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灾变:宝友,这可不兴盘》张喜宝 锦毛鼠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灾变:宝友,这可不兴盘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吉吉土豆

角色:张喜宝 锦毛鼠

简介:灵气复苏,全球异变,当大家忙着闯异境、夺机缘、抢异宝的时候,张喜宝猫在后方开起了鉴宝直播。妈耶宝友,你这宝贝可不兴盘啊,摸多了泄原阳,还不长个!刑啊,这位宝友的宝贝兴盘,就是盘多了得被黑龙组抓起来关上那么四、五年!【灵气复苏流】+【鉴宝直播流】+【扮猪吃虎流】单女主无后宫,质量有保证!

书评专区

小说《灾变:宝友,这可不兴盘》张喜宝 锦毛鼠完整版免费阅读

《灾变:宝友,这可不兴盘》第5章 送你个教训免费阅读

一箱子面不到五十块,张喜宝收了锦毛鼠一百,小赚一笔。

他笑眯眯的想要把百元大钞夹进钱包,但当他打开钱包的时候,突然像只被夹住尾巴的猫一样蹦了起来。

张喜宝抄起磨刀棒,气急败坏的指着锦毛鼠大吼:“你敢拿劳资的钱买我的面吃?!”

锦毛鼠捋着胡须,拿起笔来写道:

『偷钱在约定之前,不算!』

接着,锦毛鼠又写下一句,差点把张喜宝气昏过去。

『钱乃身外之物,没钱!』

锦毛鼠叉着腰,一副你奈我何的光棍样子。

钱财对于异兽来说根本没用,又不好吃,它们也根本不可能拿着钱去买东西,所以锦毛鼠空有有移形换影的本领,除了一张填不满的嘴和能装下一头牛的肚子,基本算是一贫如洗。

张喜宝自认贪财,但他也不会教唆锦毛鼠去偷东西,人该有几分底线,正如有部电影里说过:我们虽然穷,但我们不去偷,我们不去抢,不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不拿……

张喜宝和锦毛鼠又一次大眼瞪小眼,一人一鼠中间隔了十几个泡面桶,最终张喜宝败下阵来,打算去厨房找点东西填饱肚子。

不一会儿,张喜宝挥舞着棒子冲了出来,大叫道:“我厨房的米呢,面呢?你把我那块舍不得吃的腊肉都给霍霍了!”

趁着张喜宝睡着,锦毛鼠把他厨房所有的东西都给吃了,他怎能不生气!

锦毛鼠吱吱乱叫,显然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它仗着跑得快,带着张喜宝在屋子里绕圈子。

“哎,累了,毁灭吧!”

张喜宝气喘吁吁的坐在凳子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洗髓伐骨之后饿得奇快,尤其是在劳累之后,张喜宝就吃了几桶泡面,在和锦毛鼠一番追逐之后,肚子开始咕咕直响。

『没吃饱!』

锦毛鼠看张喜宝不追它了,大着胆子跑过来,在纸上写下三个字。

“干脆你以后叫锦毛猪吧!”

“你要是这么能吃的话,咱俩的合约得改改,不然你光吃就把我吃穷了!”

锦毛鼠拿着笔解释道:

『今天是特殊情况,以后我可以自己觅食。』

“行,不用我养,知道自己找东西吃,那还行!”

张喜宝检查了一下钱包里的余额,决定今晚奢侈一把,去整个夜宵。

锦毛鼠把纸笔塞进嘴里,主动跳进张喜宝的裤兜,只露出两只小眼睛。

“嘿,你是赖上我不走了是吧?”

张喜宝,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孤儿,没什么朋友,自己都活得艰难,更别说养宠物了,家徒四壁,平时老鼠都不来。

他拍拍口袋,笑了笑,虽然知道锦毛鼠是舍不得《大通天宝鉴》的传承才赖着不走,但心里还是莫名被这小东西慰藉到了。

“那就走吧,但你别想我请你吃宵夜!”

噔噔噔下了楼,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张喜宝掏出手机一看,是同桌韩梅梅打来的。

“喂,什么事?”

接通电话,韩梅梅的大嗓门从另一端传过来:“喂,张喜宝,你没看班级群吗?”

张喜宝心想我折腾了一下午,哪有空看班级群,而且班级群除了不讨论作业,什么废话都说,看不看也没啥意思。

“没看,咋了?”

点开高三一班班级群,群里果然99+,张喜宝大致浏览一下,99条消息,99条废话。

“噢,齐东强过生日,说要让大家去他家的餐厅吃饭,他请客!大家都说去,就差你没说话了。”

张喜宝掏了掏耳朵,诧异道:“齐东强请客?他这次怎么这么大方?”

“听说他爸送了他一件黄阶甲级的异宝作生日礼物,估计是想跟大家显摆一下吧。”韩梅梅猜测。

“噢~”张喜宝拉了个长音。

异宝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大阶,每个大阶又有甲乙丙丁四个小级,作为一个高中生能得到一件黄阶甲级的异宝已经算相当可以了。

韩梅梅问:“那你到底去不去,吱个声啊?”

『吱!』口袋里的锦毛鼠叫了一声,声音清脆。

“嚯,你还真吱了一声啊!”电话那头,韩梅梅哈哈大笑。

“不是我吱的!”张喜宝恼羞成怒的咆哮。

虽说平时张喜宝跟齐东强他们玩不到一起,但为了融入班集体,不让自己显得那么独,他想了想在班级群点了个+1,意思是自己也去餐厅。

虽说要去自助餐厅,但张喜宝可没打算蹭齐东强的饭吃,跟那个臭屁的家伙一桌子吃饭,张喜宝觉得自己肯定会反胃。

张喜宝出了小区,坐上一路公交车,向着齐东强家开的海鲜自助餐厅进发。

自助餐厅内。

高三一班的同学们已经来了大半,正在一间巨大的包间内聊天,两张巨大的圆形餐桌,男生一桌,女生一桌。

张喜宝按照房间号找了过去,拉开一张空闲的椅子坐下。

齐东强眼皮一抬,看到张喜宝走进来,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哟,张喜宝同学姗姗来迟啊?”

一群同学开始起哄:“迟到的人一会儿得罚酒三杯啊!”

张喜宝笑笑没说话。

齐东强不紧不慢的丢出一句:“没请你,你怎么来了,蹭饭吗?”

巨大的房间内的吵闹声戛然而止,大家都有些尴尬,要说蹭饭的话,在场的各位都是来蹭饭的,但大家知道齐东强在针对张喜宝一人,所以都默不作声的看着张喜宝。

“齐东强,这话有点过了啊……”韩梅梅开口说了句公道话。

齐东强摆摆手,示意韩梅梅不要管。

张喜宝从兜里掏出自助餐厅的票根,放在桌子上,幽幽的看了齐东强一眼:“我就出门吃个宵夜,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众人看清楚张喜宝手里的票根,齐刷刷的把目光移向齐东强,齐东强的脸色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感情张喜宝就不是过来给齐东强捧场的,人家早就买了票。

齐东强算是餐厅的少东家,餐厅女经理可不敢怠慢,亲自过来给大家添茶,看到张喜宝后奇怪的说:“客人,你的座位在大厅外面,不在包间……”

“噢,我知道。”

张喜宝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票根,随着女服务员的指引欲走。

“我家的餐厅可是高档自助餐厅,票价八百一位,你就打肿脸充胖子,接下来一个星期就抱着馒头啃吧你!”

齐东强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张喜宝停下脚步,转身微笑道:“齐东强,今天你过生日,同学们又送鲜花又送礼物的,我没啥好送,就送你一个教训吧,教教你什么叫与人为善就是与己为善!”

说罢,张喜宝转身去了大厅,去找属于自己的座位。

齐东强凛着眉毛坐下,对张喜宝的话非常不屑,他倒要看看张喜宝能给他什么教训。

“我能自己选择座位吗?你们说的那个座位我不是很喜欢。”张喜宝扭头询问服务员。

“当然可以。”服务员示意张喜宝随意挑选座位。

张喜宝抬眼望了一下餐厅的布局,选定了一个位于监控死角的座位,指了指就说:“就那吧,我喜欢安静。”

张喜宝坐进座位里,把锦毛鼠从兜里掏出来,拎着它的后颈皮恶狠狠的说道:“一会儿玩命给我吃,把我的八百块钱吃回来,给齐东强一个教训!明白嘛?”

锦毛鼠眨巴着眼睛点点头,它觉得此时的张喜宝实在太可怕了!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灾变:宝友,这可不兴盘》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吉吉土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4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