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狂妃她又把死对头毒傻了》小说最新章节,张灵慧,余娇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神医狂妃她又把死对头毒傻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逃跑的裤头

角色:张灵慧,余娇娇

简介:掉入井盖的余娇娇一朝穿成了小奶娃,没想到她一睁眼就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余娇娇看着眼前嚣张跋扈的人,冷笑着动动筋骨,她余嬷嬷要拿针扎死她!
被接入王府后手撕白莲花,冷酷王爷前撒娇装可怜,上学捕获小迷妹,把长安小霸王收服当跟班…余娇娇表示自己很忙!
高冷王爷看着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娇小团子头疼不已。
奈何自己惯的,没办法只好宠着咯!
新婚夜,她照常故伎重演,
奈何某人无视,“余娇娇,待会有得你哭”

书评专区

《神医狂妃她又把死对头毒傻了》小说最新章节,张灵慧,余娇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神医狂妃她又把死对头毒傻了》第 五章 夫子夸我小神童免费阅读

余娇娇礼貌敲门,落落大方的作揖,点头问好“夫子”

讲台上的夫子是个老顽童,一脸白须,手不由自主的抚上胡须,满意的打量点头“进来吧”

自他们一出现,私塾里凝神静气,众人惊诧。

那是谁,竟然是钦王爷亲自送来。

女生们面露羡慕,有的红了眼,咬牙切齿。

要说谁痛恨得明显,当属那个被余娇娇扇巴掌薅头发的长慧郡主了。

自她一进来,眼睛就没离过她。看着钦王爷亲自送来,幽深的眸子如刀子朝她射去。如暗藏在夜晚的狼狗,伺机而动。

书生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猜测着她的身份。

“这是谁啊,这么大的官威,竟然要钦王爷亲自送”

“就是就是,我家钦王爷肯定是被逼的”却遭来旁人的冷眼。

“你怎么也这么不要脸,怎么又是你家的了?”

少女娇俏着吐舌头“不是京城众女子的心仪对象嘛,那自然就是大家的咯,那自然也是我的咯!”

紫衣少女没脸没皮的和身边人打闹着,笑声爽朗明媚。

老夫子敲敲木板,声音洪亮威严,不可抗拒“安静!”

陆时钦看这情况大致是稳住了,清冷开口“有什么问题去华书斋找我”说完飘然而去。

众人激动大叫“啊啊啊,王爷的声音还是这么好听,我都要醉倒在这了…”

“桀骜不驯,白马轻裘,真是长在我心坎里了呀”

紫衣少女撇嘴“明明是既霸道又不讲理,我脑海都想象出一本‘孤冷王爷只宠一人’的话本了”

余娇娇无视掉众人的花痴,嘴角抽搐,有这么夸张嘛?

难道我就长的不惊艳?

其实,男学子们早就已经看痴了,他们从不见人如此美艳的过分。

满头青丝飘逸及腰,梨眉艾发,眉目清冷,修长的玉颈下,肤色白皙玉洁,小小年纪已具倾国倾城之貌。

皓腕凝霜雪,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骨子里带着一股娇媚,举手投足间暗香袭人。

余娇娇扫向四方,众人面面相觑,只有那个紫衣女子大胆看她。

两人视线相接,又不约而同的撇开。

余娇娇大大方方走向她旁边,那紫衣女子一向活泼开朗,禁都有点不知所措。

此时此刻云粟在心里尖叫“啊啊啊,这漂亮妹妹不是要坐我旁边吧?一看就和她投缘,一扫就能看破,在一堆‘普通人’中瞧出了她的与众不同!”

只是云粟面上并无变化,听见那女孩娇娇弱弱的声音传来“我可以坐这里嘛?”

云粟慌忙抬头,脸色白皙,面若桃花。竟腾起红晕蔓延至耳后颈间。

话都不会说了,两只小手不安分的绞着。

呼呼,脸好烫!

果然,和漂亮妹妹坐都是得付出代价的!

云粟悄咪咪窥她,埋着头目光都不自在了。

云粟咬咬牙,急得直跺脚,刚才没有理她,妹妹会不会觉得她不友好啊?

害!

怎么办,谁能治治她这一见好看的人儿就脸红的毛病!

待余娇娇坐定,夫子‘小老头’笑眯眯开口,“余娇娇?安平郡主介绍下自己吧,平时读过什么书啊?”

余娇娇只觉得和蔼可亲,爽朗近人。

斟酌了会乖巧开口,“四书五经略有涉略,启蒙读本‘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熟背于心,魏书,南齐书,礼记等已粗读了一番,最近在读古史典籍…”

老夫子满心震惊,惊讶之余话都说不清了,忍不住狂喜追问“还…还读过其他的?”

众人听着那小姑娘慢条斯理的说着,好像吃饭一样简单。

看着余娇娇报菜名一样的操作,已经呆若木鸡,陷入深深的怀疑。

一旁的张灵慧见众人的眼光都在余娇娇身上,忍不住出声打断。

“关一张嘴谁不会说,谁知道真的假的”

“安平郡主还是一贯的不要脸呢”

见众人被拉回来,不约而同的看着她。

她很享受这种沐浴在旁人视线下的感觉,这时候她才是真正的公主。

全天下最尊贵的人,她们只能用崇拜的眼神看她!

好了伤疤忘了疼,长慧郡主一时又嘚瑟了起来。

不满的嘁了一身,读个破书有什么了不起。

她余娇娇有什么是比得了她的,丧家之犬罢了。

经过张灵慧这么一提醒,同学们议论纷纷。

“安平郡主,害死父母寄人篱下的那位?”

“听说她性情孤郁,娇纵无礼,在钦王府也不讨喜罢”

“看来传闻有一点不实,长的还挺好看的”一男生玩味开口,不怕事大。

众人七嘴八舌,也不再给好脸色。

“呵,不就是一个空头郡主罢,装什么架子”

……

老夫子很不满张灵慧这种打断别人说话的行为,神情严肃,气的胡子直翘。

“我平时教导你们尊重他人,都学到耳朵后面去了?”

张灵慧冷哼一声,身子往椅子上一躺划出刺啦的尖锐,语气不满。

“不像某人,不知廉耻的东西”

何雨见形势,见机立马站了出来表达自己的立场,平时趋炎附势惯了。

一个是受宠的权高利重的郡主,一位是人人憎恨的小丫头。她当然知道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仗势欺人的附和。

“就是,还敢争咱们郡主的风头”

一时间剑拔弩张,气氛紧张起来。

大家议论纷纷,准备看那女子的打脸现场。甚至有大胆的公然打赌,看谁能赢。

虽然她们平时看不惯张灵慧的娇纵无礼,但是谁也不愿意看有人说大话,承认随便来一个人都比他们强。

她们可是全国唯一贵族私人学府。皇家贵族,官宦子弟,谁家不是腰缠万贯,身份尊荣。

而且还是钦王爷亲自送来的,凭什么这狐媚之人可以搞特殊。

他们不屑,骨子里带着与生俱来的歧视,看不得别人好。

余娇娇看张灵慧那行人志在必得的表情,冷笑,就这么确定别人不行?

很抱歉,你猜错了。

别人的确不可以,但她余娇娇,还不把这些放在眼里。

这些不就是她三岁时的睡前故事嘛!

老夫子看她一脸淡定,点头欣赏她云淡风轻的姿态。

只有这种人的才是真正的高手,不会被轻易激怒。

明白什么是胜券在握,在最后一刻钟亮出底牌狠狠的打对方一巴掌…

老夫子看着她,笑的和煦如春风“那我便考考你”

“《乐记》认为,音乐是通过声音来表现情的,情来自人对现实生活的反应是哪一句?”

张灵慧抱胸准备看她的笑话,和玩得好的抱作一团。

只见女孩不慌不忙的流利回答“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

“你既说读过礼记,那礼记的核心思想是什么?”

“孔子认为,礼出于仁,‘克己复礼’为仁,礼记的核心思想便是仁,强调礼与仁彼此相融的关系。第二个核心思想是义,论语卫宁公对义的解释是…”

女子软糯的声音源源不断传来,却如一个个冰凉的巴掌狠狠甩在他们的脸上。

留下张灵慧众人脸上难看。

大家在一片震惊中,云里雾里的瞧着余娇娇和老夫子忘我的激论着,早把他们忘了。

不是说愚昧无知、妇人之见的吗?看来…还是得少信些流言蜚语,害人害己罢。

众人突然感觉到什么是差距,有的人与生俱来就是王者。

注定是他的东西,谁也拿不住。

紫衣少女云粟一脸星星眼的瞧着余娇娇,感觉她头上光环四射。

傲娇的扬起下巴,为‘自家’孩子感到骄傲。

不愧是她的同桌!

张灵慧早已坐不住,书册被她撒气的扔了一地,指甲不觉间把书本划碎,咬牙切齿的看着余娇娇那张脸。

竟有人敢落她面子…

她总有一天要亲自把那张脸撕碎!

何雨见她吃瘪,胆怯上前出声安慰,

“郡主…”

却被张灵慧拿来狠狠出气,毒辣的受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彻四周。

张灵慧瞧着周围的人有意无意的指指点点,看她笑话,怒极攻心,

“你又是什么东西”

何雨一手捂着红肿的脸,满脸委屈,敢怒却不敢言。

只把埋怨狠狠的归咎于余娇娇身上。

待余娇娇问到‘如何看待家与国的关系’时,她都止不住扬起嘴角。

还是离不开高中作文嘛,家与国的素材她都背的滚瓜烂熟了。

待大家看着余娇娇落座,才震惊中反应过来,学堂里一片掌声,洪鸣不止。

老夫子激动的语不成篇,只口口称赞,重复着那几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妙啊,奇才,小小年纪竟有这悟性…千年难遇”

余娇娇淡笑,全没有一点骄傲自满。

害,她大概是把上辈子欠她的夸赞全受了一遍。

与一边气急败坏的长慧郡主形成鲜明对比,一个谈吐大方具有与生俱来的贵气,一个像跳梁小丑。

没人再注意到张灵慧阴沉的脸,余娇娇听着耳边同窗的羡慕夸奖好笑着摇了摇头。

这一天,大家都时不时往她身上瞟,想探寻她的秘密。

私塾的夫子也不时提问,她照常回答的近乎标准答案且漫不经心,游刃有余。

留下夫子们怀疑自我,直呼称神。

神童啊,神童!

>>>点此阅读《神医狂妃她又把死对头毒傻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逃跑的裤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74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