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书后病娇大佬天天想抱走我》最新章节

小说:穿书后病娇大佬天天想抱走我

小说:种田

作者:李子有点咸

角色:

简介:【甜宠+病娇+穿书+沙雕锦鲤女&腹黑绿茶男】穿书后,顾酒捡到个小可怜,小可怜软萌娇弱爱撒娇,最是喜欢黏着她要亲亲抱抱举高高。萌一脸血的顾酒表示:我可以!可总有人觊觎小可怜的美貌,他还处处受人欺负。每天晚上都扑她怀里哭唧唧的要亲亲,不给亲就黑化,可愁死她了。后来她才知道对方是个背着她暗戳戳想毁天灭地的大反派。顾酒怒:“国师?尊主?陨神?你丫到底是谁?”绿茶桑:“我是你的夫君啊,宝宝。”

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书后病娇大佬天天想抱走我》最新章节

《穿书后病娇大佬天天想抱走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落魄村,是位于吉安县的边缘小村庄,就如它的名字一般,这里是真的穷。

黄昏,寂静的后山传来出来觅食的小动物爬行穿梭的声音。

一处偏僻陡峭的悬崖边站立着两道身影。

“呵,贱人去死吧。”激动狠毒的声音带着点兴奋的颤抖。

顾酒长睫颤动,眉头紧皱,只觉得头晕难受。

无神的双眼逐渐清明,刚睁开双眼还未看清周围情况,一双手猛然将她一推,伴随着阴狠恶毒的得意笑声。

顾酒整个身子瞬间向身后的悬崖倒去,神情惊恐的看向那人,只来得及扫到一道纤细白色的身影。

卧槽,是哪个碧莲在谋害朕?

做着自由落体运动的顾酒在生气存亡之际激发了二十几年来最强的求生欲。

半空中闭眼尖叫,双手张牙舞爪的比划企图命运之神给予她好运。

不要太多,一根树枝就好。

当她被挂在半空的树枝上时,顾酒的眼睛都亮了,脸上弥漫出喜悦,得救了。

渐渐的她脸上的喜悦慢慢淡去,脸色涨红,一手扒拉着衣襟艰难呼吸。

整个人犹如被扼住命运的喉咙的咸鱼,在冷风中摇摆。

“咳咳咳……九,救命啊。”

作为一条难得有求生欲的咸鱼。

她决定。

求救。

随着顾酒的挣扎,脆弱的树枝传来断裂的声音。

顾酒惊慌抬头。

阿西吧。

仰望天空的她蓦然看到悬崖上空,自己摔下来的地方一道黑影闪过,什么掉了下来。

ʘʚʘ嘎?

破风声传来。

光线暗沉,被天空晃花了眼的顾酒只看到一双冷清慵懒的眸子。

眼角似乎泛着微红,禁欲中带着丝魅惑。

莫名让人震撼。

可顾酒来不及欣赏,杏眼瞪大惊慌失措的摇头摆手。

你不要过来啊!!!

Σ(`艸´;)!!

然鹅,对方并没有听到她的心声,直冲冲的向她砸了过来。

砸在顾酒脸上,本就摇摇欲坠的树枝终于断裂。

顾酒心中有句草泥马不知当讲不当讲。

她是想来个人救她,不是来个人陪她殉葬啊。

怒摔!

算了,咸鱼酒不想努力了。

神情麻木的仰望天空闭上眼安详的准备接受自己的命运。

坦然面对命运的顾酒难免对刚刚害自己的碧莲心生怒意。

害她就算了,竟然还在同一地点,前后几分钟用同样的手段杀人抛尸。

这就过分了。

这是对她的侮辱。

正愤愤不平的顾酒腰间被覆上禁锢的力量,只一秒就离开了。

然后顾酒就感受到冷冰冰的风打在脸上,而她竟然被人一胳膊抡飞出去。

惊呆了顾酒和她的小伙伴们。

扔我?

他扔我?

他竟然敢扔我?

卧槽,老子还没跟你算你砸我头的账,你丫倒先下起黑手来了?

咸鱼不发威,你真当它不翻身?

(メ`[]´)/

“我去你丫的。”

盛怒的顾酒爆发出惊人的毅力,扭动身躯抬脚一脚将想要借力靠近她的人踹飞了一米。

或许没意料到顾酒的凶猛,男子被踹了个正着,清冷的眸子闪过错愕。

他只不过是在这悬崖下的山洞里调息养伤,刺耳的尖叫声惹得他从冥想中醒来。

一睁眼,伴随着尖叫声眼前就闪过一抹灰色,急速下坠。

眉头微拧,神色阴郁不耐的起身来到洞口往下睨了一眼。

只一眼便收回视线,冷漠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并不准备施以援手转身就打算回去继续冥想。

崖底却悠悠传来微弱的呼救声,如奶猫叫唤一般。

悠悠传入耳中,蓦然他半垂的黑睫颤动,心脏不受控制的开始疼痛。

恍惚间也摔落了悬崖。

只是他没想到难得自己生出一丝怜悯之心,竟被对方反杀。

呵……

悬崖见底,顾酒顺势落在了柔软的草地上因为冲击力昏睡了过去。

而男子一头栽进了水里昏迷,顺着河流随波逐流。

莫名的凄惨。

等顾酒醒来已经是两天之后。

顾酒躺在床板上日常望着依稀能看见天空的屋顶,感受着从四面八方吹进来的凉风,也幸亏现在是春天不是特别冷,不然她觉得自己可能会冷死在这张床上。

“吱呀”老旧破烂随时都会掉的门被推开,一位身穿素旧衣裙脸色有点憔悴的美妇人走了进来。

“宝丫醒了?来,吃点东西。”美妇人端着碗,见顾酒醒了面露欣喜的走了过去,想要喂她吃东西。

顾酒眨了眨眼,半响,微微叹气,撑起身子坐了起来,接过美妇人手中的碗,看着里面浓稠泛着稻米的清香。

“娘吃了吗?”

是的,这位温婉隽秀的妇人就是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娘亲。

一直盯着顾酒的顾母,瞬间红了眼眶,她的宝丫会关心娘了。

垂下眸子掩盖住眼中的慌乱和隐隐的水光,“娘吃了,宝丫快吃。”

顾酒抿了抿唇,她知道,她还没吃,省着来给她这个宝贝女儿了。

腹部的饥饿感让她没办法拒绝眼前的“美食”。

顾母一脸慈祥的盯着她把碗里的粥喝完,叮嘱她好生休息,转身离去。

可能又去后山了。

从昨天她醒来身体就一直虚弱着,为了给她养病,顾母每天都早出晚归。

等顾母走了之后,恢复了些力气的顾酒摸摸索索的起床向外面走去,看着外面萧条的院子,千疮百孔的围墙和东倒西歪的瓦片。

这危房……她们母女还没死也真是奇迹。

啊……不对,女儿已经死了。

顾酒,一个到处挖坑,只挖不填的小作者,日子过得平平淡淡,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让她给碰上了穿越。

着实有些脑阔疼。

醒来一天,这家的情况大概也知道了。

她估计是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朝代。

而这家应该只有母女二人,母亲很疼女儿,但女儿有点叛逆不懂事,在被别人坑上山采药的时候失足摔悬崖了,然后被上山打猎的同村人救了回来。

掉悬崖大概就是她刚穿来时发生的吧。

想到那道推自己的白色身影,顾酒脸色微沉。

也不知道跟她一起“殉情”的小伙伴有没有被救。

她并没有给顾母说自己是被人推下悬崖的而不是失足。

确实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一屁股坐在破烂的门槛上,双手支着下巴懒洋洋的打量着周围,脑袋飞速转着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想回去吧,也得找到回去的办法,难不成要她再去死一次?

置之死地而后生?

目光落在了屋前的那棵大树上,看这壮实的躯干,想来也有些岁月了。

撞死?

眉头一皱,要是没撞死怎么办?那可太疼了。

吊死?

想了想自己吊在树上半天也死不了的惨状,顾酒果断摇了摇头。

要不割腕吧,转头看向院子角落里的镰刀,盯着它看了好久,半响转过头继续45度仰望天空。

死的不够悲壮,还是算了吧。

顾酒就那么坐在门前一边思考着怎么“作死”,一边等着自家美腻的娘亲回家。

“哟,二丫身体好点了没呀?”路边一个体型丰腴的大婶见着发呆的顾酒大声吼道。

顾酒一愣,差点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叫自己,礼貌的微微笑了笑,点头,“嗯,好多了。”

是的,没错。

她现在的名字叫顾二丫,多么有乡村文化艺术气质的名字,一听就知道是个村里人,都不带解释的。

一开始知道的时候她一言难尽的看着顾母问为什么不给她取个什么春花翠花什么的,同样的气质。

她还记得顾母当时的眼神,一种“你不识货”的模样说:“因为村里已经有春花翠花了,大丫也有了。”

所以你才叫二丫。

她才知道自己竟然输在了出生时间上面,真的是……无法反驳╮(╯▽╰)╭。

“好了就好,以后别总往山上跑,一个人去多危险啊,女儿家还是在家学学女红,如何持家的好,就像我们春花,在家里多乖巧。”大婶说着绵里藏针话。

哟呵,原来就是你们抢了“春花”呀。

顾酒抬头看着那还在洋洋得意说着为她好实则讽刺她的话的大婶。

“婶子说的是,我的确比不过春花姐,今年十七了也还未见着能配得上她的夫家,她如此优秀我不配与她相提并论。”

顾酒一脸我不配,黯然伤神的模样,余光瞥见婶子僵硬的脸色时,嘴角微勾。

这时代女子十四便相看人家,十七还没嫁出去那便是老姑娘了。

她家春花挑剔,她眼光也高,寻常人家她们都看不上,自然就成了“剩女”。

婶子的脸色转换莫名难看,想发脾气见人家一脸难过也不是故意说的,只能尴尬一笑,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顾二丫母女其实是外来人口,十四年前顾母大着肚子来到了落魄村。

她只说她跟她夫君在路上遇到了劫匪,夫君为了保护她死于土匪手下,只留下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当时的村长见她可怜就将她留了下来。

其实,一开始有些村民不太欢迎她们,一来顾母那张脸实在太漂亮了,一看就是个有教养的大家闺秀,女人都不太喜欢长的比自己漂亮的女人。

这么想着顾母为了二丫这十几年肯定吃了不少苦,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死了,怕是接受不了。

顾酒望着远处背着满满背篓缓缓走近的纤细身影出神。

先不说她把自己作死了怎么样,能不能回去,就她死了二丫也回不来了呀,她一走二丫就真的死了,那顾母怎么办?

想到这几天顾母那无微不至的照顾,抿了抿唇,心里有些难过。

她是位好母亲。

原创文章,作者:李子有点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806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