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人湛,景载权《一不小心混成娱乐圈玄门双料大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不小心混成娱乐圈玄门双料大佬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厚积而起

角色:闻人湛,景载权

简介:(玄学娱乐圈+古穿今+轻松宠文)闻人湛,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影视歌都是事故,专门捆绑蹭热度。人称——行走的瘟疫!谁知,大梁郡主闻人湛突然穿越过来。从此资源倾斜,气运逆天,一不小心,混成了娱乐圈、玄门双料大佬!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替母亲还什么债不行?为什么是婚姻债?景载权:坚定唯物主义,崇尚科学,破除封建迷信……我老婆除外!

书评专区

闻人湛,景载权《一不小心混成娱乐圈玄门双料大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不小心混成娱乐圈玄门双料大佬》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天地无极、道法自然!破!”

华灯初上,星光大酒店38层,总统套房。

一道金符打在了窗上,玻璃应声而碎。

闻人湛伶俐的娇躯违反了地心引力,凭空翻了个身,撞进了那扇窗户内。

“哗啦啦”,钢化玻璃碎了一地。

破窗而入后,她护着自己的头部要害,像只灵猫,在地上滚了一圈。

顾不上地面都是水,视线扫到了两根柱子,她猛地抱住,以止住自己往前滚的趋势。

不曾想,这“柱子”一点儿也不稳固。

被她这么一抱,竟然也倒下了!

“唔!”一声闷哼。

闻人湛还抱着那两根“柱子”,脸却埋进了莫可名状的位置,触感有点奇怪。

“滚开!”

一声惊喘,气急败坏的声音朝她砸过来。

闻人湛这才明白过来,为啥抱着的“柱子”是暖的、地上都是水。

那不是什么柱子,而是一双腿!

是一双男人的腿!

确切说,是一个正在洗澡的男人的腿!

这个姿势,大型社死现场!

闻人湛呆滞一秒,旋即淡淡定定地松开双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心里默念:“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那点羞涩莫名就没了,她还认真地安慰:“兄弟资本这么雄厚,用不着难为情。”

她没压着后,景载权迅速站起来,听她这话,伸手拿浴巾的动作一僵。

朝她斜睨一眼,脸色漆黑眉头紧皱。

他麻利地用浴巾裹住自己,顺手拿过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机。

声音冷漠带着阴沉:“有贼破窗入室,带保安过来我房间,顺便报警!”

闻人湛:“……”

她被当做觊觎他“美色”而翻窗作案、强行将他扑倒、企图对他行不轨之事的女中饿鬼了?

不过,这男人确实有叫人流口水的资本!

脸已经是男人颜值的天花板,配上他的身材。

啧,养眼!

可惜……

闻人湛盯紧了他的脸:“这位兄台,我观你印堂环绕着一团黑气。在下不才,破解之道略知一二。你要不要……”

话没说完,景载权给了她一个“你有大病”的眼神,迈步出去。

闻人湛摸了摸鼻子,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窗户,无奈失笑:“换我洗澡的时候被男人闯入,还被扑倒埋那啥,我怕是能断了他的根!”

她定了定神,双手懒懒地插进裤兜,也跟着走出了浴室。

这是一个总统套房。

闻人湛左右看了一眼,并无惊异之色,心想:嗯,奢华,但比不得我家王府!

“说吧,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我住在这里;又是怎么爬上28层,怎么打破我的浴室窗户的?”

三连问让闻人湛回过神来。

这短短的一点时间,他已经穿戴整齐、一丝不苟。

九头身,剪裁合体的定制西装着身,纯白的衬衣扎在西裤内,衬得他的腰线挺直。

宽肩、窄腰、长腿……

嗯,还有翘臀!

廊道上的顶灯光线打在他脸上,皮肤白得几乎透光,五官英俊,薄唇抿出一道凌厉的弧度。

刚刚光着的时候有多欲,此时就有多禁欲!

美中不足的是,这张帅爆地心的脸上,张扬着浓郁的杀气!

碍于这点,闻人湛忍住想吹口哨的心思,她眨了眨眼睛,反问:“想知道?”

然后冲他招招手:“把左手伸出来。”

景载权没动。

闻人湛没多大耐性,徒手在空气中画了一道符,倏地打在他额头上:“定!”

定身符一出,他想动也不能动了!

闻人湛懒洋洋地抓住他的左手,抬手吹了吹自己的食指,凝神静气三秒。

冰凉指尖在他的掌心游走,写下一些常人看不懂的符号。

一气呵成,划痕走过之处,金光闪烁。

她嘴里念念有词,最后一句:“功德无量!”

肉眼可见的符咒打入男人掌心,被金光覆盖的掌心微微发烫。

光芒很快消失,他掌心留下了一个金色的符印。

这一瞬,景载权瞳孔地震!

闻人湛抬起头来,冲他慵懒一笑,给了解释:“借你道撞坏了你的玻璃,承了因,这便是还你的果报。”

景载权盯着掌心的金印,脸色更差了:“你以为在我这里搞封建迷信,就能掩盖你的企图?”

“企图?”闻人湛一讶。

她扫了他身材一眼,笑容瞬间变得暧昧:“原来你希望我劫色呀?早说呀!不过现在我没空,下次再满足你的愿望!”

说着,她伸手拍了拍他结实的胸肌,唇角勾着痞笑,毫不留恋地走了。

关门的那一刻,负在身后的手,勾了勾指头。

景载权额头上的定身符,回到了她手中。

他能动了,立即将手机拿在手里:“沈凯,立即封锁酒店,查监控,把闯入我房里的女人给抓回来!”

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认定闻人湛那些小手段都是障眼法。

半小时后——

调出监控看到那张脸,沈凯脱口而出:“这不是……今天晚上表白郁影帝失败,跳楼自杀的那个艺人——闻人湛吗?她跳楼,竟然没落在地面摔死,而是撞进了景先生您的房间?”

景载权愣住,低头看了一眼掌心洗不掉的金印,陷入了迷茫中。

唯物主义?

“明日下班前,把她的资料交给我!”

原创文章,作者:厚积而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88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