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离婚最新章节,蒋颖 梁老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和你离婚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叶汉妮

角色:蒋颖 梁老

简介:房子再大,房间再华丽,不过也就是个囚笼。
困住了自己,也困住了别人。
蒋颖不想再继续了。望着那个人的名字,目光闪动,隔了好久,最终却还是按了下去。发一条短信,终于积起的勇敢。
“沈明铮:
——我们离婚吧。”

书评专区

和你离婚最新章节,蒋颖 梁老小说免费阅读

《和你离婚》第5章 投靠恩师免费阅读

蒋颖跟着梁庆儒穿过小巷,走过三道门,进入了一个院子。院子位于博物院后方,寻常人却根本到不了这里。

这里是工作人员办公的地方,梁老也在这里任职。

与别的办公环境不同,这里毫无现代气息,有的只是浓浓的生活氛围。房子是明清时候的建筑,窗户、门都改良过,够宽敞,够亮堂。过道还保留着原来的青砖,一块块铺堆蔓延,弥漫着历史的古韵。四周也满栽着树,正值四月,树上开了花,有的甚至都已经结出了密密的果。再往里去,甚至都能看见走廊下放着的藤制躺椅。

蒋颖打量着一切,有些贪恋,她从没有到过这样的地方。

梁老在边上说道:“再过些日子,这里的枇杷就熟了,到时候那些年轻人就会跑过来摘着吃。”

蒋颖有些诧异,一想,又有些向往。

梁老又道:“这里原来是清朝时候一个官员的府邸,几经流转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被政府买下,当时的博物院没有这么大的规模,所以这里也没有好好利用,前年古物修复中心成立,这里才被开辟起来。是个好地方,也幸好一直没被拆掉……这里就是我的工作场所了,你师母今天也在。”

说话间,两人已走到一个屋子前,门开着,跨进门槛,就看见里面满满当当,摆满了一屋子的东西。靠里侧的桌子前站着两个人,正对着桌上的一只残缺的瓷器说些什么。

一个年纪大些,戴着老花眼镜,面容圆润又慈祥;一个年轻些,看着仔细聆听的样子,应该是个“学生”。

察觉到门口的脚步声,长者抬起头,然后就笑了起来,“是小颖到了。”

“师母。”蒋颖将行李放在门口,走进去甜甜的叫了一声,随即又向边上的人打了声招呼。

刘玲似乎很高兴,抱着蒋颖的胳膊左看右看,直道:“三年不见,你好像瘦了。”眼神里是止不住的关切。

蒋颖鼻子里莫名的一酸,却还是只道:“没有,我一直这样呢。”

那“学生”已经告辞离开了,刘老目送他出去时,这才看到门口放着的行李箱,不由转过头来,“这是?”

“师母,我离婚了。”蒋颖垂下双眸,有些不好意思。

刘老也是满脸诧异,看了看自己老伴,确认自己没听错后,才把自己张开的嘴又闭上,只是眼中却还是有些惊疑。

蒋颖知道她在担心自己,不免解释道:“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刘老望了她一会,才道:“其实这些都没什么,人的际遇各有不同,只要经历过,感悟过,然后再往前走就行了。”

“嗯。”蒋颖点头。

“那现在也不着急去馆长那报备了,我看时间不早了,不如先回家去,师母给你弄好吃的。”刘老转而又道。

“好啊。”蒋颖忙笑着应道。

梁老和刘老的住房就在离博物院步行十分钟的地方,等到他们五点下班之后,蒋颖便跟着一道回了过去。

那是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面积并不大,里面却摆放的井井有条,并且也一如既往的充斥着历史文化气息。墙上挂着字画,桌上摆着笔墨,更别说那快放了半屋子的书籍。不过不管东西怎么多,摆在最显眼位置的始终是挂着正墙上的那幅他们年轻时候的结婚照。

那个时候他们还没白发,也没皱纹,两个人靠在一起,对着镜头笑着,穿着最朴素的衣服,却散发出了最真挚的光。

那些旧时光,那些相依靠。

蒋颖看着有些感动,两位老人结婚已经四十多年,却依然恩爱如初,哪怕他们并没有子女。师母不能怀孕,可是尽管如此,梁老也始终不离不弃。

刘老已经进厨房做饭了,蒋颖想要进去帮忙,却被告知不用。

“小颖,到这边来坐会儿。”梁老拉着她往沙发上坐下。

蒋颖知道自己总该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们,所以也不再坚持,只过去坐下。

跟他们说出自己的遭遇并不是件难堪的事,因为他们给予的是真真的关切,可是蒋颖还是感觉到了惭愧。

她知道自己在老师心目中一直是个优秀的人,自主,自立,自强不息,可是当她回顾自己的这三年,才发现她根本没有做到。

“刚刚嫁入沈家的时候,我一直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嫁过去了,就应该把自己应该做的全部做到。我知道那条鸿沟有多大,所以就应该调整自己,摒弃所有的自卑,尽可能的去融入他们。我也确实尝试了,尽力了,可是效果甚微。”

“这三年,我没敢跟谁说过,其实我过得并不好,看似风光,可是背后太多难以启齿的问题。我总是在调整着自己,坦然面对所有的一切,可是有时候又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努力是否有意义。我学会了他们的交际礼仪,接触着他们接触着的东西,可是那根本没用。没人肯定你,也没人陪伴你,我感觉不到自己一丝一毫的价值存在。”

“可是我依然在调整着,努力的调整的,我总想,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下,一切也许都会好起来的,可是到现在,我真的调整不下去了。我做得再多,也永远与那个世界格格不入。”

“所以我还是提出了离婚,我不想我的一生都过在那样的牢笼里,也不想把一个心里没有我的人一直绑在身边。”

“老师,您一定对我很失望,原来我可以做很多事,可是现在就单单一个好妻子好太太的角色我都做不好,原以为自己很坚强,可是连这些事情都承受不住……”

将事情原原本本讲完,蒋颖低下了头,她为自己的失败无地自容。

梁老静静听着,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叹了口气,“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那样一个环境,你一个人撑到现在很是不容易。感情需要经营的,婚姻更需要经营,而且这不是一个人的事。”

一个平凡的女孩嫁入豪门,想要立足,不单单是她一个人的优秀与坚强就可以成功的,她需要有个人支撑着她,给予她信心,与她携手共进。

而她,偏偏没有。

她所需要的那个人,不曾站在他身边,甚至都不曾给予她一次援手。

蒋颖听着梁老言语里的话,禁不住热了眼眶。她可以足够坚强,可是她也确实需要那么一个人,能够支撑着她,哪怕只有一点点。

她对沈明铮,不是没有期待的。

“好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还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你能离开那样的生活又何尝不是一件勇气。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梁老又关切的问道。

蒋颖抽了下鼻子,笑了笑,“其实离婚后沈家给了我很多东西,甚至原来住的地方也给了我,我之所以离开,就是不想背负着太多。我想重新开始,彻底摆脱沈太太这个身份,我想我是可以的。我打算在您这忙完后,等我彻底平静了,呵,让您见笑了,再去找份喜欢的工作……哦对了,其实这三年我一直没有疏于练笔,我常常一个人待在沈家,没有事情做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就把时间都用在画画上了,这次离开沈家,我把它们都带出来了。”

蒋颖说着,就走到墙角把一个行李箱拉出打开。

那是一只二十四寸的行李箱,里面却毫无半件衣物,而是整整齐齐的放满了一箱子的画筒,长长短短,各不相同。

三年的心血,尽在于此。

蒋颖从中抽出一卷,放在茶几上,打开。

“老师,请您过目,我想我应该可以胜任您身边的工作的。”蒋颖回头笑着,眼中有着近三年从未有过的神采。老师需要的是有绘画和历史基础的人,她两样都没有退步。

梁老侧着头看着,却是怔住了。

他教课数十年,学生无数,可是真正有天分有才华有灵气的屈指可数,她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她毕业时他也一度关心过她的去向,并在毕业之后一度邀请过她跟他一起工作,可是最后只是得知她即将嫁入豪门。

他对她的选择保持缄默,心中却是无比惋惜,他预感着一颗新星就此陨落,她太年轻,而那个世界太精彩,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想错了。

那是一幅大幅油彩画,他是国画油彩画双担,在教了那么多学生后,也终于教出了一个能够国画油彩画双担的学生,只是现在她油彩画的水平再不似从前。

背景晕染着浓烈的颜色,绚丽,张扬,一个少女站着,梳着辫子,手捧鲜花。所有的颜色层次分明过渡自然,所有的线条又流畅婉转不露痕迹,如非扎实的基础和洞察能力,根本做不到这种地步

只是,梁老却无法评价。

少女的容颜是美的,饱满,静谧,可是她的一双眼,却让人感到了无尽的悲伤。不是留于表面的悲伤,而是直击心扉,让人只要触及,便无法闪避。悲伤到哪怕她的唇是淡笑的,也感觉不到半丝欢愉。

梁老作画几十年了,深知一幅画的灵魂,一个作者可能在其中诸如的情感,虽然有些是自知的,有些是不自知的。

绚丽又悲伤,安静又绝望。

一如她过去三年的时光。

她不自知,便已流入笔中,落在纸上。

“小颖,你这幅画要留着吗?”最终梁老依然没有评价,而是如此平淡的问道。

蒋颖摇摇头,“这些画只是闲暇时所作,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所谓留着,就是要自己珍藏。

梁老点点头,“前阵子我以前一个学生,找到我想要给我办个画展,我以前一直没兴趣,现在却想通了。我想着到时候要是能卖出一张半张,多出的钱做点慈善的事也是好的,总比那些画白白放在家里要有意义的多,到时候就你这副画也一起挂上吧。”这画虽好,留在身边也没什么好处。

“……”蒋颖听着这话,却是惊呆了。

作为他们这些学画画的,自然知道开个自己的画展代表着什么,而自己的老师是极有资格开这个画展的。早先年的时候,可是有多少人上门求画,甚至不惜花重金啊!

可是,她又算什么呢?一个不为人知的,甚至还未出茅庐的学生而已。

“老师,这不妥吧。”她受宠若惊。

梁老却是摆摆手,“有什么妥不妥的,我说行那就行了。”

“说得是,我看也行!”这时,刘老从厨房走了出来,看着画也道。

“师母!”

刘老只笑:“你还不相信你老师么,他说行就一定行。再说了,我虽然不是专职学画的,可是也看了那么多东西了,这幅画多美啊。就是我看老梁你也应该多学学人家年轻人,你看小颖画的多别致,你就整日知道画个瓶瓶罐罐,你不闷我都觉得闷!”

“哪里闷了,瓶瓶罐罐多么有意思!”刚刚还一派老成稳重的梁老听到老伴这么挤兑他,顿时有点着急。

刘老却只是瞅了他一眼, “再有意思也不能把厨房里的糖罐盐罐拿走害我半天找不着啊……”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梁老一听她提起这茬,顿时又熄了火。刚开始画静物画时没少找参照物,当时经济条件不好东西贫瘠,找了半天只找到糖罐盐罐茶壶热水瓶之流,结果一用就是好半天,没少挨训。

蒋颖听到他们斗嘴,忍不住笑了,转而又有些羡慕。

这些爱情她未曾经历过。

刘老做了四菜一汤,饭菜很快上桌。

蒋颖已经多久没在家里跟人一起吃饭了,心里不免温暖着。

当天晚上,蒋颖未能抵得过刘老的盛邀,只好住了下来,她原是想着出去随便找个旅店住下。只是他们邀她长久住下的请求却是不能答应,她总得找个自己的房子。

她不想太过麻烦人。

她需要有自己的地方,然后自力更生。

她也知道老师和师母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好,五年前,还在大学的时候,师母突然在路上心肌梗塞休克,是她及时施以按压和人工呼吸将她救了回来,他们为此一直记在心上,而她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

>>>点此阅读《和你离婚》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叶汉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15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