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山庄》小说章节目录韩钧,江癞子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神医山庄

小说:神医

作者:西门卧雪

简介:因为一次意外,韩钧开启了祖上留下的传承,习得仙家功法与医道秘法,更种植出各种世所罕见的珍稀灵药,从此开始一段传奇的人生之路……

角色:韩钧,江癞子

《神医山庄》小说章节目录韩钧,江癞子全文免费试读

《神医山庄》第1章 斗殴免费阅读

韩钧此时扛着一把锄头,腰里别着一把杀猪刀,怒气匆匆地往同村江癞子家走去。

他本是性情平和的一个老实人,平时从不与人红个脸。

但这一次,江癞子兄弟做得太过份了。

韩家与江家有一块地相邻,原本中间一条笔直的分割线,硬是被江家兄弟挖成了C形,韩家的地只剩下一小条月牙。

韩爸找他们家理论时,反被江家兄弟三人打伤,头上缝了好几针。

他做为韩家独子,又岂能不坐视不理。

江癞子家三兄弟,一个个长得五大三粗,膀大腰圆,都有一身蛮力,再加上心狠手辣,算是桃山村一霸,无人敢惹。

因此,以韩钧瘦弱的小身板,独自去找江癞子兄弟讲道理,多少显得有点悲壮。

“小钧啊,你听叔一句劝,还是回去吧,你打不过他们的。”

“是啊,那江癞子兄弟从不讲理,你就算去了,也是白白吃亏。”

这是一些心地善良,不忍见韩钧吃亏的。

“小钧子,我跟你说,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忍,要是以我这暴脾气,早就揍他们一顿出气了。”

“小钧子好样的,男人绝对不能怂!”

这是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这关头还不忘火上浇油。

“呵呵!这是去找死吧,就你这种瘦得小鸡仔似的,江哥一只手就能把你放倒。”

这是跟江癞子兄弟走得比较近的,更有人早就偷偷地通风报信去了。

韩钧当然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对手,但现在老爸被人打伤,自己这做儿子的那怕是打不过,总不能把头缩回去当乌龟吧。

所以就算是输打不过,也要从江家兄弟身上咬下四两肉来。

当韩钧扛着锄头走到江癞子家时,江家大门敞开,江癞子坐在大堂,正露出一口黄牙,扯着满脸横肉看着他。

“江癞子!”

韩钧大喝一声扛着锄头就走了进去。

他刚刚迈进江癞子家门,江家老二和老三就从门后闪了出来,每人手里还握着一根扁担。

两人出现后,江癞子也操起一根扁担,三兄弟一起将韩钧围在中间,二话不说就向韩钧身上招呼下来。

在江癞子兄弟的认知中,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任何事情先打一顿,然后再以德服人。

韩钧也不防御,连忙挥起锄头向三人砸去,对于三人砸过来的扁担,他不躲不闪,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打法。

他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不可能是江癞子三兄弟的对手,唯有拼命一搏才有可能伤到对方。

只片刻功夫,江老二头上滋滋往外冒血,韩钧更加不好过,头上流的血已经糊了一脸,身上也不知道受了多少伤。

这时候一根扁担正巧砸在韩钧胸口一块祖传玉石上,这块玉石粉碎的瞬间化为一道白光,没入韩钧体内。

同时,一道威威严宏大的声音在韩钧脑海响起。

“想不到我韩氏后人竟沦落至此,幸亏本尊留有后手,你可凭此东山再起,护佑韩氏后人。”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韩钧的意识形成一个虚幻人影,出现在一片空间之中。

脚下是一亩左右的黑土地,中央还有一口清澈的泉水,空中飘荡着数颗光球。

其中一颗最小的光球离他最近,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一下,这道光球如同泡沫般被刺破,化为一道流光冲入韩钧脑海中。

一股庞大的信息进入脑海,经过片刻的混乱后,韩钧终于理清头绪,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在韩钧意识进入空间的同时,他便如一截没有意识的朽木一般呆立在原地,任由江癞子三兄弟轮翻打砸。

此时一道肉眼无法看见的光膜护在韩钧周身,现在那怕是对着韩钧开几枪也伤不了他,何况这区区几根竹扁担。

这时,正在呆立挨打的韩钧双眼猛地睁开,双臂一扬,直接将三根扁担抓在手里,手腕一个旋转,再用力一抖,竟然将三人手里的扁担夺了过来。

韩钧当即挥动手里扁担,如狂风暴雨般往江癞子三兄弟身上招呼,直打得这三人抱头鼠窜。

在韩钧前来寻仇时,村里男女老少都已经闻讯赶来,此时都扒在江癞子家门窗外面围观。

农村里平时娱乐生活匮乏,韩钧大战江癞子三兄弟这种热闹,肯定谁也不能错过。

对于围观者而言,双方无论谁胜谁负,都将成为他们接下来一年的谈资。

这会看到韩钧反败为胜,正双手扁担,追得江癞子兄弟哭爹喊娘,满屋子乱窜,那叫一个爽快。

桃山村在江癞子兄弟手里吃过亏的还真不少,平时心里恨得牙痒痒,奈何自己没有韩钧这么神勇,许多时间只能忍气吞声。

今天看到韩钧追着江癞子三兄弟打,可谓是大快人心,帮大家出了一口气。

“韩兄弟,别打了,这都是误会啊……哎呦!”

“哎呦喂!韩大哥!以后你就是我大哥……”

江癞子兄弟平时蛮狠,没想到这么不禁打,此时已经连连求饶,要拜韩钧为老大。

“韩大哥!别……别打了,以后这桃山村你说了算。”

江癞子抱着一条胳膊,不止是身体上的痛,还有从韩钧眼睛里透露出那股狠劲,已经彻底震慑了他。

他一点也不怀疑,韩钧真有可能打死他们三兄弟,他们仨这次是真被吓着了。

“小钧子!住手!”

此时一名身形瘦弱的女子推开众人,挤进了江癞子家,见到韩钧正在追打江癞子兄弟,便立即喝止。

“妈!你怎么来了?”

“大嫂子救命啊!”

江癞子兄弟此时如同见到救星一般,急忙向韩钧的母亲李秀兰求救。

韩妈没有理会江癞子,径直走过去,一把拉住韩钧的手:“跟我回去。”

老娘都来了,反正自己的气也出得差不多,韩钧当即扔了扁担,跟着李秀兰往回走。

走出江癞子家大门时,全体村民都向他投来敬畏的目光。

他们佩服韩钧的同时,也被刚才韩钧所显露出来的凶厉所震慑,这是一个比江癞子兄还要狠的人。

“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还得把江癞子兄弟打死?”

刚才还如同一尊凶神的韩钧,此刻跟在瘦弱的李秀兰身后,却乖巧得如同一只小猫咪。

“你是大学生,江癞子不过是茅坑里的蛆虫,不能因为他们,毁了自己的前途。”

“妈!我晓得哩!”韩钧乖巧地回答道。

他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考上大学后,就成了全村父母拿出来教育子女的榜样。

只是大学毕业后,工作不好找,就在镇上一家药店里打工,每个月也没几块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学费挣回来。

只是这些年来为供自己上大学,让父母受苦了。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西门卧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14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