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爆红,小作精在豪门软饭硬吃最新章节,陆总 陆太太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隐婚爆红,小作精在豪门软饭硬吃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软酒

角色:陆总 陆太太

简介:【强强+穿书+苏爽+甜宠+娱乐圈】闻溪,洛氏皇朝公主殿下,一朝身殒,竟然穿书了。按照书中的故事线,不出百天,她即将下堂。分割陆家千亿家产,过着无聊、单调、包养小奶狗的富婆生活……“我不要!”闻·作精·碎钞机·满级大佬·溪,“大胆狂徒竟敢让公主下堂?看我爆红娱乐圈以后让你变成下堂夫。”绝美浓颜,演技一流作精公主VS内心戏拉满,隐忍深情冰山总裁。

书评专区

隐婚爆红,小作精在豪门软饭硬吃最新章节,陆总 陆太太小说免费阅读

《隐婚爆红,小作精在豪门软饭硬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闻溪公主死了。

死在了摄政王围城的那个雪夜。

“公主死社稷,”

闻溪喃喃自语,她做公主这十八载,荣华尽享,锦绣加身,一把三千年不遇的娇媚骨,一张颠倒众生的美人皮——

所有人都爱她,连城外那个大兵压境,桀骜阴鸩、不可一世的摄政王都要将最后一抹温柔亲手献给她。

“不枉。”

琥珀色的眸子缓缓合上,娇美若玫瑰花瓣的粉唇褪成一片惨白……

周身彻骨的疼痛,闻溪甚至觉得自己的一身皮骨都被狠狠拆碎了又重新组合在了一起。

恍惚之中,无数个半陌生的字符填鸭式的冲进了闻溪的脑海深处,头痛欲裂……

还没等闻溪痛呼,一串数字又不讲武德地砸进了她的脑子里,一元二次方程组,鸡兔同笼不等式……

闻溪想死,想快点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是将中华上下五千年一股脑的塞进了她的脑子里,灵魂深处,一本厚重的书,上面五个大字《豪门下堂妻》熠熠生辉。

……

又疼又痒,闻溪这辈子没受过丁点罪,恍惚之中她掀了掀眼皮,亮如白昼的刺眼灯光烧灼着她如星河般璀璨的眸子。

“嘶——”

闻溪如羽的睫毛不堪重负地轻轻颤了颤,她闭上了眼睛,周身陷入一片滑凉之中,迷糊之间,一双温热的大手,掐住了她不堪一握的软腰。

【大胆!】

闻溪不过刚刚成年,遵循礼制,才刚刚过了能豢养面|首,谈婚论嫁的年纪,她死的好巧不巧,整个洛氏王朝连一个能入她眼的都没有。

氤氲的男子气息越来越浓烈,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侵伐闻溪娇嫩的神经,闻溪不得不再度艰难地撩了撩眼皮。

刺眼的光芒暗了一些,惊鸿一瞥,她勉强看清楚了撑在她上方的人。

像是缺少日光照耀一般冷白的肌肤,裹着一身瘦削的骨架,宽肩窄腰,精致完美线条流畅的肌肉,少一分则柴,多一分又腻。

闻溪的角度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高耸凌然的鼻弓上,烧着一层红雾,缀着一层薄汗——

像是给万年不化的冰山,浇上了滚烫的熔岩。

仿佛感受到了闻溪在看他,他抬起头,一双寒星一般的眼睛满是隐忍克制,让闻溪瞬间坠入冰山深处。

那一眼,让人不寒而栗;

那一眼,却让公主想到了少时宫里请来的佛子,容貌昳丽,禁欲冷淡,无悲无喜,却悲悯众生。

闻溪不是众生,不求悲悯,闻溪想让他哭。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那男人不长不短的凌厉碎发都像是佛子破了戒,为了她还的俗。

闻溪勾了勾唇角,不点而红的唇像是一只贪吃的小狐狸,她净藕一般的双臂主动攀上了他的脖颈。

男人微微讶异,却嫌闻溪的一双桃花眼过于耀眼潋滟,干脆扯过了散落一旁的那条深灰色领带,蒙上了闻溪琥珀色的蜜眸。

眼前陷入绝对的黑暗,嗅觉和触觉被无限放大,鼻尖萦绕着是那人清冽雅致的佛手柑香味。

伴随着那人的动作,闻溪深吸了一口凉气,淡淡麝香将她彻底包围,海浪的拍袭让她甚至连死亡的疼痛都暂时丢到了脑后。

房间里充斥着混乱,闻溪几声嚼碎了的呜|咽在隔音效果极好的房间里流连,明明越来越清醒的他,却忍不住失了神……

闻溪这一夜差不多从死而复生,复而又死,死死生生之间往复,天刚蒙蒙亮时,才觉得世界清净了些。

一股清冽的药香飘了过来,闻溪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

身子像是沉入湖底,刚才精疲力尽的运动似乎帮她把脑海中被塞入的新知识全部融会贯通了一遍,让她彻底消化吸收了。

她不再是什么洛氏王朝骄矜一世的公主,她穿越进了《豪门下堂妻》这本狗血至极的冰山霸总小说之中。

“卧槽!”

闻溪大惊,如此粗俗的骂人话竟然从她养尊处优的玉口之中钻了出来,嘤嘤嘤,她本来想说的是,

“汝娘也……”

看来真的是骨与皮,身子与灵魂都变成了书中的“豪门下堂妻”——陆太太。

陆太太也叫闻溪,不过姓闻,与闻溪公主同名,不过公主却多了个尊贵的姓。

她本是北城豪门闻家的傻女儿,先天不足出生时就被判为了痴呆儿。

贵族豪门中的痴傻女儿,简直让闻家蒙羞。

在家里就被各种嫌弃虐待,养到23岁以后,闻家的真千金千里寻母,她便被一通好打,一脚踢出了闻家。

隐婚嫁给了北城豪门之首陆氏的总裁陆见深,被养在北城郊外的落雪山庄。

【痴傻的陆太太,备受欺凌,明明一张脸,艳绝全书,却被绿茶婊妹妹和白莲花双双构陷,被那瞎了眼的陆见深狠心抛弃!】

“艹!”

翻阅着书中的文字,闻溪要被气疯了。

虽然——

【离婚后,聪明的智商竟然成功占领高地,分割陆家千亿家产,过着无聊、单调、包养小奶狗的富婆生活……】

但是——

堂堂公主,竟然被人欺负,还成了下堂妻?简直奇耻大辱!

闻溪还在消化着书中的内容,耳边便传来一个阴森暴躁的女声,

“闻溪,快去给我把昨晚的碗刷了!”

另一个女人冷笑着,抓住了闻溪海藻般的长发,

“尊贵的陆太太,快来吃早饭呀!”

说着,端来了一碗已经被泔水泡烂了的狗粮,掐着闻溪的雪颈就要倒进她的嘴里。

“小傻子,学一声狗叫,我喂你一口冰阔乐~”

一碗腥臊恶臭的褐色液体出现在闻溪面前。

很快又来了一个人,她狂妄地说,

“这些老把戏都玩腻了,反正陆总也不待见她,不如?”

三个佣人凑在一起,看着闻溪颠倒众生的精致面庞,

“不如咱们把她的每个夜晚明码标价地卖出去?挣了钱,咱们再也不用当什么佣人了,哈哈哈哈!”

“好!”

“好,一晚多少钱?”

“就这样的姿色,在冠上陆总太太的名号,还不得让那些栽在咱们陆总手上的企业家们一掷千金?”

“一万!”

“十万!”

“卖她半年,我能换套学区房!”

三个人越说越兴奋,欺负陆太太的事她们做的太多了,反正陆总也不回家,家里唯一一个正直的管家,都快要老死了,也没有精力管她们。

正当得意,一个寒冷如极地冰川的声音从她们身后一字一句地砸了过来,

“我出,九、万、亿。”

原创文章,作者:软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121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