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女尊重生:救了病娇皇子被赖上了》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女尊重生:救了病娇皇子被赖上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厚礼谢特

角色:

简介:【重生+女强+搞事业+宠夫郎】  霍启柔死了,是被楼轻祈带来的人杀死的,原因是楼轻祈身为九皇子,却在村里饱受欺凌,在他回到皇宫以后,便派人过来大肆屠杀,以解心头之恨。  霍启柔觉得很冤枉,她并没有欺负楼轻祈,只不过是在楼轻祈受欺负的时候,冷眼旁观罢了,可真是祸殃池鱼,冤死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次,她决定先下手为强,救下楼轻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小说《女尊重生:救了病娇皇子被赖上了》完整版免费阅读

《女尊重生:救了病娇皇子被赖上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霍启柔死了,死在了九皇子楼轻祈的手里。

随着急促凌乱的脚步声逼近,村民们的惨叫此起彼伏,这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便接踵而至,她和其他的人一起,死在了刀锋的冷光之下。

不过,霍启柔又活了,她从简陋的木板床上坐起身来,看着房间里熟悉的摆设,怔然的摸了摸自己完好无损的脖子,便知道这是老天爷又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说起来,她不是不知道村子里一直有个可怜的男人,每日被人又打又骂,像个畜牲一样使唤。

但她视若无睹,毕竟她生性冷淡,心里只有山头的茶叶,还等着收成,好送到城里换钱呢。

可是谁都没想到,这个男人就是寰宇帝的九子楼轻祈,在和亲路上失了踪影,流落到她们村里,一朝皇子变奴隶,受尽苦难。

那楼轻祈默默的忍受着折磨,心里面恨透了这条村子,更是恨透了这里的人,待皇帝的人终于找到他的时候,他便一改逆来顺受的样子,大开杀戮,命人把全村的人都砍了。

霍启柔便也这样死了,实际上她很无辜,她最多没有出手救人,若是说欺负楼轻祈,那是万万没有的,所以这实在是祸殃鱼池。

回想到此,熟悉的打骂声又从隔壁传了过来,依稀听见的便是你个小贱蹄子、小畜牲、赔钱货这样的词语,十分的不堪入耳。

霍启柔皱了皱眉头,她得想办法从那王婆的手里把楼轻祈救下来,这样的话,说不定在日后皇帝的人找上门来的时候,楼轻祈能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饶她一命。

当然,如果能早点把楼轻祈送回去,那就最好了。毕竟,她可是做小本生意的人,每天都忙得不行,可没有空围着一个男人打转啊。

走出门外,正好看到王婆肥胖的身躯从对面那狭窄的小院里挤出来,她身上的肥肉随着走动一颤一颤的,手里抓着楼轻祈的头发,当小鸡仔一样拎在手里。

王婆就是当初把楼轻祈带回来的人,村子里一开始都以为她这是准备留给自己当夫郎的,毕竟王婆生性好赌、人又凶的要死,快年过半百了无人敢嫁,是村里有名的单身汉。

但是没想到的是,王婆并没有这个意思,而是想把人带回来之后再卖个好价钱,然后继续去赌。

不过,她这个计划没有成功,因为楼轻祈又黑又瘦,都说一白遮三丑,他呢就反过来了,一张脸黑黄黑黄的,跟难民似的,不要说卖了,谁看了都得吓一跳。

王婆没想到钱没赚到,还多了张吃饭的嘴,心里越想越不痛快,就日日把楼轻祈当佣人使唤,每天轻则骂重则打的,村子里的人也不是没瞧见,不过都不想淌这浑水,也就视若无睹了。

霍启柔曾经也是冷眼旁观里的其中一人,毕竟她天天早出晚归,实在没有闲心去管楼轻祈,但是现在嘛,不管也得管了。

“等下,放了他吧。”霍启柔开口道。

“哟,这哪里跑出来的程咬金,这会儿知道怜香惜玉了?”

王婆没有想到会有人来管这个闲事,毕竟她手里的男人丑不拉几的,说怜香惜玉都是糟蹋了这个词了,多半就只配得上赔钱货这三个字。

想起楼轻祈卖不出去这件事,王婆咬牙切齿,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霍启柔,语带讽刺。

“这不是穷得叮当响的卖茶女么,怎么,你看上了?看上了给钱!要不然别跟老娘叽叽歪歪,小心我揍你!”

说着,王婆挥舞了一下自己的肉膀子,颇有一言不合就揍人的意思。

霍启柔抿了抿嘴,她是很穷,赚来的钱都拿去投资生意了,还没到回本的时候呢,可若不买下楼轻祈,他肯定还是会被欺负。

只能一咬牙,“那好,我买了,出个价吧。”

此话一出,不仅是王婆,连趴在地上的男人都忍不住动弹了一下,他撩起额前盖住了眼睛的脏的都结成块状的刘海,看了一眼霍启柔。

“真的假的,你不会诓我的吧?”

王婆狐疑的问了一句,也不怪她有这个想法,在她眼中,楼轻祈不仅皮肤黑黄,丑不拉几的,活也干不利索,买下来估摸着也只能像她这样找气受。

不过男人嘛,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当然是传宗接代啦,这个卖茶女,好像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只是像她这样的死穷鬼,哪个男人看得上?

那她手里的这个,不是正好?

想到此,王婆的一双咪咪眼里闪过一抹精光,面上堆起一个笑容。

“好说好说,我要的也不多,十两银子怎么样?”

“十两?!”

霍启柔差点破口大骂,十两银子都可以在镇子上包下一个铺面了,这王婆可真是狮子大开口,也不对啊,她不是愁卖不掉楼轻祈吗,好不容易遇上个买的,居然出这么高的价。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原因。

只见王婆眼神猥琐的看了看霍启柔,说道:

“没想到你个小丫头还挺有自知之明,知道没男人肯嫁给你,所以想干脆买一个,不过嘛,我也知道你没钱。”

王婆装作很善解人意的模样,伸出一个手掌,“给你打个折,五两就好了,不讲价啊,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

对于霍启柔来说,五两和十两差不了多少,因为她都给不起。

但是想想自己的小命,她捏紧了拳头,让王婆在这等着,她去去就来。

回到自己居住的小房子里,霍启柔趴在床底下,半晌从里头拉出来一个堆满了灰的小盒子,她往上头一吹,立马扬起了烟尘滚滚,让她不由得咳嗽了几下。

打开盒子,只见里头放着一些碎银子和铜板,还有爹娘死后,给她留下的半块玉佩,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了。

玉佩是不可能碰的,她把所有钱都掏出来,数了又数,只有三两银子二十文铜钱,还差了差不多二两呢。

不多时,外头又传来了王婆不耐烦的声音。

“你到底有没有钱啊,有就快拿出来,不要磨磨唧唧的。”

过了一会儿,又对着楼轻祈道:“你瞧瞧,果然你就是个没人要的,我看啊这卖茶女是被你吓跑了,在里头想着怎么当作无事发生呢。”

楼轻祈当然没有理会,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

王婆心里没个着落,想着是不是不小心把价格说的太高了,万一霍启柔还真的不要了怎么办,她犹豫了一下,喊道:

“喂,死丫头,死穷鬼?我王婆呢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咱再商量商量?”

要的就是这句话,霍启柔重新推开房门,走到王婆面前,面上挤出个笑容道:

“那个,王婆啊,您行行好,再便宜些呗?”

她一副囊中羞涩的模样,连耳朵根都红了,这还真不是装的,是真穷。

王婆摸了摸下巴,似乎是在想着这句话的真实性。

“那你现在手里有多少?”

“一…一两…”

“一两?!”

王婆破口大骂,手下猛地用力,扯的楼轻祈忍不住呜咽了一声,可见这手上的力气是有多大。

霍启柔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猛地一抽,自从知道了救下楼轻祈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小命之后,她都要快变得见不得楼轻祈受苦了。

见王婆扯着人要走,她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强忍着没有动弹,她知道这是在试探她,嘴里只可怜巴巴的喊道:

“我真的只有一两银子了,你不是也说,我娶不起夫郎吗?王婆,帮帮忙吧?”

王婆身形一顿,余光看了站在原地的霍启柔一眼,暗自翻了个白眼,原本还以为能多赚一点呢,没想到死穷鬼真的是死穷鬼。

她拖着楼轻祈走了回来,一把将男人丢到了霍启柔面前,没好气的说:

“一两就一两吧,给钱!”

霍启柔乖巧的把一两银子递了上去,王婆拿到手里颠了一下,最后又骂了句死穷鬼,这才走了。

平白没了这么多钱,霍启柔心疼死了,她低头看了一眼地上脏兮兮的男人,叹了口气,想着起码保住小命的第一步完成了。

不过,她完全不知道怎么跟男人相处啊,从爹娘死后便一直孤寡的霍启柔苦恼的挠了挠头。

半晌蹲了下来,与楼轻祈平视着,犹豫的说:

“你…要不要先洗个澡?”

总不能一直这样脏兮兮的吧,对了,还得给楼轻祈买了几套换洗的衣裳,想到此,霍启柔又肉疼了起来。

然而,听到她的问话,楼轻祈仍然一动不动,只抬起一双阴恻恻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被这一双寒潭一样的眸子一瞪,霍启柔不由得打了个了冷颤,她想可能是因为上辈子就是死在了这人手里,所以对着楼轻祈,她总是带着莫名的畏惧。

霍启柔只得又站了起来,当做楼轻祈已经同意了她的话,便自顾自的烧水去了,反正基本的东西她都会准备好,做不做就看楼轻祈自己的了。

说实话,两辈子了,她还是第一次跟楼轻祈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这人来到村子里之后便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对她有防备也是正常的吧。

把水烧好了之后,霍启柔看着还是就这么呆在原地的男人,刻意的喊了一声便出门去了,丝毫不担心楼轻祈会借机逃跑。

要是楼轻祈跑了,这还合了她的意了呢。

霍启柔身高腿长,走得很快,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男人默默的看着她的背影半晌,才慢腾腾的往放热水的地方走去。

原创文章,作者:厚礼谢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82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