章,作者:牛马风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17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