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长老 齐予《武破苍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武破苍囚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明天的话

角色:韩长老 齐予

简介:天地,可能是一方囚笼。
涅境,也许是一场骗局。
守护究极势力的兵器,不过是传说。
于屈辱中挣脱,在杀戮中崛起。
撕破囚笼、揭开谜团,都是我的杰作。
镇压万世,映照诸天。
而我…
起初是一个药奴…

韩长老 齐予《武破苍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武破苍囚》第5章 审判免费阅读

“混账东西!”

远远的,一声怒骂传来,不知道骂的是一脸颓然的众弟子,还是掀起滔天杀戮的小药奴。

“韩长老!”

此起彼伏的呼唤声响起,齐予心中一惊,暗道完了。

宗门的长老,一定是和宗主同样迈入冥室境的强者!

差了两个境界,天差地别,根本没有反抗的可能。

“都闪开!”

一声低喝,青石台阶上的弟子纷纷闪开,让出一条路来。

与此同时,一股极大的危机瞬间锁定了齐予,令他心头如山压一般沉闷。

齐予转头一看,正看到韩长老轻飘飘的一掌拍来。

庞大的武元席卷,隐隐幻化成一个丈许的大掌,照着齐予的后心袭来。

齐予牙龈一咬,脚尖一点地面,妄想借力躲开。

可惜,韩长老的攻击已然锁定了他,周围的元气变得泥泞起来,仿佛沼泽一般牵扯他的四肢,令他难以闪躲。

说来话长,实则一瞬。

几乎是齐予脚尖点在地面的同时,韩长老的攻击便已经落在了他的后背。

一声闷响,虚幻的手掌宛若实质,拍击在齐予的后背,直接将他打飞了数丈之远。

巨大的力道,在身体散开,五脏六腑巨颤,险些和这力道产生共振,碎裂成泥。

还未落地,齐予便喷出一大口血雾,眼前一黑,匍匐在地上,再也无力挣扎。

“锁起来,带走。”

韩长老冷冷的看了齐予一眼,继而转身掠回,直奔徐药师惨死的大殿。

一进大殿,韩长老便看见了上半身化为白骨的徐药师。

瞥了一眼大鼎,看见翻滚的药液带起的油花,韩长老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韩长老,状况如何?”

脚步声接近,听话音便知是负责药宫的常执事。

此时,他的脸上有些忐忑,自己负责的区域出了如此大事,他也脱不了干系。

“自己看吧。”

韩长老实在是说不出口,堂堂一个药师,竟被一个药奴丢进鼎中烹死。

常执事走近,看见了只剩两条腿的徐药师,再看看大鼎,一股肉香扑鼻,令他的脸色也瞬间变的精彩起来。

“该死!”

常执事一声喝骂,

“今天是哪两个弟子在打下手,眼皮底下都能发生如此荒唐的事?我非得…”

韩长老一抬手,示意常执事收收自己的脾气,顿了几息,淡淡说道,

“这锅药液已然熬成,不能浪费。”

常执事闻言,一脸惊骇,

“韩长老,这…”

韩长老再度抬手,打断常执事的话,

“把这些药液,分给药奴。”

韩长老话音一落,转身出了大殿,常执事再度看了一眼大鼎,闻着那股肉香,哇的干呕了几声,也连忙向外走去。

走出殿外,执事正看到被执法弟子锁住的齐予。

看清齐予的境界,执事脸上露出一抹惊容,这个搅得宗门大乱逼得韩长老亲自出手的人,竟然只是一个尚未洗髓成功的药奴?

看着齐予还在流血的伤口,常执事眼睛一转,吩咐道,

“给他上药,宗主尚未过问此事之前,不能让他死。”

说着,常执事沿着青石台阶向下一看,正看到连死带伤的弟子,密密麻麻一片,有二三百人。

瞳孔一缩,常执事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大变。

这祖宗,竟杀伤了这么多人?

这要追究下来,自己落不得好果子吃。

那小子一定不能死,否则,承受宗主怒火之人,必是自己!

想到这,常执事急忙追上锁着齐予的执法弟子,亲自给他先上了药保住了命,这才让弟子带去关押。

如此关怀,倒让齐予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乃将死之人,执事此举何为?

被执法弟子锁着,沿着宽大的青石台阶,一路向上。

说来嘲讽,这还是齐予第一次越过药宫向上,到达宗门真正的核心地带。

云雾之中,殿宇林立,齐予被带到一处破旧的殿宇之中,层层裹上手腕粗细的铁链,紧紧的绑在石柱之上,严密看管起来。

浑身剧痛,武元尽失,铁链锁的齐予几乎喘不开气来。

齐予意识靡靡,不知过了多久,耳边 隐约传来一阵脚步之声。

身上一松,新鲜的空气涌入口鼻,齐予不禁张开大口贪婪的吮吸。

一身闷响,后背重重的挨上一击,齐予一个踉跄,即将扑倒在地时,后脖颈立马被狠狠捏住。

被提猫狗一般提起,齐予立马挣扎起来。

自己掀起滔天杀戮,原因便是没咽下那口气。

如今死局已定,又怎能甘心如此受辱?

提着自己的那人,感受到挣扎,手掌用力,咔咔一阵脆响,齐予眼前一黑,四肢瞬间聋拉下来,险些被捏碎了颈椎。

等到齐予再度恢复意识之时,已然跪于堂下。

堂上,左右坐着十二人,其中便有击伤自己的韩长老。

大堂正中,一名清瘦的中年男子正襟危坐,正黑着脸看着自己。

“这人便是小宗的宗主了吧?”

齐予心中如是想到,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宗主。

蓦地,齐予发现,堂上的人似乎高大太多,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跪在堂上。

齐予立即挣扎着站起,昂起头颅,眼中满是不甘。

“放肆!”

一声怒喝自耳旁炸起,正是常执事。

下一息,齐予腿上吃痛,挨了一击,膝盖一弯,险些再度跪下去。

将牙龈咬的咔咔作响,硬吃彻骨剧痛,齐予生生止住下跪的动作,直直立在原地,头颅一转,直直的盯着身边之人。

齐予的眸子,冷的不像话,其中蕴含的愤恨和暴虐,几乎化为实质,似能透体而出,将人生吞活剥,或是生生撕碎。

常执事心中发怵,修炼近三十载,他还未看过如此令人生惧的眸子。

下一瞬,常执事的脸色猛地涨红,怒气升腾,他竟让一个小小的药奴吓住了?

扬起手,刚要再次发动攻击,堂上的宗主一摆手,沉声道,

“罢了。”

常执事一声冷哼,冲宗主抱了抱拳,立在原地不在动弹。

“在宗门掀起滔天杀戮,你可知罪?”

宗主的声音再度响起,虽然不大,却能清晰的感受其中怒火。

死伤两百多名弟子,这等损失,便是和其他宗门争夺地盘的战斗,都可称得上惨烈了。

如今,却只是一名小小药奴所为。

更重要的是,此事传出去,宗门和自己必然成为他人笑柄。

若不是身为宗主,要处事不惊,树立威严,用不着其他人动手,他自己都要亲手将齐予拍成肉饼。

齐予才不知宗主心中所想,只知宗主所问,正戳中心中最愤懑的点。

头颅微扬,齐予毫不避讳宗主的目光,与之对视,缓缓道,

“齐予,何罪之有?”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道道杀意自各位长老身上炸起,齐齐落在齐予身上。

齐予脊骨一凉,一个踉跄,险些被这股杀意震倒在地。

咬紧牙关,挺直脊背,任凭这股杀意肆虐,齐予直勾勾的瞥过一名又一名长老,毫不退让。

宗主长长的吸了口气,这才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冷出声,

“烹死药师,残杀同门,这还不是滔天大罪?”

“宗主只看到我残杀同门,却未看到同门对我的欺辱。”

“欺人者,人恒杀之,我没有错。”

齐予针锋相对,据理力争,绝不认罪。

“武道之途,弱肉强食,选择这条路,你怨不得旁人。”

开口的不是宗主,是一位长老。

齐予投过目光,

“那,我斩杀了徐药师,便是强于他,弱肉强食,我又何错之有?”

“说的好!”

“那些个废物,杀也就杀了。”

一声喝彩传来,却显得阴阳怪气。

一位十七八岁的锦衣少年,大摇大摆的走进大殿,轻蔑的打量了齐予一番,继而一脸嘲弄,

“就这么个低贱的药奴,杀伤你两百多弟子?”

说着,他看向堂上的宗主,眼中满是不屑,

“土鸡瓦狗,一个药奴也能翻了天,我看你这宗主,是不是要换人来做了?”

此话一出,坐在堂上的宗主脸色猛然一变,看向齐予的眼神瞬间布满了杀机。

“击杀同门,无论到了哪里,都是大罪。”

齐予闻言,一声冷笑,

“只能欺辱弱小的同门,不要也罢!”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死有余辜。”

齐予说着,眸光一转,落在锦衣少年身上,一嘴的嘲讽。

“啪~”

一声脆响,一条软鞭抽在齐予的脸上,只把脸皮抽的皮开肉绽。

“怎么,我说你是的低贱药奴,心有不满?”

少年眼神阴郁,沉着脸看向齐予,蓦地,又开怀笑了起来。

“宗主大人,不要让他痛快的死了,行宫之中,这药奴的惨叫之声我听得越清晰,你的地位就越稳固。”

留下一句话,少年再度挥击软鞭,齐予的另一半 脸上一样皮开肉绽。

齐予眼睛一瞪,便要向少年冲去,身形却是一顿,又吃了常执事一击,张口喷出一大口血雾,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少年轻蔑的瞥了齐予一眼,大摇大摆的离开大殿,消失在远处。

“按世子说的做,不要让我失望了。”

宗主的声音响起,对着常执事,满满警告。

话音一落,宗主便起身离去。

他有些郁闷,早知道就不装模作样的审判这个药奴了。

药奴不识好歹也就罢了,还被世子奚落了一顿。

这宗主,还真不好当。

宗主刚刚起身,一道声音传进大殿,打断了将要迈开步伐的他。

“且慢!”

熟悉的声音传来,齐予一愣,继而鼻子一酸,险些滚出泪来。

>>>点此阅读《武破苍囚》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明天的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69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