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菲苒 李奶奶穿越后,我每天都在逃荒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后,我每天都在逃荒

小说:种田

作者:是隔壁老王呀

角色:顾菲苒 李奶奶

简介:在末世摸爬滚打了近六年的顾菲苒,一朝穿越到古代,本以为可以安心生活,结果却赶上了天灾人祸,战乱频繁的年代,自此逃荒、逃难成了她的家常便饭……

顾菲苒 李奶奶穿越后,我每天都在逃荒小说免费阅读

《穿越后,我每天都在逃荒》第5章 抵达免费阅读

赶了近半个月的路之后,五人终于在快要水尽粮绝之下来到了永安城外。

那些人说的果然没错,难民赶来之后并没有被放进城中。城外不到一里处聚集了大概几百个灾民,面色比黄牛坡那边的灾民好多了,起码脸上没有那种死气。

当然,其中肯定也免不了有小有家当的人贿赂官兵进城,不过好在城外有施粥点。只要有吃的,有活下去的希望,难民就不会暴动。

顾菲苒五人身上的钱财足以让他们进城,甚至还可以找到一个很不错的落脚之地。

可顾菲苒担心的是,虽然他们抄近路来到了永安城外,但是估摸着现在黄牛坡的暴乱也许已经快马加鞭传到了城中。

如果他们进城,这难民的身份,还有不少的银钱绝对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要是再联想到黄牛坡的暴乱,顾菲苒不敢赌。还是另找落脚地比较好,不能太偏僻,也不能太靠近这永安城。

“有吃的。”大牛的眼睛瞬间迸发出光芒,“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接粥。”大牛从木板车里掏出一个破了洞的大碗兴冲冲地往施粥点跑去。

永安城外还是有一些做生意的,但是顾菲苒注意到他们交易的大多都是铜钱,基本没看到有用银两直接交易的。

这就让身上只有银子的顾菲苒犯了难。

更不用说赶了半个多月的路,身上穿的衣服早就又破又烂,臭的连叫花子都不想靠近他们。

所以就算他们有银两,也不能拿出来,否则被人诬陷偷窃也不会有人替他们说话,现在可不能像之前那样随意杀人了。

“老头子,你看这些小娃娃,怎么也没个大人?”

一个赶着牛车的老头载着一个老奶奶,牛车上还有一些零零碎碎地东西,看来应该是到城里置办东西或是走亲戚的。

那老爷爷叹了口气道:“唉,应该是南边来的难民。”

“要不要?”

顾菲苒看着那老妇人于心不忍的拽了一下老头子的衣服。

“我们管不了。”老爷子摆摆手。

顾菲苒转身对着顾天佑,就是一直跟在杨镖头身边的那个男孩。

“天佑,你看着弟弟妹妹,我去问一下。”并不是很远,就几步路,而且这已经是永安城地界,城门口还有官兵,她也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

而这一对老夫妇能在这还没过正午就赶车回家,想来他们居住的地方不会离这永安城太远,也不会太近,也许刚好满足自己想要落脚的需求。

“爷爷奶奶你们好!”顾菲苒小跑上前拦住这对老夫妻,“我们是跟着家里人逃难来的,可是路上。”顾菲苒适时地低着头抖动着肩膀,“父母去世了,只剩下我们兄妹五人逃到这永安城。爷爷奶奶我没有别的意思,要是别人我还不敢出声,但是见爷爷奶奶慈善,我才壮着胆子过来的。”顾菲苒没敢靠太近,实在是自己身上太脏了。怕引起人家的反感。

“好孩子,别哭了,你说,看看奶奶能不能帮到你们。”老奶奶见顾菲苒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其他几个小的更是瘦地跟猴儿似的,她不由得想起自己家中的孙子孙女,心软开口。

“我们一家人本来是想到北边投奔亲戚的,但是父母不幸在路上去世了,我们只知道亲戚在常营,但是不知道怎么走,也不知道亲戚还住不住在那里。所幸父母给我们兄妹五个留了一些钱财,这永安城我们怕是去不了,所以就想问一下爷爷奶奶这附近有没有可以安顿落脚的地方。”顾菲苒见那老爷子带着审视的眼光开始看她,怕他以为自己是来打秋风,坑人的,忙解释说:“我父母虽然去世了,但家中剩下的积蓄都留给了我们,够我兄妹五人生活一段时间,我们走了太久了,只是想找一个地方落脚安家。”顾菲苒恳求的看着老两口,说实在的,装可怜卖惨引起同情,也是在末世生存的必要手段之一。

老奶奶被顾菲苒说的红了眼眶,心软地看着自己老头子道:“老头子,我记得我们村南边三叔公的房子自他去世后就一直空着,要不然回去问问?。”

老爷子咳嗽了一声,看不远处那三个不大的孩子,两个小的,也就和自己小孙子一般大,另一个撑死了也就十岁,眼前的小姑娘也十二三岁的样子,确实孤苦无依,他点了点头。

“可以。”

顾菲苒见做主的老爷爷点头,连忙弯腰道谢:“谢谢爷爷奶奶,谢谢!”

“大妹,我把粥盛来了。”大牛端着粥又快又稳的小跑着过来。然后献宝似的把粥捧到顾菲苒面前。顾菲苒确实很饿,但也只是吸了一口后忍住,让他把粥给三个小的拿去。虽说是粥,但里面的米粒分明,只是掺了一点米粒的清水罢了,不过聊胜于无。

老爷子捋着长须看着这兄敬弟恭的场面欣慰的点点头,是好孩子。

“闺女,你们把东西收拾收拾,咱家去。”

“谢谢奶奶!”

五人的身上太臭,虽是一道,但顾菲苒几人也只是跟在老两口的身后。

“闺女你们坐上来吧!”老奶奶喊着顾菲苒。

顾菲苒笑着摇摇头,“不用了奶奶,我们身上太脏了,这样就行。”

从顾菲苒短短的几句交谈中,老爷子看出这兄妹五个虽然不太像,但绝对是极有家教的,看来之前这闺女说的小有资产还是谦虚。“把你弟弟妹妹抱上来吧,到我们南山村还有两个多时辰的路程,你们这样天黑都到不了。”

顾菲苒思索了一下,点点头,笑着道:“那就谢谢爷爷奶奶了,等我们安顿好,一定好好感谢您!”

顾菲苒小心的把小花小草抱到牛车靠边的位置,尽量不碰到牛车上老两口的东西。

只不过顾天佑却怎么说都不愿意挪位置。

不过在顾菲苒的一顿威胁下,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从车子上下来,坐到牛车的边上。而顾菲苒就坐在顾天佑的旁边。

大牛推着木板车跟在牛车后,里面不只有他们所有的家当,还有两把刀和弓箭,这些东西可不能让以为他们是可怜的孩子的老两口看见。

路上赶得不算慢,众人终于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到了南山村。顾菲苒坐在牛车上摇摇晃晃,被这一路上的美景吸引的目不转睛,谁知,这还不是最美的。

南山村村口不远处有一个大湖,湖上成群的鸭子游来游去,穿梭在芦苇荡里,已经快要进入十月份,湖上靠近村口的一侧只剩下莲花的残枝,湖边的柳树们却挥洒着枝条。

村中家家户户开始做饭,炊烟袅袅。

李爷爷的牛车在村一侧的土路上赶着,经过一家又一家屋舍,终于来到了村后一侧靠桥的地方,在一家看起来简谱大方的青砖瓦房下停了车。

顾菲苒打量着面前的房舍,是北方传统的砖瓦房,虽是青砖,但也算是豪宅了。

起码在他们进村后,绝大多数的人家还都是住着土坯房。

“到家了。”李爷爷等众人下了车,把牛牵到院子一侧的牛棚里去,给牛倒上草料,轻摸着牛的耳朵,说着辛苦了。

李爷爷家的院墙并不高,还没有顾菲苒现在的个头高。

李奶奶指着不远处大概十米宽的河对面,说:“闺女你看到了吗,就是那家,院墙高高的,虽然里面只有两间房,但是院子够大。隔了一条河,和村子里的人离得稍微有些远,但是价钱便宜,你们走了这么远,钱还是要省着些花的。”

顾菲苒点点头。

“你们刚搬来,在那里也清净,而且周边三四户人家,除了那刘家,都好相处。再说就隔着一条河,咱家离着桥也近,你要是有什么事儿啊,走几步就到奶奶家了,不怕啊。”

“谢谢奶奶。”原本以为自己的心硬的不会再有什么触动,但是面对眼前这位老人的关心,顾菲苒还是鼻子一酸,“真的谢谢您。”

看起来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其实对于顾菲苒来说,已经六年了,她终于能够重新安顿下来,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不用,谁家还没有不顺遂的时候,你们今晚啊,就先在奶奶家住下,等明天就让你李爷爷带你们去村长那里过户,落户,你看怎么样。”李奶奶这一路上也看出来了,虽然里面大牛最大,但是这事事却都听这闺女的。

“嗯。”

“老三媳妇,老三媳妇!”

“唉,来了娘。”一个穿着已经掉了色的青布裙子的妇人拿着锅铲子从屋内跑了出来。

李奶奶见这三媳妇还拿着锅铲,着急说:“菜呢,你就这么不管不顾地跑出来!”

“这不是娘您叫我呢。”妇人轻声埋怨了一声又跑回了屋内。

“我还没说完呢,这笨媳妇。”李奶奶把顾菲苒几人领到堂屋里,让他们坐,然后自己往厨房跑去。

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小草小花紧紧的靠着顾菲苒和大牛两人,就是顾天佑也站在顾菲苒一旁,双手紧紧地抓着她的衣服。

五人就这么傻不愣登的站着,直到一个扛着锄头的男人领着一个叽叽喳喳的男孩子走进来。

男孩叽叽喳喳地声音在看到自己家中突然出现这么多陌生人后,瞬间躲到了男人的身后。

男人皱着眉,看着眼前这跟乞丐似的五个人。

“你们是?”

“叔叔打扰了,我们是刚搬来的,准备在南山村落脚。爷爷奶奶心善,把我们带回来,我们借住一晚,明天就去找村长,然后在村中落户。”

“哦。”男人点点头,把锄头放到院子一侧的墙边。想想是自己爹娘能干出来的事儿。

那小男孩长得虎头虎脑,露出一个小脑袋好奇的看着他们,尤其是和他一般大小的小花和小草。

“你看你们这些孩子,不是让你们坐吗,来,有子,带孩子们去洗洗,我们吃饭。”李奶奶端着一竹垫玉米面饼子说。

“哎,知道了娘。”李进有朝着顾菲苒他们招招手。

“刺溜,刺溜。”

顾菲苒和顾天佑虽然吃的很快,但表现的还斯文些,大牛和小花小草地吃相便有些不雅了,狼吞虎咽,像是几辈子没有吃过饭一样,虽然,他们的情况也可以这么说。

李爷爷李奶奶一开始是心疼,可是看着两垫子干粮下去,现在也是笑不出来了,这几个孩子也太能吃了!

至于小李董氏,也就是李奶奶的三媳妇,现在的脸色可以说是很难看了。

顾菲苒脸燥的狠狠地掐了一下大牛,让他不要再吃了,她真怕他们会被轰出去。

“大妹你掐我干什么?”大牛把最后一口饼子放到嘴里,委屈又实诚的看着顾菲苒说。

顾菲苒老脸一红,尴尬的看着李奶奶他们,脸洗干净之后,仿佛脸皮都变薄了。

“对不起,我们实在是太久没有吃过正经的饭了。”

“没事儿,不够还有。”李奶奶道。

李董氏瞬时不干了,“娘!哪里还有,这可是我们家两天的口粮呢!”

“老三媳妇儿!”

“对不起,我们还有些银钱。”

李爷爷打断了顾菲苒的话,“一顿饭而已,五个孩子的饭我还是管得起的,闺女别说了。”

大牛看了眼脸色不好的顾菲苒,刚拿起最后一块饼子的手默默收了回来,老老实实地坐在原地。

其实他还是懂的看眼色的,尤其是顾菲苒的。

>>>点此阅读《穿越后,我每天都在逃荒》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是隔壁老王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6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