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汐汐,李芙蓉《闺蜜群穿内卷后,我在空间躺赢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闺蜜群穿内卷后,我在空间躺赢了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吾言肆也

角色:蓝汐汐,李芙蓉

简介:蓝汐汐穿越了,是个流浪街边的小乞丐?但是没关系,空间在手,天下她有!怎料空间还没玩儿明白就被牙行给逮去了花楼,几番挣扎后发现花楼头牌竟然自己的闺蜜!接憧而至的还有塔罗大师男闺蜜,京城首富之女闺蜜二号,摇身变成武林高手的江湖女侠客闺蜜三号…直到摄政王老公出现,蓝汐汐哭了,“怎么就我拉胯穿成了乞丐?”闺蜜们齐声呐喊:“也不知道谁穿越带空间,少哭惨!”摄政王:“汐汐不哭,老公抱~打下的江山都给你~”

书评专区

蓝汐汐,李芙蓉《闺蜜群穿内卷后,我在空间躺赢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闺蜜群穿内卷后,我在空间躺赢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大哥,瞧这丫头半死不活的,醉满楼不收怎么办啊。”

“嗐,反正她也没几天活头了,与其死在巷子里,还不如卖点儿钱。”

“别看现在脏兮兮的,说不定洗干净了是个美人儿!”

醉满楼…那不是隔壁街的花楼吗???

蓝汐汐懵了,这两个人牙子竟然趁人之危,卖她去做妓子!

“你们做个人……”

扛着她的壮汉腿脚不好,一瘸一拐的愣是把蓝汐汐的话颠了回去,她缓了须臾又继续声嘶力竭的喊道:“放开我!我不去花楼!”

“救命啊!拐卖良家少女啦!!!”

任由麻袋里的人聒噪,人牙子并不理会。只要能卖钱,让她吵吵几句也不妨事儿。

醉满楼就在隔壁街,过了这条巷子就是。没等蓝汐汐喊破喉咙,就已经被丢进了后院柴房。

吵闹的求救声响彻了后院,终于人牙子也听烦了,没轻没重的把麻袋拎起来又扔进了柴草堆里。

“救命!救——哎呦卧槽!”

蓝汐汐本就饿了三天,四肢无力虚弱的不行,方才被这么一摔,五脏六腑都差点儿被震翻。

瘸腿儿的人牙子朝着柴草堆啐了口唾沫:“活着都费劲的东西,哪儿来的力气乱嚎?把嘴闭上!”

话音刚落,醉满楼的老鸨李芙蓉便扭着粗腰肥臀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一个眉清目秀、风姿绰约的女人。

女人一脸不情愿的跟在李芙蓉身后,敷衍颔首应答了方才的叮嘱。

“未见其人先闻其香,梦蝶姑娘果然名不虚传!”

麻袋里正听着外边儿动静的蓝汐汐闻言一怔。

梦…梦蝶?!

瘸子谄媚过后,抹了把嘴角的口水,色眯眯的眼睛直接略过了李芙蓉,落在了这位梦蝶姑娘的身上。

“猪八戒戴眼镜,你装什么斯文人?滚一边儿去!我们梦蝶可是京都花魁,多少官爷争着抢着都见不着一眼,今儿可是便宜你了…”李芙蓉臃肿的身体横在了瘸子身前,嫌弃的瞥了他一眼后问道:“人呢?”

瘸子不甘心的踮起脚,还想再瞧一眼醉满楼头牌的芳容,但李芙蓉挡的严实,他只得吧唧了两下嘴,落了脚跟儿。

“呐…”瘸子偏头朝着草堆里的麻袋努了努嘴,“芙蓉姐,这丫头我可是足足盯了三天才绑来的,你可得多给点儿银子!”

李芙蓉把人挤到了一边,咂嘴道:“先验货再谈银子…”,说罢便伸手扯了扯麻袋口。

蓝汐汐找准了时机,麻袋一开,见了光便卯足劲儿钻了出来。

“死人贩子!合着我来了三天你盯我三天?!拐卖是吧?我要报官抓你!”

蓝汐汐三天之前意外穿越到奉离朝,浑身上下就有个一文不值还豁了个口子的木碗。

兴许是老天想起了她这茬,就在蓝汐汐准备闭眼继续等死的时候,一道闪电朝着她头顶劈下。

破空的银光在她额前炸开后,快速的汇聚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花钿。

巨响过后,她怔愣的摸了摸自己的眉心,细嫩的皮肉一阵酥麻,纤细的指尖触碰到了额间结界,直接将她传送到了一个虚空之境。

三处灵泉,分别散发着蓝银粉三种光芒,中间银色的灵泉最大,而两侧的蓝色和粉色灵泉要比它小一些。

正当喜得空间的蓝汐汐准备好好研究一番这三个发光的水潭子时,却被骤然拉了出去。

再睁眼已是漆黑一片,被人装进了麻袋。

蓝汐汐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李芙蓉吓了个跟头,她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惊诧的盯着麻袋里钻出来的那团黑黢黢的东西,瞅了半天才看出那是个人。

除了那瘸子还算淡定,打远儿站着的那位梦蝶姑娘也被吓了一激灵。

她紧盯着蓝汐汐,惊异的目光中逐渐显露出了一丝兴奋和激动。

蓝汐汐叉腰指着那个瘸子,愤然怒骂后才木讷的扫了一眼四周。

杂乱无章的小黑屋,坐在地上的肥猪老鸨,缺德欠揍的人牙子,还有…

她瞠目与梦蝶姑娘对视着,定在半空的手愈发颤抖,继而朝她指了过去。

“你你你…”

“你什么你!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也就算了,还是个有脾气的!”李芙蓉费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撸起袖子便朝着蓝汐汐扑了过去,“敢吓唬老娘?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就在这时,自始至终都未开口的梦蝶姑娘,厉声喝住了李芙蓉。

“不准碰她!”

李芙蓉闻声脚底板一刹闸,皱着眉头看了过来。

见状,梦蝶敛去了方才那一瞬间的失态,立刻换做了一副乖巧讨喜的样子,细声慢语道:“芙蓉妈妈,您日夜为了我们劳心费神实属不易,如今还要因为新人大动肝火,梦蝶瞧了心疼。”

说着,她余光扫了一眼抬着下巴也要动手的蓝汐汐,温顺道:“您看不如这丫头…就交给梦蝶调教如何?”

李芙蓉适才还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棵突然凶人的摇钱树,闻言过后瞬间松了口气。

“就知道平时没白疼你~”她回头瞥了一眼跟前儿这团煤球,刚好嫌她脏乱臭,于是顺势撸下袖子换了副笑脸,“行吧,那就劳烦我们梦蝶多费心了…”

还以为是个什么上等货色,一个黢黑发臭的乞丐这个黑心的瘸子也敢说盯了三天,还要加钱?

呸!二两银子她都嫌亏!

心想着,李芙蓉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不远处的瘸子,随即朝他招了招手,出去谈价了。

见李芙蓉和瘸腿的牙行离开了柴房,梦蝶姑娘故作从容的插上了门闩。

她面朝着门框暗舒了一口气,待心跳慢下来后眉目淡然的转过了身来。

眼下阴冷的柴房里只剩下了她们两人,蓝汐汐心头的气愤和恐惧消散了不少。

她站在柴草堆前,看着眼前这个极其眼熟的女人喉间不禁微滚,咽了口唾沫。

梦蝶…

虽说是巧了些,可毕竟这名字也挺大众化的。再加上这花楼的姐儿们不是叫什么花儿就是叫什么蝶儿,重名也不足为奇。

但这样貌未免也太过相像了,就是瘦了几十斤的样子…

蓝汐汐皱眉,试探性的叫了声:“乔梦蝶?”

怎料‘乔梦蝶’并没什么反应,表情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嗐,果然是认错人了,她认识的乔梦蝶可是个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的秤砣。眼前这等美人怎么可能是她?

蓝汐汐叹息着摇了摇头,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须臾过后,她忽然想起自己此刻是在花楼的柴房里,顿时敛色换上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冷哼道:“咳…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我就是死也不会卖身的!!!”

闻言,‘乔梦蝶’不由得嗤笑一声,颇有兴致的朝着蓝汐汐走了过来。

“呦呵,你这小乞丐还挺倔犟…”她打量着蓝汐汐这身破布烂麻,轻啧了几声,“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举目无亲,街边露宿。”

“死也不卖身…就那么不想活么?”

蓝汐汐后撤了一步,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你…你别过来!”她紧盯着‘乔梦蝶’的眼睛,结巴道:“谁…谁告诉你…我举目无亲了?!”

见眼前人不怀好意的笑着,并没有停住脚步的意思,蓝汐汐再一次警告道:“拐卖犯法,小心坐牢!”

坐牢?

‘乔梦蝶’撇了撇嘴,利落的上前抬手捏住了蓝汐汐的下巴,勾唇道:“拐你的是牙行,买你的是老鸨,我又没犯法,为什么坐牢?”

蓝汐汐伸手拍开了‘乔梦蝶’那只捏着自己下巴的手,余光瞄准了几步之遥的木门。

做乞丐就是饿死冻死,也比困在花楼里被收拾死强上百倍!

于是她心里喊着三二一,直接搡开‘乔梦蝶’冲了过去。

眼看人已经去拉门闩了,‘乔梦蝶’却是丝毫不慌。

她莞尔笑道:“蓝汐汐,我租你做闺蜜,每月付你一百两银钱,外加早午晚膳和半榻床被,要不要考虑一下?”

原创文章,作者:吾言肆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790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