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宠治愈:姑娘她神秘又多金》小说最新章节,叶遥 孔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超宠治愈:姑娘她神秘又多金

小说:现言甜宠

作者:小绥

角色:叶遥 孔情

简介:本念出生在一个专制的家里,父亲重男轻女,母亲懦弱愚孝,她在家沉默寡言,在学校当炮灰。
然而,当叶遥和本顾家两人离婚后,却震惊地发现,自己一直以为一无是处的女儿居然是位富到流油的有钱人。
就连身边的朋友都各各气宇非凡。
本姑娘她神秘又多金,日常将开挂当饭吃。
顾慕✖本念
超宠甜文,开挂人生,爽文一篇,友谊长存。

书评专区

《超宠治愈:姑娘她神秘又多金》小说最新章节,叶遥 孔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超宠治愈:姑娘她神秘又多金》第5章 好人有好报免费阅读

她正打算关屏,就见顾慕发了信息过来。她们没加微信,所以就只是单纯的信息。

她退出微信,点开短信。

顾慕:本姑娘,是不是该给顾先生的饭局定个时间了?顾先生已经饿的肚皮贴背了。

本念嘴角一勾:改日,近来忙。

收好手机,她才出门,然后踩点进了教室。

和以往不同,这次铃声响了,班上也不见安静,特别是看到本念进来后,教室又炸了。

那个曾经倒数第二,慷慨让本念抄他答案的,如今成了倒数第一,但这并不妨碍他热闹。

他戏瘾犯了,蹭地起身,英腔学的有模有样:“哦,我的女王陛下,听说您创了新高,为我们15国取得了极高的荣誉,哦,我的老天爷,我是说,您是大大滴棒,您是大大滴牛逼,我滴女王陛下!”

不知道哪来的捧哏:“靠,超封神的欸~”

一个班绝对不只有一个戏精,新倒一刚说完,劳委就跟着演了起来。

他慢吞吞地走过去,优雅地捧起本念地答题卡,如视珍宝:“哦,倒一兄,我是说,你看,这宝贵的答题卡,我想是该裱起来了,哦,你看,挂在这好呢,还是挂这呢?”

班内哄堂大笑,就连刚进班地班主任也笑得眼弯嘴弯:”好了好了,回去做好,把东西还回我们的本学神。“

“遵命。”

“喳。”

见所有人都归位了,班主任这才逗劳委:“要裱也要用真金裱啊。”

劳委喊穷:“没钱呐~”

然后他指着本念:“您看我们的本学神,连阿衰翻烂了都舍不得换,可见我们15国有多穷。”

被点名的本念在哄堂大笑下,拿着阿衰的手顿了又顿,眼眉难得的微弯。

按照规律,每次大考成绩一出,都要有一场家长会。

但是本念的家长会,本顾家和叶遥参加的次数屈指可数,一个忙着出差,一个忙着陪小三。

夜幕降临,叶遥出现在校门口,精致的打扮与以往截然不同,也在人群中尤为突兀。

尽管她已经四十来岁了,身材却保养的很好,叶遥穿着新买的裙子,将腰身衬得恰到好处,脸上画着十分精致的妆容。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奔三的女人呢。

本念并没有什么惊讶,她将叶遥带到座位上,这里的家长会并不需要学生,因此很多学生一将自己的父母带到座位就回家去了。

本念担心本顾家来学校找麻烦,因此在校道上随便找了个长石凳 ,就坐了下去。

她人都还没坐热,就见有人在她身旁坐下。

她抬头看去,有些诧异:“顾慕?”

顾慕嗯了声,给她递了个巧克力蛋糕:“恭喜。”

“谢谢。”本念下意识道谢,她接过蛋糕问,“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慕说:“孔情,你班主任,我妈。”

本念震惊片刻,又恢复原样:“这样,来接班主任的?”

“嗯。”顾慕,“顺便来接你。”

本念闻言抬头静静地看着他。

顾慕问:“本姑娘不给接?”

本念吃了口蛋糕:“吃人手软拿人手短,又欠顾先生的请,又吃顾先生的蛋糕,本小姐不敢拒绝。”

顾慕闻言低笑,低沉温柔的嗓音格外好听,本念第一次觉得耳朵发烫。

顾慕含笑说:“那是顾先生的荣幸。”然后抬手拂掉她肩上的落叶。

本念吃完蛋糕,顾慕将垃圾拿去扔,垃圾桶有些远。

本念看了眼顾慕挺拔的背影,然后打开支付宝,一条条转账尤为夺目。

除了自己那一栋房子的收租,还有银行卡的十几万,十几万的转账,一共有五个,全是宋段那几个家伙转过来的。

她点开微信群,果不其然这些家伙都在艾特她。

宋段:给本小的祝贺费,恭喜阿姨离婚成功。

商渺:+1

陈心愿:+1

陈流年:+1

高连:+10086

然后还有整整齐齐的红包,私聊的,群聊的。

本念在群里统一回信息,发了个表情包,然后将红包一一收下。

她们几人没有哪个是缺钱的,确是最喜欢给对方发钱,无论什么节日,都会有发钱这个程序。

群发还不够,还要私发,当别人在为了谋生而风吹雨打时,这群人却在把转账当饭吃。

高连此时应该没有在泡妞,因此本念一发信息就跳了出来:啊小,期中考成绩怎么样,你哥我教的数学满分没有。

本念:满分了,年级第一。

然后群里齐刷刷地出现了红包,然后是齐刷刷的本小真棒。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群二十来岁的人在养孩子,一群人年纪轻轻就开始当爹又当娘。

宋段:不过你爸从高利贷手里跑了,你们近期小心。

本念:ok。

顾慕回来离着本念一拳之隔坐下,余光瞥见她的微信界面,然后掏出手机,输入她的电话号码,添加通讯录。

本念看着弹出来的信息,新添好友。

顾慕声音温润:“劳烦本姑娘通过一下?”

本念闻言头也没抬:“好。”

家长会结束,已经是九点了。

叶遥和孔情最后出来,叶遥的眼睛还泛红,大概是知道本念的成绩后太过高兴,喜极而泣。

孔情也了解到了本念的家庭情况,心里全是心疼。

她惊讶的看着本念和顾慕站在一块:“本念,你们这是认识吗?”

本念颔首。

孔情笑道:”这么巧啊。“

她朝叶遥解释:”这是我孩子。“

叶遥恍然大悟,然后笑道:”那还真是巧,顾慕还帮过我们呢。“

顾慕说:”举手之劳。“

孔情笑问:”你们怎么回去?“

顾慕抢说:”我顺路送回去吧,她们就住在我们楼上。“

”哈哈,这么巧的吗?那太好了,不介意的话一起吧,本念妈妈。“

本念坐在副驾驶上,后面两个年龄相仿的正聊的正欢。

顾慕递给本念一瓶温的巧克力牛奶,然后又给后面的二位递了两瓶。

据说跟人聊甄嬛传,那感情能直线上升,目前来说,这说法没错,反正叶遥和孔情是这般的。

而在车的后面,本顾家正一脸阴沉地盯着这辆车,刚开始看到叶遥这女人时,他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要不是本念这丫头在这,他还真就找不到人了。

看样子这对母女日子过的挺滋润的。

车内,两位甄嬛传死忠粉正聊得正欢,就被一通电话打断了。

叶遥接通电话,一下又一下地应着。

“怎么这么突然啊?出差几天?半年?啊,好吧。”

叶遥挂了电话,孔情问:“出差半年?”

叶遥有些忧心:“是呀,今晚就要出发。”

孔情:“那是不是就只有本念一个人在家了?”

叶遥:“大部分时间都只有一个人呢。”

孔情:“没事,我们帮着照顾,放心吧。”

这次地出差来的匆忙,叶遥三两下收拾就赶了出去。

楼下顾慕做完早餐,就见孔情皱着眉在想着什么,皱了又松,松了又皱。

半响她问:“顾慕,我想叫本念下来一块吃饭,但是本念这孩子平时安静地很,我怕突然叫她下来吓到她,但是又怕不吃晚饭。”

顾慕没点破本念有阿姨做饭,只是说:“我给她装点上去吧。”

想着两人认识,孔情点头:“也好。”

顾慕按下门铃,却见开门的是一男的,依照记忆,大概是叫高连。

高连也认出了这个帅哥,他朝里头喊:“本小,顾慕来了!”

又转头招呼顾慕:“进来坐着吧。”

本念散着头发,依旧短袖短裤,笔直雪白地的细腿十分好看,她随手扎起头发问:“顾慕?怎么了?”

“送晚饭。”顾慕将保温盒递了过去,“我妈担心你没吃晚饭。”

本念应:“谢谢,雪中送炭,高连这家伙突然跑过来,又将我的饭给抢了。”

高连抹了抹鼻子:“这不是失恋的人胃口大吗?突然失恋了,肯定要找小小找安慰啦。”

“哦对了,你有空吗?”本念看向顾慕。

顾慕:“有,需要帮点什么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帮忙听下高连诉下苦就可以了。他就只是需要找个人来听他说话,宋段在国外出差,商渺她们都在忙,所以才找这儿来。”

“好。”

高连点头:“也行,顾慕,我跟你说,我女朋友,哦,不,是前女友了,她……….”

高连的每一段感情都不长,但是却很能讲,这么一讲就是两个多钟。

顾慕边听他讲,边盯着本念吃饭,见她吃完了,就起身收拾拿进厨房去洗,还时不时的“嗯”着来回应高连。

然后见他说完了,这才起身将高连拐出屋外。

送完两人,本念打开电脑数位板开始画画。

她更新的时间不定,她的漫画都是在一定时期的历史背景下,专门讲述中华文化故事,因为内容脑洞大,蕴含知识丰富,画风受大众喜爱。

因此受到了很大关注,尤其是学历史的那群人,格外狂热于此。

学校也强烈推荐学生去看,画完,本念以小绥的身份更新,不到一秒,阅读量和评论蹭蹭往上涨。

本念见更新成功便关了设备,躺回床上看了四十分钟的书,便开始睡觉。

次日本念踩着八点的时间起床,刚洗漱完,就听见门铃响了,她看了眼屏幕,顾慕带着朝气的俊脸还余留刚起床的痕迹。

刚打开门,就见顾慕端着份早餐进来:“顾先生给你送早餐。”

本念挑了挑眉:“顾先生吃过了吗?”

顾慕:“本小姐希望顾先生吃了还是没吃?”

本念从厨房端出两杯豆浆:“坐吧,早餐看起来很美味,不过后面不用准备的,我这里有阿姨帮忙,天天跑上跑下的,本小姐过意不去。”

顾慕接过豆浆:“这些是给本小姐考第一的奖励。”

他好看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杯沿,明眸凝视着面前的人儿,“你真以为是我妈让我送的早餐?我刚刚哄她说你家没阿姨,你也不会做饭,这才抢到机会上来的,本小姐这是要一巴就将顾先生拍死在沙滩上?”

本念抬手摩挲着太阳穴,这还是第一个能让她无措的人,高连他们都还可以怼回去,面前这个却怎么都拒绝不了。

她叹了口气,粉唇轻启:“你随意。”

说完喝起了粥,甘甜可口。

“早餐很合胃口。”顾慕说的很肯定。

“嗯。”本念点头,“做得很好。”

这不是客套,是真的合她的口味,就连照顾她多年的阿姨都做不出这么恰好来,和心愿的又完全不是同一种感觉。

“好。”

两人有一下没一下地交谈,早餐吃完,顾慕将东西洗干净才下去。

当日下午,本念没带包,下了楼。

小区外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本顾家浑身伤痕,黑眼圈大的将人的年龄直接加了十岁,他阴沉着脸,一动不动的盯着本念即将出来的身影。

昨晚刚走到一个小巷的时候,突然见鬼的碰到了那群受高利贷的。

他转身用处了吃奶的里,然后跑了好几条街,还躲进了垃圾桶里,这才逃过一命。

本顾家见她刚要踏出小区,就被一辆豪车拦住了。

驾驶座上的男人下颚线分明,这人本顾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正是那日绑他的那男的。

顾慕问:“上车,我送你。”

本念也不客气,她道了声谢就坐进了副驾驶,顾慕这才问她:“去哪?”

“第一人民医院。”

顾慕闻言扫了她一眼:“哪不舒服?“

”没有,去看人。“

她中途下车买了篮水果,要看的人是保安的妻子,一个频繁做手术,常年窝病床的女子。

她的脸被病情折磨的十分消瘦,脸色并不健康,只是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看到本念来了,她笑着招呼:”本小姐来了?”

“嗯,身体好些了吗?”

赵保红着眼接过水果篮,他的妻子柔声应着:“好了很多了,谢谢本小姐的关心。”

“那就好。”

探望的时间并不长,本念走到病房门口。赵保也送到病房门口,男儿有泪不轻流,他却红透了整双眼珠,血丝描绘着。

他恭敬地鞠了个躬,然后说:”谢谢本小姐。“

本念平静地说:”不用,好人有好报。”

她就像一个精致的瓷娃娃,冷冷的似乎没有感情,但是赵保却知道,眼前这个几乎没有情绪波动的女孩心有多善。

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他们。

本念在赵保的二次鞠躬下离去,然后转弯走向在门口等候的顾慕。

拉好安全带,顾慕说:”刚刚那个是我们小区的保安。”

“嗯。“本念顿了下继续说,”我去看他的妻子。”

顾慕道:“好。”

他没有问为什么,只是说好。虽然平时本念的情绪变化就不大,但是这次明显的感觉的出她的情绪不高。

顾慕开着车,外面开始下起了雨,由小到大。

半响,本念才看着外面顺窗而下的雨水,开口说:“顾慕,好人会有好报的。”

顾慕应:“嗯。”

本念阖起了眼睛,进入浅眠。

顾慕见状找边停了车,取出外套轻轻盖在她身上,这才重新启车。

本念陷入浅眠,回忆渐渐出现。

那年的她还是六岁,在因为拿了满分被本顾家用藤条打完后,她趁着本顾家撕卷子的机会跑了出去。

她跑出去的瞬间,阳光打在她身上,仲夏,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温暖。

她披散着头发,短裤已经被抽的破了许多,皮肤上全是血迹。

别家孩子都被父母捧在手心的时候,她狼狈的在外面,像个野孩子一样躲着父母。

她深吸了口气,踉踉跄跄地朝外跑,她不知道该往哪去,于是挑了个最能藏人地公园跑去。

却没想到碰到一个跟她一般大小的男孩,然后那个男孩一愣,立在原地嚎啕大哭,她顿时明白那个男孩被她吓哭了。

然后就是一个奔三的女人闻声过来找到了这男孩,看样子是男孩她母亲。

她边安抚着男孩边用嫌弃的眼光扫视她,嘴跟本顾家的鞭子一样冷漠:”哪来的流浪儿,大白天的出来瘆人。“

“别哭别哭,野孩子一个而已,咱们不哭,妈妈给你买雪糕吃好不好?”

女人冷落了几句,带着还在哭哭啼啼的男孩离去。

本念则沿着她们的反方向走去,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藏她的小角落,她脑袋一片空白,就这么安静的出着神。

突然一件外套盖在了她身上,带着上一个人的体温,暖香暖香的。

她抬头望去,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那女人的声音如她人般温柔:“哪来的小孩啊?”

这个很温柔的人似乎对谁都很温柔,她柔着声音跟旁边的男人说:“赵保,快去买药,这孩子伤的这么重。”

然后被叫赵保的匆匆赶去买了药,看着自家妻子给小孩上药,声音柔和:“痛不痛啊?痛了要说哦。”

本念摇头,这点痛算不得什么。

赵保的妻子笑说:“真是个坚强的孩子,这么厉害呢。”

赵保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喝的,他给了她一瓶温的巧克力牛奶:“巧克力可以充饥,温的,暖胃。”

本念似懂非懂的看着赵保,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的把赵保给逗笑了。

女人上药上到了本念的大腿,她将烂成条的短裤往上提了提,一个心型的胎记印入眼帘。

女人惊叹道:“好漂亮的花呀,是宝贝自己画的吗?”

本念闻言看着自己的大腿,摇头。

没人说好看。

她看向赵保,小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

“赵保……”

“欸。”

“赵保…..”

“欸。”

“赵保……”

“在呢。”

然后她转头看向女人,明如镜的大眼一动不动,女人被萌到了,她笑着说:“高柔。”

“高柔。”

“在呢。”

“高柔。”

“欸。”

“赵保,高柔。”

“在呢。”

“欸。”

这对夫妻十分的相似,都是温柔到骨子里的人,仿佛这世间就没有什么不能被他们柔化般。

雨越下越大,但是车内却越来越安静,不安似乎被雨水洗刷。

顾慕抬手轻柔的摸着本念的脑袋,渐渐的她蹙着的眉慢慢的放松。

然后贴着他的手掌安稳地睡了过去。本念脸小,皮肤也嫩,顾慕恨不得掐下看能不能流水,但是又怕扰到熟睡的人。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熟睡中的人,陷入深深地沉思,却让人读不懂。

十来分钟后,雨已经停了,本念才缓缓醒来,还在朦胧中蹭了蹭,等发现不对的时候,才惊现那是顾慕地手。

她立马正起身子,呆呆地看着顾慕,好半响才说:“不好意思。”

“没事。”细腻的触感还在手指流荡,顾慕摩挲着指尖,余温滚烫着心尖的悸动。

本念这才回过神来,她环顾四周,发现是楼下的停车场:“到了怎么不叫我啊,还让我靠着你的手睡,手酸不酸。”

顾慕说:“一点,就睡了一小会,影响不大。”

“好。”

>>>点此阅读《超宠治愈:姑娘她神秘又多金》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小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3014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