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存的香最新章节,夏以沫 彭桀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封存的香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瘦了的奶盖

角色:夏以沫 彭桀

简介:女主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都市单身女青年,每天在现实生活中努力实现自己的财富价值,身世的背后却藏着低调的家族和注定的命运。

书评专区

封存的香最新章节,夏以沫 彭桀小说免费阅读

《封存的香》第5章 帮忙免费阅读

“以沫啊,你还好吗?”彭爷爷的声音透过冰冷的电话温暖了夏以沫的心。

夏以沫宛如乖孙般说着:“爷爷,我很好啊!您的身体还好吧?有没有收到我的礼物啊?喜不喜欢?好不好喝?”

“收到了,收到了,你选的茶很不错啊!我很喜欢,香气很好,闭上眼睛就像回到了老家的山岗上,都是太阳和青草的味道。真是谢谢你还想着爷爷啊。”老人家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彭老爷子能够喜欢自己挑选的茶叶,夏以沫内心十分欢喜。“我也是因为这茶香才爱上的,您能喜欢,我很高兴。等您回国,我请您喝茶。”

“好啊,好啊,等爷爷回去一定找你喝茶。不过,我今天打电话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啊?”

“您别客气,我最近刚好有空闲。”夏以沫乖巧的说。

“有个外地的朋友今天下午2点钟到彭公馆拜访我,给我送些老家的特产,彭桀刚好又到闽江去了,家里没有人,我只好拜托你帮我接收一下,不知道你可方便?”彭老爷子询问夏以沫的意见,仿佛不愿给夏以沫添麻烦的样子。

能够帮上彭老爷子的忙,夏以沫十分愿意,连说:“方便,方便,我今天刚好休息,午饭后我就过去,您别忘记把房子的密码发给我哦!”

“呵呵,真是幸亏有你啊。”

彭老爷子挂断电话对着一旁的人说:“去,叫老钟送一大盆花过去,叫那丫头亲手给我种在院子里。”

那人十分高兴的应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去交代老钟。”

夏以沫自小由奶奶抚养长大,奶奶给了她全部的爱,弥补了夏以沫自幼失去父母的遗憾。奶奶年轻时做多了农活儿,双手的十只手指早已不能弯曲,手上的皮肤粗糙黝黑,摸起来还有些扎手,夏以沫却爱极了那双手。记得小时候哪个小伙伴敢对奶奶不尊重或是嫌弃奶奶的手脏,夏以沫就给他好看。可是奶奶已经不在了,房子和那片奶奶最爱的菜园子已经变成了湿地公园,再也找不到儿时的摸样了。

去年假期,夏以沫到伦敦自由行,顺道看望留学的堂妹夏莹,夏莹帮她安排的住所就在位于伦敦郊外的一个庄园内。那里竟然有一大片菜园子,于是浇水、拔草、除虫变成了夏以沫的日常,让她在伦敦的假期过的宁静安逸。而那片菜园的主人就是彭爷爷,一位智慧且笑容爽朗的老爷子。

在彭爷爷庄园的家庭聚会上,夏以沫认识了夏莹的男友彭浩和他的堂兄彭桀。

“老姐,你真是我最给力的娘家人了,这才多久你就拿下了爷爷,我太爱你了。”夏以沫看夏莹的样子就知道她已深爱彭浩。为了妹妹的幸福夏以沫自然是个好姐姐,但其实她自己也很贪恋叫爷爷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叫奶奶一样。

手机屏幕闪烁,是彭桀传来的简讯:“401214,彭宅密码,拜托了。”

“能够帮到彭爷爷,我很开心,不用客气。”夏以沫回复消息,回想起刚刚认识彭桀时看他服侍彭爷爷的样子。“懂得孝敬长辈的人,人品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懂得孝敬长辈的人,人品应该差不到哪里去。”管家安排好一切正陪着彭老爷子说话,知道老爷子看上了夏以沫,就捡着老人爱听的话说。

“一个普普通通的丫头,看到菜园子不嫌弃雨水和泥巴,看到庄园的富丽堂皇没有艳羡讨好,看到我这个老人家像是看到自己爷爷般亲近,怎么能让人不喜欢。”彭老爷子毫不掩饰自己对夏以沫的喜爱,就差直接说这是自己未来的孙媳妇儿了。

管家怎能不知道老爷子的想法,顺着话说:“是啊,大少爷那么冰冷的人,也不见夏小姐疏远,两个人若是能在一起,一定是段好姻缘。”

“哈哈哈,彭桀那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在女人方面不够聪明,放着这么个丫头在身边晃悠,就不知道早点下手,把人给我娶回家。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重孙哦。”彭老爷子说起彭桀只恨得牙痒痒。

“老爷莫急,二少爷和小夏小姐倒是顺利,您的重孙怕是很快就要来了。”

“多亏你提醒,浩儿那里也要抓紧了。我看那个小丫头倒是天真开朗,也适合给我的浩儿做媳妇儿,如果将来以沫丫头进门,两姐妹倒是更加亲近些。”光是嘴上说说,彭老爷子就觉心里美。

管家见二少爷的婚事竟也是沾了以沫小姐的光,心里不由多了个心眼儿。

起点和终点都在望江路,虽然相隔有1公里倒也方便,夏以沫午饭后当作消食,走走也就到了。夏以沫拉开窗帘,推开落地窗,客厅一下子明亮舒适了许多。打开包包,发现包包里应景的荒野白芽已经喝完了,只能拿出另一只小小的茶罐,给自己泡了杯玫瑰花茶。

“咚··· 咚··· ”大摆钟报时2点钟,客人应该快要到了。

“叮叮,叮叮~~”夏以沫捧着花茶吮了两口,门铃就响了。

“你好,我是给彭老爷子送东西的,这个就交给你了。”声音的主人完全隐在一簇盛开的白色花卉后面。

“啊?这就是特产?”夏以沫呆滞了,竟有人将这么大株的花木当做土特产送人的,真是平庸限制了自己的想象。

“对,就是这株花,彭老爷子交代了好多次,昨天好不容易把它从土里刨出来的,要尽快找个大一点的盆子栽种才行。哎,路上委屈它了。”那声音浑厚有力,却连连疼惜手中娇弱的花卉。

等进了小院儿,那人又道:“愣着干什么,快帮我扶着。”

“呕,好的。”夏以沫笨手笨脚的,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好不容易才找了根结实点的枝干扶好。

来人站起身,是一位笑起来牙齿白白的农家大叔。

夏以沫连忙请教:“你好,我不太懂花草,这个要怎么弄?”

大叔笑笑,原地扫视小院四周的角落,高兴的指着墙角的一个鱼缸说:“这个就行”。然后他的手指又向旁边移动了大约90度,指着香樟树说:“树下的土,刨松了就行。容易。”

容易?

夏以沫诚挚的笑:“您喝杯茶,休息一下吧!待会儿再种~~”

“不了,有事,不能留了。姑娘,把门关好啊。”大叔边说边往门口走去,夏以沫猝不及防,大门已经“咣当”一声关上了。

夏以沫僵直的站在院子当中,花在手中,鱼缸在墙角,土还在香樟树下······

夏以沫可是在奶奶的菜园子里长起来的,土地不仅赠予她食物,也赋予她无限的可能。她用客厅玄关处用来签收的中性笔挽起了长发,拼命将角落里的大浴缸拖出一段距离,然后抡起铁锹对着香樟树下的泥土奋斗起来。感觉长裙的下摆影响发力,夏以沫干脆挽系一个花苞变成短裙,成功将花卉栽进了鱼缸里,还给花浇了水。

“我的花,委屈你了。”吐出这句话的夏以沫早已力竭。别了院子里的花卉,她跌跌撞撞走进客厅,顾不得茶水已凉,抬头就是一通猛灌。

“咣当”一声,院子外面的铁门响起。

夏以沫一边喝茶一边回头看向玄关处,彭桀此刻已走进门来,此刻正站在那里看着狼狈的自己,来不及整理自己的妆容,夏以沫的意识就开始模糊了~~

一阵头重脚轻,整个人都好像飘在云朵里,又跌到了无尽的柔软中,永远沉不到底。满世界的羽毛在搔夏以沫的痒痒,散落的飞絮又扰得她直打喷嚏。空气越来越稀薄,夏以沫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呼吸······

“好热~~”夏以沫细声细语的喊着。

“好痒~~”她开始抓挠自己的皮肤,脖子,下巴,还有脸。

彭桀将夏以沫的两手固定在她的头顶,用凉水给她擦脸,看到她下巴上的泥渍时,动作停了一停,眼眸深了。

“这是着火了吗?救我。”夏以沫在梦里拼命的摇动门把手,喊着:“快开门啊!快开门~~”

彭桀情急之下将旁边茶几上的茶水含在口中,对着夏以沫的脸喷去。

“哗···”夏以沫从蒸腾的火海落进了水里,只觉舒服。

“咳咳, 水,给我喝水。”被彭桀喷了一脸水的夏以沫咳了两声,开始要水喝。“我好渴,嗓子好疼。”

彭桀起身重新倒了一杯水,将她托起,靠在自己怀里。就着彭桀的手喝了水,夏以沫的干渴终于有所缓解。

“别走,还不够。给我冰袋也好啊~~~~”

夏以沫触碰到彭桀凉凉的手臂,以为是冰袋,于是紧紧抱着冰袋不愿撒手。彭桀蹲在一旁帮她整理头发,可夏以沫却顺势将脸贴上了他的嘴唇,轻轻蹭着他的唇瓣。

彭桀揽着滚烫的身体,看着夏以沫嘴角残存的口红渍,想到他不久前在车上通过家中监控设备看到的情形,于是看向夏以沫的右臂,果然,那里也有一片嫣红。正在他出神时,夏以沫的舌尖已经舔在了他的脸颊,离他的唇瓣仅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彭桀深深吸气,闻到了野玫瑰混着泥土的气息,娇艳欲滴。

夏以沫感受着冰冰凉凉的触觉,还想继续。彭桀却说:“睡会儿吧~~~”然后在夏以沫的后颈处轻按几下,看着她沉沉睡去。

“嘟嘟···嘟嘟···”夏以沫的手机响了。

彭桀看看夏以沫,代她接通了电话:“你好,这是夏以沫的手机,请问哪位?”

“怎么是你?”电话那头的欧阳秋很不高兴。

“欧阳?以沫在我这里,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找她有事吗?”彭桀不打算跟夏以沫发生些什么,却也不喜欢她和欧阳秋之间过度亲密。

“是什么情况让以沫不方便接听我的电话呢?”一直以来,欧阳秋都觉得彭桀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一个绅士,可以可结交的朋友,可此时此刻他觉得这个人非常讨厌。“彭先生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以沫在休息,我也没有必要向你解释什么,再见。”挂断电话,彭桀的眉头皱了皱,看着沙发上的夏以沫,直觉心口有些堵。

“宝贝,宝贝,快接电话哦!宝贝,宝贝,快接电话······”

彭桀好奇端庄平静的夏以沫会设置这样的铃声,再次接通了电话:“你好,这是夏以沫的手机,请问哪位?”

“你好,我是以沫的朋友,她方便接电话吗?”瑞文有些玩味的猜测接听电话的男人究竟是彭桀还是那个名叫秋离的男人,哦,不对,是欧阳秋。

对方温文尔雅,语气平和,彭桀也回归了以往的风度。“你好,她生病了,现在在我家休息。”

“如果可以,我想接她回家,不知方不方便。”说出这句话后,瑞文静静等待对方的回复。

既然是可以接夏以沫回家的男人,关系自然不一般。彭桀淡淡的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夏以沫,对着电话说出了地址。

半个小时后,一个高大英俊,明显是中欧混血的男子来到彭桀面前。

“你好,我是刚刚刚刚拨通以沫电话的人,现在可以带她回家吗?”瑞文表明来意,却又征求彭桀的同意。

彭桀见他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绅士,觉得自己留夏以沫过夜并不合适,于是点头同意了。

“谢谢你的照顾,给你添麻烦了。”瑞文熟练的整理好夏以沫的衣服,将自己带来的毯子盖在夏以沫的身上,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

彭桀帮忙开了房门,大门,车门,看着瑞文带夏以沫离开,自己的心里却开始莫名的烦躁。彭桀坐在夏以沫刚刚躺过的沙发,端起她留下唇印的茶杯,贴着那唇印喝了一口残余的玫瑰花茶,默默的说了句:“明明这么普通,却能这样磨人。”

>>>点此阅读《封存的香》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瘦了的奶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7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