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碎道》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碎道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千山老腰

角色:

简介:玄幻-凡人修仙流-无系统-不后宫-洪荒马广意外穿越修真世界,从山门杂役,到搅动八方。从籍籍无名的玄门弃子,到无上仙殿的座上宾。紫府内神秘小树,一步步指引他走上仙途。是真心相助?亦或是另有所图?诛魔戮仙他手持碎梦,疯狂蹿逃他身披血色蝉衣。背后阴人他人猴合体。看一介凡人如何为了不受天道摆布,逆天而行。吞九霄天劫,炼上古玉尸,唤异界万魔。成不灭道尊后却发现仍被天道所缚,崩碎道盘后才发现原来..

小说《碎道》完整版免费阅读

《碎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朱雀大陆

南域某国 百草村

“这回可好了,我们也有机会可以进入仙门了。”

“我们快点回去告诉父亲,叫他也高兴高兴。”两名身穿粗布的少年兴奋的小跑了过去。

晨浩正在街边冲洗沾满泥土的双脚。听闻两名少年的对话,迅速把木桶中的水,从头到脚浇下。

哗!

打了一个寒颤,揉了揉眼角,扭头望向两名少年跑来的方向。

青石街的尽头,一棵苍劲斑驳的老树站在村口,树荫足以覆盖十丈有余,不知见证了多少岁月的变迁。

人群在树荫的怀抱中来回攒动,纷纷指向老树身上的告示,兴奋的争论着。偶尔经过的人也驻足张望,他们也眼前一亮也加入讨论的队伍中。人是越聚越多,极为热闹。

晨浩背起药篓,拧了一把衣角,也走向人群。

告示:玄一宗之所以千年相续,皆因门徒鼎盛。入宗后常有得密法玄妙者,传道造福众生。乃吾辈之善举。现十年一度招收弟子之期,机缘无限。要求二十八岁以下,于九月十五,子时到黑虎山顶望虎台报名。其中万分危机,生死自负———特此告之。

“挤什么挤,看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你难道也想踏云成仙不成?”精明男子揶揄道。

“抱歉!我就是随便看看热闹。”晨浩一拱手并没有计较。

此时太阳刚好透过树荫的缝隙,直射在晨浩身上。

少年中等身材,相貌极其普通,高大威武和玉树临风跟他却是毫无关系。

还算稚嫩的脸上有几道新添的血印,许是什么动物抓的。精神显得有些萎靡,但眼睛如古井一般深邃,绝不像十八岁的样子。

十年了,最初在乱坟岗醒来时,晨浩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变成了一个幼年乞儿。他衣不蔽体,冻得牙齿打架,托着幼小的身体,勉强爬到有人的村子。

本想先讨点吃食,再做打算。没想到竟让所有人都对他冷颜拒绝。最后竟然连垃圾堆都没有找到。

他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居然没有垃圾。因为破旧木材可以生火,废铜烂铁也价值不小,残羹冷炙早已经被其他乞儿或野狗捡食了。

但还是凭借过人的毅力与前世的求生经验,靠采药为生,勉强坚持了下来。

直到第五年的时候,一次长达三天三夜的昏睡,让他感觉到自己的问题。

从那以后晨浩就患上了嗜睡的毛病,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严重频繁。

直到脑海里传来一个极度虚弱的声音。

说他最多还有五年的寿命,药石无救,想要活命,需尽快寻一处道场,提升到祭身境界。之后那声音就再没出现过。

起初他还没太当回事,近半年来,尽管每日上山采药,上窜下跳的可还总是愈发困倦。

渐渐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以他前世在国家秘密部门的见识,确信身体真的出了问题。

经过晨浩的判断,道场很有可能就是世俗口中的仙门。

虽然朱雀大陆的宗门多如过江之鲫,但五年间多次拜山求仙,都被一一冷眼回绝。一个无钱无势无靠山的少年,想进仙门的难度可想而知。

没想到这次玄一宗能来招收弟子。

它的名声可是在方圆万里都如雷贯耳,是实打实的名门大宗。

“终于等到了,希望时间能来得及。”晨浩挤出人群后扭头看了一眼告示,喃喃说道。

是夜—黑虎山

满月高悬,皎洁的月光像把整个黑虎山浸泡了起来,山谷上方浮现淡淡的雾气,如薄纱缓缓飘动。

望虎台方圆千丈,可一览黑虎山全貌。可是台上还是人满为患。报名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一股淡淡的泥土清香,使晨浩精神为之一振,不再有丝毫困意了。

“子时已到,首先恭贺大家能准时赶来。”

只见一个身穿一袭红色道袍的丰满女道士,三十上下,表情懒散,一边说话一边掏着耳朵。

本来下面一片细细碎碎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全都竖起了耳朵,生怕听不清这位女仙的话,晨浩也伸长了脖子。

“本次选拔非常简单,只要跟我走到玄一宗山门,不要掉队即可。中途掉队者会有生命之危。这黑虎山内,猛兽凶禽不在少数。午夜时分更加凶险,希望大家量力而行,莫要自大,白白丢了性命。”

本来安静的众人,瞬间热闹了起来。又开始交头接耳,脸上挂着幸福的表情。真是撞了大运了,选拔就是走路啊,无非就是远一点罢了。

红袍女子见众人一脸天真的样子,有些玩味的继续讲到:“咳咳!但是有几个规矩需要遵守,如有违背,作弃权论!”

“此次从选拔,全程不许说话交流,不可违逆辱骂宗门,如有难处可以现在申请退出,我绝不为难。”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这种规矩还能有谁遵守不了的。心想这才是仙门大派,多么平易近人,多么体贴啊,随即脸上喜意更胜。

“有没有需要离开的,我可以等大家一盏茶的时间。”

………………

………………

“仙师,您别等了,不会有人走的,我们开始吧。”一位面容粗犷的少年伸长脖子急切喊道。

是啊 是啊!开始吧。附和声音此起彼伏。

“那好!在开始前,还有两个消息。”丰满红衣女子继续掏着耳朵,淡淡说道。

“一是此次选拔成功的确实能进入我们玄一宗,并获得修炼功法。”

“二是就算进入宗门了,一周只有两天时间修炼,其余五天做杂役,挑水采药打扫才是你们的主要工作”女子微笑,玩味之意更浓的看着众人。

……………

气氛尴尬到好像这个世界静止的一般。

“仙姑,不知有没有特殊名额,我是烽烟国李忌将军的儿子。”华服少年恭敬的试探。

“就算是烽烟国王自己来了也没用。”红衣女道士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就凭你?竟敢大言不惭,我父与玄一宗邱胜仙长乃至交。邱仙长说过仙门内所有女修对他都唯命是从,你可知道邱………”

说没等说完,凭空出现一条鞭子缠住华服少年,“咻!”的一声甩入黑虎山谷。

………

“可还有退出的吗?”红衣女道士继续掏着耳朵淡然说道。

……….

“开始!”见没人说话,红衣女不紧不慢的向黑虎山内走去。

黑虎山说是山,其实是一座山脉。绵延数百里,古树繁密纵横交错。据说深处曾经出现过高级妖兽。

晨浩不紧不慢的跟着队伍,确定了近一年来的猜测。修炼的仙门并不把世俗的王权放在眼里。

随着队伍进山,各种野兽的声音不时的传来。这对于晨浩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身边的人大多数都是一脸轻松,面带微笑紧紧的跟着。

天色越来越暗,一个时辰后队伍开始拉开距离,有人已经慢慢被落下,虽然是少数,但大家脸上表情已经不再轻松。因为全程不可以说话交流,只能听见不算整齐的脚步声和自己的心跳声。气氛正在悄然改变。

三个时辰后,队伍已经不自觉的跑了起来,走路的步频已经明显跟不上队伍了,除了极少数人还算轻松外,大多数人都已经汗流浃背。掉队的人越来越多了。

啊~~~~救……我。

惨叫声从队伍的后方传来,不用看也知道是被野兽袭击了,众人脸色极其难看,很多人明显都已经到了极限,可是就连山门的影子都没看到。

晨浩在队伍中前部,能看见红衣女的步频,时快时慢,好像是一直在打乱队伍的节奏,又或可以说在迁就那些体力不济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掉队的和惨叫声越来越多,大山里开始飘起了白雾,使原本视线受阻的山路越发艰难。

……….

时间在前进,终点遥不可及。放弃吗?终点可能再坚持一下就到了,亦有可能只走了一半,还是一半也未到呢?

坚持吗? 放弃吗?

多数人在自问后,还是选择了坚持,毕竟能进入大宗门还是机会不多的。

大家的步伐开始整齐了起来,队伍在漆黑的山中穿行,无数双冷冽的寒光在暗处死死的盯着这群人的后背,凶兽们也在等他们放弃。

大伙眉头紧锁,一脸疲惫。伴随着他们的只有那沉重脚步声。

机械的前行了一段后,前方雾气中隐约出现人影,有站着的,有靠在树上的,有蹲在地上的。

人们大喜过望,看来接他们的人到了。

跑近一看,所有跟着队伍的人都是一怔,竟然是先前掉队的人。心里马上暗骂这变态的女人。但红衣女却并没有搭理掉队的人,只是淡然的从他们中间穿过。

随即掉队的人面面相觑,忽然脸色一喜,起身又跟上队伍。

晨浩一脸郑重,马上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已经掉队了的人,再度跟上也并没有被叫停,那不就是可以说,等下一圈再跟上也无妨了?

问题是敢赌吗?下次不走这里是有可能的?

这并不是简单的考验体力,这也是考验心志是否坚定。这个仙门玄一宗果然不简单。

………

雄鸡报晓,晨曦初生。

在这喘着粗气的队伍中,慢慢的能看清周边的事物了。

众人眼中渐渐有了色彩。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了吧!那红衣女人明显加快了速度拐进了一个山洞。这次真的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

队伍各自取出自己的照明工具,虽然亮度微乎其微,却也了胜于无。至少不会踩在人身上了。

坚持还是放弃,这个问题考生们已经问过自己无数遍了。

夸!夸!夸!夸……

只有脚步声,考生们多数绝望了,放弃的人越来越多,一种是真的体力透支跑不动了,一种是心里压迫太强烈了。

山洞中没有参照物,既看不见日月更替,也没有终点的影子,又不能说话交流。洞中的气氛极度的压抑。

更可恨的是,目标仅是当一个打杂的。至于的吗!如果继续下去,心志崩溃,神仙当不成不说,做人都难了。

嚎叫和不甘的声音,从队伍后方不断传来,声音在这山洞环境加持下,尤为瘆人。

就在晨浩也濒临崩溃的时候,队伍跑进了一处浓浓的白雾之中。

白雾之中散发淡淡的清香,吸入后清凉感直冲大脑,如久旱遇甘霖,舒泰无比,让人精神百倍,有人甚至不自觉的大喊起来,释放心中的压抑。实在是太爽了。

红衣女在白雾之中速度降了九成,好像在缓慢踱步一样,众人见状大喜,贪婪的吞食这些雾气。

晨浩刚刚嗅到一点,脸色巨变,慌忙的从怀里抽出一块手帕,捂住口鼻弯腰迅速穿过人群,想要尽快离开白雾。

无恨草!

晨浩在这东西上吃过大亏,这种草药属于激发人体潜能的东西,但是副作用极大。

两年前他在百草药店商人手中购得无恨草,治疗自己嗜睡的毛病。

服食后真的龙精虎猛,效果立竿见影,感觉自己精神百倍,拳能碎山。只不过两柱香的时间过后,嗜睡感比之前的还强烈百倍,昏睡了五天有余。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没想到此地竟然有如此之多。

看到晨浩怪异的举动,正在前方呼吸白雾的锦衣少年身体一僵,随即也抽出一条锦帕捂住口鼻。快速赶上晨浩并点头示意。

简单回礼后,晨浩惊叹于这锦衣少年的观察力和决断力,他绝不会知道无恨草这种东西,不然也不会吸食。仅凭借自己低调的动作就能分析出,这雾气有危险。这少年着实有些可怕。

红衣女见此二人走到自己跟前,也看了看锦衣少年微微点头,没有说话。转身加速离开白雾团。

晨浩也有点顶不住了,但是总在到达极限,濒临崩溃的时候,那女人又变幻节奏,使得又可以跟上了,心中信念一直在支撑着他,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一定要寻个活路,一定要活下去,想着想着,困意又如猛兽般袭来…………

“马广,乖乖交出盒子,我给你一个痛快。”

“马广,你不要妄图反抗了,今天我们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你以为没有人会出卖你吗?今天你必身首异处!”

“加入组织,包你衣食无忧,身份给你洗白,你这样的人才只有我们才真正的重视。”

“出卖你的,就是你们自己的人。你别傻了!我们结婚一起生活不好吗?你才不到40岁啊,你别那么傻。我保证你的安全,把那盒子给他们吧!”

“马广,你的老婆都已经在F国被我们抓了,你还固执什么?你一个月才几万块,你拼什么命啊!你看这视频。”

马广身穿黑色中山装,蓬头垢面,浑身带伤,一双深邃的眼睛,如深潭古井一般。看向那手机中的视频。视频中女子,长相普通,微胖杏眼,脸上还有一些雀斑,眼神惊恐伴有乞求的看着镜头,一直反复的重复:“你们是谁,你们是谁。”

围攻他的都是敌国特工和各黑暗组织的强者,有的在怒吼,有的在冷笑,有的在含情脉脉的哀求,有的在警惕的防备,有的在捂着伤口惊恐的看着。

他们谁也不敢上前,生怕马广最后暴起伤人,同归于尽。

“今生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望有来世为自己而活!”马广眼睛看了看手机上的雀斑女子,又看看妖艳女子。抬手震碎自己的心脉。

不要~~

妖艳女子眼神变得哀怨,向马广冲来!

鲜血流入小木盒子,一道白光冲出,填满了整个屋子。

……

夸!夸!夸!夸!

……

晨浩猛的睁眼,居然还在跑。此时身侧只有二十几个少年,具是心志坚定之人。

那红衣女人回头看了一看晨浩,咯咯笑了几声。

大约又是半天的光景,队伍终于跑出山洞,一座座大山映入眼帘。

清风拂面,带来淡淡的香草气息。使得整晚在山洞内的众人精神为之一振。

“恭喜大家,到了。一会自有弟子来接你们,希望你们好好把握。这里是一些上等灵气丹,你们每人一粒,算是一点见面礼吧。”红衣女修手掌一翻,出现一个白色小瓶。

“你来分发吧”红衣女随意一指微笑道。

晨浩抬步上前,接过小瓶。环顾四周,人数只剩十二,众人皆满脸汗垢,颇为狼狈。想必自己也好不了哪去。

打开盖子,只有淡淡的清香传出,以晨浩前世今生对药物的认知,强烈感应到这乳白色的小丹的珍贵程度。

“仙子,发完了。还剩六颗。”晨浩恭敬的放回。

“剩下的送你了,我还第一次见到边跑边睡的孩子。”仙子微笑,并没有伸手接。

其余少年显然也能感觉到这丹药不凡,听到此话后神色复杂,还是马上跪在地上叩头称谢。

“前辈今日之恩,晚辈永生不忘,还望前辈告知称谓,以报厚恩。”锦衣少年面色变幻了一下,抢先一步说道。

“赤炼!!!”说完掏了掏耳朵,竟然腾空而起,激射出去。

赤练走后,大家也瘫坐在地上,互相交谈介绍了起来。

锦衣少年名叫殷桀,说话温文尔雅,让人很舒服。他的衣服虽然很旧了,却一点不脏。

不长时间,山上走来一位蓝衣道士。

原创文章,作者:千山老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88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