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红月,穆成安《退婚后,被偏执仙尊宠上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退婚后,被偏执仙尊宠上天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软柿子不要捏

角色:公孙红月,穆成安

简介:【追妻火葬场,破镜不重圆】
宋枝有一个天赋惊艳的竹马,可惜他失忆了……
她还有一个财大气粗的师门,但是它破产了……
然后,众人发现从前那个修炼废柴变成了一个手拿大刀的怪力少女,身边还用跟着一个长相妖艳至极的男子
清韵君样样都好,天赋高、模样俊、性格好,但就是有个废柴未婚妻。当众人正扼腕叹息时,他失忆了,独独忘记了他的未婚妻,众人高赞“妙哉!”
却不见,后来那清韵君跪在一女子跟前,哭红了眼

书评专区

公孙红月,穆成安《退婚后,被偏执仙尊宠上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退婚后,被偏执仙尊宠上天》第5章 绫家免费阅读

给师门传了一封音讯后,宋枝就跟在三人身后。

因着前几天是澎星湖最盛大的灯会,所以事发后,这些用来参展的东西还未来得及取下。

街道两侧的小摊上挂满了形状各异的灯笼,灯笼四周用油纸封住,暖黄色的光透过油纸,将上面惟妙惟肖的画像投影在桌案上。

与这样热闹喜庆的景象格格不入的是街上行人,他们步履匆匆,神色焦急,个个都皱着眉头。

“就没人去找绫昌海?”宋枝问。

东洲九境有三大家族,澎星湖的绫家、沣胥的杭家,好友海棠里的雪族。绫昌海就是绫家的现任家主,澎星湖以木偶操纵术在修真界占有一席之地,而绫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所以澎星湖每十五年一次的灯会上,最重要的灯戏表演环节就由绫家负责,而这次失踪案正是发生在众人看灯戏时。

听她问,段宏振摇头,“怎么没人去找,那老狐狸找各种借口不出来。”

“再不出来,我们就去将他的门给踹了。”公孙乐星说。

“这件事确实不好办。”

她无奈摇头,眼下一点线索都没有,都不知道应该从何查起。

趁着天还没完全黑透,几人回了客栈。

在刚踏进客栈时,迎面走来一个玄衣男子,他冷硬的脸庞就像精雕细琢过一般,高挺的鼻梁,如剑一般的眉毛直飞入鬓。

他看见迎面走来的几人,特别是当他眼神落到公孙红月身上的时候,明显闪过一抹不喜。

“穆公子。”公孙红月轻声唤到,对着他行了一个礼,面上看起来冷冰冰,但宋枝明显在她眼底看到了一抹迅速闪过的痛意。

她听说过三个月前穆家与公孙家结亲的事,本来她也收到了红月送来的请柬,但那时她刚知晓梁衍失忆的事,所以没抽空出来参加两大家族的婚礼。

但听说这个婚,最后也没有结成,说是新郎在典礼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带着另一个女人跑了。

好巧不巧,那女子正是公孙红月院里一个侍弄花草的婢女。

穆成安此举,相当于将公孙家的脸丢在地上踩。

不过穆家想阻止也没有办法,他们虽然想要同公孙家联姻,然后增加自己在本家的筹码,但穆成安作为他们这一分支最有希望入住本家的后辈,他们更不想失去。

穆家想要两全其美,谁也不得罪,但这怎么可能。

就在他们准备上台缓和气氛的时候,公孙逢阳飞身上前,当着众位来宾的面,将两家的协议撕毁得一干二净。末了还用真火将其烧毁,直到其变成一团粉末,然后随风扬走。

这些都是宋枝道听途说来的版本,具体的他也没有亲眼见到,但见公孙红月这般样子,想来也是对穆成安抱有感情和期待的。

而这穆成安,在她眼里简直就不是一个男人。

“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穆成安冷声斥责,看着公孙红月的眼神不带丝毫温度,“若不是你,敏儿她也不会负气离开我,更不会失踪。”

提到敏儿,他眼中的恨意越发浓烈,看着公孙红月,像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反观公孙红月,像一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要走是她自己的事,与我何干。”她不满不紧的回答,抬起眸子叹了一口气,“穆公子,你不能什么都怪在我头上。”

“不干你的事?公孙红月,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敏儿若不是可怜你,想将我让给你,她用得着离家出走!”

他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中,剑鞘松动,让人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会拔剑冲来。

见状,公孙乐星将姐姐挡在身后,拧着眉看他,“说话就说话,还想动手吗?”

“再说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还用得着别人让来让去。”公孙红星冷笑一声,“那个劳什子敏儿,你自己当个宝贝就行,犯不着到处找存在感,丢人现眼的玩意儿!”

他话说的难听,气得穆成安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正想动手,一道软软的女声传来。

“穆公子。”公孙红月看着她,叹了口气,“你我的婚约已经解除,若穆公子能和冯敏喜结连理,我定是非常高兴的,说不定,还会将她的卖身契和奴籍一并送去当贺礼。”

言下之意就是,你别忘了她现在还不过是我公孙家的一个下人,你说话做事做好小心一点,别把我逼急了。

在这种大家族,主家有随意发卖下人的权利,不过是公孙家向来仁慈,对下人也是极好的,不然也养不成冯敏这样的白眼狼。

听她这样一说,穆成安脸一僵,这才想起自己爱人的身份。

觉得自己丢了脸面,他狠狠瞪了一眼她,怒气冲冲地就朝外面走去。

经过了这一场风波,更是让宋枝对身边的这位女子刮目相看,她一直以为公孙红月是个柔柔弱弱的大家闺秀,没想到还有这样伶牙俐齿的一面。

几人在前台多开了一间房后,各自回去调整休息,也就谁也没看到,二楼的屏风后面,有一道墨色的折扇移过。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完全亮起,楼下就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被吵得心烦,宋枝干脆在床头贴了一张隔音符,耳边瞬间安静下来。

等她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公孙姐弟和段宏振正坐在一个小方桌边上吃饭,宋枝走过去坐下,随手拿了个胖乎乎的热包子。

“快吃,吃完了我们去一趟绫家。”段宏振说。

“绫家?”宋枝疑惑了一下,“他们肯出面了?”

“倒也不是,只不过今天早上有人得到消息,看见绫府大门前挂满了白布条,门口的两座石狮子脖子还系上了白花。”他解释。

原来今早上闹哄哄的就是因为这事,她心想。

又转念一想,挂满了白布条?难道说绫府有人死了!

“是绫昌海死了。”

>>>点此阅读《退婚后,被偏执仙尊宠上天》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软柿子不要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74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