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梦回九零:重回少女时代》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梦回九零:重回少女时代

小说:年代

作者:与众非同

角色:

简介:为爱远走千里的高校在读研究生丁茜橙,毕业论文被退,又接到青梅竹马前男友和发小闺蜜订婚的消息,勇救落水儿童,穿越回90年代——自己的少女时代,改正从前的错误,认清塑料闺蜜的真面目,努力学习,誓当学霸,开创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她只想独善其身,什么竹马、总裁、教授之类的,请不要做她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好吗?!

小说《梦回九零:重回少女时代》全文免费阅读

《梦回九零:重回少女时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收到标题为“分享我们的幸福”的请柬时,丁茜橙正坐在学校湖边吹风。

夏季的湖面有风吹过,微波荡漾,几个小孩子在湖边用面包喂鱼,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天气晴朗,丁茜橙的心情却乌云密布。

早上跟母亲的电话又是以争吵为结束,想到最后母亲愤怒地一句“你怎么这么自私!”丁茜橙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本来是想缓和跟母亲之间的关系,跟母亲商量自己毕业之后留在H市的想法,但是听到电话那端字字句句对自己“不懂事”“不听话”的控诉,她只觉得心头火起,不知不觉就又吵了起来。

挂掉电话之后,丁茜橙又后悔了,她明明知道母亲的脾气,也知道是因为自己曾经自私的一意孤行伤了她的心,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呢。

点开手机,想要再给母亲打个电话,不小心就点开了刚刚弹出来的请柬。

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的乐声,满屏幕飞满了心型的气球,气球散开后,露出了两个人的照片,女生她很熟,魏梦竹,她的同窗六年的好友。男生她更熟,苏伯远,她的前男友。

抿了抿唇,轻轻地点击了右上角的叉。丁茜橙的思路一下又被带回了那个记忆中的年代。

她、苏伯远、魏梦竹三个人的孽缘从初中开始,到现在也有十几年了,从那两个人的角度算是青梅竹马暗恋成真,从她的角度就是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她其实是个配角,却始终把自己当主角。

说到底也并不是那种狗血到炸的闺蜜插足、第三者戏码,只不过是丁茜橙自己前期过于迟钝,后期又恋爱脑觉醒被美色所迷,才造成的关系错位。

三个人初中同校,高一同班,直到高考的时候,苏伯远高考失利,曲线救国去当兵,丁茜橙为爱将本市Z大志愿偷偷改成了X大,跟着对方去了大西北上大学,以母女关系破裂为代价,终于抱得美人归,而魏梦竹则出国留学。

本来一切都按照丁茜橙的想法进行,爱情顺利,丁妈虽然埋怨自己,但是她毕竟是丁妈唯一的女儿,丁妈总会原谅她,然而想要守护幸福需要长长久久,破碎却只有那么一瞬。

大三结束之前,丁茜橙过生日,苏伯远明明请了假,却没有出现。后来,她才得知,那天魏梦竹回国,他去接机了。

魏梦竹更是在接风宴上对丁茜橙坦言,苏伯远只是因为感激和责任才和她在一起,实际早在初中的时候,苏伯远就跟魏梦竹表白过了,不过她当时为了学业,并没有答应,后来丁茜橙高二的时候情窦初开,瞄上了苏伯远,更是为了对方改了志愿,两个人才没有在一起。

丁茜橙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十年好友,紧握着自己的手,希望自己可以成全他们,开始还觉得很荒唐,挺想吐槽一句“初中那会儿他们才多大呀,你们俩就这山盟海誓的了?是有多早熟啊!”

但是想到她从事发到现在不仅没见到人,连一句解释的话也没有听到,荒唐感褪去,恨意却像汹涌的巨浪拍打在心头,却不知道去恨过于“有责任感”的苏伯远,还是恨自己反应迟钝误入歧途。

恋爱脑在那一瞬间离开了丁茜橙,只剩下决绝的理智。给苏伯远寄了一封分手信,把所有联络方式都拉黑,从此断绝了和这两个人的联系。

思绪从过去抽离,再次想起这些往事丁茜橙除了对自己年少无知的后悔,已经没有什么其他情绪了。

订婚请柬发在了高中同学群,下面不断有人发信息出来。

赵常至:恭喜班花,订婚快乐

谢迪:恭喜班花,订婚快乐

田利:恭喜班花,订婚快乐

林晴云:恭喜班花,订婚快乐

…….

一连串毫无营养的仿佛复制粘贴的聊天记录映入眼帘,茜橙也毫无营养地跟着发了句“恭喜班花,订婚快乐”。

直接关掉微信,找到了最近的通话记录,想要给母亲打电话。

再次想起和母亲决裂的原因,丁茜橙后悔情绪更盛,换位思考,也能理解母亲为什么至今也不能原谅自己,于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跟母亲好好说,今后哪怕是花十年,二十年也要让母亲原谅自己。

等待接通的嘟嘟声中,丁茜橙忽然听到了呼喊救命的声音。

刚才还在附近玩耍的几个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湖对面的码头上,指着水面大声呼喊,本来平静的湖面正泛起大片的水花,一个穿着红色短袖的小孩在湖心一起一伏,眼看着浮上来的时间越来越短,就要不行了。

丁茜橙顾不得刚刚接通的手机,快速地说了一句:“等我一下。”,把手机扔到了草地上,朝着小孩子的方向狂奔。

“姐姐,姐姐,快救救明明!”几个小孩看见有个大人冲过来,赶紧朝着丁茜橙哭喊着。

丁茜橙来不及安慰几个小孩,只说:“小朋友们,快去找人!”随后“噗通”一声跳入水中。

入水的一瞬间,丁茜橙就知道大事不妙,虽然穿着短袖短裤,但是她今天心情不好,一直没吃早饭,虽然是夏天,湖水的温度却很低,身体的热量急速流失,她隐隐感觉自己的小腿在隐隐抽动。然而此时此刻,她却顾不了那么多,奋力挥动着双臂,向着还在勉强挣扎的小孩游去。刚刚碰到小孩子的手,就被对方一把抓住,小孩感到有人拉动自己,又奋力挣扎起来。

“你别动,”丁茜橙大声冲孩子喊道,但是对方似乎是过于惊慌失措,反而加大了挣扎的幅度,胡乱扑腾的脚也踢到了她身上。

丁茜橙没办法从背后搂住孩子的脖子,只能费尽力气制止孩子乱动的双手,勉强推着对方往岸边游。

一条腿已经无法用力,丁茜橙感觉自己似乎在慢慢下沉,眼看着距离湖岸越来越近,丁茜橙使劲把孩子举高一点,拼尽全力说了一句“抓住,别松手”。

意识慢慢陷入黑暗中……

———

七月下旬晚上九点多,天气酷热,无风的时候,行驶在公路上的箱式货车即使开着窗户,照样热的像个蒸笼。

郭娟聚精会神地观察着路面的情况,这条回家的路比较窄,不时还有各种小动物横穿马路,她比较谨慎,每次都会仔细周围。

今天生意比较好,卖了十几件奶,挣了50多块钱,虽然很辛苦,但是想到放假在家的女儿,她瞬间又觉得生活有了奔头。

等把车开进院子,看见卧室拉着窗帘,乌漆嘛黑的,知道女儿睡觉了,就先去了厨房。

看见桌子上放着的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盘包子,还有一锅粥,郭娟都有点傻眼了。要知道家里只有小学刚毕业的女儿,作为从小娇生惯养的独生女,真的是连刷碗都没干过,更不用说做饭了。再加上正好到了长身体的时候,饭量暴增的孩子真的是给多少吃多少,郭娟早都习惯回家面对没刷的碗盘,和空荡的饭桌了。

郭娟的眼里隐隐有泪花闪动,心里很感动,拉开了座椅。

“橙子这孩子,怎么还做饭了,也不知道燃气灶关好了没有。”郭娟为了掩饰自己的激动,自言自语道。

夹了一筷子鸡蛋,声音颤抖地道:“我闺女手艺真不错。”

这边,郭娟满心感动与温情地吃着饭,卧室里,丁茜橙正躺在沙发床上瞪着屋顶发呆。

她醒来的时候是中午,睁开眼就看到了屋顶上用透明胶布贴着的塑料纸。

她在医院吗?那个小孩怎么样了,丁茜橙双手撑着床铺起身,耳朵里一阵异物感,一条黑色的耳机线被扯了下来,随后一阵熟悉的音乐传出来,她低头看了一下,脑子有点混乱。

她看到了什么?那个方方的还在唱歌的,难道是…复读机吗?

原创文章,作者:与众非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78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