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贱妾后,我被读心王爷氪爆了虞尘,夏侯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穿成贱妾后,我被读心王爷氪爆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吴中有虞

角色:虞尘,夏侯光

简介:她要报仇,她做了仇人嫡子的小妾,她行刺,她失败,她含恨而终……一道惊雷让她借尸还魂,穿到都昌王的小妾虞昔昔身上!她懵了,她乐了,她斗志高昂要拿下那看似凶巴巴的男人!然后带她杀回去继续报仇!他倒霉了,被雷追了一个月终究逃不过被劈了,他外焦里嫩后,发现能听到自家小妾的内心吐槽!他惊了,他emo了,他无语凝噎……

书评专区

穿成贱妾后,我被读心王爷氪爆了虞尘,夏侯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穿成贱妾后,我被读心王爷氪爆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元凤四年,春。

大将军夏侯光的嫡子迎妾室入门,本是喜气洋洋的日子,但入夜之后,大将军府却笼罩在层层阴霾之下。

一女子被强行褪下红色喜服,露出雪白的中衣,被四名小厮压制着趴在地上不得动弹。

“好好搜!”一低沉凌厉的男声从女子头顶传来。

“是。”小厮们齐声应下,隐隐露出兴奋之意,纷纷一手压制女子的肩膀和大腿等关键部位,一手上下游走,看似搜身,实则纷纷往女子敏感部位掐上几下。

不是他们胆子大到敢欺辱主子,而是在场所有人都清楚,这新进门的小妾死定了!

“爹,今日之事是误会!你饶了尘儿吧!她不是要行刺!”同样身着红色喜服的男子“噗通”一声跪在不远处,为女子求情。

夏侯光冷眼看向自家那软骨头的儿子,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抄起手边的茶杯就扔了出去:“你老子身上这道口子是老子自己扎的吗?不是行刺她随身带匕首作甚?新婚之夜给你表演飞刀?你就是个蠢蛋!”

软骨头新郎连连摇头,刚想说话又被夏侯光打断:“常言道戏子无情,就你,把这种女人当个宝,你看她,不是很享受吗?这可比军中的那些舒坦多了。”

被戳穿的小厮们手一顿,暗暗惊讶于夏侯光的眼力,见没有发落,便愈发大胆起来,把新郎夏侯宣看的双眼充血,青筋暴起。

虞尘何尝感觉不到?她恨不得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是蛇是虫,就算是满身粑粑都比现在好受很多。

不堪受辱的虞尘终于忍不住怒吼:“你杀了我吧!”

夏侯光冷哼一声,仰天长笑:“杀你太简单,不如你跟本将军说说,是谁派你来的?你要是听话,本将军就饶你一命。”

虞尘没办法忽略身上这些咸猪手,一时间意志力有些薄弱,但心底依旧竖立着高墙:“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要报仇!”

“哦?你要报什么仇?”夏侯光饶有兴趣地挑眉。

“你忘了是吗?呵呵,也是。你杀了多少忠良自己都记不清了吧?午夜梦回之时,你可觉得愧对亡魂!”虞尘强忍住恶心之感,咬牙切齿道。

随即想挣扎而起,奈何微微起身便被小厮抓住前面两处柔软,虞尘倒吸一口凉气,惊声尖叫:“啊!放手放手!”

早就看不下去的夏侯宣终于原地弹跳而起,撞开两名小厮,将虞尘抓到自己怀里护着:“爹,你太过分了!这般羞辱尘儿,你这是在儿子心上刮刀子!”

夏侯光气得跳脚,面目狰狞:“她要杀的是你的父亲!你还有没有点出息!一个女人,把你堂堂夏侯府嫡子玩弄于股掌之间,你的男儿气节呢?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不,不是的,爹,当初我就说过,我只要她,就算为妾我也要让她入门,当初也是你说的,只要我上进,入朝为官,你就不会阻碍我和尘儿!”夏侯宣连连摇头,全然不顾父亲的质问,只一味地为虞尘寻找生路。

“是我,是我的错,我没有化解尘儿心中的仇恨,是我硬逼她入府为妾的,爹,你饶了她吧,都是儿子的错!”

夏侯光第一次感觉自己完全不了解儿子,夏侯家满门忠烈,为本朝开疆扩土,征战沙场,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英雄男儿?怎么到自己的后代,就这般为情所困,不知所谓?

静默片刻,夏侯光给出自己生平最大的退步:“既你为她担了过错,便免去死罪,但是,行刺之人终究是她不是你,五十大板,若她有命活下,便随你们去,若没命也是她的造化!”

夏侯宣先面色一喜,而后被恐惧吞没:“爹,你手下的人没轻没重,尘儿只是一弱女子,她会没命的!爹,我替她受吧!”

“混账!”夏侯光忍无可忍,一脚将夏侯宣踹出三丈远,指着虞尘下令道:“把她带下去,杖刑!”

小厮们纷纷上前再次抓住虞尘,架起来拖到院中,准备行刑。而夏侯宣受了侯光全力的一脚,顿感肩膀骨头炸裂,痛感席卷全身,不得动弹,外加小厮有意阻拦,最后只得眼睁睁看着虞尘被拖了出去。

不一会儿,院中便传来重重的板子声,和虞尘闷哼忍痛的暗骂声——

“夏侯光……你杀我全家……这辈子……我无能为力……下辈子……天涯海角……我也要报仇雪恨!”

“不光是我……还有千千万死在……你手里的忠良之后……都会来找你报仇的!”

“我死了……还有下一个我……夏侯光你个大奸臣……挟持天子……霍乱朝纲……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

虞尘强忍着身体上的剧痛,凭着自己满腔恨意,诉说冤屈。

夏侯宣越听越心凉,任由夏侯光将自己像拎小鸡一样提溜出去:“你的两只眼睛长着是用来喘气的吗?好好看看,她接近你是别有用心!”

满目血红,刺痛了夏侯宣的双眼,更刺痛了他的心。

夏侯光见自家蠢儿子仍旧面露挣扎,心一狠,暗中使了个眼色给行刑的小厮。小厮会意,当下用尽全力,专挑人脆弱的地方打去。

“噗……”虞尘咒骂的声音被鲜血覆盖,喷涌而出……

老天爷,你瞎了眼吗?夏侯光以权谋私,陷害忠良,滥杀无辜,该死的是他!是他!

纵使嘴里满是鲜血,身上承载着远超负荷的疼痛,虞尘也在心底一遍一遍地指责天道不公!

恨啊!滔天的恨意灌满虞尘的胸腔,只见她眼眸血红,七窍流血,生息渐无……

突然,一道天雷划破黑夜,落在天边,顷刻间大雨滂沱,倾泻而下……

夏侯府之中,满府的红色装饰映在夏侯宣苍白的脸上,全身无力的他跪坐在院子里,任凭风吹雨打,一动不动地紧紧盯着面前早已凉透的女尸……

夏侯光立在不远处的屋檐之下,双手负在背后,他看见了——在虞尘断气的一刹那,天降惊雷!

“难道……”夏侯光喃喃自语,静静眺望远方:“那是……都昌城的方向。”

原创文章,作者:吴中有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678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