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完师尊死遁后,我成了一只雪貂》谢星,鲁朱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撩完师尊死遁后,我成了一只雪貂

小说:纯爱

作者:咸鱼娇

角色:谢星,鲁朱

简介:【无女主+半魔半仙男师尊与X钓鱼雪貂男+甜宠】
谢星落穿越修真界五百余年,为救师尊与敌人同归于尽。
本以为神魂俱散,却成了一只雪貂,沉睡了三百年才苏醒。
却发现本该飞升的师尊竟然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头?

上仙界谣传:天衍宗太上老祖寒黔,渡劫飞升却堕了魔,不仅杀了自家宗门宗主,还屠了魔族高手无数,更是去了妖都,将妖王之子挟持镇压灭妖塔之下。
疯魔至极,令人闻风丧胆。
却谁也不知,他究竟因何堕魔。

书评专区

《撩完师尊死遁后,我成了一只雪貂》谢星,鲁朱小说免费阅读

《撩完师尊死遁后,我成了一只雪貂》第5章 三百年前陨落免费阅读

谢星落原本闲情逸致的懒散小模样,在瞧见这次负责试炼的掌事,惊讶的双腿站起。

鲁大胖?

“说吧,什么事情这么吵。”鲁大胖,原名鲁朱,因其体壮肥胖,被谢星落赐予外号鲁大胖,现修为乃元婴大圆满。

鲁朱是执法堂堂主鲁秉直的儿子,谢星落一直与他父亲不对头。

但让谢星落心思混乱的是,他明明才沉睡没多久,为何才金丹期修为的鲁朱,竟然快突破元婴到达出窍期了?

“你说他作弊,有证据吗?”鲁朱性格与他父亲一样执法严明,还有些迂腐。

“过铁索桥的时候,我就在他身后,看见风吹到他身上就散开了,不信你看他身上的衣服!”那人指着薛子恒身上完好无损的衣服。

“我们大家身上多多少少衣服都被割破了,可他的衣服,一点破损痕迹都没有。”

试炼者们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看向薛子恒,果然完好无损。

“他肯定有问题。”

“搜身吧,他身上肯定藏了护身法宝。”

薛子恒连忙摇头,涨红着脸激动解释:“我、我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我没作弊,是风自己避开了我,我、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鲁朱闻言,示意身边的弟子取来一物:“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你通过铁索桥时的蜃影。”

谢星落心咯噔一下,不可思议的看向鲁朱。

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入门试炼,你他喵的居然用上了蜃石?这摄像机一样的一次性玩意,把试炼的过程,全部都录下来了?

鲁朱用法术读取蜃石留影,圆形透明的投影浮在半空,一边解释一边暗含警告的说:“曾经有个姓谢的,狡猾又诡计多端,就是作弊才通过了试炼,后来为了杜绝试炼者投机取巧,才会想出此法。”

谢星落偷偷的往后退,坚决不承认这个姓谢又狡猾诡计多端的家伙会是自己。

鲁朱:“咦?”

危机感充斥全身,皮毛炸起,谢星落想都不想转身逃跑。

“大胆妖族,竟想鱼目混珠潜入我天衍宗!”鲁朱手比剑指,风凝聚而成的尖刀化作刀雨扑簌簌射下。

谢星落怎么也没料到,鲁大胖竟然直接就要杀他!简直不可理喻!

雪貂逃跑的路线极为刁钻,似乎总能预先判断风刃化作尖刀所击落的位置,险险擦着皮毛即将窜入林中。

鲁朱却忽然道:“三百年前,妖族与魔族狼狈为奸,残害宗门弟子无数,如今还敢只身潜入,是当我们天衍宗没人吗!”

三百年前?

谢星落逃跑的脚步停滞了那么一秒。

就在这短暂的停顿,死亡感知来临让他血液倒流,脑海中只极快划过一句:糟糕,躲不掉!

泥土凝聚成尖锐突刺,从地刺入雪貂腹部。

“啊——”薛子恒下意识想要冲过去,却被穆正阳拦住,怒骂:“你疯了吗!那是妖族!”

谢星落天魂本就不稳,雪貂的肉身更是脆弱不堪,这刺入腹部的致命一击,让他痛的几乎昏死过去。

艹他大爷的!

什么狗屁妖族,他根本没来得及修炼,身上又怎么可能有妖气!

鲁大胖,你给我等着!

谢星落忍着剧痛,还有心思骂人。

想着不能就这么窝囊死去。

他意识有些涣散,血雾红了视线,黑豆眼失去了生机,黯淡无光,低头垂死的挂在尖刺上,血腥随着烈风飘向了远方。

鲁朱跺了跺脚,泥土突刺消失,雪貂软绵绵的掉落在地,腹部的鲜血渗入泥土。

“鲁长老说的,该不会是三百年前天衍宗,那位渡劫飞升遭遇暗算的太上长老?慈藏老祖?”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说他渡劫失败,陨落了……”

谢星落垂死凝聚的一缕灵气,停滞不转,刹那间四散开来。

陨落?

他们在胡说什么?

师尊怎么可能渡劫失败?他们肯定是在骗我。

谢星落心头大乱,四肢似频死前的痉挛,胸口仿佛被千斤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心痛的他几欲发狂。

他心心念念不惜以命相护的师尊,怎么可能陨落!

他不信!

他不相信!!

鲁朱将死气沉沉毫无生机的雪貂拎起,沉着脸色将雪貂提到峡谷边沿,说:“凡是踏入天衍宗的妖族,必诛之。”

说完,将雪貂扔下了万丈深谷。

风吹过血染的皮毛,谢星落睁着空洞的眼睛,慢镜头倒映着鲁朱肃杀的脸庞,薛子恒扑过来的身影,以及那广阔无边的苍穹……

他在期待什么?

他还有什么可期待的?

死亡并不可怕,比死更让人绝望的,是永远没有结果的等待。

失去支撑的天魂的心念,雪貂体内的天魂渐渐如烟消云四溢,神识陷入冰冷的黑暗之中。

突然,谢星落下坠的身体,被一双手轻轻捧住,将谢星落脆弱的躯体,小心翼翼的护在手心。

修长白皙而微凉的指尖,点在雪貂眉心,察觉谢星落溃散四溢的天魂,本就狭长冰冷的眸子,微微一沉,方圆百里之内如泰山压顶。

试炼者初见寒黔容貌,便被惊艳当下,然而下一刻一个个面色发白,双腿跪地,无法再窥探那惊鸿之姿。

寒黔狭长冰冷的眸子,盛入了骄阳的磷光,却无法折射出半点温度。

鲁朱脸色大变,双膝跪下:“鲁朱,拜见太上长老。”

寒黔面若寒霜,手以擒拿之姿,隔空对准鲁朱:“是你伤的他。”

冷漠的嗓音之下,是满含杀意。

鲁朱脖子被隔空掐住,双腿挣扎悬空,面色涨红青筋凸起,五官因窒息的痛苦而扭曲狰狞。

他想要反抗,却惊惧所有术法被压制的无法施展,他甚至不知自己为何会招来杀身之祸。

“寒师弟,手下留情!”在寒黔现身北门,天衍宗掌门岑紫烟拼了命赶过来,身后还跟着一群人,鲁秉直也在其中。

“住手!”鲁秉直见儿子鲁朱命在旦夕,欲要出手救人。

寒黔斜眸一看,岑紫烟嗖一下挡在了鲁秉直面前,对着寒黔笑呵呵道:“寒师弟,莫要生气,这个……人总会犯错,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那什么,该惩罚宗门绝不会轻饶,那用得着你亲自动手。”

岑紫烟对上寒黔黑的发紫的眼眸,心底害怕,但脸上依旧笑的慈眉和睦,极快瞟了眼他怀中的雪貂,和稀泥:“寒师弟,这件事情就交给师姐负责,你看你怀中的雪貂,伤的不轻,可别耽误了治疗……”

岑紫烟双手合十,可怜兮兮的哀求模样,完全没有一宗之主该有的风范。

寒黔垂眸看向怀中的谢星落,手一甩,鲁朱似箭矢疾飞,狠狠贯穿了一座山峰峭壁,巨大的轰隆声伴随着砂石闻声倒塌。

众人噤若寒蝉,鸦雀无声。

岑紫烟还没来得及问话,寒黔的身影眨眼便不见踪迹。

“掌门,这……”右护法欲言又止。

岑紫烟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呢喃:“谢师侄当真回来了……”

>>>点此阅读《撩完师尊死遁后,我成了一只雪貂》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咸鱼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710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