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搞牧场兴邦》小说章节目录龙力生,崔公子全文免费试读

骆奇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便说:“走!我们一起去看看!”骆光楣跟着一起去了。

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只见到有十几个士兵正维持着秩序,人们在络绎不绝地交钱,他们这是要去看奇观!

骆奇心里一个咯噔,他要上前,只是有人拦住了去路,这不是黄学友吗?

黄学友没好气地看了一眼骆光楣,他被骆光楣笑话,现在他打脸回来,说:“交钱!这是公事!凡是谁要去看奇观的!一律得交钱!就算是好朋友也不得不交钱!”

黄学友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袋子钱,他在手中掂着,说:“啊呀!这是一趟苦差!没有油水的!跟着龙中士注定要倒霉!”

钱袋在骆奇和骆光楣的眼前晃啊晃的,骆光楣觉得特扎眼。

由此可知,这是龙力生发给黄学友他们的钱,皇帝不差饿兵,只要钱到手了,人才会尽心为龙力生办事。

黄学友故意重复骆光楣的话,亮着钱袋这是让骆光楣难堪。

“你!”骆光楣只觉得脸火辣辣地痛,原先他拿来嘲笑黄学友和龙力生的话,现在被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还在他的脸上踩了一脚!骆光楣气得说不出话来。

“交钱!”骆奇没好气地一声!骆奇交了钱,他便过去看了!

一棵参天大树用红布围了起来,大树居然是有缕缕的水滴下来了,这就像是下着小雨,这雨是一直不停地,再一看,还真是像一个小型的瀑布。

旁边有人称奇:“这几天这棵树一直有水滴个不停!树不可能储存有这么多的水啊!真是太奇妙了!有人说这是我大明有圣明天子在,将要开创盛世的预兆啊!”

骆奇觉得太神奇了!树怎么会下雨呢?这水从哪里来啊?虽是水量不大,可一直在往下流淌着,这,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骆奇再一看,这一次可谓是日进斗金!两千两?再多一些都可以!

龙力生要求的承诺是十天,可是在第九天龙力生就完成了任务!

龙力生让十几个士兵敲锣打鼓地回到卫所,一路上特别地引人注目。

龙力生看着围观的人,他看了一眼黄学友,黄学友收人钱财,他对着别人就是一阵笑,是的!什么也不说,就是在笑!

先前这些人不是在笑话龙力生吗?而黄学友和他的同伴在笑,这是把所受的嘲笑全部还回去了!

笑话龙力生的人都臊红了脸,个个低下了头。

这不,黄学友还过去了,就是站着在笑,只是笑个不停,什么也没说。

这比说出奚落人的话,更让人脸红!因为当初这些笑话龙力生的人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卫所,如今则是让人这么笑着,脸痛啊。

曾经嘲笑过龙力生的人想必很长时间是笑不出来了。

最终,他们都是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可那笑声就像是刻进了他们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耻辱……

龙力生十分热情地对骆奇说:“骆耆士,我们一起去黎千户那交割吧!”

骆奇脸胀得通红,只是甩下了一句:“我偶染风寒,先去休息了!”

骆奇走得快,后面传来了笑声,这是在嘲笑着骆奇!

黄学友由衷地赞叹着说:“骆耆士一直欺凌于我们!终于有人收拾他了!你能办到,真是太了不起了!”

黄学友等对龙力生充满全是崇拜之情。

龙力生只是一笑,他进去交割给黎千户了。

黎千户惊讶万分的,说:“两天!你才两天的时间就赚取了一万两千两白银!这可是预计的六倍啊!我们千户留下一半,另一半上交给卫所,可暂解燃眉之急!你发现了这一棵奇树立了大功!”

龙力生心想:“我驯兽能力,没有想到连昆虫也能一并驯服,我这才能把昆虫引到了一棵上,通过枝繁叶茂的树遮住,人们见不到虫子,不知道是虫子拉尿,就天真地以为是树下雨,这是奇观!我利用人们的好奇心倒是为卫所赚了一笔钱。自然我给了十几个弟兄,我也私吞了一些,没些体己钱可不行。”

骆光楣引着州同知聂海广来了,聂海广直叙来意:“千户大人,又有猛虎伤人了!吕知州为此十分忧心啊!让我再度向千户大人求助!本州刚刚出了树下雨预兆着盛世,上了文书给南宁府,南宁府再上奏给朝廷,要是老虎伤人的事开来,这会抹黑此次功绩的。传到朝廷耳里也不好听!”

虽然州同知是从六品,千户是正五品,在明朝初年武官的地位并没有低于文官,按说州同知是要向千户恭敬的,这是知府下达的命令,且事关上奏朝廷的大事!

黎千户也不敢怠慢,只是捉老虎这件事让人好生头疼!

黎千户派出了不少的人去找伤人老虎,怎奈林深且密,根本就捉不住。

有一次差点捉住了,反被老虎挣脱,还伤了几个弟兄。

老虎出来伤人,黎千户是十分头疼的,只好又派人去了。可这畜生是白天不出来,只是晚上出来,要抓捕难度就更大了。

“这……”黎千户十分为难。聂海广便不放过,说:“捕象虽重要,可眼前最紧要还是除掉这只猛虎!毕竟它可是在州城附近出没!望千户不要推脱!”

龙力生一听,眼前一亮,他有驯兽的本事,他亲自去就可以了!

龙力生毛遂自荐:“千户大人,我是驯兽的,那么这一次就让我去吧!我定当把吃人恶虎给擒来!”

聂海广不由一愣,他上下打量着龙力生,问:“这位是谁?”

龙力生立即行军礼,说:“小卒是驯象卫驯兽中士龙力生。”

聂海广不由一笑,说:“好!原来是发现了树下雨祥兆的龙力生啊!”

龙力生则是一笑,说:“祥兆是因为皇上的德被四海,又有干吏强将,如同吕知州以及我们驯象卫指挥使大人的贤明辅佐圣君之下才出现的祥兆,又岂与小子有何干系?”

聂海广一听,第一印象是这小子有眼架力!

聂海广便问:“不知你要带多少人前去为民除一大害?”

原创文章,作者:吃多福穿好禄睡多长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