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83当五保户》小说章节目录蒋栓牛,周扒皮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回到1983当五保户

小说:都市

作者:西红柿在农村

简介:蒋栓牛因小时候时常欺负五保户包自立,听到老人报复社会,在外打工的蒋拴牛一直心怀愧疚,为自己没能给五保户老人多点人间温暖而自责。加班猝死重生后成了包自立,他该何去何从?本书最大的亮点是,穿越重生后,用两世的阅历一直在探索,自己处在现实生活中,能做什么,能最大化地勤劳致富。就像在外打工的我们,懂上网,懂网上购物,懂技术,如果让我们回到老家,能不能创出一番事业?从而和家人幸福生活,不受离家打工之苦?

角色:蒋栓牛,周扒皮

《回到1983当五保户》小说章节目录蒋栓牛,周扒皮全文免费试读

《回到1983当五保户》第1章 我重生了吗免费阅读

蒋栓牛在长安某家广告公司上班。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别的原因,公司设计师6人,唯独他和一个刚出校门的女大学生被分配一直对接最难搞的客户。别的设计师在网上下个图片或者参考一下往年的设计方案,轻轻松松就能搞定。就他,偏偏他要用灵感来做事。灵感又不是泉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用老板的话说,你是我的顶梁柱,是我最看重的大学生。专业知识一流,是公司的元老。别人都没有你这待遇。是,每干满一年,公司的股份加0.5%,这样的待遇去哪儿找?是啊,年底的分红才能压制他心底的怒火。

我的大神,我的老哥,亲亲我的宝贝,你这样吧,我再招一个大学生,校花级别的,放在你身边。不是做弟弟的没有关心你的终身大事,这就看你的了。刚出门的大学生心思单纯,你可要抓紧啊。放心,我招时就筛选出来,有男友的不要,有过男友的都不成。大哥,最后面试那一关给你,你自己给自己挑。这不,就是身边这个身材较好,自卑的徒弟。

这天晚上,那该死的老板又丢给一个方案,让他加急做一个方案出来。蒋栓牛带着徒弟在办公室加班。这个傻徒弟,和当初的自己一样。两人现在的关系就差点明了。男女朋友该有的前戏都有了。他设计一个方案,徒弟设计一个方案,到时候让甲方爸爸挑选。没办法,加班是常态,而6个设计师中只有他因加班和设计方案工资最高,一个月将近2万元,这在长安这家伪一线城市,工资算是够可以的。别的不说,就说眼前的傻徒弟,第一个月来时才350元,现在过了试用期5000元了,算上加班费,一个月8000左右。

“如果去南方城市,广上深,说不定会有更大的出息。”蒋栓牛嘴里碎碎念抱怨,“下次再指着老子的鼻子骂老子,老子把方案往那啥也不懂的孙子脸上一盖,转身就去沿海一带发展。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听到总监师傅嘀咕女徒弟你笑道:“师傅,我来这半年,你都说过不下百遍了,怎么没见你动身啊?您老是在那边找个好工作,别忘了叫上徒弟我啊,我们这个老板和客户真难伺候。徒弟要一辈子都跟着你。”

“好了,别贫嘴了,你先按照我刚说的思路设计一下。为师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一下。最近天天加班有点累。再干几年,房贷完了就自己当老板,不这么辛苦了。”

不想这一觉一睡就是一辈子。这一觉睡得再没醒来,到了另一段时空。

“我这是怎么了?”睁开睡得稀松的眼发现眼前一片白。可能是没睡醒吧,办公室的灯光太白了,装修的跟医院一样,顶是白的,墙是白的,连办公桌也是浅白色的。好吧,再睡一下。

耳听得旁边有男女老幼呼唤的声音,自立自立。

“啥玩意儿?叫啥呀?什么自立自立,是不是在抢板栗啊?楼下干货店那个小老板也是,卖个板栗嘛,还搞得线上线下的,天天团购抢货,晚上十一点上线十分钟开抢半价,每过十分钟上调一个价。大半夜的谁吃你的板栗。一个成功的老板,背后肯定有一群支持他的女人。”

吵归吵,别推我啊。好歹我也是总监,就眯一会儿怎么了?不会是哪个缺德老板来要方案了吧?开你的豪车泡你的妞,大半夜的不出去浪,来公司干什么?想想自己勤勤肯肯这么些年,他豪车有了,房子有了,连泡妞的资本也有了。自己虽说得到了一小份,妞在哪儿?就身边这个没发育好的火柴妞?

睁开眼,不对呀,光线昏暗,橘黄色灯光下,那些白乎乎的身影在晃动。这灯光好像小时候见过的那些25瓦的灯泡啊。那是在哪儿?我的神啊,原来是小时候见过的孝衫。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围着他转,几乎都是不认识的。见他醒了,拉着他的手说,“瓜娃,你可要坚强啊,你父刚下世,还没入土。你怎么能撒手不管?不要太伤心了,他有他的福份,一个人吃皇粮的寿数不一样。看到你哭得吐出一口血来,大家都慌了神。”

低头看看,白色孝衫上的确还有一丝血迹。可能是大家都慌着抢救他,没人顾得上擦去血迹这个细节吧。

啥玩意儿,父亲去世了?栓牛努力地站起身来,发现身旁是一群不认识的人。再看看自己身上也穿着同样的粗白布孝衫。那种白布是那种老棉布,铜钱厚,黄土色的白。不像后世他遇到的那种7元或者15元的那种一次性的白孝衫。这种白孝衫是多次循环利用的,是手工缝制的。一般一家只有几身,一家有事,全村提供白孝衫。用后洗了还回去就成。

“我这是在哪儿?”

“我娃,你伤心过度了,吐血昏倒了。你可再不敢这样吓妈了,咱家就剩你我两个人了,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一个老不死的咋过活?”一个老妇人拉着他的手,用粗糙的手掌在他脸上抚摸着。

栓牛仔细看了看,确实不认识这个地方。黄土窑洞,一群人在昏黄的灯泡下,围着他流泪。这应该是他的众多亲戚。身上都有孝衫。只是这时脑袋一阵眩晕,原主的记忆瞬间向他涌来,他快速地适应着。

原主名叫包自力!包自立的父亲刚刚过世,他这个二流子也明白一家之主没了,能为家里赚钱的人没了,他的好日子到头了。这才哭出一口血来。等等,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好像自己农村老家的那个五保户老头的名字。

仔细想想确实是和自己一个村的包自立。比自己大50多岁,是自己爷爷辈的人。

包自立,一生曲折,命运坎坷。

记得自己小时候经常拿石头砸他,拿小木棍敲他。疼得老人哇哇大哭,自己和一帮作恶的小孩哈哈大笑。一个人活得像孤魂野鬼似的。

住在黄土窑洞里。是全村最后一个住黄土窑洞的人。别的窑洞都填了种上了庄稼,这家就成了全村唯一的回忆点。全村人都住上了有大瓦房,人一个人孤苦无依的住在那里。一帮小孩站在窑洞上面,就地取土疙瘩砸他,向他吐口水。一帮小孩欺负他,那老头,骂也骂不动,跑也跑不动,就像一个病弱的老母鸡,末日只是迟早的事。

就是这老头在人生暮年在60多岁的时候,将毒投在了村里的蓄水池里,一村人都不同程度中毒。平时伤他最重的几个邻居家,水缸投毒,致人全家死亡。自己身上藏刀子,遇到一个小孩打他,先用糖果哄到身边,连捅六刀,刀刀见血。小男孩重伤不治身亡。事后,大家感慨,原来这孤寡老头心这么狠,像狼一样,令人害怕。

不会吧,自己怎么会重生成这个心狠手辣的老头。快看看还有没有办法回去,左看右看,不行啊?回不去了!

要不要试试上吊,喝农药,撞墙。都不行,怕疼。算了,作为新时代的青年,自己也没有这么悲哀,回不去就回不去了,老天为大,既然老天让他活成这个人,一定有它的道理。

且看我新时代的青年,如何一步步改变这个老人的命运,让全村人也躲过那一劫。栓牛打量着这具身体,白净有力,虽说不大劳动,农村的孩子,多少都有劲。19岁,还不错。就像打游戏一样,大号废了,练个小号吧。没有多少人有自己这样的机会,人生可以重来。不回去就不回去吧。回去被那个周扒皮一样的广告公司的老板逼着改方案,改来改去都不如人意。自己工作时死亡,如果老板有点良心的话,那上那一世的父母应该能得到一点赔偿吧,多多少少算是有点安慰,也算自己尽孝了。

眼下,先把眼前的状况了解,行动起来才是关键。包自立,就让我蒋栓牛代你活这一生吧。

——

作者有话说:

上本书没签,两年没写了,坑就不填了,这本书新开,坑又开始了。

原创文章,作者:西红柿在农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1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