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钱儿,周行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撬帝王墙角后我成了帝后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一听有大肉焖饭吃,周巧儿就止不住的吞咽口水,笑容满面,对着周大娘撒娇:“谢谢娘,我就知道娘最疼我,咱们赶紧回家让二哥二姐过去。”

周大娘尖酸刻薄的脸上也带了笑,一副要到了肉,下了锅,闻到了肉香的样子:“走走走,别晚了,小寡妇把肉做了,她长这么大都没摸过几回肉,别把肉做糟蹋了。”

周巧儿重重的一点头,挽着她娘胳膊,欢欢喜喜,急急促促往家赶。

镇上到村里来回两个时辰,单趟一个时辰,坐牛车,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村里。

牛车进村,晃荡着铃铛声,村头大树下聊天纳凉的人倚在了家门口,手里端着大白碗,踮起脚尖,探望着,想着谁买东西从镇上回来,还顾上了牛车?

一看往村西头去,是姜钱儿,不少人差点瞪出眼珠子,都不由自主的想着,小寡妇怎么金贵上了,顾起了牛车,买了那么些东西,这往后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行哥儿到底藏了多少私房,能供小寡妇这样挥霍?

牛车停在了院外,颠簸的路,差点没把姜钱儿屁股颠成几半,缓了好大一会儿,才跳下牛车,她细心的想到周行山只穿了一件亵裤,就让粮行伙计把粮卸在破旧的厨房中。

随后让大夫在外面等一会,抱着买的新衣,穿过杂草丛生的院子,跑进昏暗的泥巴房里。

一直靠在墙上,用薄被捂住自己的周行山,没想到姜钱儿会回来,更没想的她买了新衣。

他已经做好了在这个破屋自生自灭准备……姜钱儿回来了。

她解开包裹,拿着新衣,在他身上比划,声音欢快,道:“相公,我给你买了新衣,快穿起来,瞧瞧合不合身。”

“相公?”姜钱儿见周行山直勾勾的望着她,眼神没有任何焦距,她伸出手在周行山眼帘前晃了一下:“我请了大夫,在外面等呢,你快穿衣服,让大夫进来瞧瞧。”

周行山乍然回神,像上岸的鱼,骤然间落到水里,浑身的冷,干涩,瞬间得到了滋润洗礼,“你…你给我买了新衣,给我请了大夫?”

姜钱儿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是啊,是啊,我不懂医术,没办法弄你的腿,请个大夫,靠谱一些,你快点穿衣服,大夫在外面等着呢。”

科帕尔星系天生乐观心态的小渣渣姜钱儿,觉得自己就是天选之女,不然她也不会重生,也不会有这么帅气俊美好看的老公。

周行山暗自掐了一把自己,是疼的,没有在做梦,姜钱儿拿了他的银子没有走,回来了,给他买了新衣,给他请了大夫。

新的成衣就在自己的面前,周行山指尖都在抖的接过了衣服,是棉布衣,比棉麻,麻衣好上很多的棉布。

姜钱儿光明正大地看着他穿衣,毫不掩饰的目光掠过他的腹肌,胸肌,漂亮的身体曲线。

等他衣服穿好,她去请了大夫进来。

粮行的伙计并没有因为她家徒四壁,院子里杂草丛生有所怠慢,勤勤快快的不但把姜钱儿买的粮食扛进了厨房,还把她买的其他东西也扛进去。

镇上的柳大夫,是识得周行山的。

他跑商的时候,柳大夫让他帮自己带过药材,他残了瘫了回来,柳大夫都想着过来给他医治,但是周家人没有请,之后又听说他娶了妻,分了家,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今天被请,开始不知是谁,进来发现是周行山,他给他把脉检查腿脚,看得格外仔细,因此,脸色越来越沉重。

姜钱儿在一旁只顾看周行山的那张脸,倒没有注意柳大夫的脸色。

半响过后,柳大夫看了看姜钱儿,沉着声音对周行山道:“行哥儿,你这腿……”

周行山神色黯然,打断了柳大夫的话:“我知道了,多谢柳大夫,我不治了。”

“怎么能不治呢?”姜钱儿极其不赞成的说道:“大夫,要医治的,哪怕一线希望,都得给他治,我有钱。”

买了那么些东西,一两银子还没有花完,剩下二两多,姜钱儿拿了出来,递到了柳大夫面前。

柳大夫看着面前两块碎银子和铜板,眼神闪了闪,“行哥儿,现在身体虚,有些弱,从我这里拿点药,先吃着。”

“等身体先调养好,我再过来看看,至于他的腿,我在和其他同行们商量商量,一定会有其他法子的。”

再商量商量?

就是说他的腿没用了?

站也站不起来了?

不对。

还是有法子的,柳大夫没有把话说死,说明还是有奇迹的,现在当务之急,要把他的身体先调养好。

姜钱儿点头:“好的好的, 你给多抓一些药,我家行哥儿有些瘦,精神还不太好,对了,您再给我抓一些外伤涂抹的药。”

姜钱儿让柳大夫抓药的样子,以及脸上没有任何嫌弃行哥儿是一个残废神情,让柳大夫的心放下了,觉得行哥儿是一个有福气的,虽然媳妇是一个小寡妇,但是真心实意的为他好,跟他过日子,那他就能活下去。

柳大夫从自己药箱里挑挑拣拣配了几副药,又找了涂外伤的膏药, 放下,没有拿银子,背着药箱出来了。

姜钱儿追出来柳大夫已经到了院门口,让柳大夫收钱。

柳大夫推迟不下,拿了一两银子道:“我回去再配个十天半月的药,等这几副药吃完,你就来镇上拿。”

姜钱儿听后忙问:“我相公的腿……”

柳大夫深深看了她一眼,道:“行哥儿的腿,暂时无什么大碍,你没事,多给他泡泡腿,给他揉揉腿,也许有一天,他就能走。”

姜钱儿眼睛一亮,“我晓得啦,谢谢大夫,你跟粮行牛车一块回去,我已经付过钱了,回头药吃完了,我再去寻你。”

姜钱儿眼中的开心和欣喜没有掩饰,让柳大夫咽喉滚动,到底没有把周行山这辈子站不起来的事情告诉她。

送走了柳大夫和粮行的伙计,姜钱儿把剩下来的二两不到的银子给了周行山,倒了水给他:“相公,你喝口水,先歇着,我去熬骨头汤给你喝。”

柳大夫的到来,让周行山最后站起来的希望破灭,再加上姜钱儿一副要和他过日子,铁了心要改好的样,都令周行山又烦又燥,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的好,省得拖累别人,浪费粮食。

“啪!”

周行山伸出手一巴掌打飞了面前带着缺口,盛满水的碗上,脸色极其阴郁,冲着姜钱儿吼道:“姜钱儿,你给我滚,自己拿着户籍黄册,跟着你的情郎王大年,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滚啊!”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爆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708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