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穿之游戏系统》小说章节目录舒玉,舒玉深全文免费试读

等刘承辉他们休沐的那天族长也来了,告诉他们上次家里遭贼的事情。“镇上的酒楼花重金让他们来偷卤料包的,你们看准备怎么办?我跟族老商量的是两个方案:一个是卤味的分红不带他们了;另一个就是免费帮族里种十年的祭田。”

刘承辉他们看着舒玉,舒玉说:“承辉,你们决定吧。”

“大爷爷,我们想着,卤味的分红不带他们了。”刘承辉想了想,看了看几个弟弟对族长说道。

族长没想到,他们是这样想,“你们想清楚了?”

“大爷爷,我们想清楚了。”刘承辉坚定的说。

“你们想清楚了,那就这样吧。还有一件事,镇上酒楼这样做,我怕不会成为个例。我们家的大的在县城里的酒楼做掌柜的,过年的时候就想拿我们的卤料包去扩大生意。之前我没有答应,现在呢,我想着回头让他跟他东家提一下这个事情。你们觉得呢?”

“大爷爷,你们看着办,我们家不像出面。一切按照原来和族里商量的来,毕竟不管后面怎么挣钱也是需要族里的帮助的。”刘承辉想了想说。

“那行,大爷爷回去好好琢磨一下,到时候估计就需要你娘劳累一下了。”族长想想这样也是可以的,也就答应了。“回头商量好了,我让我大孙子过来叫你,你来我家,我详细跟你说一下。”

“行,大爷爷你安排,我们没有意见。”刘承辉连忙应承。

等猪鸡鸭都进圈了,舒玉又闲了下来。窝在内圈的院子里坐着摇椅,晒着微热的阳光。

刘承辉他们则趁着休沐的时间,全部都聚集在书房里商量事情。舒玉也不管,古代的孩子成熟的早,负担家庭责任也早。虽然现在的他们还不到小学毕业的年纪,但是他们是应该学会独立的承担自己的责任了。

“大哥,你为什么同意族长的提议?”刘承平首先就觉得不高兴。

“承平,怎么跟大哥说话呢?”刘茹梅立马说刘承平。

刘承平满脸的不服气,但是也没有说什么。他虽然争强好胜,但是大姐确实对他很好。

“我知道你们很不理解我的做法。首先我们要考虑娘的想法,娘一直希望我们是有宗族的人,特别是现在我们还不算成年的情况下。其次我们上学堂,后期的嫁娶都需要大量的聘礼嫁妆,按照我们之前的情况是完全无法承担的。你们也不希望娘再绣大幅的绣品吧?”

“那我们就这样算了吗?”刘承安直指问题的关键点。

“当然不,所以今天找你们来。一来说清楚这件事;二来说说你们准备怎么办,或者向要把他们怎么样?”

“大哥,我要让他们越过越穷。”刘承平立马说。

“二哥,你这个办法不好。他们穷了,肯定不会听族长的,会粘上我们家的。我们应该想办法让他们自己搬出去。”刘承安说。

“你们不觉得让他们都没有办法作妖,但是又生活在村里反而会更好吗?”刘承喜平静的说。

“我同意承喜的观念,”刘茹梅并不觉得才虚岁7岁,实岁六岁的刘承喜这样说有什么问题,刘承喜一直是兄弟姐妹中最聪明的。“我们不能让我们一直处于整个村里的顶层,我们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底蕴。很容易被反噬的,特别是我们都还么有成年的情况下。”

“大姐,我们这样真的行吗?我有些怕,我们毕竟还是孩子。要不、、、、、、”刘茹兰有些担心的说。

“闭嘴,二姐,你想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刘茹竹有些生气的说,其他人也不赞同的看着刘茹兰。

“我,我就是一个提议。”刘茹兰一下白了脸。

“大妹,你回头多教教她。如果不明白的话,那就算了吧。不要告诉娘,也别让她往娘跟前凑了。”刘承辉一锤定音,同时吩咐刘茹梅。

“好的,大哥,我明白。你们先谈,我跟二妹先回房。”说完刘茹梅就强硬的拉着刘茹兰出去了。

“大哥,为什么二姐什么事情都想找娘?她就不怕娘伤心吗?”刘茹雪不解的问。

“别管她,以后看好她。”刘承辉又说了一遍,“既然你们觉得把他们留下来好的话,那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做比较好。最好不用我们自己动手,娘会担心我们的。”

这边回到刘茹兰房间里的两人,刘茹兰明显的不高兴:“大哥为什么要吼我,还不让知道后面的事情。大姐,我做错了什么吗?”

“二妹,娘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老宅虽然不是人,但是也没有太过欺负了我们,受苦的都是娘。娘为了我们的名声着想从来没有说一句那边的不是,偶尔看到那边的还是还会给一把糖。你想娘去对付老宅,是怎么想的?”

“我们不是还小吗?这些事情当然要娘出面了。”刘茹兰有些不服气的说。

“我们不小了,只是娘太保护我们了,是娘觉得我们还小。应该多过几年无忧无虑幸福的日子。”

“娘明明有能力让我们过好日子,为什么这些事情需要我们自己去做?现在还让我们养猪养鸡养鸭的。”刘茹兰满嘴的抱怨。

刘茹梅的心一瞬间落到了谷底,满心的冰寒。“现在能有这样的日子是爹拿他的命和娘拿她的健康换来的。至于养猪这些,村里哪家不羡慕我们能养这些?”

“以前我们明明也没有养啊,大姐你干嘛要那么多事。而且我也不想绣花,我就想美美的。”

“二妹,你以后嫁人也想什么都不做吗?”刘茹梅换了一个角度问。

“我找个有钱的人嫁了不就好了,我有大笔的嫁妆还识字。”刘茹兰理所当然的说道。

刘茹梅被气的半死,她不知道妹妹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想法,而且还有一点转换不过来的样子。想了想,刘茹梅狠心说到:“二妹,我不管你怎么想。我今天正式通知你:以后你的嫁妆的多少看你自己的私房钱有多少。没有的话,你就没有嫁妆。”

“大姐,你说的不算,娘说了会给我们每个姐妹准备大笔的嫁妆的。”

“娘把管家的事情交给我了,我就有权利这么做。”

“我去找娘。”刘茹兰气的立马往外跑。

“站住!”刘茹梅厉声喝道。

“大姐。”刘茹兰转过身,跺脚着撒娇。

“关于嫁妆这件事情,我会跟其他人也说的。娘那里我自己去解释。”

“可是我这些年挣的都花掉了,我绣活又不好。”刘茹兰有些抱怨。

“以前我就劝你自己好好攒钱的,你现在的样子都是自己作的。我告诉你不许去找娘,不然你知道我的手段。”

“知道了,大姐。”刘茹兰不甘不愿的答应了。

刘茹梅回到书房的时候,大家还没有散,都在看书。

“以后大家看好二妹,不要让她单独去找娘。还有我宣布一件事情,以后个人的嫁妆多少看你自己的私房有多少。娘是为了我们挣扎的活下来的,不能想着娘帮我们把什么事情都干了。”

“知道了,大姐。”五个妹妹齐声应道。

刘承辉知道刘茹梅不是无的放矢的人,所以并没有提反对的意见。“既然妹妹们的嫁妆都看自己的私房,那我们兄弟也是按照这个例子来。明白了吗?”

“是,大哥。”四个兄弟也同时应是。

“娘,那里暂时不要说,回头再说。”刘茹梅又叮嘱了几个兄弟姐妹们。

刘承辉拉着刘茹梅单独站在院子里问:“二妹怎么回事?”

“二妹觉得娘以前故意让她过苦日子,她应该过的是大家小姐的日子。她应该赏赏花,读读书。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有人帮她做好。”

“既然是这样,以后除非大事就不要管她了吧。还有出嫁前也别让她往外乱跑,省得惹了什么事情,让娘为难。”刘承辉有些冷漠的说。

“好的,大哥。”

爹断腿的那两年和爹去世的那一个月,让这帮孩子尝尽了人情冷暖。所以他们做什么事情除了考虑舒玉的感受和兄弟姐妹的感受,完全就是利己主义。而这里面最重要的人是舒玉,现在刘茹兰埋怨舒玉,那么被放弃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舒玉倒是没有发现这些,因为刘茹兰平时很少在她身边转。只是奇怪她最近怎么这么安生的待在家里绣花,也不出门找她的小姐妹玩。但是她本身就是一个很宅的人,倒是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

这天族长家的大孙子来舒玉家,让刘承辉晚上下学去族长家一趟。舒玉知道这是卤料包得到生意谈好。

刘承辉从村长家回来,找到舒玉说:“娘,族长要给我们卤料包涨价,我没有要,还是按照原来四两银子一包的来。不过以后磨调味料的活,我们就不管了。娘只负责按照方子配出来,其他的就不管了。一个月不超过五百包,超过的村里不负责原材料。”

“那我们一个月最起码有两千两银子,要不要你现在开始留意一下附近的庄子。虽然一个月的银子不够用,但是攒上半年就能买一个不大不小的庄子了。到时候给你们兄弟姐妹一人买一个。”舒玉算算银子,对于干活的量倒是不在乎,想到另外一件事情,就和刘承辉商量。

原创文章,作者:木槿的舒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8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