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穿之游戏系统》小说章节目录舒玉,舒玉深全文免费试读

舒玉把这件事情放下了就没有在管了,反而因为在这个时代宅的太寂寞了想做点什么别的事情。养家的压力没有,家务活有刘茹梅安排着也很好。舒玉只用在刘茹梅不能够下决定的时候给她信心就好,作为一个现代过来的人,这么多年也只能让她大致明白这个时代的运行规则而已。

最后舒玉选择种田,当然不是出去外面很远的地方种。而是在家附近买了一块大概一亩大小的水田就算可以了,现在的季节有差不多秋季快要过去了。

舒玉也没有想着自己犁田,而是找村里的人帮忙把田犁好。然后每天把家里的锅灰,猪粪等等她觉得有肥力的东西到到田里去。定时的去田里把杂草除了,别的,她也不知道这个季节水田里能种植啥东西。

“娘,你每天下田干啥呀?那么辛苦,手都糙了。”刘茹梅心疼的捧着舒玉的手说。

“娘就像找点事情做,就一亩地也不多。重活啥的都找人干了的,梅儿不用担心。”舒玉安慰刘茹梅。

“娘,咱家不用你这样辛苦的。”

舒玉知道自己以后可能还会穿越就想学会点啥,太辛苦的不想学,就像试验出在古代最优的种田方式。但是这话也不好跟刘茹梅说,就只能安慰她;“娘就是想找点事情做,不想天天绣花,也不想配卤料包了。”

“那娘你可以做别的事情啊,没有必要这样辛苦的。要不娘,女儿教你认字。”

“娘现在就想做这个,认字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们姐妹好好学就好了,不用操心我。”

“娘,你是不是心里不舒服?”刘茹梅猜测的问舒玉。

这是什么神转折?心里不舒服=下田干农活?

“没有,梅儿。娘是真的想学习一下种田,以前娘不会这些老是让你爹被骂。后来要不是娘不会种田,你爹爹辛苦攒下来的田又何至于送到族里去呢?这个世界上,自己学会的才不会失去,所以娘想弥补一下以前的遗憾。”想了半天舒玉只能这么去说了。

“娘,其实不怪你的,你绣花那么厉害。当时如果没有你,我们都会被老宅那些狼心狗肺的给卖了的。”

“梅儿,有些话,不要在外面说。”舒玉一方面伸手拍了拍刘茹梅的脑袋,一方面严厉的对她说。“世人总是会偏向弱者的,不管这个弱者是否是恶魔。你们要做的是让自己处于有利的地位,而不是跟恶魔面对面?抗争。特别是这个恶魔还跟你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时候就更加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你明白吗?”

“娘,我明白,但是凭什么?”刘茹梅只觉得胸口有一股郁气无法消散,平时不说没有发现,一旦说起来就郁气难消。

“娘知道你恨,但是你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想:现在的你是他们高攀不起的,现在你过的日子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他们永远只能向从前一样穷困潦倒,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改变自身的生活环境了。如果这样还是觉得不好受的话,那就想办法让他们失去金钱,失去他们最在乎的东西。但是这种事情,娘只允许你做一次。你明白吗?”

“娘,我明白了。我会听话的,这个我也会告诉哥哥他们的。”

“嗯,好孩子。”舒玉有些欣慰,原主的孩子被教的很好,也很听话。自从学习之后越发的明辨是非了,除了刘茹兰。

关于刘茹兰的问题,舒玉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式。此前舒玉的孩子也不过才一岁半,她都还在学习怎么当好一个妈妈。在这个时代,原主的孩子,大的已经被教的很好了,她只用指引一下他们就好,小的完全是大孩子言传身教的。都不是舒玉的功劳,舒玉也是在孩子们身上去学习。

日子一天天过的波澜不惊,很快就到了要过年的时候。刘承辉五个孩子也从书院回来了,看来他们在书院过的很好,最起码没有瘦,精神上也很好的样子。

从书院回来的第二天,刘承辉就单独找了舒玉。“娘,我想跟你聊聊。”

“去院子里吧。”舒玉无所谓在哪里聊天,但是这个时代的一些局限性还是要考虑到的。

“娘,你要实在是想种田,重活都找人做,反正就一亩天地,也花不了几个人工费用。”刘承辉一开口就是关系舒玉种田的事情。

“娘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把娘当易碎品对待啊。”

“娘,我不是、、、”刘承辉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

“好了,娘明白。你找娘是有什么事情吗?”

“娘,老宅和柱子叔他们他们两家这一年来的事情都是我们兄弟姐妹做的。”

“我也看出来了,出了气了,以后就不要再做了。只要做过的事情总会留下痕迹的,现在只是没有人往你们身上去想而已。”

“我明白的,娘。以后我们兄弟姐妹会好好过日子的。”刘承辉保证道。

“承辉,你回头打听一下你大奶奶娘家那个读书人是个什么性子。”舒玉突然转移话题。

“娘,他怎么了?”

舒玉把之前族长媳妇来替娘家求取刘茹梅的事情说了,末尾结束的时候说道:“我没有答应。但是怕他们性子不好,万一在外面胡说什么对梅儿的名声不好听。”

“娘,我知道了,这个事情我会安排的。”

“承辉啊,娘想问一下你的亲事,你准备怎么办?虽然娘不管你什么时候成亲,但是你总要有一个章程。毕竟你们兄弟五个都在白鹤书院,想嫁进来的姑娘还是很多的。也有不少姑娘借着请教绣花的事情来家里了,总不能对外没有一个说法。”

“娘,”刘承辉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耳尖也粉粉的,“书院的李夫子有问过我,可能想把他女儿嫁给我。一是怕咱们家家境不太好,他女儿嫁进来要操持下面这么多弟弟妹妹们的婚事;二也是有些担心儿子科举的路走的不顺。儿子还是愿意的。”

“李夫子考虑的周到,这才是为儿女考虑的父亲。你为什么愿意呢?你见过人家李夫子的女儿了?”

“娘,我也是读圣贤书的人,怎么会做这样失礼的事情?”

“那你是什么想法?”

“娘,不管李夫子的女儿性情如何,观李夫子的性情以及李夫人的性情,必然不会差到哪里去。而且就算万一有些什么,这个也是我的责任,我会好好教导她的。最重要的是李夫子这些年在白鹤书院教书,不说桃李满天下,几个优秀在朝为官的弟子还是有的。我们家没有根基,必定是要靠一方的,不如加深与李夫子一系弟子的关系。”

“你决定好了?”舒玉有些心疼这个才15的少年,他是想让弟弟们走的简单一些。

“娘,我考虑好了。”

“那行,明年我托族长找人去白鹤书院附近买栋大宅子,到时候我们一家人都搬过去。也别在乡下待了,到时候如果有什么不懂的,我去找你师娘请教一下。”

“娘,你不用这样的。”刘承辉有些感动,但是又不想舒玉去低头。

“承辉,这没有什么,一家有女百家求,这是正常现象。”

这个年过的温馨,也让人留恋。

开年之后,刘承辉兄弟五人过完初十就出发去了白鹤书院。舒玉则是和刘茹梅在盘点家里的财产情况:一千五百亩的庄子十二个(每个庄子售价一万两),村里零散的十余亩上等水田(均价在10两银子一亩),宅子一座,银票六万两。

本来页没有这么多钱的,这不是后来舒玉把卤料包的事情交给几个孩子去配了。每个孩子都很努力,每个月平均下来要一个人配200多的卤料包。要不是舒玉限制了八角提供的数量,估计他们要配的更多。交给村里的卤料包挣来的钱都被舒玉奖励给孩子们或者给孩子们交束脩,日常花用了。

能挣大笔的钱,舒玉也不是小气的人。只是日常生活没有买下人伺候而已,日子过的还是很精致的。

舒玉还专门找族长商量了一下以后卤料包的事情,安排一个人专门去城里负责对接每个月来拉卤料包的人。村长家的大儿子毕竟在给别人做掌柜的,不好把主要精力放在卤料包的事情上。村里的卤料包,舒玉一次性留下了大概100包。用完了再去城里运回来,一定不会让村里的卤料包断货的。

舒玉也不敢断村里的货,这个断人财路没什么区别。毕竟村里大部分人家还是靠这个得一些日常开销,攒家底。舒玉也知道很多人家并不能分到多少,大头都是那几家人的,不过作为既得利益者,舒玉并不能做什么。所以舒玉从来没有在附近买庄子。

舒玉也是打听了一下白鹤书院附近的房价的五进的大宅子就要八千两。按照他们家人多的情况,五进的大宅子估计也住不下,而那附近也没有合适的有十二个院子的大宅子。

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建,但是那附近稍微好一点的地方都已经被人占了。或者干脆住在城里,具体要怎么做还需要好好商量一下。

“梅儿,最近我们就准备搬到城里去了,但是房子的问题还是一个大问题。”

“娘,你准备怎么办呢?”刘茹梅觉得舒玉做什么决定都是可以的。

“娘想了两个法子,但是都需要找人帮忙。一个呢,直接买大宅子。一个呢,我们自己买一片地建宅子。”

“娘,我们一人一间屋子就够了呀?和家里这样的格局就可以了。”

“傻孩子,以后不说你们,你的兄弟们都是需要自己单独的院子呀。所以娘干脆买个大一点的院子,或者干脆自己建一个。”

“那娘,我们家的钱够吗?”刘茹梅不知道现在的市价怎么样,有些担心。

“我们家卤料包的生意一直在继续就不担心钱的问题,哪怕把现金一次性全部花出去也没什么。我们去城里了,娘找人帮你们攒一些好一点的嫁妆。”

“娘,”刘茹梅有些害羞,“我想多陪娘几年。”

“那娘可不敢。梅儿,干脆我们去城里先买个小宅子,够我们娘几个住。然后找你大哥商量一下宅子的事情。”舒玉想了想还是不要自己做决定了。

“那也行呀,娘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刘茹梅配合的转移话题。

“下个月吧,这个月也没有几天了,你带着你妹妹们好好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一下。常用的东西带着就好,其他的,到时候娘给你们重新置办就行了。”

舒玉他们搬家的那天倒是一个大晴天,他们一共租了五辆大马车。三辆马车上全部是舒玉他们收拾出来的个人物品、食物以及刘承辉他们这么多年抄录的书籍,一辆车舒玉娘八个坐,另外一辆车则是族长和族长媳妇还有一个被选出来长期驻扎城里的对接人员—三叔公家的长孙刘大壮。家里则托给了舒玉这些年还算合的来的刘二婶帮忙照看,他们毕竟还是需要回来的。

两天的路程,说真的舒玉是坐够马车了,简直不是人能忍受的事情。特别是适应了现代那快速平稳的交通工具之后。

终于到了城里之后,舒玉也没有小气,直接让族长家的大儿子先租了一个小院子。吃食也是从菜馆直接送过来的,好好的休息了两天才开始买宅子的事情。

舒玉跟着族长媳妇和族长还有中人逛了两天之后,直接做主买了一间足有14间屋子的房子。这样起码可以给每个孩子布置一个房间,剩下的就直接当厨房,堂屋来用。反正也是暂时居住的,要求太高也不好。这样的房子直接花了舒玉三千两,舒玉在乡下建的那么大的房子才花了不到一百两。

族长后来带着刘大壮跟着族长媳妇过来认个门,就回去了。当然舒玉也是备了一份厚礼的,族长愿意帮忙是情分,她总不能当做是理所当然的。

o

原创文章,作者:木槿的舒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8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