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饶 萧洌小说《傻子王爷,疯批王妃喊你别装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傻子王爷,疯批王妃喊你别装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然漠

角色:夏饶 萧洌

简介:楚芸秀穿回了八百年前,成了尚书府坠马昏迷的大小姐,还被太医诊断恐患疯病。作为一个掌握历史的女人,为保小命,决定坐实这疯病打死不嫁太子。谁知却被皇上借机赐给了他排行老六的傻儿子。本想当条咸鱼又发现这个任人欺负的傻子,竟是她的菜。于是,自动开启装疯护夫模式,护来护去,这夫越护越不对劲。
楚芸秀:六儿,我是疯儿你是傻~缠缠绵绵绕天涯。傻王爷:啪啪啪,秀儿~
楚芸秀:六啊,泥垢了!咱别装啦!!!

书评专区

夏饶 萧洌小说《傻子王爷,疯批王妃喊你别装了》全文免费阅读

《傻子王爷,疯批王妃喊你别装了》第5章 坑爹之人终被爹坑免费阅读

楚芸秀不是来这寻欢的,自然要找点别的乐子。原本不抱希望能看见的解语花,谁知现下正活生生站在她面前,内心中熊熊燃起的八卦之魂,在欢呼雀跃。

军营那群大汉都是花楼子常客,如意楼里有头有脸的花姑娘小郎倌儿们的背景,早被扒的一干二净。

这柳易寒也不例外,他可是大有来头,是江湖人称天下第一山,玄灵山的弃徒。据传被逐出山门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猛士爱上了他的师父。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在这个迂腐的的时代,师徒禁断之恋不是找死么。白衣公子落了个武功全废无依无靠沦落花楼的下场,楚芸秀着实有些心疼。

传言说的有模有样,柳易寒好像还是个单相思,他的一身武功是师傅亲手废去的。楚芸秀对此说法存疑,这么帅的男人还如此痴情,怎会有女人抵挡的住。

传言什么的,哪有比当面问来的直接。于是她方才借着酒劲问出了心中所想。

“看来楚姑娘对在下颇感兴趣啊。”柳易寒心知这与众不同的女人指的是什么,但他却笑而不答。

楚芸秀见他反应,劲头更足了,不答便是确定,起码百分之八十的传言都是真的。凭她上辈子的经验来看,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很可能他的师父也对他有意思。

言情虐文里不都是这么写么,喜欢师父,师父碍于伦理道德,虐来虐去。

虽然当事人不承认,不过她依旧好开森,哦耶!磕到真的了。

“何苦要在意世俗的眼光。”

“人言可畏。”

“权当放屁。喜欢就去弄到手,管她是谁。”

柳易寒放下手中酒壶点评道:“前四个字粗俗,后面一句惊世骇俗。”都说楚家大小姐脑壳子摔出毛病,他怎么觉得摔了一跤摔通透了。

通透归通透,说与做是两码事,世俗的眼光与手中的酒壶不一样,不是想放就能放的。

见这人畏手畏脚,楚芸秀对此话题适可而止,只得不开心的小声嘀咕着,“实践出真知,搞不好还不是单相思呢!”

红衣妖娆的男子恰巧一曲演罢,他抬头赞道:“楚姑娘这哪是惊世骇俗,这叫洒脱。易寒啊,你要有楚小姐一半洒脱,也不会躲在这种地方。”

“你看你看,有人认同我的说法了。”盯着夏饶一步步走来的翘臀,楚芸秀舔着嘴唇说道。

“夏饶说的是,要洒脱。”柳易寒嘴上说着活得洒脱,心里却想着那句不是单相思。他倒满一杯酒,对着楚芸秀双手奉上。

“借姑娘吉言了。”

“……”

竟然听见了!习武的人都这么耳聪目明的吗?楚芸秀尴尬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酒杯沾桌,夏饶也扭着妖娆的身姿行至眼前,“姑娘三言两语即可为人排忧解难,那不妨也喝了夏饶端来的这杯酒,为夏饶也解一下心中苦楚可好。”

“好好好!”楚芸秀在夏饶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都说青楼之人故事多,她不介意当一下知心大姐姐的角色。

楚芸秀出格的动作,让蹲在角落啃鸡腿的小桃惊得合不拢嘴。她瞧着丫鬟的眼神,搓搓手悻悻一笑,这借酒劲耍流氓的毛病怎么就改不掉呢。

“小桃快来。”楚芸秀对着小桃招手,想缓解一下持续的尴尬。

小桃咽下嘴里的肉肉,怯生生的说道,“不去。”

结果她更尴尬了。

夏饶娇笑一声,酒杯已递至眼前,他这杯酒恰到好处的缓解了几乎石化的某人。

楚芸秀仰头喝下,听他将故事娓娓道来。

“夏饶江北平成县人。”

“家父夏道斌,泰安二十年进士出身,官赐七品县令,就在平成任职。”

楚芸秀嘬着酒杯,听出点奇怪的东西。按他自己所言,夏饶可是标准官老爷家公子哥,出现在秦楼楚馆实属不该不该。夏道斌?等等?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楚芸秀开始搜索起楚皇后断断续续的记忆。

“泰安二十六年,应州知府贪贿案牵扯下属各县,平成县也在其中。”

楚芸秀搜出了相应的词条,应州知府贪贿闹得挺大,不止牵扯下属各县,皇亲一并也扯了进去。当年案发时就斩了不少,本以为风波已过。谁知两年后泰安帝又下令再查,结果牵扯出萧洌的母家,萧洌官拜吏部尚书的大舅卖官鬻爵被斩,严国仗也因年迈病死狱中。

这要提一下镇远将军,可能当兵的都有点轴,军粮少就少了,都过了两年还管它干甚!结果将军非要皇上明查,一查不大要紧又查回了贪贿案。这下算是给人当了枪使。

萧洌是个非常人哉的,听信谣言,把舅舅跟姥爷的死,全算在了申请重查的镇远将军头上。萧洌本就在隐隐记恨着,泰安帝又好心办了坏事,将萧洌与楚芸秀凑成了一对儿。

开始萧洌还是能忍的,毕竟没什么确凿证据指向镇远将军诬陷,但是自打他登基执掌大权以来,又翻出此事。事过许久幕后动手人早已善后,各种矛头全指向背锅的镇远大将军,于是史上年度最惨悲情大戏开始上演。

萧洌满门抄斩了将军府,楚皇后姓楚倒是不算将军府的人,但是她哪能受得了这因猜疑而起的欲加之罪。加之萧大暴君的所作所为,她爆发了,提枪上了理天殿,去求那天理。

结果就是暴君超长待机,楚皇后英年早逝……

楚芸秀是真没想到逛个花楼,还能听到这堪称万悲之源的故事。但是,现在,萧洌关她屁事啊!这破案子自然也不关她鸟事儿。

但话已经说出去,这知心大姐的人设还得立,且听夏饶要说什么吧。

“家父两袖清风,向来克己奉公,此番是给人顶了罪。父亲死后,母亲也跟着去了,留下十岁我一人无依无靠,多亏白教主伸出援手,我才得以活下去。”

想起双亲的故去,夏饶趴在桌面上失声痛哭。

楚芸秀想安慰几句,又不知如何开口,这故事里她也曾是个悲剧啊!

夏饶猛然抬头双眼通红,“你说那群同流合污的贪官污吏,该怎么办?”

“他们该死。”

夏饶双手按着楚芸秀的肩膀,“你知道害我们破人亡的人是谁吗?那根本不知明查为何物,就拍了板子的人是谁吗?”他说着两手一点点向楚芸秀脖子掐去。

两手相聚,拘着楚芸秀脖颈,夏饶喊出一句话:“他叫楚怀安!”

卧槽!楚芸秀蒙了。

她还没愉快地施行她的坑爹大业,怎么就被爹坑了。

>>>点此阅读《傻子王爷,疯批王妃喊你别装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然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929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