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兮 萧珩重生之倾卿细语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倾卿细语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云沫

角色:沈兮 萧珩

简介:花开生,花落死,死而复生,从此便常开不败。重生之后,依旧守着这方彼岸花,无拘无束,却对那渊朝的生活产生了依赖。数年后,沈兮重回丞相府,惩治当年陷害她的姨娘,和被利益蒙蔽双眼的大哥,重塑丞相府风气。这些全被萧珩看在眼里,面对他意味深长的笑容,沈兮无奈伸出右手,一朵娇艳的彼岸花悬在空中,疑惑的问:“要花吗?”某人:“不要花,要你。”她手持彼岸花走来,他伫立忘川边等待。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书评专区

沈兮 萧珩重生之倾卿细语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倾卿细语》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温热的阳光洒在脸上,沈兮只觉得浑身酸痛,眼睛疲惫的不想睁开,她躺在那,隐约感到有风拂过,吹动着周围的东西在晃动。

许久过后,她睁开眼,缓慢的坐起身,放眼望去,一望无际,随风摇晃的花,红艳的像是在滴血。

她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花海,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应该是彼岸花。

完了,自己把这个现代的记忆给带回来了。

顺着小路,带着疑惑,沈兮一步步的向中间的小木屋走去,简约朴素的构造,让人看着很舒服。

这时,一只蝴蝶停留在她的肩头,跟着她一起进了屋里,开门后,古色古香的摆设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迷茫而又好奇的环视着里面,小心翼翼的

桌子上摆放信封突然就自动的打开,上面赫然写着欢迎回来,四个大字。

沈兮嘴角抽动了一下,怎么看这字像是自己写的呢!

她慌乱的拍掉信封,转身就要离开,管他这是什么地方,不在这待着就好。

而在她肩头一直没注意到的蝴蝶却开口说话了,“主子,恭喜重生归来。”

于是,刚迈出去的步子就收了回来,她歪着头问:“是你在说话?”

“是的。”

沈兮安抚着自己幼小的心灵,我要淡定,这没有什么的,只不过就是周围遍布彼岸花,还有一个会说话的蝴蝶而已。

不一会,沈兮头痛了一下,她又说:“豆丁,快给我把床铺好,累死了。”

飞在空中的豆丁翅膀漏飞了一下,这语气,不就是她家主子吗!

她立马飞进屋子,将一切都收拾好,等着沈兮进来。

沈兮半倚靠着门旁,小声的问:“那我现在是鬼吗?”

豆丁又是微微一愣,耐心的回答说:“不是。”

沈兮现在思绪还不是很稳,在豆丁看来就像是人格分裂一样,最重要的就是,现在好好的睡上一觉,将记忆融合一下,不然又要来个水土不服,她可就玩完了。

于是,她将鞋子一甩就直接躺倒了床上,把被子盖在身上,眼睛一闭就睡了过去。

独留下一只蝴蝶在空中飞来飞去,心里无数次的替沈兮担忧,这是何必呢,好好的待着,又哪来这些事。

从早上到夕阳西下,沈兮都未醒过,整个彼岸阁都静的出奇,就连平时特别爱叫唤的飞鸟,都被豆丁给警告了。

全都为了自己的小命,而不去招惹在屋里睡觉的阁主,借他们十个胆子,一百个胆子,那都是不敢的。

静悄悄的氛围一下就被屋里打哈欠的声音给打破了,豆丁慌忙上前。

“主子!”

沈兮迷茫的眸子望着她,豆丁一瞧,期待的眼睛瞬间松散下来。

坐在床边的人笑了笑,“豆丁,你是不开心吗?”

于是,一只饶着她飞的蝴蝶就当场展示了一下什么叫不开心。

“好了,我饿了,要吃饭了。”沈兮伸手,让豆丁停留在自己的指尖上。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在来到彼岸阁后,她是深有体会的,包括这个神奇的能猜透她心思的房子。

就像现在,桌子上已经将她喜欢吃的菜摆在了上面,没有什么事她好插手的,除了浇一浇花,自己完全就是个甩手掌柜的。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花照顾的怎么样?”

“嗯,一切如旧。”

“那就好,辛苦了,既然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那我就可以多放松放松了,以后彼岸阁就交给你了,好吗?”

“不好,我听好多小伙伴说,外面已经开始议论起彼岸阁的事了,不过都说的含含糊糊,我怕会有大难临头的一天。”

沈兮一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彼岸阁本就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说是仙境倒也不至于,但除了她之外也无人踏入过这里。

她当时可是被这么一朵飞在空中的彼岸花给带到了这里,然后就留下来,修身养性,小小的法术还是学会了一点的。

在一次赠花的时候,无意间暴露了彼岸阁的存在,那也是一时疏忽,就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沈兮吃着饭,淡定的说:“无事,想必也是没有谁有这样的本领。”一向喜欢吃肉的她,将筷子伸向了旁边的青菜,“大不了花毁人亡!”

这是最坏最坏的打算,也是最后的反抗,这彼岸花定是不能流到贪婪的人手中的。

“主子。”

“没事的,当时是我亲手种下的她们,自然是要保护好她们的。”

这片安逸的小院,是她们栖息的港湾,更是家一般的存在。

日落西山,染红天边,娇艳的花也被染上了夕阳的余晖,美好如画。

院子中的梨花树上,两根绳子悬挂而下,一个木板被拴在中间,随风晃动的秋千,被夕阳拉长了影子。

沈兮怀念的坐在了上面,晃悠两下,随后幅度变大,是豆丁。

从夕阳西下到夜黑星晞,彼岸阁被荧光点亮萤火虫遍布花海,向远处望去,正是向远处延伸的星河。

她走到小石路上,路边的黑暗就被萤火虫给照亮,这是给她的欢迎礼吗?沈兮很开心很感动。

“谢谢!”

原来她与这彼岸阁的感情竟情深到如此了。

次日清晨,沈兮就被豆丁的声音给吵醒,她捞起一旁的枕头就要扔出去。

“主子,快醒醒。”

“说!”可是沈兮还是未动半分。

“渊朝边境大战,主子去瞧一瞧吧!”

沈兮终是将手上的东西扔了出去,只不过是盲扔的,没有砸中豆丁,烦闷的说:“人家那是打仗,我去,就不打了?”

豆丁继续在她耳边说:“不是的主子,你主动赠花,和别人要花,结果是不一样的,这样可以加快你另一个魂魄的回归。”

躺在床上的人这才动了动眼皮,“真的?”

“真的。”

“行,敢骗我你就完了!”

她起床,穿上柜子里早就已经备好的衣服,飘逸的衣角,随着她的步伐晃动,头发被一根簪子简单的束缚住。

以前都是那些游离的魂魄到忘川边来讨要彼岸花,而这次居然要她出去赠花,出差来的有些突然。

长戟与矛的碰撞,人从马匹上摔落下来,兵器从他们的身上穿过,穿着盔甲的将军在前线厮杀,一场混战就这么在她面前上演。

她眼睛有这么一瞬间的晃神,一个身穿银色盔甲的人轻轻踮了一下马背,拿着长剑,飞了起来,直直的将剑插入了对面那人的胸膛,然后敌军又将所有的火力冲向他。

那人也是冷静应对,一个转身,脚上踹了过去,长剑又刺了进去,他的银色盔甲上酒布满了鲜血。

他眼神狠厉,每一剑下去,都简单明了,没有片刻犹豫,而就是那眼神,沈兮也就只看了一眼,就有些害怕,心里稍微的有点发憷了。

这么厉害的人不愧的当将军的料,她的心里对这场战事已经有了一个最后的答案,显然这个人的一方,赢得几率是非常大的。

沈兮从到了这之后,就站在最高处,观望着局势的变化。

其实她下去也是完全可以的,又没有人看见她,只是这场面有些过于血腥了,她现在在上面看着就已经有些反胃了,对于战争的反感,又增加了许多。

不过半个时辰,穿银色盔甲将军的那一方就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方婉初嗤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比我预想的时间还早了。”

沈兮在高处放眼望去,横尸百里,血流成河,亦是如此了!

她飞身而下,从倒下的第一个人身边开始往后走,几乎一个都不落下的试了一遍,这彼岸花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赠出去的,一定得找到有缘人,与彼岸花相呼应,才可将此花赠给他。

已经试了有一半了,手上悬着的花还没有反应,再找不到,她的胳膊都要酸了,更受不了的是,她根本就看不了这样的场面。

刚才是远远地瞧着,现在是近距离的接触,她的胃已经开始翻涌了,对于这次的出差,她可是有十分满意。

萧珩下马后将马绳给了旁边站着的人,自己在周围查看着情况。

突然这乖顺的战马硬是要挣脱开那人,萧珩见状说:“松开吧!”

那人就听话的松开了绳子,这是王爷的战马,就算是把它自己扔在这,它也是可以回去的,这么聪明的马,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也就将所有的绳子都松开了,那马挣脱开了束缚,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而去,然后就停在了那。

周围清理战场的人也都微微一愣,看着这战马要做些什么,可它站在那就没有任何动作了,一会儿往前走一步,一会儿往前走一步的,悠闲的很。

这么怪异的场景自然也是吸引了萧珩的注意,他的战马怎么举止如此怪异。

当他顺着那个方向看去时,萧珩也震住了。

一个身穿白色纱衣的少女正在那悠闲的走着,松散的头发被簪子简单的缠绕着,摇摇欲坠,而又不会真的掉落,还有,那手上悬空着的红色的花,也甚是怪异。

原创文章,作者:云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9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