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甜诱:在宫少的心尖上烙个吻最新章节,宫砚承 齐峥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顶级甜诱:在宫少的心尖上烙个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盛淮锦

角色:宫砚承 齐峥

简介:【双总裁+重生+团宠+马甲+超爽超甜!】宫砚承的心里一直住着一只魔鬼,强迫,占有,囚禁……然而南初一皱眉,他就输的一败涂地。重生后的南初果断抛弃渣男,抱紧这个为她殉情的男人。宫砚承起初还想克制,但南初的一个吻,就让其溃不成军,跌落神坛。看着身下自投罗网的女孩,他深邃的眼底一片深情和偏执,“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了,是你自己闯进来的。”

书评专区

顶级甜诱:在宫少的心尖上烙个吻最新章节,宫砚承 齐峥小说免费阅读

《顶级甜诱:在宫少的心尖上烙个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南初,我是不是……做错了?”

昏暗的地下室内,面容苍白却难掩绝色的男人抱着一具僵冷的女尸,眼底荒芜的照不进一丝光亮。

“我就该不顾你的意愿,强行将你绑在身边,哪怕你会恨我,而不是放手成全你们,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意料中的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宫砚宸却仿佛察觉不到一般,失了神智般不断的呢喃着。

一旁的南初看着这一幕,眼底满是复杂。(灵魂)

当初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以后,这人几乎是完全淡出了她的视野,真正的做到了不靠近,不纠缠,不打扰。

她本以为对方早已经放下,却没想到,在得知自己去世的消息后,他竟然会一改往日的冷静,发了疯一般寻找她的尸体和死亡的真相。

就在这时,地下室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就见几名训练有素的属下押着两男两女四个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属下南初认识,是常跟在宫砚承身边的心腹齐峥。

他几乎是拎着人在走,而他手中的男人显然经历过一顿毒打,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就连昔日白净的面容也糊上了一层新鲜的血污。

看到这个人,南初胸腔内顷刻间迸发出浓烈的恨意。

邵铭修!

这个她爱了两世并扶持了两世的人,竟然对她从头到尾只有利用!

甚至她的死都是他一手设计,只为榨干她最后一丝利用价值!

如果不是她这一世死后魂魄未消,被指引着找到两世惨死的真相,还发现不了他的真面目!

就在南初满腔恨意无从宣泄的时候,齐峥已经提着邵铭修来到宫砚承跟前。

“少爷,人带来了。”

宫砚承仿佛被惊了一下,抱着南初尸体的手紧了紧,随后才缓缓扭过头来。

看到脚下犹如一滩烂泥的男人,宫砚承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意,还有一丝淡淡的……嫉妒。

“我连让她皱一下眉头都舍不得,你怎么敢……”

邵铭修啐出一口血沫,似是知道在劫难逃,说话也没了顾忌,“可她爱的人……是我,就算你今天……杀了我,你也……永远得不到她,宫砚承,你就是个可怜……啊!”

宫砚承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眼底红血丝遍布,犹如来自地狱的罗刹,让人望而生畏,“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她喜欢你,你连做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邵铭修本就只剩一口气,此时被掐住命脉,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徒劳的去扯脖颈上的手腕。

宫砚承没有理会对方无谓的挣扎,看向南初时,面色又恢复了一贯的温柔,“你向来爱憎分明,活着的时候那么护着他,也是没想到他会对你下手吧?我帮你报仇好不好?你不会怪我的对不对?”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不说我就当你答应了。”

话落手中猛一施力,“咔嚓”一道声音响起,邵铭修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被绑着的另外三个人看到这一幕,纷纷瞪大了双眼,奈何嘴上被胶布封着,只能惊恐的发出一些呜呜声。

他们分别是邵铭修的父母和妹妹,不仅平日里对南初多加刁难和挑刺,更是参与了这次看似意外事故的谋杀。

齐峥命人将邵铭修的尸体拖下去,转而看了眼抖若筛糠的三人,“少爷,这三个人怎么处理?”

宫砚承:“杀!”

“是!”

“砰砰”三道枪声响起,三人顶着额头上的血洞,应声倒下。

宫砚承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抬了抬手,“你们先退下。”

“是。”齐峥想着自家少爷大概是想和南小姐单独待一会儿,便没有多问。

一挥手,领着一众属下拖着剩下的那三具尸体离开。

地下室重新恢复了平静,除了肆意弥漫的血腥气昭示着这里刚刚发生过的事,再无其他。

宫砚承颤抖着手指想要拂去南初黏住唇角的一缕发丝,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又突然缩回。

在自己的黑衬衫上将血污擦干净,才重复起刚才的动作。

“南初,我帮你报仇了,你能不能醒来……看我一眼?”

万籁俱寂,只有他自己的回声。

“如果有来世……”宫砚承说着突然顿住,不知是想到什么,他闭了闭眼,嘶哑的嗓音透着浓浓的绝望,“你的来世,未必有我了。”

一旁的南初听的心尖一颤,虽然宫砚承未明说,但她却莫名听懂了他话里的含义。

因为她的第一世来自古代,那一世就没有宫砚承这个人。

“没关系,轮回的路应该也很孤独吧?别怕,我这就来陪你。”

听到这话,南初心底一惊。

“不!”

她想喊人,声音却发不出去。

她想阻止,手却穿过了宫砚承的身体。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拿出一把枪,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

“砰”的一声枪响,整个地下室都震了震。

下一刻,地下室的门重新被破开,以齐峰为首的属下迅速冲过来,惊恐悲恸的喊着少爷。

可南初却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这些声音像隔着一层水,纷乱的挤压着她的耳膜。

而她也像是溺水的人,心痛伴随着强烈的窒息感席卷而来,疼的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南初隐约觉得一股熟悉的气息靠近,而她的双手也被攥住,高举到头顶。

南初不喜欢这种被人掣肘的姿态,想挣扎却被更强硬的姿态压制住。

“这也不愿意,南初,这就是你的诚意?”

南初缓缓睁开双眼,先是被头顶的光线刺的眯了下眸子,待视线聚焦,便对上宫砚承近在咫尺的俊脸。

只不过此刻他看向自己的目光略带讽刺,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可眼前人的气息,握着自己手腕的温度都是那么真实。

她……重生了?

而且还是重生到了现代的第二世?

原创文章,作者:盛淮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168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