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李安,杜少陵《帝陵》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陵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静生

角色:李安,杜少陵

简介:人人都做皇帝是如何如何好,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迷失在那通往帝位的路上,殊不知那龙椅之下的是一座座无人问津的枯冢。这九五之尊,不做也罢!

书评专区

小说李安,杜少陵《帝陵》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帝陵》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稷下学宫落于武夷山上,占地数十顷,与南楚旧都洛阳城遥相呼应。

作为上一个时代的遗产,与这座学宫同一代的大多都已经灰飞烟灭,能完完整整留在这里的,也唯有这稷下学宫了,稷下学宫昔日号称天下士子皆出稷下,即便到了如今有些落魄,却也仍旧是天下最大的学宫。

要说这稷下学宫,鼎盛的时候还应当是在多国林立的春秋岁月时,那时的稷下学宫广出人才,几乎各国的官员大都出自稷下学宫,更是有一位君王笑言道,这天下大势…不过是学宫先生们下得一盘棋。

只可惜到最后这极鼎盛的稷下学宫却是遭了劫难,险些连一个活人都剩不下…若不是学宫还有些在外面的子弟们,恐怕这盛极一时的稷下学宫还真就是断了香火,不过好在如今的稷下学宫也已经恢复了几分往日的气色,仍旧可称得上是天下第一。

今天的学宫热闹的紧,学宫中德高望重的掌教亲自来到学宫的观天坛,周围簇拥着络绎不绝的士子们,老掌教头戴高冠,身着一身素衣长袍,腰间系着的白玉蟒带上别着一卷古籍,看起来颇有几分风骨。

今个儿可是学宫十年才办一次的诗会,有许多稷下的学生到了出世的时候也没能见过一次,今日算是让他们给赶上了,老掌教清了清嗓子,朗声诵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今日学宫诗会,午时开始…诸位可自行登台作诗。”

老掌教摸了摸下巴上有些稀薄的胡须,显得颇为怡然自得,刚才做的那一首七绝此时已然被一旁专司记录的学生给记了下来,有了老掌教的这首七绝开场,台底下的诸位士子纷纷是满腹诗情只待上前宣泄一番。

老掌教轻轻地坐到了早已为他准备好的椅子上,看到还有一把椅子空缺着,眉头不禁微微一皱,淡淡的朝着一旁侍候的学生说道:“去把你师叔请来…顺便再去把静生那孩子找来,学宫里年轻一辈就数你们两个孩子最有灵性,太安朝廷马上要派人来学宫应试,要我看呐…状元就在你们两个里面了!”

老掌教朝着其讲话的那人微微一笑,抬头朝老掌教说道:“先生…您可是忘了大哥是龙子龙孙呐,这应试哪里有他的份。”

老掌教这才是想起来静生那孩子可是正经的龙脉…这科举他又哪里用得着去考呢…当下便自嘲的摇了摇头这才是淡淡朝着那学生说道:“真是年纪大了…老糊涂了…去吧..学宫的未来是你们的,我们这些老家伙…撑不了几年咯。”

那学生笑着答应了一声,然后便甩袖离去,这人姓张名怀安,来头大得吓人…乃是当今太安王朝相国大人的嫡长子…有了这层关系在,他一进学宫便摆在了老掌教的门下,是当今学宫最为出彩的后辈…也算没有辱没了师门。

学宫里有一小片竹林,竹林里搭着一间竹屋…此刻正有一老一小躺在竹椅上看着手里的禁书,这禁书里的东西可真是美妙…这些不比那些狗屁圣人书强得多了?

年轻的那人就是老掌教口中的静生,姓李名安字静生…若是论起家世来…普天之下怕是没谁能比得过这位小爷,这位小爷可是当今圣上的二皇子,也不知怎地…圣上偏要让这位小爷来稷下学宫里求学,国子监当时还险些去皇宫里面闯宫…放着好好的国子监不来…去什么稷下学宫嘛!

李安津津有味的读着手里的禁书…这书里的女人可真是个浪荡女子…不过是家里的夫君长得丑陋了些便与人偷情,竟然还是害死了自己夫君…真是罪无可恕,好在最后让自己夫君的弟弟给杀了…要不然李安可就真的看不下去了…这事儿放在世俗里恐怕也便一了百了了,若是在书里还是这般…那这书看得还有甚意思。

年老的那位看着看着竟然是流下了口水…他这本里面讲得就好上许多,无非是一个姑娘爱上了一个穷书生却被世俗阻挠的事情…不过他可不是来看这些狗屁东西的…这里面写那姑娘和穷书生做房事的段落写得格外好…若是写这些东西能和圣人书一样被人传颂至今…写这东西的人怕也是个文圣!

年老的那位姓杜名少陵…在这学宫里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除了那个牛脾气掌教以外…谁也管不了他,就算有的时候掌教亲来…他也是照样不给面子…他当年在稷下学宫的士子中也是甲等人物…老掌教即便身为师兄也是不敢和他翻脸的。

杜少陵津津有味的看完了手里的书,看着自己乖徒儿手里的书…不由浮想联翩,最后终还是忍不住说道:“乖徒儿…把你手里那本给先生我瞧瞧呗…我拿这本和你换。”

李安闻言却是嗤之以鼻,继续看着手里的书…最后实在是受不了杜少陵那如滔滔江水一般不绝的话…这才是将书给了杜少陵…至于杜少陵手里那本他却是没有再接…因为这两本都是他的…杜少陵先前手里那本不过是他看完了才让给杜少陵的。

李安手里虽然没了书,却也是没有闲着…从衣服里面掏出另一本书,这是自己先生平日里时若珍宝的一本书…这书平日里被杜少陵藏的极好…若不是李安趁着杜少陵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偷了出来恐怕到今天还被杜少陵缝在先前那裤子的裤裆下面呢。

李安倒是要看看是什么玩意儿能让杜少陵视若珍宝…莫非是这老东西还有什么珍藏没交出来…若是真的这样李安可是饶不得他,只是李安刚一翻开便是大失所望…原来是本诗集啊,还没有署名字…只是在头一页写了一句话:“古今骚客为繁星,而我为皓月。”

李安看着这句话便是来了兴致,他倒是想要看看是谁能说出这么狂的话,简直是比他还要狂了,李安翻开一看…便是被书里的东西吸引了,李安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写得最好的东西。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李安看着这一首将进酒…顿时只感觉胸中豪气蓬发而无处发泄,竟是想要情不自禁的跟着读出来…写诗写到这人这个地步…也算是到头了…也难怪人间能说出古今骚客为繁星而他独为皓月的话了。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而上九万里呐!”李安越看越来了兴致…到了终是忍不住高声诵道,这诗写得简直是让人豪气顿生,不过唯一能让人挑出点毛病来的地方便是用了道家里的一句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除了这一点儿…怕是没有别的毛病了。

这一句李安却是认得的,据说是当年学宫最鼎盛的时候一个学生在诗会上写成的,当时一出口那学子便成了千夫所指,即便有几位老夫子想要保下那学生,可是那学生到了竟是愤然离开了学宫,成为学宫几百年来头一个自己走出去的学生,难不成自家先生和那学生还有什么交情?

杜少陵正品味着那本禁书…听了李安吟诵的这句一下子便慌了心神…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伸手便要去抓李安,这本书可是学宫实实在在的禁书,若是让人知道了这书…怕是要直接被人赶出学宫去…道家与儒家向来不合,即便是稷下学宫也是如此…当年写这诗的家伙就是因为这一句被学宫赶了出去,而那家伙写得诗集也全数被列为禁书。

杜少陵的手直勾勾的朝着李安抓去…看似十分缓而慢…可若是站在他面前便能知道这一手有着何等样的威势…光是凭着这一手便能判定杜少陵是个武学高手…天下武境共分九品,最厉害的一品境界又分了三境…佛家金刚;道家无量;儒家逍遥,一品之上便是天人了,那可是能让仙门大开的人物,杜少陵乃是实打实的一品逍遥境的高手。

李安看到自家先生朝自己动手…当下也是明白这书怕是先生的逆鳞,心中暗自后悔的同时便想要往外跑,他是知道自家先生的武学修为的…哪里是自己这个才入三品的小虾米能比的…只是李安却是没有逃掉,被杜少陵一把揪住衣领…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呦…先生…不就是一部书吗,您至于和我动手嘛!”李安苦兮兮的朝着杜少陵说道,这一摔可是把他的屁股都摔成八瓣了,李安也看出自家先生是真的生气了…故而也不敢有什么逾矩的举动,只能坐在地上装起了可怜。

杜少陵一把抢过那诗集…竟是直接用内力化为粉末,然后才是指着李安训斥道:“先生我本来是想留个念想…没想到竟然让你这小子给翻了出来…也罢也罢…这念想不要也罢!”

李安看自家先生是真的生了气,正欲说几句好话的时候…张怀安却是在此刻来了:“大哥,快和我去诗会…都要开始了。”

张怀安口中的大哥正是李安…这两人都是自幼被送到稷下学宫来的,小时候学人家拜把子…因为李安比张怀安大了几个月,所以这一声大哥便也是叫到了今天。

李安一脸无奈的朝着杜少陵的那边努了努嘴,张怀安这才是看到一向好脾气的杜师叔竟然是冷着一张脸…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哥做了什么事情惹的杜师叔如此生气…只是他不明前因后果…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杜少陵却是在此时朝着李安开口了:“我教不了你了…今日诗会完了…你便下山去吧。”

杜少陵说完便是一脸疲惫的回了竹屋,然后重重的关上房门…留下在原地一脸错愕的李安和张怀安两人,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杜少陵会发这么大的火,张怀安更是替李安着急,赶忙推搡了几下李安,李安这才是反应过来:“先生…您让我去哪儿啊!”

房间内传来杜少陵那厚重的声音:“从哪里来的便回哪里去吧,你学问已经学到了…再留下也没什么可学的了,你出师了!”

李安一脸错愕的愣在原地,他没想到自家先生脾气这么好的人竟然会因为一本诗集就要把自己赶出去,同时他也想到写这诗集的学生恐怕真的是和先生有交情而且还是很深的那一种…要不然自家先生哪里会一直留着这本诗集,可是这诗集被自己翻出来之后自家先生更是想都没想便将其毁了,一股自责的情绪涌上心头,李安的喉咙里仿佛有千言万语但就是说不出来。

李安跪在地上朝着竹屋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最后才是含泪说道:“先生…学生知错了…先生待学生如子,学生待先生如父…还请先生不要赶学生走啊。”

李安哭的很伤心,就连一旁站着的张怀安都是微微有些动容,可是竹屋里却是久久没有传出动静来,杜少陵正在将李安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收拾出来,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一个包裹里,又是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一袋银钱放了进去,这才是打开门走了出来。

李安看到杜少陵开了门,还以为是他回心转意了…只是当他看到杜少陵手里的包裹时便全都明白了…先生是铁了心要让自己下山了。

李安跪在杜少陵的脚下,杜少陵俯视着他,他仰视着杜少陵,二人四目相对…久久无言,到了最后李安又是给杜少陵叩了一个响头,这才是接过杜少陵手里的包袱说道:“先生…珍重!”

杜少陵听了之后并未多言,只是转过身去回了屋子…而他的眼角在转身之后也是留下一行泪水,但是并无人发觉。

李安看到杜少陵关了房门,心头生出一股无奈之感…张怀安想要上前宽慰两句但是却是被李安抢先说道:“带我去诗会看看吧,来了这许多年了,这还是头一次见。”

张怀安无奈之下也只好把宽慰李安的话给憋了回去,带着李安离开了竹林,而竹屋内的杜少陵一个人落寞的坐在床上,脑海里浮现出一人的身影,过了良久之后他才是骂道:“你们姓李的家伙…真是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

原创文章,作者:静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8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