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替嫁医妃从怀里掏出一枚炸弹慕容婉,容珩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容珩薄唇微不可见的动了下,没有说话,身边的青衣却会意开口,“王妃,你说的不错,掌掴景王妃,的确是大不敬之罪。”

话音落,唐文华抽出去的手顿时僵在了半空,看着眼前气势凛冽的慕容婉,一时间竟有些陌生。

这还是那个胸无点墨,草包爱惹事的丑丫头么?

慕容婉看着面前男人脸上的讶色,嘴角一点点绽开了讥讽。

唐文华是天祁少有的美男子,颜如宋玉,貌比潘安。

虽然已是四十岁的年纪,模样却依然儒雅倜傥,翩翩风流。

据说,在他年轻的时候,所经之处,上京少女无不驻足观看,就连他的马车都被掷满了瓜果。

更是因为这张脸,俘获了太师之女宋莹玉的芳心,也就是如今的唐氏。

得到宋太师的相助,唐文华平步青云,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直接从一介穷酸书生做到了丞相之位。

当然,为了娶到宋莹玉,唐文华不念夫妻情分,残忍害死了发妻,原主的生母。

为了掩藏心底的罪恶感,他留下了原主,养在唐氏膝前,然而却任由唐氏将她养成了草包。

这样的父亲,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慕容婉正在脑海中回忆着渣爹的事情,耳畔便传来了唐清仪的声音,“父亲,刚刚三妹妹说是她亲眼看见大姐给母亲下了毒,还请父亲为母亲做主。”

“不错,父亲,萱儿亲眼看着大姐给母亲敬了茶,之后母亲的脸才生出了麻子的。”唐清萱笃定道。

“是么,三妹妹可要想好了,若是查不出什么,你可就是诬陷景王妃。”慕容婉笑呵呵开口。

唐清萱略一迟疑,看着唐文华,“父亲,萱儿没有说谎。”

唐文华眯着眼睛扫了眼慕容婉,眸光一转,便落在了她身边的容珩身上,拱手道:“景王,景王妃有嫌疑谋害微臣夫人,微臣调查一番,您没有意见吧?”

“清者自清。”容珩薄唇轻启。

得到许可之后,唐文华便吩咐房间内的大夫去检查唐氏喝剩下的茶水。

然而,这时容珩却冷淡开了口,“若是王妃有罪,本王不会包庇。但,若是诬陷,本王也决不轻饶。”

“王爷,你打算如何处罚呢?”慕容婉看向他。

“杖责十棍!”

听到容珩寒若冰霜的话,唐清萱眸光一颤,情不自禁的咬住了嘴角,心里陡然升起一抹俱意。

看着大夫开始检查茶盏,她的心都提了起来。

随即她扫了眼一脸从容的慕容婉,心又沉了几分,此时不应该是她忐忑不安么,难道她早有计谋?

可是,她明明就是个草包啊!

很快,大夫便检查完走到容珩面前,“回景王,唐丞相,茶水无毒。”

“这……怎么会?”唐清萱心中紧绷的弦陡然断开,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慕容婉。

唐文华眯了眯双眸,不确定的再问了一遍,“你确定?”

“微臣确定,茶水无毒,唐夫人的脸应该与景王妃无关。”

慕容婉笑眯眯的看向唐清萱,“三妹妹,准备好了么?”

她既然下的毒,自然不会留下痕迹给人查。

唐清萱身子一颤,忙跪了下来,“父亲,母亲,救救萱儿……”

唐文华看着可怜楚楚的小女儿,嘴角动了动,最后对着容珩拱手,“景王,萱儿年幼无知,一时口误,冒犯了景王妃,还请您恕罪。”

“本王的话,唐丞相莫不是忘了?”

唐文华脸色一僵,然后看向慕容婉,“婉儿,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那是你妹妹!”

“父亲,刚才她们都在冤枉婉儿的时候,你怎么不为婉儿求情,你可真偏心。”慕容婉说着撇了撇嘴。

一个庶女都值得他求情,而她,是他结发之妻的女儿,却被他弃之敝履。

慕容婉心底突然有些心酸,莫名有些心疼原主。

唐文华被她说的俊脸一红,求情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慕容婉见此,直接对青衣吩咐,“还愣着做什么,行刑!”

冷煞扫了眼气势凌傲的慕容婉,心中称赞,没想到王妃这么霸气。

这气势,倒是和他们家王爷有几分像。

唐清萱忙起身拉着慕容婉求情,“大姐,萱儿错了,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慕容婉神色未变,抬手示意青衣将人拉走。

很快,随着棍棒声响起,外面便传来唐清萱的惨叫声。

慕容婉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转眸看向身侧的男人,“王爷,我们该回府了。”

“慢着!”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唐氏却突然发了声,她的声音阴沉沉的,“即便你没有对我的脸动手脚,但是你去了我的小库房,偷了东西一事却不容抵赖!”

“母亲这是何意,婉儿听不懂。”

唐氏瞥了眼身侧的徐婆子,她立即会意,“景王妃,奴婢专门负责看守小库房,在小库房附近看到了你的身影,然后就发现小库房内少了东西?”

慕容婉心底一阵冷哼,她行踪隐秘,根本就没人看到。

显然,唐氏这是决定乱咬一通,不管是不是她,都打算把帽子扣在她的头上!

“母亲,婉儿没有偷东西,你可不要冤枉我,三妹妹的下场你也看到了……”慕容婉说的意犹未尽。

唐氏面上一摆,随即沉下脸色,“婉儿,你从小就我身边长大,我自然不会为难你,只要你将东西交出来,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这个贱丫头果然不傻了,现在竟然敢威胁她了!

“不知母亲丢了什么东西?”

慕容婉心中忍不住愤愤,特么的,一不小心,给这死瞎子当了背锅侠。

徐婆子闻言下意识看向唐氏,唐氏一时也愣了下,“是一个檀木匣子。”

慕容婉好奇问,“母亲,匣子里是什么?”

小小的丞相府竟然出现了神药,慕容婉笃定唐氏是不敢声张的。

话音落,外面便传来一声尖细的通禀声,“皇上驾到!”

呦,狗皇帝也来了,这下热闹了。

唐清仪闻言,眉眼一弯,顿时迎了过去,“臣妾见过皇上。”

等到众人相继请安之后,容曜威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回皇上,景王妃她偷了母亲的东西……”

“哦,可有此事?”容曜说着,鹰眸紧紧锁住了慕容婉。

>>>点此阅读《新婚夜,替嫁医妃从怀里掏出一枚炸弹》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枫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792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