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神探》林灿 王悬壶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人鬼神探

小说:悬疑

作者:烟鬼

角色:林灿 王悬壶

简介:高考落榜,进厂被裁,行李丢失,手机欠费,十七岁的林灿从跨江大桥上一跃而下。
人间少了个无名之辈,城隍多了个人鬼神探!

书评专区

《人鬼神探》林灿 王悬壶小说免费阅读

《人鬼神探》第四章:雨夜人屠免费阅读

淅沥淅沥的雨水从从房檐上落下透过下水道管滴入蓄水池里,透明的雨水色软管被堵的够呛。

这是林灿的办的第一个案子,雨夜杀人案,从一个月前开始,每天晚上都有人在上班的途中消失,刚开始时只是一个清洁工在夜里打扫街道旁的绿化带时发现了一把带污血的剪刀。

如果这是在人间的话,凶器就实锤了。

可,这是在阴间,阴间是不应该有血的,并且还是污血。

一瞬间林灿就想到了金肺病,能够把症状带到阴间的病。

“真特么烦啊,能够用透过灵魂无视望乡城规则的工具来杀人,稍微不注意就会导致死亡,可我又不得不来。”林灿趴在蓄水池里,只留下有一根管道留在外边。

望乡城规则第一条:不呼吸者死。

在这里保存灵魂的完整,需要接触外界的空气。

他闭上眼睛,回想着从赵穿八那里得到的信息,从长安街开始,东区、西区、南区都有人见到过深夜里有鬼影闪过,鬼鬼祟祟的,有时候会留下一把带血的剪刀,有时候则会留下一件带血的残衣。

如果仅是这样的话也算不得什么,一个简单的笨贼杀人而已。

但问题就在于,清醒的望乡城居民每一个都是鬼精鬼精的,人活两辈子,一个脑袋两个用。

办起事来,怎么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

既然在对方是人精的情况下,还留下了线索,那就说明了一件事,那是打着大喇叭往外传消息。

为什么留下这么复杂的线索?

过滤笨蛋!

一时间林灿大呼上当,这是个消息传递,局里也说了,带血的剪刀、衣服见了,但没看到人死啊!

“那还怕什么?”林灿直接跳出来,把把赵穿八给他作为防身兼证据的剪刀往裤腰带系上。

也不做别的,他就往地上一躺。

剪刀来自西区北梁街中段的绿化带,由一位深夜清洁工在凌晨两点左右捡到,当时污血刚干,还能用手指擦动,那么凶手大概在凌晨十二点四十分左右开始作案……不,那时候得到这滩污血。

而血衣来自南区黄化小区北段,靠近东区,时间大概凌晨四点,当时污血已经干涸,这血衣看着……就像是顺便扔的一样。

剩下的则是一个血袋,空空如也,扔在南区垃圾桶里,很明显,因为这里不应该有金色的污血存在。

前两个有很明显的趋势,最后一个是血袋子,代表的是血的源头。

“血的源头在南区,那么他的位置同样也在南区,按照望乡城的习惯,第一个出现的剪刀代表街道。”

想到这里,林灿掏出南区地图,跟剪刀有关的街道只有一条:裁衣巷。

血衣发现于凌晨四时……不对,裁衣巷的人都执着于干净利落。

不至于拿弄脏的衣物做标记,那就是……裁衣巷十二号。

那第四十分钟,就意味着周四!

我嘞个天啊,裁衣巷十二号,周四。

那不是染衣日么……

裁衣巷里住的都是老物件了,至少都是在望乡城里活了超过二十年的人物,执念之深,便是规则都难以磨灭,要是没了这里的压制,少说也是一方猛鬼。

裁作衣物分为两大部,第一步是造布,第二步才是裁衣。

在望乡城里造布同阳间相似,分为染色、印花、色织,而裁衣同样也分为三个步骤,选布、打样、缝制。

这么一分析,情况倒是明了,每一周都是一个周期,前三天是事前准备,第四天是交割,剩下的三天则是真正的裁衣。

林灿在满是雨水泥泞的大陆上翻了个身,他地危险,还需要做点防身技艺。

“东临兄弟,别来无恙乎?”王悬壶笑眯眯的面带嘲讽对电话另一头的人说。

那是东临沧海,或许这是一个代号,也或许这是他的名字,但自从1929年两人在苗疆相见之后他就是这个名字,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已经将近一百年了,他的面容依旧像是个中年男子一般。

从未发生过任何变化。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东临沧海有什么滔天背景,根据他的说法,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采药人而已,虽然会养点蛊,但是一切行为都符合法律,甚至因而面容的原因他几乎每年都会配合科学院的生物学家们做些实验。

这么多年以来,也算是上级眼里的红人,无数论文、期刊的研究对象就是他。

但别人不知道他的真面目就算了,王悬壶如何不懂?

此人心思险恶,虽然大义凛然,并未发现他有叛国夺义之举,但小偷小摸的害人做实验之举从来不断。

每次都在钻法律的空子,把未经授权处于灰色领域的复方药流通到市场上,甚至还把有医疗效果但却有巨大副作用的产品流到市场里。

拿整个国家做实验,每次出现问题,修复规则时都要王悬壶等人出马给他擦屁股,可以说,现在大夏里的医闹时间和用药不安全有他一半责任。

因而王悬壶稍稍看不起他想也是情有可原。

“怎么?王大先生也有找我的一天?”东临沧海挑眉宛笑,但掩饰不住声音里的苍老,就像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每说一句话,就要停顿一下。

“你东临沧海向来对天下毒物很感兴趣,我这里刚好有一上古杂病,要你来看看。”王悬壶淡然一笑,很爽快的承认了自己的不足。

“上古杂病?流传至今?可是金肺病!”东临沧海呼吸急促,不愧是毒物大家,王悬壶只是稍微提示两句,他就猜到了。

确实,金肺病名头太大,先秦时代就有他的踪迹,记载在历史上的病,除了大疫、瘟疫这种门类很广的之外,都是能坑死一个国家的大病!

但因为人类的适应性和科技发展能力极强,很多病都消失在历史长河里,比如说鼠疫之类的,已经可以很好的处理。

但金肺病不同,他至今无解,至今不知道如何产生,如何作用。

“你在哪?”东临沧海当机立断,这次不去,此生恐怕再无机会遇到!

>>>点此阅读《人鬼神探》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烟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91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