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豪门弃妇被魂穿后,渣总真香了》许子恒 江言雅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豪门弃妇被魂穿后,渣总真香了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小豌没有豆

角色:许子恒 江言雅

简介:【魂穿+先婚后爱+萌宝+打脸爽文】
传闻许少娶了个名不见经传的丑小鸭,还说他老婆唯唯诺诺拿不出手,就连应酬都要带个小明星。
又闻许少风流成性绯闻缠身,连漂亮女职员也不放过。
不料那传闻中的漂亮女职员竟敢公然跟他叫板,许少乖得只差当场跪搓衣板。
原来传说中的丑小鸭竟是巾帼不让须眉,美得不可方物的白天鹅!
“老公,我马甲掉了”
“没事,再换一个玩”
“老公,有人说我高攀你”
“不,是我死皮赖脸追的妻”

书评专区

小说《豪门弃妇被魂穿后,渣总真香了》许子恒 江言雅完整版免费阅读

《豪门弃妇被魂穿后,渣总真香了》第5章 我柔弱?我演的免费阅读

空气里都弥漫着硝烟。

若非碍于是在公共场合,依照林贝儿嚣张跋扈的个性,早就掀了桌子。

面对着江言雅的不急不躁,林贝儿心里窜起的火简直无处可发,指节被他掐到泛白,咬紧的牙关让她看上去格外凶狠。

可江言雅并没有想要接招的意思,她真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不想让我老公看见你的真面目的话,最好放尊重点”,江言雅冲着林贝儿身后笑了笑。

林贝儿回头一看,原来是许子恒来了。

那变脸的速度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娇滴滴的唤了一声“子恒”便迎了上去。

江言雅始终端坐着,面带微笑,轻轻扒拉着手腕上的钻石手链。

许子恒没想到会在餐厅碰见江言雅,站在距离她两米的地方,两个人四目相对。

正宫跟宠妃见了他这个陛下,却没有分外眼红。

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江言雅支着脑袋看着许子恒,一语不发。

“子恒,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小雅姐”,你就演吧,刚才的嚣张跋扈现在却变得小鸟依人了。

“嗯”许子恒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到江言雅的对面桌坐下了。

林贝儿回头冲着江言雅挑衅的笑了笑,江言雅对她翻了个白眼,‘幼稚。’

许子恒的位置刚好可以清楚的看见江言雅的一举一动,他坐下之后才认认真真的把江言雅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

没想到那平日里围着灶台转的女人 ,今天摇身一变竟然……竟然如此好看。

确切的说,像变了一个人,漂亮且贵气。

眼前的江言雅,就像一朵盛开在悬崖的百合,那种遗世独立的孤傲,让人看的挪不开眼睛。

林贝儿察觉了许子恒的目之所及,心里有些不痛快,于是说:“子恒,要不我们过去跟小雅姐一起吃吧,我们这样好像不太好。”

“不用,就坐这里。”许子恒已经习惯了把她这个法律上的妻子当个摆设,这样井水不犯河水就挺好。

江言雅从头到尾都没有抬眼看过旁边的一对狗男女,自顾自的切着牛排,细嚼慢咽的吃着。

“小姐,隔壁桌的先生送了您一瓶酒。”

服务员给江言雅端过来一瓶酒。

她顺着服务员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位穿着打扮跟长相气质还不错的男士。

虽然敢许子恒比差了一截,但是,放在人群里也是非常出挑的了。

她朝那人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服务员拿过来的酒。

加拿大安大略省**酒庄的冰酒,这瓶酒的价格应该在人民币两千块左右,不算很贵,也不算便宜。

在这种规格的餐厅,第一次就用这个价格的酒来送一个陌生女人,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也是一个情场老手。

投之以琼瑶,报之以琼琚,更何况许子恒也在这里,怎么能不好好利用一下这个机会呢。

江言雅很识趣的举杯,对着这个男人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这个男人起身对着他略微点了一下头,径直朝她走了过去,非常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江言雅又怎么会不知道来人的意思呢,她掀起眼皮扫了一眼面前温文尔雅的男人。

这男人看着还不错,想到对面桌的那对狗男女,江言雅就来了劲,“请坐。”

简单的寒暄,男女之间搭讪最常见的流程,一边吃一边聊。

跟许子恒那万年冰川脸不同的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幽默风趣,逗的江言雅时不时的笑出声来,那声音听到许子恒耳朵里只有那么刺耳了。

他把手里的刀叉重重的扔在桌上,吓的林贝儿一机灵。

江言雅怎么会不知道许子恒不高兴呢,可她就是故意的,看见许子恒生气了,她就开心了。

“子恒,你做什么?”林贝儿没有来得及拉住许子恒,许子恒已经走到了江言雅身边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

“谁允许你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许子恒的声音不大,但是声音却冷得吓人。

坐在江言雅对面的男人也被许子恒的气势给怔住了,“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我在管我自己的女人,你有意见吗?”许子恒把江言雅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拽到自己怀里。

这人的力气实在是大,江言雅被他拽的胳膊疼,“快放开。”

“你的女人?”男人甚是惊讶。

江言雅顺势往许子恒怀里靠的更紧,揽着他的胳膊,说:“这位是我先生。”

“你先生……”这男人朝着林贝儿的方向看过去,指了指,“那……”

“那是我先生的情人。”江言雅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情。

“江小雅!!”许子恒明显发怒了。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这样戳穿自己,让许子恒觉得很没有面子。

那男人浅笑一声,摇摇头,说“打扰了”,说完,他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刚才的那个笑意味深长,看在许子恒眼里像是挑衅。

江言雅看见人走了,便松开许子恒的胳膊,又坐了下去,对于许子恒的暴怒并不在意。

许子恒气氛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这饭也没胃口吃了。

尤其是看见江言雅一幅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样子,许子恒就更加来气。

他拉开椅子黑着脸坐到了江言雅对面,强忍着怒火,说:“说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贝儿看见他们两个人聊天,立马戴上墨镜跟了过来,“子恒。”

许子恒扬起手,制止了林贝儿,示意她不要说话,林贝儿只得乖乖的坐在了他旁边,死死的瞪着江言雅。

“什么干什么?”江言雅一脸无辜的看着许子恒。

“别跟我装,你是失忆了不是脑子坏了,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但是,你最好不要跟我惹事。”

江言雅眨巴着大眼睛,委屈极了,装柔软谁不会呢。

“我就是失忆了才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以前是什么样的,我自己也不知道呢,不过我感觉得到你不喜欢我,可是,你不能这么欺负我吧……我什么都没有做,你要是生气我花了你这么多钱,你把卡收走就是了,我自己可以去工作赚钱的。”说着江言雅就要从包里把卡翻出来给许子恒。

“行了行了,你不用给我,自己留着吧”许子恒扶着额,只觉得头疼得紧。

自己不过说了一句,这个女人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自己还挑不出错来,真是烦透了。

林贝儿在一旁看得脸都绿了,可是许子恒在旁边,她又没办法发作。

许子恒整理了一下衣服站了起来,看了江言雅一眼,又说了一句“记得去买手机,别让我找不到人”说完许子恒憋着一肚子火走了。

林贝儿跟在后头追了上去,还不忘回头瞪了江言雅一眼,好好的一个约会就这样让江言雅给搅了兴致。

“子恒,刚才你都没有吃多少呢,要不我们再去其他地方坐坐吧!”林贝儿揽着许子恒的胳膊,询问他的意见。

“不了,没胃口。”

“那……”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许子恒制止了,“乖,我还有工作,你自己去逛吧,叫肖秘书结账就好了。”

“好吧,那你先去忙,不要太辛苦了,尤其记得按时吃饭。”

许子恒虽然在某些事情上混账了些,但是对待工作却是一丝不苟,忙起来的时候,还真是废寝忘食。

否则凭他年纪轻轻的,也不会在接手家里生意的短短几年内,让许氏这个集团公司的业绩蹭蹭往上涨。

林贝儿刚要亲一下许子恒的脸颊,抬眼间恰好被从餐厅出来的江言雅看见了,只得作罢。

她知道许子恒的脾气,若是私底下两个人的时候,林贝儿想要腻歪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就行,但是,当着江言雅的面,许子恒从来都不会让她有拿捏自己错处的机会。

江言雅戴着墨镜,看不见眉梢眼角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她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迈着从容的步伐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与许子恒擦肩而过时说了一句,“晚上爷爷跟妈要来家里吃饭,我先回家等你。”

‘回家等你’这四个字说的异常清晰。

许子恒冷冷的应了一声‘嗯’,转身就走了。

林贝儿心里的怒火终于藏不住了,恶狠狠的攥着江言雅的手腕,咬牙切齿的说:“你还真是不死心啊,没看见子恒都不乐意搭理你吗?”

“你以为我稀罕他搭理我么?”

“你什么意思?”

江言雅不耐烦的拍开林贝儿的手,扬起下巴,“他是渣男,你是绿茶,绝配,我乐见其成,又何必去自寻烦恼?”

在江言雅心里,他是认定了许子恒婚内不洁的,所以,看见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格外恶心。

这话竟然是从那个唯唯诺诺的女人口中说出来的,这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强大气场,让林贝儿有些踉跄。

“不是要逛街么?去吧,记得找肖秘书结账”说罢江言雅冷笑一声,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脚步,回头冲着林贝儿扬了扬手里的卡,“他养我,天经地义,而你,只能从我嘴里吃剩下的。”

>>>点此阅读《豪门弃妇被魂穿后,渣总真香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小豌没有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95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