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谷清寒

角色:

简介:【双洁+甜宠+微虐】寒初与少将军成婚前夕,少将军忽然受皇命被迫出征。四月后,噩耗传来,少将军身死沙场…彼时诗酒江湖的摄政王回京,当年梅林中一见倾心的红衣少女再度出现在眼前。摄政王看向自己淑德端庄的大侄女,问,让你闺蜜给你做皇婶如何?大侄女怒道:“不如何!”-温柔深情摄政王×清冷自持女将军古言首作 文笔不佳希望大家支持~

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泠沅君,泠沅君!”

门外传来急促的拍门声,寒初将快要绣完的嫁衣递给旁边伺候针线的侍女:“兰羽,你将这些好生收起来,然后下去休息吧。”

“是。”

寒初起身去开了门。秋夜寒凉,寝衣单薄,寒初只开了一小道门缝便觉得凉风透骨。门外酒气熏天,只见赵沣扛着醉的不省人事的明序炀,硬着头皮上前:“泠沅君,我家将军去了趟仁岐候府,回来便喝成了这样。方才送他回房,他吵着要来您这里,属下也是没办法才…”

寒初将门敞开,侧身让道:“进来吧。”

赵沣把明序炀扛到了床边,向寒初匆匆行礼:“还烦请泠沅君照顾我家将军。”

寒初有些困,也跟到床边坐下,不料刚靠过去便被明序炀抱了个满怀。寒初脸皮薄,瞬间双颊滚烫泛起薄红。赵沣见状道:“泠沅君,这件事只有属下知道,还请泠沅君注意,莫要让人瞧见了。”

虽然寒初与明序炀已经订婚,因着寒初没有府邸,便提前住进了明家将军府。但两人到底还没有完婚,若是被人知晓二人一同过夜,怕是要说闲话。

寒初点点头:“多谢。”

待赵沣离开,寒初试图从明序炀怀里挣脱出来,却是无果,无奈开口道:“阿炀,该歇寝了。”

明序炀睁开眼,酒意氤氲中尚存一丝清明,愈发搂紧了她:“初儿。”

酒后嗓音低哑,他这一声叫的腻人,却透着些别的情绪。寒初察觉不对,轻轻皱了下眉:“发生什么事了吗?”

明序炀坐起身,搂着她靠在床头,面色凝重:“今日陛下召我进宫,命我三日后带兵出征北慕。”

寒初抬头看向他,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明序炀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委屈你了,我们的婚期…要推迟了。”

“这个无妨,左右我也是要嫁给你的,跑不掉。”寒初故作轻松地笑了笑,靠进他怀里,“要去多久?”

明序炀低着头,指尖摩挲过她的小脸。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寒初便是如此。骨相柔美,柳叶眉丹凤眼,皮肤白皙,唇瓣薄而粉,一副江南美人的长相,完完全全随了她母亲的长相。寒初的母亲寒江月是江南一带名盛一时的美人,当年言丞相下江南,两人偶然相识,互生情愫,随后便跟着言丞相回了京城。却得知言丞相早已有正妻,不得已做了妾,生下寒初后郁郁寡欢,缠绵病榻,不过几年便病逝了。

思及此,明序炀想起当初追求她时,寒初百般拒绝,只因生母当年为丞相所负,便不信情爱,亦不愿谈婚论嫁。如今好不容易将人接到府中,眼看即将成婚,奈何皇命难违。

“少则三月,多则…”北慕战况复杂,明序炀不敢妄下断言,只道,“我答应你,半年后定回来娶你。”

寒初垂下眼帘:“好。”

明序炀低头吻她,侧身将她缓缓压在身下。寒初被酒气熏出了几分醉意,脑袋昏昏沉沉的,直到身上一凉才回过神来,原是寝衣衣带被明序炀扯开了。

“阿炀,你做什么?”

两人额头相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明序炀双眸微红:“初儿,我就要走了。”

婚期原本就定在这个月末,府中到处一派喜气,就连床帐都提前换成了红色。恍惚间,寒初看着近在咫尺的明序炀,有种洞房花烛的错觉。

明序炀移至她颈间,埋首:“能不能,提前做我的妻子?”

这话暗示的太过明显,寒初呼吸一滞,以为自己听错了:“我…”

“初儿,你不愿吗?”

寒初眼底情绪挣扎,思绪飞回十年前。寒江月去世的那一夜,曾拉着她的手说,此生最后悔的事情便是在江南怀上了她,一时糊涂跟着言丞相来了京城,被迫做妾,从此寄人篱下。

寒初用力推开了明序炀,坐起身整理衣带:“你醉了,早些休息吧,我去给你煮醒酒汤。”

寒初几乎是落荒而逃,关了门站在院子里才发现自己忘了披件外衣再出来。透骨的凉意让她渐渐清醒了过来,快步向小厨房去了。

待端了醒酒汤回来,明序炀已睡熟了。寒初不忍叫醒他,只好将汤药放在床头,凑合着趴在床边睡下了。

次日醒来,明序炀已不在府中。

兰羽端了热水进来给她梳洗,小心翼翼道:“小姐,宫里来了消息,说清雅公主今日出宫,请小姐午后到妍芳阁一叙。”

“知道了。”寒初洗过脸,擦了些香粉,“你去收拾下行李,今日咱们和公主一同回宫。”

妍芳阁是清雅公主温茹缨在民间开的银楼,卖些饰品和胭脂水粉,大部分都是宫中匠人所做,因她的寝宫“妍芳殿”而得名。

寒初直接上了三楼的茶室,温茹缨今日穿了一身绯色束袖常服,打扮得颇像银楼掌柜,正坐在一堆箱子中间品茶。见她进来,冲她招手道:“阿初,快过来!”

温茹缨将箱子一个个打开,里面的步摇发簪珠花璎珞不计其数,每一口箱子都放的满满当当:“看,这是我们妍芳阁给你准备的嫁妆!”

“阿缨,这太多了。”寒初在她身边坐下,看着琳琅满目的首饰,心中暗惊,论礼制,这嫁妆怕是按照公主出嫁的规格置办的,“况且我暂时也用不到,阿炀他…”

“我知道,明将军即将出征北慕,你们的婚期要推迟了。”温茹缨给她倒了杯茶,道,“我刚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便去求了父皇,能不能等你们成了婚再让明将军去。但北慕这次来势汹汹,筹谋已久,又得了西晟的支持,战况十分紧急,就连我小皇叔都被父皇叫回来了。”

寒初压了下眉:“摄政王?”

温茹缨点点头:“是啊。小皇叔这么多年四处游历,无心参与朝堂之事,左不过是同为皇祖母嫡子,父皇疼爱他,才给了他摄政王的封号。”

连策马江湖的摄政王都召回来了,可见战事之严重。

“听我父皇的意思,是先让明将军去探探敌情,实在不行便要御驾亲征,这才不得已召了小皇叔回来。”

“阿缨!”寒初急忙打断她的话,“此处虽是你的地盘,但隔墙有耳,这话不得乱说。”

温茹缨看她紧张的模样,笑出了声:“好啦,我知道。婚期推迟了也不要紧,你早晚都是要嫁人的。这些嫁妆就先放在这里,等明将军凯旋归来,本公主亲自送你出嫁!”

酉时刚过,两人便一同回了宫。皇后请温茹缨去承乾宫用晚膳,寒初闲来无事,去了太医院。

幼时母亲缠绵病榻,寒初入宫后便求皇后许她拜太医院院办苏文方为师,学习医术。如今寒初也算学有所成,闲暇时便来太医院当个药童。

只是今日,苏文方不在,坐在院办位置上的是位女子,约莫十四五的样子,一袭紫衫,正低头写着什么。

寒初面上一喜,走了过去:“婉婷。”

苏婉婷闻声抬起头,又惊又喜:“师姐?!你不是去明将军府上了吗?”

兰羽搬了把椅子来,寒初在她身边坐下,道:“我与序炀到底尚未成婚,长住他府中未免失了规矩。且陛下命序炀出征北慕,我们的婚期只得推迟,我便回宫里再陪清雅公主住上一段。”

“此事我也听说了,其实…”苏婉婷眼睛转了转,笑道,“此次我也会跟着军队一起去北慕。”

“什么?”寒初大惊,“那可是战场,你怎可?…可是跟着师父去的?”

“爹爹是院办,宫里的差事离不了他,自是不会去的。”

“可你一个女孩子…”

“阿初,你就让她去吧!”寒初话未说完,一道和蔼慈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寒初抬头看去,原是苏文方回来了。

寒初起身迎他坐下,道:“师父,婉婷可是您亲生女儿,战场凶险,此次就连摄政王都被召回来了,可见战事之重,您怎么放心让婉婷跟着军队去那种地方?”

苏文方笑着摸了摸胡子,指指苏婉婷:“你看看她,哪里像是会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相夫教子的样子?左右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愿意去外面走走就去吧!”

寒初叹了口气:“好吧,您都这么说了,初儿只得听您的了。”

苏婉婷笑嘻嘻地蹭过来,挽起寒初的胳膊晃来晃去:“好师姐,你就放心吧,我的医术你还不了解吗?我现在可不比我爹爹差。我去了北慕,还能替你照顾照顾你家明将军不是?”

寒初抬手点点她的眉心:“你啊,看顾好你自己便是了。”

三日后。

寒初特意早起了些,挑了件红裙穿上,匆匆赶到城门。明序炀见是宫里的马车,抬手示意队伍停下,翻身下马。

寒初跳下马车,红衣翩然,直直扑进明序炀怀里:“阿炀!”

明序炀心中一暖:“初儿,你来送我?”

“嗯,”寒初抬起头,小脸红扑扑的,甚是招人,“你这盔甲冷得很。”

明序炀怕冻着她,便要推开,奈何寒初抱得紧:“早点回来。”

明序炀眼底笑意渐深,轻抚她鬓边的碎发:“我的初儿,穿红衣美得很。”

寒初眼中染上一层雾气,柔声道:“那等你归来之日,我便穿着嫁衣来此地迎你。”

“好!”

卯时已过,军队浩浩荡荡出了城门。寒初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见人影才回神,冰凉的手搭上兰羽的手腕:“回宫吧。”

回到宫中已近辰时,恰巧碰到温茹缨和温洛烟去上学堂。寒初回头对兰羽道:“你去将我的书具取来,我先与公主一道去学堂。”

“是,小姐。”

兰羽领命离开,寒初上前向二人请安:“清雅公主,斓宁公主。”

温茹缨笑着拉她起来:“穿的这样好看,是去送你家明将军了?”

温洛烟冷哼一声:“一个伴读罢了,打扮的如此花枝招展,莫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也想在这宫里当主子了?”

温茹缨将寒初拉到身后,转身看向温洛烟:“沈才人便是教你这般没规没矩的吗?在本公主面前论尊卑,你倒是还不配。”

“姐姐,你为了这么个伴读,跟我说这般难听的话?就算我是才人所出,也是你的亲妹妹啊。”温洛烟指向寒初,“倒是她,天底下谁不知道她言沐初是丞相府弃女?言丞相都不要,以为改了名字,进了宫就能变宝贝了不成?”

这些话温洛烟不是第一次说,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寒初自打六岁进宫以来已经听了太多遍,在袖子下悄悄拍了拍温茹缨的手背,示意她不必生气:“斓宁公主教训的是。想必冯师保已经等着了,咱们还是快些去吧。”

温洛烟看她态度还算好,便放过了她,趾高气扬地向前走去。温茹缨拉着寒初在后面慢慢走着,道:“你何必让着她?”

寒初微微一笑:“她说的也没错,我又何必处处和她争呢?”

“你呀,就是脾气太好。”温茹缨笑了笑,也懒得再去同温洛烟计较,“等会儿下了学,我带你去母后宫里吃好吃的。”

“好啊。”

入夜,寒初披衣执笔坐在桌前,笔尖墨色流淌,勾勒出男人英俊的轮廓。兰羽端了新点的蜡烛进来,换掉即将燃尽的灯芯:“小姐,就快子时了,公主已经歇下了。”

“嗯,”寒初抬笔点墨,“兰羽,帮我研墨。”

兰羽拿起方墨,看向桌上的画,笑道:“小姐的画技越发好了,把明将军画的像真人似的。”

寒初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也不知道阿炀他们到哪里了。”

“圣旨下的急,明将军他们怕是路上不敢耽搁,估计不出七日就到北慕了吧。”兰羽一边研墨一边道,“明将军到了北慕定会给小姐来信,小姐不必忧心。”

“也是,”寒初画完最后一笔,将画递给兰羽,“好生收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谷清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9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