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穿之游戏系统》小说章节目录舒玉,舒玉深全文免费试读

“娘,你不用老是想着我们的。”刘承辉劝到。

“没事,娘就给你们一人买个庄子,以后就靠你们自己了。买回来先你们几个大的管着,到时候你们自己教你们的弟弟妹妹。亲事定下来的时候就完全交给个人去打理,娘就偷个懒。”舒玉开玩笑的说,主要是她也懒得理这些。

“娘,我以后和弟弟妹妹们一定好好孝顺你,平时你也别太累了。家里的重活等我们下学回来干,轻巧的,还有大妹呢。”

舒玉自己配了半年的卤料包觉得太累了,不想做了。就想把事情交给几个天天在家绣花的女孩子,这天她把刘茹梅叫过来准备商量一下。

“梅儿,你们姐妹每天就绣花,对眼睛不好。娘想让你们找点别的事情做做,你看怎么样?”

“娘,你想让女儿们做什么?”刘茹梅比较好奇。

“娘想将卤料包的事情交给你们。”

“娘,不行!”刘茹梅激动的说。

“为什么?”舒玉有些好奇,舒玉是真的不想做这个了。以前村里要的量小,每天抽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可以了,现在舒玉每天基本上都耗在这上面了。

刘茹梅有些急躁,不知道找什么理由来打消舒玉的想法。她不是没有想过把刘茹兰的想法告诉舒玉,可是又怕舒玉会伤心。所以每次都是自己连带着大一些的兄弟姐妹去隔开,防止两人私下的接触,一是为了淡化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另外一个也是为了不让刘茹兰把她那套理论说给舒玉听。

“娘,这个不是应该传给哥哥他们的吗?让我们姐妹知道了算怎么回事?”刘茹梅总算想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理由。

舒玉失笑;“娘一直没有说你们兄弟姐妹谁应该得到什么,娘希望你们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把日子过好。现在你们尚未成年,这之前娘会和你们爹好好照顾你们。但是以后娘希望你们自己有能力照顾好自己,而不是寄希望于别人。你的兄弟们是男子,挣钱的方式总比你们多。娘希望你们自己学会了这些,就算没有能力让宗族帮助你们打开商路,总能够自己支撑起一个小摊子。这个属于你们的嫁妆,你们以后的婆家总不能盯着这个。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你们都可以由一条活路。”舒玉以前只是在影视资料,或者小说里面看到古代女子不易;但是这些都没有这五年来在这个时代感受到女子不易来的直观血腥。也幸好这个朝代对于女子嫁妆规定的特别严格,宗族也不敢违背这个明显的法规。

“娘,”刘茹梅感动的快哭了,她知道舒玉不是单单说说就算了的人,而是实实在在的在去做这些。“娘,二妹她不值得,她就是一个白眼狼。”

“怎么了?”舒玉有些吃惊,孩子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她觉得还是不错。

刘茹梅把刘茹兰那天的话都说了,还说了最近这段时间她的发现。有些事情是自己不去注意,这么大的孩子还不懂得掩饰自己的心思。

“梅儿,没有关系,这只能说明我们之前的亲缘比较浅而已。你们有的,她也应该有。而且其实娘的配方后面还会做调整,目前的方子之所以这么好也有你们爹爹的功劳。娘之前那里会这些,也想不到这些。”

“这又跟爹有什么关系?”刘茹梅这下是真的好奇了。

“梅儿,你们爹爹送来的灵面粉是不是特别好吃?吃完还觉得很舒服?”

刘茹梅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

“所以上次你爹爹就给我们寻来了一些调味料,说是下面的人很喜欢卤味,才想着我们也做这个。方子啥的他也不知道,就捡最常见的几种买了的。后来我们用的量大了,我就告诉他干脆就买一种,买的是八角。后来娘试了一下,卤味缺少了这味八角。虽然味道还是很好,但是没有那么吸引人了。娘这些年调整卤味的配方,还有一个原因是,你们爹爹可能在下面又找了一个。”舒玉有些艰难的吐出最后的话。原主夫妻都下去了,也可以算作了一对鬼夫妻,也不算说谎。

“娘,爹爹很可能不管我们了吗?”刘茹梅的关注点立马就偏了。

“梅儿,人鬼殊途。更何况你们爹爹这几年为了我们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以后多多供奉他,希望他在下面好好的就好。”

“娘,苦了你了。”刘茹梅顿时更心疼舒玉了。

“好了,傻孩子,娘有你们就不辛苦。明天开始你们和娘一起配卤料。”

晚上临睡前舒玉听到敲门声,很奇怪哪个孩子还没有睡啊。

“娘,是我,承辉。”刘承辉站在门外轻声叫舒玉。

“承辉,你等一下娘给你开门。”舒玉听刘承辉声音当中没有任何焦急之色就慢慢起来穿衣服。

“怎么了?承辉?”舒玉看到刘承辉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摆了些吃食,一副打算畅谈的样子。

“娘,我们先做下来说。”刘承辉这会儿脸上倒是看不出来什么。

舒玉也无所谓怎么样,就按照刘承辉的话,坐在石凳上。发现刘承辉还特意放了一个厚厚的软垫,不用担心寒气入体。

“娘,对不起,我没有管好二妹。”刘承辉一上来就道歉,倒是把舒玉吓了一跳。

“承辉,你自己还是孩子呢,是娘没有教好她。”舒玉倒是不怪刘承辉,现在的刘承辉在现在还不到小学毕业的年纪,就已经很为家里考虑了。不过下面弟弟妹妹的教育确实也不是他的问题,舒玉觉得大部分的问题在于自己。一是实在过不下去苦日子,二是实在害怕这么穷的家,把原主的孩子养死了。所以一来就立马把游戏系统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了。三是确实没有教好原主的孩子,几个大的也是原主夫妻会教,懂得感恩。至于刘茹兰可能本性就有些拈轻怕重,又坐不住经常去村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影响的。这些原因里面觉得没有这个才12、3岁的孩子的原因,舒玉也不会违背良心的把问题推给一个小孩子。

“娘,我是长子,爹还在的时候就把教养弟妹的时候托付给我了。确实是我的问题,我没有教好她。”

“承辉,你还是个孩子,没有必要把爹娘的责任扛在自己的肩上。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以前娘没有用,所以苦了你们。但是现在有你们爹爹的帮助,不用你像以前那样压抑自己了。”

“娘,大妹说的爹爹重新找了一个的事情是真的吗?”刘承辉有些难以启齿的问。

“承辉,这是正常的事情,这些年你们爹爹的重心都在我们身上,现在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你们的爹爹。”舒玉郑重的说。

“那娘你怎么办?”刘承辉有些焦急的说。

“娘守着你们兄弟姐妹就好了,以后你们爹爹虽然不会让以前那样以你们为重心,但是也不会不关心你们的。你们该孝敬的还是要孝敬的,对了,给你们下面的娘,也供奉一分吧。”

“娘,这对你不公平。”刘承辉立马反对。

“听娘的,这些年苦了你们爹爹了。”舒玉很早之前就想给原主立一个排位,但是没有名目。再加上现代人也不姓这些就算了,现在正好有机会就一起办了吧。

第二天舒玉就找人做了一个牌位拿回来,然后让刘承辉写上刘二柱之妻李氏。原主姓李,闺名幼娘。名肯定是不能写上去的,总有人知道原主叫什么。但是姓什么一直都没有人知道,一直以来大家都叫她刘二柱家的或者幼娘。这样舒玉也不怕自己会露馅,就这样让这些孩子尽尽孝心吧。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越发的安静祥和了,舒玉关于配方的实验也越发的精益了。虽然没有达到添加系统出品八角的全部美味,但是也有八分了。

刘承辉几个这几年越发的努力了,可能是觉得以后他们的父亲不会再全心全意的支持他们了。每个人都希望在最短的时光里成长起来,这样哪怕有一天突然接受不到来自父亲的帮助,他们也可以处于不败之地。

几个孩子都先后考进了城里的白鹤书院,每个人拜师不同。因为城里来回需要二天的时间,刘承辉他们只能半年来回一次。舒玉干脆给他们一人配了一个书童,平时在书院帮他们做一些琐碎的事情,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或者换季的时候他们直接拍书童回来就可以。也省得几个孩子在路上浪费大量的时间,几个孩子反而越发的努力了。

各个争先恐后的抄书挣银钱,还把抄好的书都送了一份回来。原来给他们留的书房现在已经放了满满的都是书。

几个女孩关于配卤料的或做的也越发的好了,猪和家禽也养的很好。平时舒玉只用操心孩子看书练字的事情,其他的都交给几个孩子自己去管理。家里因为女孩子多,反而没有必要买下人。所以舒玉也就没有费那个心思去挑人,偶尔自己搭把手就算了。

之前关于庄子的事情,倒是托人买了,大小都差不多。办理契书的时候,舒玉直接让刘承辉出面,按照大小轮流按照个人的名字办理的。以后个人成家的时候,直接交到他们个人手上就好了。

这天族长媳妇来找舒玉说起给刘茹梅说亲的事情,“我说的这个人也不是别人,就是我娘家那边的大侄子,今年16。虽然没有考到白鹤书院,但是他们夫子说了明年下场考个童生是没有问题的。”

“大伯娘,你是知道我的,家里的家外的事情都是梅儿一把抓。你这猛不丁的过来跟我说这个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你。”

“我明白,而且梅儿确实能干。家里家外的安排就不说了,她也是识文断字的好孩子。这个事情还是我主动提的,主要是想对孩子好一点。说真的要不是我家的臭小子们年龄不合适,又是本族的,我都想把梅儿带回家当自己的女儿养。我提这件事呢,也是有些私心在里面的。我们这些年的关系不错,梅儿嫁过去我们的关系更近一些,我也可以给梅儿撑腰。”

“大伯娘,我知道你是为了梅儿考虑,可是我私心里还想多留梅儿两年。承辉他们过两年也可以下场了,我也想给她们姐妹多攒点嫁妆。”舒玉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答应谁的提亲的。

“我明白,一家有女百家求,是该好挑挑。”族长媳妇后面的话,就有些不好听了。

“也怪我这个当娘的不中用,家里家外都需要梅儿操心。承辉的媳妇还没有个影子,我这要是把梅儿嫁出去了。家里的事情怎么办?”舒玉也不管族长媳妇的脸面问题,直接说刘承辉媳妇没有定下来之前不考虑。刘承辉虽然是后考进白鹤书院的,但是他们夫子对于他的评价很不错。主要是刘承辉的文章办事很稳妥很扎实,这样的人可能不能当什么大官,但是绝对是上位者喜欢的人才。

族长媳妇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如果等刘承辉定下亲事,他们几个前程基本上都定下来了。到时候自己娘家哪里还有什么资格跟人家攀上关系,这门亲事到时候一定不会成的。自己的大侄子是什么水平以前不知道,但是自从刘承辉几个进入白鹤书院还有什么不知道的。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回娘家给自己的嫂子说这件事情,大侄子肯定不等等那不确定的两年的。

“二柱家的,我明白你。今天这事你考虑考虑,我先回去了。”说完就立马走了,颇有一股落荒而逃的感觉。

这件事舒玉没有告诉刘茹梅,而是等刘承辉过年从书院回来,让他去查一下,也有让他看看有没有比较好的同窗介绍一下。说真的,再把刘茹梅他们嫁给乡下汉子,刘茹梅他们也不习惯过这样家长里短,土里来泥里去的日子。

oS�Y

原创文章,作者:木槿的舒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8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