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探事社,开局只有一只鸟》阚十一 红雾小说免费阅读

众人顿时沉默,眼睛看向天空:“今天天气不错。”

章无句放下幼妹:“方伯,我接她们回家了,这几天多多打扰了。”

方伯一挥手说道:“哪里话,应该的,你稍等一下,我给你准备些钱粮。”

“真的不用了,方伯,已经很过意不去了。”章无句阻止了方伯。

方伯不好再勉强,知道大庭广众之下,这是一个15岁男人最后的尊严。

这双稚嫩的肩膀,突然要承受千钧重的家庭重担,不知道能挺到几时。

“小翠儿,收拾一下,我们回家了。”

小翠儿答应一声跑进屋里。

“咦,怎么没看见三弟不易?”章无句巡视一周。

“在屋里发呆呢。”小娘叹口气:“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章不易是自己的亲弟弟,这孩子从小就有点内向,不爱说话,这几天的家庭变故,对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是个巨大打击。

正要去屋里安抚一下不易,婢女小翠儿挎着包袱卷,一手领着他出来了。

章无句上前,蹲下身子,抚摸着弟弟的头,轻柔道:“不要怕,有哥哥在。”

不易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脚尖,没有接触他的目光。

章无句牵起弟弟的小手,抱起幼妹,告别方家人,回到空荡荡的章府,稍微安顿一下,要亲自下厨,做一顿好吃的。

小翠儿低着头:“家里没米没油,连铁锅都被偷了。”

“家里还有多少钱?”章无句问道。

小娘白他一眼:“没钱,方伯给你钱粮,你不是不要吗?”

要啥没啥,吃个毛线啊!

嗯,不对,我昨天不是捡了高县丞二两银子吗?

这时,大门一响,方伯家的两个奴仆进来,一个背着铁锅,一个背着米面肉蛋和蔬菜。

年龄大的奴仆说道:“我家主人让我们把这些送过来。”说着把东西放在地上,转身离开。

章无句心中暖暖的,眼眶湿润,不能让家人看到自己的眼泪,现在能做的唯有向家人展示他的坚强。

他和小翠儿一起把东西拿到厨房,在米袋子里又发现一个小荷包,里面是二两碎银。

章无句在原来的世界吃遍大江南北各种菜系,因此养成一个特别的爱好,那就是做菜,和研究做菜。

今天他要做一顿好吃的,抚慰一下几天来担惊受怕的家人。

小翠儿哪敢让小郎君下厨做这么粗鄙的活儿,死活不肯。

章无句只好用主人的身份命令她离开厨房。

不多时,章家升起久违的炊烟。

小娘和小翠儿不可思议地看着厨房,感觉这个世界这几天全乱套了。

小娘喃喃说道:“二郎是不是在监狱脑子被打坏掉了?”

小翠儿说道:“感觉不是原来的小郎君了,像换了一个人。”

“你就不该让他进厨房,一个饭来张口的人,能做出什么好饭菜,还不如留在方伯家,他家的厨子比咱家的手艺好多了。”

“唉!”小娘仰天长叹:“又打不成麻将了,还是在方家好。”

一个时辰后,章无句在这个世界的首秀终于上桌了。

八菜一粥和一主食,冒着腾腾热气,散发着满满的诱惑。

热菜有山家三脆、鳜鱼假蛤蜊、笋蒸鸭、肉生法、糟猪蹄爪和玉蝉羹。

两个凉拌菜分别是柳叶韭和蒿篓菜。

主食有鳜鱼粥和春卷。

看着满满一桌子美食,小娘和小翠儿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一个从未下过厨的人,怎么会不到一个时辰变出这么多美味?

“二郎,”小娘流着口水,说话都结巴了:“你、你老实说,这是不是你做的?”

章无句笑了:“实话告诉你们,我记忆力好,凡是吃过的菜我就知道是怎么做的,全记在这儿了。”

章无句指指脑袋,也只有这么解释了,尽管她们不一定相信。

这时,章成珠吸着鼻子跑过来,看到一桌子菜,眼睛都直了。

“好多肉肉!”

章无句摸摸她的头:“先去洗手。”

小翠儿过来领着成珠出去洗手,小娘冲着厢房喊三郎吃饭,扭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身后。

一家人坐下,迫不及待的就要开动。

章无句想起一个问题:“给我送牢饭的是谁?”

小翠儿看一眼小娘:“我送的。”

“谁的手艺?”章无句又问。

“我!”小娘举手。

章无句摇摇头:“不信,你在家从没做过饭菜。”

“我出阁前就学过做饭好不好!”小娘满怀期待的问:“味道怎么样?”

“不怎么样。”章无句撇撇嘴。

小娘很失望。

章无句又问:“你们哪来的钱行贿牢头?”

小翠儿指指小娘的头,小声说:“主母把金簪子当了。”

章无句一怔,这不是小娘的风格啊,她可是有钱就搓麻的主儿。

不过,小娘头上的金簪银饰确实不见了,换成了普通家庭妇女的骨质簪子。

一向精致物质的的小娘,变身为平常的家庭妇女,怪不得一开始就感觉哪里不对劲。

章无句心头一热,不知说什么好,手一挥:“吃饭!”

众人开始动筷时,发现章成珠已经把蒿篓菜上堆着的大块肉丁吃光了,满手油指着对面的糟猪蹄爪,口齿不清地喊:“我要吃那个肉肉。”

这才是潜力无限的干饭人……章无句把一只猪蹄夹到她面前:“真要胖成猪喽哦。”

章成珠没空理他,双手抓起猪蹄就啃起来。

“哇,真好吃!”小娘和小翠儿一人抱一只猪蹄大叫。

章无句夹一只猪蹄放到三弟不易面前:“再不吃就没了哈。”

然后对小娘说:“小娘的手艺也不错,监舍的人都说好。”

小娘羞涩起来:“我随便做的。”

突然感到不对劲,大喊:“什么,你给别人吃了?”

章无句意识到说漏嘴了,窘迫说道:“我、我……给他们尝尝。”

这时,悬停在院子里的阚十一嘎嘎大叫。

小娘厌恶皱眉:“这破乌鸦老赖在咱家不走,我早晚拔光它的毛!”

话没说完,就听到大门口“哐哐哐”有人砸门。

一家人面面相觑,眼神惊恐:又出什么事了?

原创文章,作者:四星上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168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