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佳元 元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书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的小福星》最新章节

小说:穿书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的小福星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手抓葱油饼

角色:顾佳元 元儿

简介:顾佳元穿成书里又蠢又毒还经常欺辱病娇反派二皇子的炮灰女配。
原书里,原身对男主纪清哲死缠烂打,被上京贵女嘲笑,后又被黑化后的小病娇砍了头。
顾佳元:抱紧自己的头。
为了摆脱惨死的命运,她每天变着法的讨好还没有完全黑化的小病娇。
后来父兄战死沙场还被诬陷通敌叛国,曾风光无限的镇北侯府一夜之间化为灰烬。
看着那间偏僻的小院子,顾佳元咬咬牙,背着小病娇踏上逃亡之路。

书评专区

顾佳元 元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书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的小福星》最新章节

《穿书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的小福星》第5章 刮目相看免费阅读

“还是姐姐聪慧,昨儿个祖母让元儿抄些佛经,以磨练性子。元儿昨儿个回去便沐浴焚香抄了这佛经,今儿个拿来请祖母训示。”

顾佳元转身微微蹲身,算是朝顾安瑜行了个同辈礼。

说着便从宝珠手里接过木盒,打开木盒子之后拿出厚厚的一沓纸交予徐嬷嬷,徐嬷嬷又转交于顾老夫人。

顾老夫人接过那些纸张翻看了几页之后变了脸色,顾安瑜还以为顾佳元四不像的字辱了祖母的眼,正准备嘲笑时,顾老夫人开了口。

顾老夫人神色凝重的问道:“这真的昨日你自个儿抄的?”

顾佳元微微点头。

顾老夫人将所有纸张翻看了一遍之后又递给顾育恒和夏氏。

夏氏看完后表情倒没多大变化,她的元儿这几天给她的惊喜够多了,她信自己的女儿。

倒是顾育恒,看到这些手抄的经书之后,顿时大怒,他将这些纸张扔到顾佳元的脸上训斥道:“逆女,还不跪下?”

顾佳元巴掌大的小脸高高昂起,直勾勾地盯着顾育恒问道:“敢问女儿犯了什么错,父亲就让女儿跪?”

顾育恒见顾佳元还敢跟自己顶嘴,便愈发气愤,恨恨地说道:“平日里你不尊重我和你母亲,欺辱府里的兄弟姐妹也就罢了,现如今竟敢寻人帮你抄写经书诓你祖母了?”

顾育恒又训斥道:“你肚子里几两墨水我们还不知道吗?”

顾佳元面色平静,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既然演戏,那就演到底吧。

她礼貌地问道:“青棠院就我和宝珠两个人,我也没出府去,府里的平辈之间除了我这几位哥哥姐姐,还有谁识文断字?是宝珠吗?还是厨房里的嬷嬷们?还是看门打杂的家丁?”

顾育恒被她这些话噎得再没说出话来,脸色铁青。

顾安瑜见状,从椅子上起来,上前拾了几页纸,看后也变了脸色,之后便掩着嘴轻笑道:“元妹妹真是神通广大,不出府就能找到书法如此好的人替你抄写佛经,这本事是我等兄弟姐妹们学不来的。”

说着便将那几页纸分别递给在座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屋子里顿时乱成一团。

顾老夫人阴沉着脸问道:“你既说你没找人替写,那你怎么证明呢?”

顾佳元淡然一笑,回道:“既是证明无人帮元儿替写,那元儿说的定是不作数的,还请祖母定夺。”

顾老夫人的表情晦涩难懂,她抬头瞥了一眼顾育恒,又对着顾佳元说道:“那你现在便背一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里的片段吧。”

顾老夫人也不是非要为难这丫头,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孙女儿,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呐!只是看着她抄写的佛经,以及今日和众人对峙时的临危不乱,让她对着丫头生起了一丝好奇之心。

若真的背不出来,她也会想个法子替她解围,不会让她脸面上太难堪。

谁料顾佳元点头应下。

“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

顾佳元流利地将大半篇《心经》背了下来,她在背诵的时候端正虔诚地站直身子,那双原本勾人心魂的狐狸眼此刻却明亮而清澈,流露出纯稚无邪之色。

不等众人开口,顾佳元又侃侃而谈道:“《心经》是六百卷《般若经》的浓缩精华,虽说只有二百余字,却是佛法精髓所在,其实学佛法能有高明的大法师指导最好,然而元儿只是略有涉猎,今儿个在这里献丑了。”

顾老夫人本来对《心经》的研究不够通彻,因为她经历了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内心早已被各种欲望所占据,根本不能静心,更不能悟得这篇佛经的真谛,今儿个倒是被这丫头讲的通透。

她的眼睛里含着一丝赞赏的气息看向顾佳元,她这个孙女儿可真的是变化太大了,给她太多的惊喜了。

夏氏内心早已被女儿的这番话激的波涛汹涌了,但是表面依旧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观察着接下来的局势。

倒是顾育恒对顾佳元的这些话大吃一惊,平日里最不学无术的女儿竟然能让老夫人对她流露出赞赏之情,他简直不敢相信方才那番话还是前几日胡作非为的顾佳元能说出来的。

顾安瑜冷笑道:“哼!有什么好嘚瑟的,说些酸溜溜,神秘兮兮的话就真以为自己是大师了?”

顾佳元站在原地默不作声,仿佛没有听见顾安瑜的讥讽。

顾安瑜见这草包今儿个这幅镇定自若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又挖苦道:“就算这佛经你背的下来,那么那些字呢?别说也是你写的?”

顾佳元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个顾安瑜是真打算跟她死磕到底了,她烦透了这个顾安瑜。

顾佳元转身望着顾安瑜,和声细语道:“姐姐今儿个是怎么了?祖母屋子里还坐在堂哥堂姐,姐姐非要在桑枝院给元儿难堪吗?”

听闻顾佳元这话,顾老夫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呵斥道:“瑜儿,你今儿个怎的这般不懂规矩?元儿好歹是你亲妹妹,你就不能盼着她点好?”

顾育恒本想附和自己的乖女儿顾安瑜,但是见顾老夫人这么说,终是没好再质问顾佳元。

顾老夫人正想帮顾佳元打圆场,说今儿个就到这里的时候,顾佳元开口了。

只见她颦眉,一双狐狸眼蕴上一层水雾,顿了片刻道:“既然姐姐今儿个非要在桑枝院为难元儿,元儿总得自证清白吧,不然今儿个糊里糊涂地回去,以后传出去可让元儿怎么做人呢?”

说着她又抬头看向顾老夫人,娇声道:“既如此,元儿想借祖母笔墨一用,以证清白。”

顾老夫人凝思片刻后,命徐嬷嬷取出笔墨纸砚。

顾佳元走到案桌旁边,提笔洋洋洒洒地写了一首词:

上阙: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下阙: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阑干。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顾老夫人拿起诗当场读了出来,娴雅婉丽、清雅灵动的字体配上清丽柔美的词,简直是神来之笔。

顾老夫人毫不保留地夸赞了一番诗词和顾佳元的字体,柔声问道:“元儿,这词可是你自己所作?”

顾佳元:… …

当然不是她自己作的,她哪有这个本事,这首词是晏殊的《清平乐 金风细细》,她小学就会背了。至于那毛笔字,则是她在书法培训班练的簪花小楷。

这本书原本就是个架空大陆,所以她一点也不怕被拆穿。

所以脸不红心不跳地应声承认。

顾安瑜还想说什么,被顾允成瞪了一眼,便乖乖地缩回去了,这一幕正好被顾老夫人看见。

顾老夫人沉下脸色说道:“瑜儿,再怎么说,元儿都是你的妹妹,以前是她年纪小不懂事,所以不准你们以后再在府里提往日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其他几个也是,听明白了吗?”

顾安瑜站起身,福了福身子说道:“瑜儿谨记祖母教诲。”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大家又开始唠家长里短,顾佳元觉得无趣,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这府里除了夏氏真心实意待她,其他人的心思她猜不透,亦或者说不想猜。

她只想安安稳稳地活下去,护住夏氏,毕竟夏氏是原身的亲生母亲,况且夏氏对她也是百般疼爱,至于镇北侯府会怎样跟她没关系。

所以那些真真假假的家长里短和侯府里的虚伪感情她更不想参与,膈应的慌。

>>>点此阅读《穿书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的小福星》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手抓葱油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67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