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林 胡老头《太医拿剑扎人很合理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太医拿剑扎人很合理吧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果木烤臭臭

角色:奉林 胡老头

简介:穿越历史古代,武侠,悬疑,重生,脑洞,玄幻

架空的大明朝,唯武道至尊的王朝

在庸医林立的齐王朝,反其道行之。
立太医枢,持剑救人。
名传天都临安城。
剑医奉林至此传遍天下。
本想将医道发扬光大,却因为跟奉天靖难夺得天下的齐乐王一家感情日益深厚,卷进了乱世之局。
惜命的奉林,甘愿以身入局。
为百姓开万世太平!

你总能在这本书里看到你喜欢的类型美女。
开局就是青楼。

江湖,百家,挚友,铁骑。

书评专区

奉林 胡老头《太医拿剑扎人很合理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太医拿剑扎人很合理吧》第五章:得剑道初免费阅读

齐王朝都城,临安。

饷午的烈日当空,百姓摇着蒲扇坐在街头巷尾的阴凉之处,手中端着茶碗,交头接耳。

又不时的压低声音,睁大眼睛。

又有吁声出现。

也有幸灾乐祸的人讥讽之声传出。

近日来临安内,有一则消息真是闹得沸沸扬扬,坊间诸多闲散妇人都在茶余饭后侃侃奇谈。

而在烈日当头临安城门出,一位经过七日坎坷奔波,身形消瘦,一身衣袍尽是褐色泥污,脸上略显沧桑之处。

眯眼手挡烈阳,萎靡状看向城门“临安”二字牌匾。

“我终于回来了。”奉林看着城门临安二字咬牙切齿。

这一身模样。

哪还有七日前离开春熙楼的白袍人生赢家奉公子的风度。

如今,仅剩狼狈。

拖着疲惫的身躯,踏入城中向着钦督枢而去,这一身风尘仆仆踏入熟悉的大街,奉林第一次觉得这往日觉得吵杂的大街有些亲切。

人生三大幸,失而复得是其一。

这奉林这次深有体会。

身体像是散架一般,嗓子干的冒火,顶着烈日在行过五里大街。

带着酸臭的气味,一身蓬头垢面,钻进了石板铺设的宽巷之中,阴凉感顿时传来。

宽巷之中深处便是钦督枢,只不过巷口坐着端着茶碗侃侃而谈两位老人话语顿时留住了奉林的脚步。

“咱就说这渊王爷怎这么不懂事,夏季来临,旱魃也到,怎就一时痛快屠蛟了。”胡须略长的老头摆着蒲扇比划道。

鬓角花白的老头端着茶碗喝了口应道:“可不是呢嘛,渊王爷这次武断了些,不过齐王这次罚渊王爷一年紧闭呢,可见齐王不喜啊。”

奉林脸色怪异,继续向着钦督枢走去心道:“这把我扔在外面,是看清楚了回来得挨罚了?”

这奉林说的自然就是渊王爷了,倒是渊王爷有些自知之明了,知晓这番屠蛟得挨上齐王一顿批。

齐王宠渊王爷的事情,这齐王朝上下,可谓是人尽皆知。

小三嘛。

应该说家中老三。

加之渊王爷陪着齐王戎马一生,最后磊落释兵权,游戏人间。

可以说不仅是齐王,便是那太子政也喜欢渊王喜欢的紧。

钦督枢大门大开,奉林迈步而入,大门背后一声老翁就嫌弃出声:“哪来的一股子酸味?”

胡老头四下探视了起来,便看到一双满是泥泞的脚,脸色就沉了下去。

“谁?哪来的脏鬼,赶紧出去,钦督枢不是谁都能来的。”

奉林面露尴尬才道:“胡老头,是我呢。”

听到熟人的声音,胡老头才抬起头,看到了一脸风尘的奉林站在门口。

顿时有些紧张的拉过奉林的看了看,见奉林没事,只是邋遢。

又是一脚踹在了奉林屁股上。

愠怒出声:“麻溜的赶紧滚去洗澡,你邋遢死了。”

被踢的一个趔趄,奉林回头委屈的看了一眼胡老头,摸着头就向着房间而去。

“终于回来了!”奉林松了口气。

看着门口“太医枢”三字,不知不觉已经在这蜗居了三年了。

踏上台阶,推门而入,放在砚桌上的“黄帝内经”已经被拿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剑匣。

剑匣上有一纸信,砚台压在了纸上。

看那墨迹有些时日了。

奉林走过去,将砚台放下,取出纸张入目见字。

“奉林,汝见纸时,吾应受齐王处罚禁足家中,这剑匣内,是吾为汝造的剑,乃蛟骨所铸,剑柄乃蛟皮所包,剑鞘乃天雷木。吾送汝争道之兵,切莫让吾期待白费,今日起争道九品,友齐子渊留。”

将纸张放下,奉林将手抚在了剑匣上,才将剑匣启开。

剑匣内,剑身枕着丝绒绸缎,剑露蛟鸣,剑光冷然。

其后才慢慢淡下,剑身有鸣则好,剑身有光则精。

确为好剑。

剑匣盖子上,剑鞘被固定在上奉林轻轻抚去,酥麻之感出现。

手持剑柄,温感入手,像是两手紧握。

重感刚好,一个简单的剑花出现,剑被纳入剑鞘

奉林很是满意,喃喃道:“今日起你便名为‘道初’吧”

剑被放入剑匣。

满脸感动,奉林眼中含泪花,房内,带着泪花又收起了衣服准备去澡房洗个澡。。

拿着衣服出来,一眼就撞见了门外带着坏笑的中年男人。

“多大的人了还流马尿呢?”渊王爷打趣道。

急忙的揉了揉眼睛,刚刚的感动之色消失,奉林没好气道:“不是听说齐王把你禁足了,你怎么跑出来了?”

“怎么就变脸了。”渊王爷抱起手一脸不满的看向奉林。

奉林推开渊王爷,回了句:“你看看我这身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从哪里逃难回来的,也不知道带我一把。”

见奉林向着澡房而去,渊王爷倒是不客气,直接进入奉林房内,躺在了床上百无聊赖的等待了起来。

澡房内,奉林一想起渊王爷,脸上又苦笑了起来:“这朋友还挺靠谱的。”

着实有些哭笑不得,洗去一身疲倦,酸臭的奉林,来到房门推门而入。

一见那渊王爷就躺在床上,脱了鞋丝毫不见外的就在床上翘起了腿。

摇了摇头,奉林走过去,坐在的砚桌的凳子上看着渊王爷。

“你怎么过来了?”

“那春熙楼的头牌嫡姑娘死了。”渊王爷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

奉林脸色变了变好奇问道:“不可能啊,我给她治了,应该好了才对。”

渊王爷从床上坐起来说道:“吾给宰了,她想杀吾。”

“那就不奇怪了,我都劝了她了,谁料她还是动手了。”奉林点点头理所当然道。

脸色古怪的渊王爷看了一眼奉林:“你都知道?那你怎么不告诉吾?”

“你不是知道吗?”奉林也奇怪的看向渊王爷。

同时心里也泛起嘀咕:“难道渊王爷不知道?”

脸上露出尴尬一笑,渊王爷打着哈哈硬气道:“吾肯定知道,吾必然知道,吾只是给你表现的机会。”

奉林督了一眼,心中确信:“行吧,他不知道。”

从床上把腿伸了下来,渊王爷开始穿着鞋随意的跟着奉林说着:“七日前你那群出去执行任务的同窗记得吗?”

奉林一愣:“怎么了,我记得。”

渊王爷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留下一句:“都死在了番阳,下手的人跟嫡姑娘是一样的人。”

>>>点此阅读《太医拿剑扎人很合理吧》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果木烤臭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1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