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李安,杜少陵《帝陵》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清晨这个时候人们总是要吃点东西的,所以从古至今也便是出现了许多各式各样的早点,馄饨这个东西在这些早点里尤为的出名。

一碗香喷喷的小馄饨端上桌,只只馄饨像一条条小船,在水面上很悠闲地漂着,热呼呼的汤上浮着一层金黄色的油和碧绿的葱花,煞是好看。一阵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那香味是浓烈的、细腻的,透着一股股农家气息,使人食欲大增,满口生津。

“掌柜的,好吃!再来一碗!”李安在一个馄饨摊前吃了一碗馄炖,赞赏道说道,在这晨起的时候来一碗馄炖可是美妙极了。

掌柜的听到这位客人又要来一碗当下便是高兴地应道:“得嘞…马上就来。”

又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端上了桌子,李安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要做事总是要先把肚子给填饱的,能在晨起的时候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李安只觉得自己不知比旁人幸福了多少。

李安已经离开学宫一个月了,也不知道先生在学宫过得怎样了,不过以自家先生那一身武学修为…那些老儒生应该也不会太过难为先生的,再者就是怀安这个家伙了,听说自家老爹为了照顾稷下学宫,特地是让考官专门去学宫开科考,也不知道怀安能不能高中状元,李安想来应该是可以的…就算在如何怀安的老子可是本朝相国,给自己儿子开个后门还不容易,只是不知道那位张相国会不会这般做。

李安一边吃一边想着,目光时不时朝着旁边坐着的女子看去,这女子生的可真是美啊,自己若是能做那书中的张书生便好了,和这女子在床上翻云覆雨一番,光是想想都美妙的紧。

那女子身着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看得李安一阵心神摇曳,好一个绝美的女子啊。

那女子察觉到了李安偷瞟的眼神,但却是丝毫没有在意,只是小心翼翼的将勺子上的馄饨咬开一个小口,把里面的汤汁吸尽,到了最后才是细嚼慢咽地吃进肚子里。

李安看着女子渐渐入了神,也是不由愣住了,浑然忘记碗里的馄饨已经吃完了,这馄饨摊的掌柜的看到没有旁人进来,倒是也没有去赶李安,只是默默地将李安的碗给收走了,而李安看得入迷,也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实在是不符合他三品高手的身份。

李安曾经问过已经是逍遥境宗师的杜少陵,他日后是不是也要做一个逍遥境…杜少陵却是说李安虽然把那些圣贤书倒背如流,但是真正能让李安看到心里的却是没有多少,所以这逍遥境李安是修不成了。

李安当时闻言瞬间便是一脸苦恼,这岂不是说他这辈子都修不成一品高手了,杜少陵看李安实在委屈,也是笑着给他说了另一个法子,那便是走寻常武夫的路子…寻常武夫不入三教却也是能以力证道修成一品高手甚至到最后成了天人之境的。

寻常武夫前八品与三教修士无异,到了一品却是有些不同,一品三境…分别是金刚,无量,逍遥,寻常武夫在这一品境界每一境都要走,比起三教中人难了不止一点半点,而这三境…金刚境的武夫有堪称金刚般的体魄,如天神下凡….而无量境更是高深…体内气机可由内而外从一点出,最厉害的当属是逍遥境的的武夫了…真正的逍遥天地间而无谓…离天人之境只差一步,只是这三种境界却是一层跟着一层,先是金刚再是无量末了才是逍遥。

李安读书虽然读的明白却是不得其道…对于道家的那一套无为之说也是嗤之以鼻,更不可能出家去当和尚,所以也只好走以力证道这条路子了。

就在李安欣赏眼前的佳人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地动山摇,李安桌上还没擦干净的水珠也是被这阵晃动弄出了一道痕迹。

这馄饨摊的掌柜的可就惨了,刚刚包好的馄饨被这一阵弄的好几个都是掉在了地上,惹得掌柜的一阵心疼,痛骂道:“真是奇也怪哉,这好端端的世道怎地能有这般异象。”

李安看着这一幕却是微微一下,桌椅的晃动很快便停了下来…李安继续看着他的姑娘,似是怎地都看不够一样,这也是废话…不管谁在学宫里待上许多年平日里连个母狗都难见,在见到姑娘之后总是要多看几眼的,更有甚者会直接用强,李安感觉他已经算是个君子了。

说起美人李安便想到了最近刚刚出来的红袖榜,榜首是那位漠北杀神爷的郡主…据说生的极为好看。

就在李安想着那位郡主娘娘该是个什么样子的时候,馄饨摊前突然驶来了一辆马车,马车内传来一阵轻咳的声音,赶车的马夫听到声音也是眉头紧皱,马车内的咳嗽声渐渐消下,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娓娓动听的声音:“无事。”

马夫听到之后才是舒缓了眉头,小心翼翼的将马车里坐着的女子接了下来,那女子一头齐腰秀发随意的散落着,一双杏仁眼朝着馄饨摊看来,正巧对上李安的目光,李安仅仅是看了着女子一眼胯下的二弟就险些按耐不住。

女子没有去关注李安的眼神,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馄饨摊便朝着身旁的马夫说道:“在这儿吃点东西吧,这几天吃干粮吃的有些胃疼。”

马夫闻言也是将马车拴在了一根柱子上,然后便跟着女子走进了馄饨摊,女子朝着馄饨摊掌柜的说道:“两碗馄饨。”

掌柜的听到之后也是感觉应了一声,却是回头来了李安这里,好声好气的说道:“这位小哥儿,您在这儿坐了也有一会儿了,如今来了客人…您看是不是让让位子?”

李安听到掌柜的话二话没说又要了一碗馄饨,有这么好看的美人…他就是撑死也得看呐,弄得掌柜的一脸为难,毕竟那女子要的可是两碗,李安看出掌柜的心思于是便是说道:“你这桌子又不是只能坐一个人,拼座好了。”

掌柜的闻言也是恍然大悟,朝着李安道了一声谢便是来了女子身前说道:“小店有些窄了,您看是不是拼个座儿?”

女子身后的马夫本想直接拒绝,可是女子却是抢先说道:“好啊。”

女子走到了李安的桌前正准备坐下却是被跟着的马夫拦下道:“小姐…那边不还是有一个桌子吗,咱们去那边拼桌好了。”

女子闻言却是淡淡一笑,摆手道:“不必了…就这里了。”

说完女子便坐了下来,李安只感觉一阵心旷神怡,果然不枉费他多吃一碗馄饨啊,有这么好看的佳人坐在眼前,李安就算再吃十碗也是能吃得下的。

李安和女子面对面而坐,李安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女子的身上…而桌上的那碗馄饨也是早已忘了去吃。

一旁的马夫看到李安这般放肆的眼神顿时心中一怒正要发作却是被女子的一个眼神给压了回去。

女子看着李安微微一笑,用极为动听的声音说道:“你看我什么?”

李安看得有些入迷了,竟是想也不想的便说道:“看你美啊。”

女子莞尔一笑,没有哪个女人是不爱美的,即便夸她的是个登徒子她也受用:“哪里美?”

李安痴痴地说道:“哪里都美…若是姑娘愿与我共度春宵,我便是死也值了。”

这话一出旁边的马夫却是气得火冒三丈,正欲动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刀出鞘的声音,声音极为清脆,马夫听得也是极为真切,扭过头看去便发现有人提刀朝着自己这边而来,马夫赶忙掀了桌子,然后用双手夹住那不知朝谁来的刀锋,大喝道:“小姐快退。”

李安和那女子闻言也是迅速地退到一边,而那掌柜的和先前李安看的那名红衣女子早已是吓得不知所措,此刻正畏畏缩缩的蹲在墙角里。

李安和身边的女子退到后面,冷静地看着这一幕,李安朝着女子说道:“在这儿不要动…我去帮他。”

说罢便是朝着那刺客冲去,那刺客被马夫制住了双手,李安用尽浑身气力的一拳狠狠的砸到了那刺客的脑袋上,登时便让便没了性命,马夫却是朝着李安大吼道:“你杀了他作甚!我要知道他是谁!”

李安闻言也是一阵理亏,但是看到四周不断有人提刀朝着自己这边而来,也是反吼了回去:“这不是还有这许多呢嘛,赶紧动手!”

马夫闻言也是不再多说…和李安一起两人各自抄起一张桌子将那些提刀的刺客堵在了门外,不断有刀锋透过桌子,却是没有伤到两人分毫。

和李安一起退到后面的那女子此时也是朝天射了一发响箭,随着一道极为悠长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顿时先前的那阵地动山摇再次出现。

这次李安听清这是什么声音了…这是马蹄声,能在地面踏出这种声势来的,恐怕非重骑兵不可且人数定然过了百,这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是使唤的动数目如此巨大的重骑兵?

马蹄声越来越近,那些刺客的心神也越来越慌乱,明明只是杀一个初出茅庐的雏儿…怎地还有重骑兵来绞杀自己?

“快退!”

忽然有个刺客高声喊道,他可不想把命丢在这里,这话一出原本还蜂拥而上的刺客顿时作鸟兽散去。

有一名轻功不错的刺客想要上房而走,却是被一支精准而又锐利的弩箭直接射在了喉咙,显然不远处的那支重骑兵已然要到了,弩箭最远可以射到两百四十步,对于骑兵哪怕这支骑兵是穿着重甲的重骑兵来说…两百四十步也就是撒泼尿的功夫。

李安和那马夫放下了桌子,因为来杀他们的刺客不是正在逃跑就是已经被弩箭射杀了,李安看着那明显有功夫在身的马夫问道:“你们什么来头,这可是在太安腹地你们怎能调动如此规模浩大的骑兵?”

马夫闻言却是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自家小姐面前,在确认小姐无事之后才是静静地守候在她身边,宛如一座佛像。

李安也看清了外面那支骑兵的面貌,从上到下都是一身黑色,只是以李安的见识暂时还分辨不出这是那支骑兵,若是太安腹地的骑兵倒还好说,若是从江南或者漠北来的骑兵便是要格外小心了。

有一个刺客被弩箭射中了小腿,已经是走不脱了,等他看清来杀自己的是谁的时候也是仰天大骂道:“狗娘养的漠北黑骑…老子到了地下非得弄死你十八辈祖宗!”

李安闻言一阵惊讶,这支骑兵竟然是当世最厉害的漠北黑骑…那先前他调戏的那名女子岂不就是那个红袖评的榜首…萧轻眉!

李安只觉得自己需要表明一下自己的皇子身份了,要不然单凭自己刚才那般调戏漠北的这位郡主娘娘…这些黑骑就有足够的理由把自己给剁成肉泥。

外面的刺客很快就被黑骑斩杀殆尽,除了该留的活口之外一个也没剩下,而那活口正是先前大骂黑骑的那位老哥,有一位扛纛的黑骑将手里的大纛用力插到地上,然后朝着那活着的刺客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那刺客却是嘴巴硬的很,直接朝着问话的那名黑骑破口大骂,而在后面的萧轻眉却是淡淡说道:“杀了吧,谁要杀我…我不在乎!”

于是那名刚刚还在破口大骂的刺客的脖子很快就被人扭断了,他是背对着李安的,李安却是能很清楚地看清那人的脸。

“啊!”

一直蜷缩在角落里的红衣女子见到如此血腥的一幕更是被吓得惊呼出声,李安抱着好歹也看了人家那么久总该照顾一下的想法跑去蹲在那红衣女子身边轻声安慰:“没事的..别害怕..有…..唔!”

李安话未说完,便是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寒意,而低头一看正是那女子手持匕首朝着他的胸口刺去,李安在他的意识模糊之前朝着女子打出一掌,将那女子击晕过去。

萧轻眉淡淡地扫了一眼李安,眼神停留在了李安腰间佩戴的半块双龙戏珠玉佩上,片刻之后便下令道:“救活这个家伙,把那个女人也带上…拉回去审!”

外面的黑骑闻言纷纷时高声应道:“是!郡主!”这声音如同虎啸山林一般,那馄饨摊的掌柜的被这声音吓得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可是当他看到黑骑扔过来的钱袋时便又是喜笑颜开,刚想道谢而那黑骑却是已经朝前面走去。

————————————-

原创文章,作者:静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8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